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野豬來勢洶洶正向他們鍥而不捨地追趕著......

幾隻野豬在他們背後發出低沉響亮的豬叫聲.... (嚄嚄!!!

儘管野豬與他們六人仍有一段距離,但這些嚇人的叫聲足以令眾人爭先恐後,他們來這裏的目的其實就是狩獵野豬,但現在卻反其道而行之....

此時此刻恩榮,正面對著他人生第一次這樣的危機,他心裏只是一直想著不斷去前跑、不斷去前跑、不斷去前跑,腦裏一直在後悔為什麼當時不好好聽小莉她的話

「呼....真是的!!!!!!掃把男啊!!!!!!!都說過你不要太大聲!!我明明警告過你了!!!」 謝花完全無理取鬧地一邊奔跑一邊大喊着





「啊!!!!甚..甚麼!!!!???引來這群野豬的人明明是你!!!還好意思說別人!!呼....」 恩榮也委屈地大聲反駁回去


跑著...跑著....六人不斷拼命地向前跑著,​每人都跑得非常吃力、非常辛苦、非常想停下腳步,而且眾人同時正正被這烈日當空的太陽照射着,在這刻危機以及辛苦都聚集於全身...

跑到一段的時間後,這群野豬還是毫無想停下的想法....同時間,格也的體力完全耗盡,他的步速愈放愈慢,力盡筋疲的他一直勉強地跟上眾人的腳步,而他這一刻已經累倒了...他整個身趴在地上,氣喘喘看著眾人的身影,這時的他已經完全虛脫了

恩榮瞬間被沉重的力量拉著,差點摔倒下來....那一刻心裏頓時感到了驚慌,回頭一下看見一個身子弱小的人倒在地上

「是格也!!!格也!!!」 恩榮這一刻才意識到格也大喘吁吁地倒在地上,且回想起剛才他們一直被繩索綁在一起





恩榮對此驚嘆了一下,他看著看著這吸附在腳下眼前的物品,完全不明白這繩的構造,在奔跑的過程中完全沒有感受任何阻攔,沒有任何被牽扯的感覺

每個人聽到恩榮的叫聲後,紛紛停下腳步....

謝花立即變得驚慌起來,一下子衝了上前,非常擔心著格也的狀況,她立刻卸下背包,從背包拼命地找拿著,從裏拿出了水袋並將水灌入他的口中,慕求為格也補充水分,恢復意識

謝花將水一滴一滴灌進他的口裏,乾旱的嘴唇也慢慢開始變得濕潤起來

恩榮眼見前面的野豬越來越近,但他也不能拋棄自己的朋友,他一直想辦法一直想辦法,但此時的腦袋卻打了一個結





「快點想想呀!!快點想想呀​!!再這樣下去的話......」

正當恩榮處於煩惱之際,芬哈芬勞出現在他的面前,兩人一同將背包卸下,拿起了剛才一直背包綁著中的木劍,恩榮看著眼前這兩位比自己年紀還輕的小孩所展露出來的帥氣身影

不過,此時他們認知道自己的流術能力並不穩定,是完全招架不來野豬的猛烈攻勢,話雖如此...但他們此時此刻仍然勇敢地站出來,畢竟根據現在的情況已經沒有想到比此更佳的做法了

他們默默走向前,這群野豬也距離他們越來越近.....

希卡看到眼前發生的狀況感到手足無措,恩榮馬上向她大喊道 「快一路往回走!!!!去找人支援!!!任何人都可以!!!!總而言之看見有人就拜託他們過來幫忙!!!拜託你了!!!快!!!」

希卡瞠目結舌了一下,似乎內心想著些什麼...不過一秒後馬上卸下背包減低重量,聽從恩榮的指示踏起腳步,往死裏向村莊的方向奔跑,並一邊拿著水止渴,一邊向周圍大喊 「呼...有人嗎!!??救命呀!!呼...這裏需要求救!!!!」 像這樣一直這樣呼叫著

恩榮一直忙碌地在格也的背包尋找著一些有用的法寶去對付這一群野豬





芬勞雖然想在弟弟面前表現出哥哥的威風氣勢,在這一刻他卻任何都做不到.....

他顫抖著雙腳,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那一把木劍,不敢正面對視著眼前的那一群怪物,他在這一刻缺乏了一種決心.....

他對這麼無力的自己感到非常自責,不停在口中一直在說責自己 「快點集中呀!!笨蛋!!快點集中呀​!!笨蛋!!快點拿出哥哥應有的樣子!!!!」

在另一邊的弟弟雖然在這危急的情況中也感到很懼怕,但他意識到自己在這時候需要怎麼做....

