"✭☸✭爆裂高溫火焰閃耀小隊✭☸✭" 正式出發!!

恩榮六人沿著之前所到來村落的路進發著....他們走到了村莊的出入口處,這裏如常地站着一位身穿笨重盔甲的青年男士,端正地站立著

「喲喲喲喲喲~~~~莊大早啊~!!!」 謝花走上前拍一拍男子的肩膀,他們如同舊相識地打招呼

「喲喲喲喲喲~~~~早啊!!謝花小姐!」 莊大充滿精神力氣去進行回應

恩榮看著這熟悉的臉孔 還真是與第一次相遇一樣的抬頭挺胸、精神飽滿呢!~





「早晨呢~!莊大...?等等!!是我金魚記憶還是怎樣???....你不是莊太嗎???」 恩榮看著這樣子感到越來越陌生,霎時間有點錯愕...

眼神呈尖銳,身形也算中庸,五官與莊太相差無幾....

「請問這位先生是??......」 莊大有點納悶且困惑地問道

「啊???.....這麼快就忘記我了嗎?....我是恩榮啊!光英恩榮!!!還記得當初我可是假扮著貴族,欺騙了你批准我進來呢!!」 恩榮用拇指指著自己

「有此事發生嗎?......嗯.....」 莊大低著頭深思中.....





「唉~....莊大!不用理會這掃把頭啦!以他的笨蛋個性,肯定分不了你和你的雙胞胎弟弟!」 謝花雙手交叉於胸前,嘆了一口氣感嘆著

恩榮突然驚醒 「雙胞胎!!!....不過這樣似乎就合理地解開我的疑惑了.....啊啊啊啊....總而言之初次見面莊大...請多多指教....」 不好意思呢~搞混了你們!

莊大禮貌大方地回應到

「啊~哈哈...這我也習慣了,我們兩兄弟一直都擔任著村莊守衛的角色~基本上我們每隔一天就會換一次!一開始也有很多人都分不清楚我們兩人呢!所以這些小問題啦~」
「不過......謝花小姐?....為什麼你會到來這裏?.....小莉大姐不是不准許你走出森林嗎?....這裏就是村莊的出口了~再走你就要.....」

莊大話音未落,謝花就立即頻撲地跑前去了 「現在可有事情辦呢~再會了莊大!!致謝你庇護着村莊和平~」





「喂!!等等!!!」 莊大舉起右手,想喊停謝花....但這時候也阻止不來了......

「致謝你庇護着村莊和平~」 芬哈芬勞希卡格也都走上前說出同樣的說話,並向莊大有禮地點點頭!

「等等我啊!!謝花姐姐!!!」 「喂!!!!你們兩位不要跑得那麼快啊!!!」 芬哈芬勞都追了上前

恩榮懵然地看著越走越遠的謝花芬哈以及芬勞三人,再看向莊大....

「致謝你庇護着村莊和平~」 恩榮連忙地點頭,立即追上大隊再一次闖入了森林,不過這一次卻熱鬧歡樂得很....


六人走著走著就來到了森林.....

「啊!!!你們幾位充滿活力的傢伙,可以讓一讓我們嗎?...呼...」 恩榮終於追上跑在前頭的三人...剩餘的希卡格也也慢慢跟上....





芬勞眼看着緩緩跟上,汗流滿面急喘著氣的希卡馬上醒覺到自己的過錯 「抱歉!!!!我只照顧著自己居然沒有顧慮到後面的情況...希卡~.......格也恩榮對不起呢!!!」

「咻咻......呼........呼..你們也太孱弱了吧!~呼...........本小姐就勉為其難與你們先休息一下吧~.....真沒你們辦法呢~..呼.......」 謝花臉頰與耳朵都紅透了,一邊喘著氣一邊說

「嘛~其實這裏最想歇口氣的人是你吧!~....」 恩榮完全看穿了這不懂說謊的謝花

「你們跑得真起勁呢~搞到我們都差點追不上....呼.....」 格也搖一搖頭撥動自己的汗,雙手緊按着膝蓋

「咻咻....這也沒辦法啦~畢竟莊大也算是莉姐那一邊的人呢!雖然是本小姐與他比較相熟,但交託守衛這任務的人可是莉姐呢!再不走快點可是會被他逮個正著呢~」 謝花走到側旁,緩緩地坐在樹蔭下

