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浩摸了摸周圍的牆壁,試探着這目前詭異的狀況.....他皺著眉頭 「周圍也沒有什麼可疑的...可惡..到底怎麼才能逃出這永無止境的空間」

恩榮手拿著火把睜大雙眼一眼關七,戰戰兢兢地一步又一步往前,留意著周間是否有任何的變化...恩榮盡量將自己人保持著清醒,一味提醒著自己要專注於洞察環境當中

不要恐懼...加油你行的恩榮....呼~你可以的....只要盡力做好自己本份,不要畏首畏尾,就可以了。

「我們到底要僵持這處境多久啊~......現在到底可怎麼辦呀!...雖然很想說些正面的說話...但......啊啊啊!!!!!!!!!.....嗯?..要是我們在這大喊救命!其他人能聽得到我們的求救嗎?!!」恩榮開始逐漸進入了一個不耐煩的狀態

莊浩看了幾眼恩榮,接著輕言回答着「與其說這些無用的說話,倒不如花多點氣力去尋找線索吧!别可妄想著喊救命能獲救,我們的路線可是走越深相距越遠的..要是你大喊,可能只會惹來一大幫熱情的怪物而已。現在這一切都只可以靠自己了,只有自己才能真正幫助到自己...」





「好的好的大叔~...還有别一個嘴只說靠自己靠自己好嗎??...我們現在可是兩個人,儘管很不想這樣做,但我們仍要合作去解決.....兩份力量當然比一個好!......要是彼此有什麼線索或者想法,一定要說出來...至於我現在..還是沒有發現一點端兒的...」照這樣的狀況看,看來目前恩榮以及莊浩的關係仍然如此惡劣...

莊浩停住了一陣...回頭瞧了幾眼恩榮心裏念著 兩個人...嗎...?...呵~.....也是啦.... 

莊浩以金睛火眼觀測著這附近,但依然沒有任何異樣 「呵~又只是在大叔前,大叔後..就算你不厭煩我也對這詞麻木了........唉~我這邊也沒有太大的線索.......嗯!?....」莊浩話語未完,似乎有所發現

「怎..麼了嗎?」恩榮回轉頭來,只見着莊浩以拳頭敲着那以石頭包覆著的牆壁....恩榮皺了皺眉 「沒有事吧?.....還以為有什麼線索呢...」

正當恩榮失望回頭時,莊浩突然叫著 「噓!~.....小子不要讓我分心....」恩榮挑了雙眉,擺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在搞什麼神秘啊~有什麼線索都直接說出來吧!」





莊浩依然一話不說,他仔細地看著牆壁上的隙縫.......

突然!!!莊浩的拳頭上一點又一點的光芒漸漸綻放開來,整個空間頓時變得非常耀眼,一瞬間刺眼的光直接投射到恩榮的眼裏...恩榮立馬以手遮擋著光線,保護著自己的雙眼 「到底怎麼了啊!!有想法的話其實可以考慮直接先講!!!!」

「呼!~..」莊浩吸了一口氣.....他仔細盯着面前那塊無異樣的牆壁....接著一下子以自己的右手握緊拳頭重重打上這面石板上

呯!!!!!!!!!!!!~~~~~~ 一陣巨響在這空間中迴盪着........天花板的石灰飄散而下....... 

恩榮一下子吸入了不少灰塵,一邊咳嗽一邊抱怨著「咳~..咳咳!~...呼~...可以動動你的臭嘴嗎?....咳..言語
攻擊人時又這麼多話說,現在又恭默守靜...咳咳!!!到底怎麼回事了...這麼大的巨響會引來怪物不是你說嗎?」





咻~唦~~~...................................................................

整個空間突然閃爍了一下......莊浩所打的那個位置緩慢地開始冒起了粉紅色的煙霧.....但奇怪的是,剛被打碎的牆壁,所掉下來的石塊,漸漸開始回溯復原....

恩榮看見這熟悉的詭異霧氣,經過腦袋幾分思考......恩榮整塊面都表達出萬分驚恐,他似乎推斷出了一個合理的原因為什麼自己會被困在這無限的迴廊當中 「這裏的怪物都長得奇奇怪怪,冒著同樣的粉紅色濃霧.....難..難道.........這裏整個走廊...都是一個怪物嗎?....我們被困在怪物裏頭嗎?....」

「呵~嘻嘻~~我最討厭這麼敏銳的人了~嘻嘻~~~」一把
怪異、陰沉的聲音在這空間中徘徊著....

恩榮一個不小心手滑掉下了火把,火光逐漸被熄滅.....一瞬之間整個空間跌入了黑暗之中....