儘管野豬跑得越來越近,他們龐大的身形以及寡多的數量造成地面開始搖晃不停,芬哈也仍然靜下心來,緊握他手上這唯一的武器,唯一樣對付牠們的東西..

劍刃慢慢地展露出光芒,每個人都感受到他附近的溫度不斷在持續提升,地面慢慢浮現出熱氣.....炎熱的火焰一剎那出現在芬哈手中,其中一隻個頭較小的野豬與他的距離不到六米時

他眼裏只有這一隻野豬,眼神所展現出他對眼前所物的決心...並一手將自己的火焰化成利刃的樣子揮向前,烈焰形成刀片的形狀一下子撲向這一隻野豬

其中一隻個頭較小的野豬也隨之倒下.....但其他野豬並沒有因為這樣而退縮,一如既往地奮力向前衝





恩榮看見這樣的情況馬上聯想起自己剛剛到森林的情形,並立即叫道謝花 「喂!!謝花!!喂水的事就交給我吧!!!快拿起從一開始打那一隻狼的鐵劍嗎?總之快拿起那把較強的劍,展露出你的技術!!!去對付那一隻豬吧!!既然我們能打敗那頭狼,這些野豬可不算是什麼呢!!!」

正當恩榮以為自己可以有辦法解決這事時,謝花卻拋出了一個不盡人意的回答

「那把劍...其實是姐姐的,那時是姐姐以免本小姐受傷才借給我的防衛武器....但現在.....」

恩榮心裏開始變得不安....只看見眼前的謝花低頭想了一想,並將手中的水袋​遞給恩榮,自己從背包裏拿起木劍,她看了一看這劍,下定決心要好好保護他們

另一頭野豬向着芬勞衝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芬哈剛擊倒那一頭野豬後,向左看一看,發現自己哥哥像一條柱一樣站在原地...完全沒有戰鬥的意志...只看見他手足發麻地緊握著自己手上的劍

芬哈這一刻掩面失色,因為另外一頭野豬正殺到他面前,只有一指之差....

芬哈馬上向前跑,用盡全力地跑!手拿著木劍心裏一直想施放出火焰,用火焰擊退野豬去拯救哥哥....但這一刻劍卻沒有任何反應,因為他的心情根本集中不了,導致發動流術的媒介並沒有與芬哈形成連結





「哥哥!!」 芬哈奮力地大喊著 芬勞徬徨地向前看,恐懼的眼窗裏只有著這一頭野豬

突然,一團火焰從後面將野豬擊飛到三米外,野豬身體上的皮膚被完全燒焦....

兩人回頭一看,一位少女慢慢地站起來,陽光照射着這一位少女,謝花閃耀地登場

「真是的~我們明明原意是來狩獵野豬,你們可怎麼跑得這麼狼狽呢??~」

芬哈安心地笑了一笑,彷彿被一個英雄拯救一樣 謝花英雄!!你終於來了嗎!!??

芬勞的心情卻沒有好起來,低微看著謝花.....然後再回頭看著被擊倒在地上的野豬...

儘管這一隻野豬已經被暫時撃倒,但當時他那一刻的無力感還停留在身上....

謝花一步一步向走着...走到了眾人的最前面,應付所剩下的一頭小豬和一頭大母豬...





她眼尾閃過..看見兩個地上動彈不得的野豬,認為已經完全擊敗了他們,現在的她只要一心好好應付剩下來的兩隻野豬,就可以完美地解決這事了

「哼!!看來是本小姐看高了你們這群笨豬仔!!你們也不是那麼強吧哈哈!!來吧自動送上門的豬肉,託你們的福去成就我這獵豬王夢吧!!」

謝花驕傲地向著這群野豬放狠話,並架好戰鬥姿勢,腰身以及膝蓋微微彎曲,右手緊握著掛在腰間的木劍...


「快醒呀!!快醒呀!!快醒呀!!格也」 恩榮輕輕地拼命拍打着格也的臉頰,每隔一陣子都會輸送一些水給他

格也的眼皮抖了一抖,手指微微地動了一動

格也!!你終於醒了嗎!!?」 恩榮馬上變得喜悅地說

格也似乎開始找回意識,微微地張開口好像想要說什麼

芬哈向後望一望 「格也啊!你終於醒了嗎??」

芬勞聽到後也馬上向後望一望,而謝花從背後的聲音也大概知道格也已經醒來,但這一刻她知道自己並不能回頭,要好好專心應付剩下來的野豬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格也終於開口,並看一看周圍的環境,慢慢開始回想起剛才所發生的事