「怎麼形容得好像幫派一樣....莉姐那一邊的人......不過原來交託守衛工作的負責人居然是小莉???...感覺她在這裏可忙得很呢!」 恩榮也跟著坐下來,與謝花交談道

「在前一天我也說過莉姐可是為這村莊付出了很多呢~本來這裏也沒有什麼守衛、護衛等等的工作,這裏本來就是一個殘破不堪..落後得很的小小村落,但你現在能看見村莊這一切美妙的種種事物,都是全因有莉姐的幫助呢~」





「哼哈~」 恩榮嬉笑了一聲.... 

「怎麼突然間對本小姐這樣笑著呀~.....感覺有點不舒服呢......」 謝花縮開了一點,拉開了些少距離....

「啊哈~沒什麼....只是看見你儘管與小莉鬧著脾氣,但是依然還對她非常崇拜呢! 」

「啊.....才不是...」 謝花對着恩榮剛剛所說的話感受到一點的不服氣,被一下子點中了她現在最不想承認的事實.....

「嗯...跟..你說都浪費我的氣力呢~...本小姐先喝口水補充一下能量~」 謝花從背袋裏掏出用皮革製造的水袋,便
一大口一大口吸入裏面的水分

「咕嚕~..咕嚕~..咕嚕~..啊!舒暢多了!!」 謝花滿足地爽叫著.....而恩榮呆了一呆看著謝花...表情開始變得越來越不妙....

「怎麼了嗎?恩榮哥哥?」 芬哈看見這狀況後馬上走上前關心著

「啊...難怪身上沒有辛苦的感覺.....怎麼你們都背著背包而我卻什麼都沒有?????不要說什麼傍身的工具了..現在我連解渴的東西都沒有啊!!」 恩榮馬上驚訝地大喊道





「哦~原來是在擔心這個問題....抱歉呢...由於我太熱情只顧著想獵豬的事....什麼都沒有準備就直接帶你來這裏........不小心...忘記了你沒有任何資源呢...哈哈......」謝花仰望著天,不敢與恩榮進行對視

「啊!!!!!你到底是有多麼不小心!!!!真是的!在做這些事時不是應檢查是否萬事具備的嗎??若我走失在森林裏,我可是會朝不保夕的.....唉~要不然現在先回去」

「不不不不要!!!我們好不容易才逃出莊大的手掌裏~現在回去可不是愚蠢至極!!對對對不起啦!!是本小姐的疏忽!!我還有一個水袋~你快點拿去解渴吧!!!!來來來!!」 謝花在背包裏再拿出了另一袋水袋,當即遞給了恩榮

恩榮
輕輕接住嘆了一口氣... 「但這樣的話也沒有辦法啊!!!........雖然我也明白你現階段的感受,但要是走失或遇到危險我可怎麼辦啊!!!」

謝花靜靜低下了頭...默不作聲.....看來她也認知到這樣做的危險性....

「不用擔心啦...嗱~陰榮哥哥拿著吧!!」

格也從背包上拿起了一條繩索並遞向恩榮...這條繩索非常特別,頭與尾部都附著一塊類似磁石的東西,整條繩索摸上去的質感非常堅固、非常有韌性





恩榮接起了這條繩索仔細一看便問道 「.....這...給我這個幹什麼格也弟弟」

「這條繩是莉姐給我的,裏面有一種特殊的物質可以吸附著你在你的褲子上,不過詳細我也不清楚就是了....看見這條繩的頭尾嗎?你只要將兩頭其中一頭輕輕地放上你身體的任何位置,這能保證我與你不會分離,就算遇到危險,我們起碼可以兩人一起對付」

格也拿起了這條繩索非常認真清楚地進行解說

恩榮内心想著 小莉怎麼什麼都有....她是百寶袋嗎...