格也看見情況這麼危急,就算身子頂不住,也強硬地起來,格也將雙手放在地上形成支撐,支撐奮力地使用腿部的力量,撐起這疲倦的身子

「你...格也弟弟你別勉強啊!!」 恩榮也起來扶着格也關心著他的情況


剩下的兩頭野豬用同樣的速度同時衝向謝花,謝花眼看見自己已經被他們鎖定為目標後,她向左跑出路,從而避免這兩頭野豬撞到後面的人

而果然不出所料,謝花一跑,這些瘋狂的野豬們,都向著她的方向衝上前

謝花現時跑到了並不好行走長滿了綠油油草葉、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謝花嘖了一聲,先一劍揮出火焰打向個頭較小的野豬,不過卻沒有命中,但火焰形成了一個屏障阻擋著野豬的去路,成功拖了一丁點的時間

成功拖著個子較小的豬後,另一頭大母豬卻還沒有解決,並一味地往前衝向...正當牠快要撞向謝花之際

謝花靈活地向左邊滑行閃避這一次的攻擊,並用左手按著地下避免摩擦過度

右手的劍燃燒起火焰,正想斬向母豬時,另一頭豬則的衝撞了過來,頂飛了謝花到旁邊的樹下,劍上燃燒的火焰也熄掉了....

這一下的衝擊,令謝花受了不小的傷,她勉強看著自己的背部,挨着旁邊的樹慢慢站起來

芬哈芬勞非常擔心正處於危機中的謝花,芬哈毫不猶豫地馬上上前,芬勞眼看一陣自己的弟弟然後也接著跟上

恩榮看見這樣的情況也非常著急,格也立刻拿上木劍,準備上前去進行幫忙,於是一下子脫開了他身上連著恩榮的繩,以免自己於戰鬥中受阻..

繩子掉在了地上...恩榮馬上撿起並看了看這條繩,再看一看在地上背包一旁跌出的果實,似乎終於想到了辦法 「喂!!等一等格也,我似乎想到了方法!!」

格也停一停,看着恩榮的手中拿起了綁著他們的繩以及翠綠色的果實


芬哈一直集中著精神,站在野豬們的背後一心想使出流術,但卻完全沒有反應,對他來說一天內能使出剛才那樣程度的流術就已經很強了

儘管如此芬哈依然奮不顧身衝向前,直接用木劍劈向了個頭較小野豬,但效果並不顯著...被野豬轉身用頭殼輕輕一撞撞跌倒,芬哈憑著堅強的意志力用雙手勉強頂著地面,以減低自身的傷害

「不要!!!」 謝花在樹下大喊著,可悲的是她現在被弄傷到動彈不得....只能眼看著自己的在為自己受傷...

芬勞懼怕地看了一看他的弟弟,再看一看他面前步步緊逼的兩隻野豬,他站了起來喘息了一會兒,一陣風吹過..... 這次一定要.....這次一定要.....做得好過弟弟有哥哥的樣子.......不!!! 「這次我一定要好好保護弟弟!!!!」

芬勞眼神裏充滿決心,放大喉嚨大喊着,芬哈些微驚雅地看着芬勞,不過很快芬哈内心裏安定了起來

這一刻...芬勞心裏靜了起來,腦内的雜念如同那一陣風被吹散,將自己的心與劍融為一體,火焰從劍刃上捲起,一層一層的火焰依附在劍上

炎火的温度彷彿代表着他現時的心情,一陣一陣熱血的力量圍繞在他的身邊

芬勞用盡他所有力量向前揮 「啊!!!!!!!」 的一聲將火焰重重地打到個子較小的豬上

這下重撃​的火焰,狠狠地在野豬身上爆開,火花彈射到滿地

野豬被火團撃飛,往後在地上磨去,側躺在地上

不過另一隻母豬並沒有停下任何動作,猛力撞向最靠近牠的芬哈,芬哈也踏起了腳步,將重心完全轉移到左邊,整個身子直接撲向左邊成功閃避了這下攻撃,但這一下也令他的身體帶來傷痕經無力再避開下一波的攻勢