芬哈被好奇心驅使下走了過來看一看這條繩索的構造,並用手戳一戳它... 「感覺真不可思議呢!!有特殊的物質可以吸附着任何地方~」

「謝謝你了格也弟弟~我是否應該叫你格也大人了吧!!每次都是靠地來幫助我,感覺自己真的不要臉呢~」

恩榮聽從格也所說的話輕輕地將這繩子吸附在自己的小腿外

「哇!!!這種感覺有點奇妙呢~怎麼說好呢...唉~....好像真的一種微妙的磁力緊緊吸著我一樣,真的是幫大忙了~謝謝啦!!格也恩榮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被吸附著的位置

「哈哈,我可不想 "✭☸✭爆裂高溫火焰閃耀小隊✭☸✭" 損失一位成員呢~哈哈恩榮哥哥」格也也相應地將這繩索緊貼在自己的腿部,並笑言

「啊!!怎麼又提起這個中二病的名字了......真不想承認我是在這個隊伍的....雖然我是這樣說...但怎麼感覺你說話越來越大膽呢....是我的錯覺還是怎樣?.....」

不過這樣也許就是我們開始熟悉的彼此的象徵吧!~真友善呢!這個世界~ 恩榮看見大家的面容,心裏暗喜着

「嘛~可以走了沒有,我們待在這裏也有夠久了...」 希卡逐漸變得不耐煩,輕聲地在芬勞背後悄悄耳說

芬勞感受到背後傳來的壓力,馬上站出來與大家說 「大家休息好了嗎?好的話我們就繼續前進吧!」

「是的是的~你們不要再停在這裏~再這樣怎麼達成我們的目標一一獵豬王呢!!我們快點走吧!!」 謝花站起來握緊拳頭,並全身沸騰著幹勁說

六人邊走邊說....慢慢地不知不覺間越走越深....

六人都彼此各自在閒聊着不同的話題.....


在後面的芬哈芬勞希卡聊著關於的事...

「嘛~弟弟啊,怎麼感覺與莉姐之間有不可告人的關係啊~按照謝花所說兩人莫非今天是出去秘密約會??感覺他們倆很相襯呢~根本就是天生一對吧!!!一位帥哥配一位美女!!」

芬勞刻意提高音量說,企圖試探一下希卡

希卡
聽到後理所當然有起反應來,眼睛開始變得飄忽不定,言語開始組織不起來,對於平常已經少說話的希卡來說,此時此刻的她根本說不出半點話去反駁,她靠着面部表情去表達出她的內心的那種不滿情緒

芬哈芬勞的話只是微微一笑,看來他並不想介入他們三人的愛恨中....


而在另一邊,恩榮謝花格也聊著同樣水平的鎖碎事...

「唔....要是這事被小莉發現這可怎麼辦啊....她有跟你說她今天會去哪嗎?還有是跟一起嗎?」 恩榮裝著平常心地問道,但實質上內心卻慌張得很

「怎麼現在還在擔心這個問題啊....都走到這裏了...不過,姐姐跟的問題你怎麼問這麼多次了....都說了我不知道啊~!!」 謝花皺著眼眉變得厭煩地說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我想問那個..謝花你爺爺怎麼會讓你出來啊..小莉沒有跟他說嗎?」 恩榮尷尬地笑著並想扯開話題說

「嘻嘻!!箂亞爺爺可跟姐姐完全相反!!他可很支持讓我外出探索這世界!!!他也非常信任我!!而且知道我特別著迷著特意獵豬節~為我去花重金幫我購買了這些果實呢!!更方便我們更容易去狩獵野豬」

謝花從她的背袋裏拿出一顆翠綠色的果實,從外表看起來感覺非常柔軟多汁

格也看了看這個果實吞了吞口水說 「看起來感覺很好吃呢....」

聽到這句話後謝花表情就立刻變得莊重起來,指著這果實向格也警告著

「可不要被這美麗的外表迷惑倒,這水果可是能毒死很多生物!!!!.....嗯~說得有點誇張~....不過從爺爺口中聽說基本上大量吸入這東西就會開始令人感覺到迷幻,嚴重則可以精神錯亂~而且很容易會上癮的!!大概和酒一樣的概念,但強度卻比酒高幾十倍的!!」

恩榮看着這個果實說 「這個不就是毒品嗎!!?為什麼你爺爺能買到這東西啊!!......唔.......怎麼這東西這麼眼熟,好像在哪裏看過....」

「這東西可
是要走入森林一段路才能找到的稀有果實!!而且掃把男你不記得了嗎?~這東西可是我們打敗那隻臭狼的關鍵道具呢!!當時我將這果實剝開了外面的軟皮,然後用果實裏的芳香去迷惑那隻臭狼」 謝花自豪地說彷彿就像一個老人家去說自己過去的光榮事蹟一樣