野豬擦到了旁邊的一棵大樹,但請微微撞擊所帶來的傷害,並沒有阻止牠停下來的念頭,芬勞立即向前奔跑,一心想着拯救眼前之物 「喂!你不用再懦弱下去了!芬勞!」

「停下!!各位!!!快掩着鼻子!!!!」 背後傳來一下大叫聲,芬勞停下了腳步...謝花芬哈芬勞一同轉頭看向聲音所傳出來的方向

一顆果實從他們背後抛到野豬前,野豬馬上被這味道吸引,立即停下腳步聞一聞這果實,並突然失去理智瘋狂地大口大口地吃掉

眾人聞到這香氣後立刻掩着鼻子,大概是知道這東西是什麼來頭

兩個影子從芬哈芬勞中快速地閃過 「是恩榮格也!!!」 芬勞看著兩位並大喊道

恩榮用他多年來努力訓練籃球的跑步以及跳躍能力,快速地奔向野豬附近拿出了之前綁著他們兩人的繩子,並一下子跳起,將這繩子的其中一邊吸附在野豬身上

恩榮的理解,這若條繩連着的雙方都在變動時,兩者行動並不會受到阻礙,但若其中一方不動時這條繩則會拉扯着對方

格也雖然跟不上恩榮的腳步,但也用盡自身所有的力量去跑,快速地奔向野豬附近的樹下,非常順利吸附在木頭上

兩人完成後立即退後到野豬攻撃不到的範圍

當野豬進食完這果實後,頭腦開始混亂,眼精變得無神,開始周圍亂跑,但卻被這條繩索拉扯着導致一直走也離不開這個範圍

眾人放下掩着鼻子的手,而謝花也慢慢站起來,並大叫 「格也弟弟!!!!快拿起劍!!來!!一起使用火焰流術將這頭母豬徹底撃倒吧!!」 格也看了一看她並點了點頭

兩人拿起了木劍並指向上,深深吸了一口氣,瞄準着眼前的獵物,一口氣從劍中囤了濃厚的火焰

兩人帶着非常强烈的决心與熱情,一氣呵成地將炎火揮向前,揮出來的火焰形成了一個球體的形狀

然後直接狠狠地打到野豬身上,令整頭野豬燃燒了起來,這高温的火焰徹底將這頭母豬煮熟

恩榮看見這樣的場景感到非常熱血,但他看了一看仔細想一想立即變得非常驚慌,連忙地說 「這火焰蔓延下去可是會燒盡整個森林的!!快找水啊各位!!」

「不用擔心的恩榮哥哥,這是些釋放出的流術並不是真的火焰,只對生物有效果,所以並不會燒盡整個森林的,看!!這把木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芬哈手握著劍緩緩走到恩榮旁說道,芬勞馬上緊張地衝向前對芬哈嘮叨着

「可不要亂動呢!!!剛剛的傷還在呀!!!」

恩榮聽到後安心地嘆了一口氣 「呼~那就好了.......等等!!這個世界的植物不屬於生物嗎??」

「你到底在胡扯甚麼呀掃把男...知識真是貧乏呢!!唉!看來真的要給你一本書好好學習一下呢~」 謝花慢慢走回到他們的身邊,心情慢慢安定了起來

「還好意思說嗎?昨天可是說好一起閱讀書本的!!怎麼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啊!!! 」

「嘛~昨晚要學流術嘛~放心放心!!明天一定會的~」 謝花笑著口拍拍恩榮肩膀

「哼哈~」 恩榮輕輕淡笑一下,看著大家都平安無事,心裏也安心起來

呵!~這都是大家努力來的成果呢!大家各自都為彼此拚命著!看見大家都平安無事,有點說不出來的滿足感呢~


正當每位認為解決了這次危機正歡笑著時...

一把叫聲呼起了眾人的恐懼,剛開頭擊倒的兩隻野豬衝向了芬哈以及謝花,芬勞立刻使用自己快速的反應能力撲向芬哈,成功避開了突如其來的攻擊

但另一隻卻拼命地撲向謝花,謝花此時身體受到不少的磨損,根本跑不起來......

不是吧!!....怎麼還有氣力站起來.....我卻..... 謝花眼神又再次點起了恐懼,狼狽地不斷向後

恩榮又再一次衝向到謝花旁,一下子推開她.....恩榮以及眾人反覆
感受到恐懼...這種感覺又回到當初見面的時候......

野豬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衝前.....而處於謝花的背後正正就是格也,格也完全反應不來.....

野豬一步又一步地衝向前,謝花一眼又一眼看著正備受襲擊的格也,謝花的腦裏現在只有滿滿的後悔

如果當初傾聽他們說就不會發生現在的狀況吧! 如果不是我強迫他們走到森林深處就不會發生危機吧! 發生這一場意外,都是我所造成的..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片火焰斬開了野豬的其中一條腿,野豬立馬失去了平衡倒在謝花的旁邊並發出豬的慘叫聲

謝花空洞的眼神漸漸有神起來....謝花以及每個人都往發射火焰的方向看,發現了四人的身影....

芬哈芬勞第一眼就看見了希卡,心情從怕懼變得有希望,眼變有神起來,看來是找到救援了呢!!

恩榮謝花格也第一眼則是一位棕色頭髮的中年大叔,恩榮的眼神開始逐漸變得厭惡,明顯價錢帶點討厭的語氣輕聲地說 

「為甚麼是....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