「關鍵道具??啊!!我想起了,等等!!!我記得當時好像我吸入了一點.....那不就代表...我吸毒了!!!!」 恩榮蓋著自己的鼻孔變得驚慌了起來

「哈哈!怎麼突然膽寒起來了~吸入少量應該也沒有什麼大問題,放心吧放心吧!!!哈哈~」 謝花搔着頭,以笑去避開這問題

「應該??.....真是的~當時在使用時就沒有考慮過我的存在嗎?....」

「給點感恩之心好不好!不要總是在挖苦我啦~你要想想哦!!!要是沒有本小姐在,當時的你可能就已經在這臭狼的肚子裏呢!!」

恩榮對現在面前謝花那口氣真不想她承認救了恩榮的事實....但也没辨法,....恩榮也只好乖乖地感謝...若没有她的幫助....他早就喪命了...

「謝謝啦...的確是感謝你啦,但當時可不要忘記我也有付出努力去打敗那什麼狼的,我們當時身邊也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和你,真是的......等等!!為什麼當時你不好像現在一樣去組個隊伍討伐野豬啊!!」 

「我.....當時.......啊~~....這個可是一個規定.....對!!一個規定,獵豬節在最後一日才能組隊去狩獵野豬的」 謝花用飄忽的眼神去看著格也

「這個大話也編不太假了吧.....在你心虛地看格也那一刻.....就已經很明顯了...」 

「什麼...這...這這可是真的!!我..我絕對不是因為想獨自霸佔獵豬王這稱號才獨自走進森林的........」 謝花慌張得很,直接用否認的方法說出内心話

「這不都是已經說了出來嗎....」

「啊~啊....................」謝花臉紅著說不出任何的一句話

「啊哈哈哈哈~」兩人搞笑的互動不禁逗笑了旁邊的格也


兩人都轉望向正大笑中的格也,突然後面傳來了芬勞的聲音

「喂!!你們看看那裏」 後方的芬勞突然指向左邊草叢的方向

「哥哥真的是啊!!!!我隱約看到前面有一隻棕色的物體正在移動!!那頭就是傳說中的野豬嗎?我一直都只是聽你和口頭上描述,還真是第一次看見實物呢!!!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芬哈興奮地說道

「先冷靜一點聽我指示!快!全部人都過來,躲在這裏」 芬勞馬上蹲下躲進了一個草叢裏,便揮手召集大家

每個人聽到後紛紛上次趴下來,躲在左邊其中一塊的草叢裏

大家都看了看前面,發現有幾隻長滿棕灰色豐厚的毛、尖長的獠牙以及兇悍充滿殺氣眼神的野豬,而且慢慢在逼近....

謝花漸漸興奮起來輕聲說 「目測這裏有一頭很大的母豬和三隻公野豬呢,看起來這裏就是他們的巢穴,掃把男聽好了,捉到越具重量的野豬分數就會越高,嘻嘻!!看來這一頭野豬可能就是我們成為獵豬王的關鍵」

「哦!!原來這活動原來是靠綜合你捉野豬的體積去分勝負的,這樣的設定感覺真有趣呢!!」 恩榮用平常的音量去與謝花進行對話

謝花立刻堵住恩榮的嘴 

「掃把男!!!!你白痴嗎?!!!!!!!!不要這麼大聲啊!!!!!!!!要是被發現可怎辦!!!!」 謝花激動非常大聲責備着恩榮

眾人都目定口呆地看着謝花....

「怎麼了?」 謝花成為了眾人視線的焦聚點,此時她有點兒不理解....

但正當謝花想着想着之際..她一個巨大的黑影慢慢逼近她​.....謝花向上看了一看......

「唔................................................」 謝花發出這樣的怪聲心想著不妙了

恩榮趕急地大喊 「白痴啊!!!!!!謝花!!!!!!!!快跑啊!!!!!!!」

眾人都立刻從草叢中起來,夾著尾巴奮力向前跑.....

而他們的背後,正正就是那一群如狼似虎的野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