恩榮身體不由自主地發抖着...恩榮深深被這聲音所嚇倒,他摑自己一個耳光,務求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藉此消退這種恐懼感.....但這一道詭秘的聲音已經深深烙印在恩榮的腦海裏了

莊浩召喚起幾十粒光點,挽回了他們的視野。他眼神不斷地往左往右移動著,他身體繃緊似乎也處於緊張當中,莊浩往上看..只見天花板似乎有些小動靜 「看來我們推斷的並沒有錯..」

一對眼以及一個嘴巴緩慢地在天花板上冒出...並露出了完全不友善的笑容,雙眼穩牢地盯著他們倆... 「呵~嘻嘻~~」





恩榮往聲線所傳出的方向一看.....他怔怔地注視著上方,看著那詭異的一張臉....他只感受到精神持續地受到了污染,他擺出了一副厭惡的樣子 「這..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莊浩手掌心中慢慢騰起白光,板著臉瞪視著上方,那臉看見他正要發起攻擊時立即張口說「你確定要做出這樣無謂的攻擊嗎??你會認為這些小白點會打得到我,呵呵呵~這也太天真....噗!~」

呯呯呯呯!!! 還沒說完之際,莊浩
一言不合直接控制着光線,絲毫不留情地一下往上打。一塊塊碎石也隨即而掉下,整個環境也再一次閃爍了一下.....

恩榮愣住了一陣....眼神徘徊於莊浩與天花板之間.....

但同樣地失掉下來的石塊,一秒後又再一次往上復合著那
已破碎的天花板「喂喂喂~~不要打斷別人說話呀!!這樣很不禮貌吧~你是從小沒有接受過教育的野孩子嗎?」 那討厭的臉以及語氣在空騰的幾秒間再一次湧起

莊浩怒盯著這張臉,恩榮則表露出不知所措的面容,現在他的腦袋如白紙一張,空白一片的...

啪啦~啪啦~啪啦~咻~~ 在一瞬間中!牆壁上突然凸起了數幾根的尖刺,這些尖刺以超高速靠近莊浩





莊浩剎時以光粒組成一片隔膜,擋著了這刺過來的攻擊,接著他的身旁冒出了其他的光點,並以此化為一片又一片的利刃直接斬斷了這些尖刺

看來他也不能完全控制著環境,不然在這整個空間中施放無數的尖刺早就可以將我們是刺死了.... 莊浩腦裏正運算着應對的方法

啪啪啪~「呼!!還挺好身手的嘛~」天花板霎時冒起一對手掌正拍着,便繼續以帶欠打的聲線說着

恩榮雙手雙腳正僵硬著,他現在只是站著動彈不得....他雙眼完全離不開那駭人的臉孔,莊浩往左觀望著恩榮的情況,心中念著 糟糕..那小子剛才不還挺有自信的嗎?...我也只能擔保着自己的安全,連同能確保那傢伙的安全我可說不定啊!!...

現在能怎麼辦現在能怎麼辦現在能怎麼辦現在能怎麼辦現在能怎麼辦現在能怎麼辦!!!!!..... 恩榮心中無限重複着這一句子,他只手握着那掛在腰間的劍柄,並沒有那能耐​去拿出來

「喂!!!小子!!緩過神來啊!!我可不絕對保證能保護到你的!!!!」莊浩大喊著務求能令恩榮振作過來....恩榮眼神明顯有神回來,然後開始手提起劍刃,做着防備的姿態

突然牆壁裂開成數幾塊石板,快速襲向恩榮的背後....恩榮完全反應不及來,莊浩眼見不妙,便馬上召喚起幾粒光點去抵禦這攻擊,最終也來得及保衛到恩榮,莊浩漸漸的放鬆一下,恩榮轉頭看著這幾塊飛濺過來的石子被光芒所弄停下來

砰!!嘩!!!!!!!!! 突然間頭頂落下了幾塊巨型的石板,正要砸下莊浩....恩榮大叫着 「小心!!!!!!!」





莊浩以左手凝聚著光芒,形成了一塊隔膜,來得及防禦,莊浩雖然有點吃力地而著幾塊重重的石頭...兩人有驚無險地擋下了這兩波的攻擊,雖然兩次的危機得以解決,但恩榮正內疚、自責著自己完全做不到任何的事

而這些的石板,很快地也回復返到原位,眼利的莊浩從破碎間的空隙看到牆壁外是個空間來的,並有些怪物在外面,便快速地思考中...

果然是他在不知不覺間形成了這幾面假的牆壁以及天花板,然後困住了我們....但............. 莊浩正在思考同時,揮起了右手,召喚起四顆光粒,分別往這十字隧道的行走道路中衝前.....

呯!!!!........這四顆光粒飛到幾米後似乎撞上了某些透明的隔膜.....此時莊浩終於恍然大悟 「終於搞明白了!!!恩榮!!!這傢伙在我們行走期間,偷偷以他的能力建立起這十字路口。而在這十字路口的四條通道上,都建立起透明隱形牆壁,令我們怎樣也逃不出。當我們行走時他也跟隨著我們一起移動,從而達到混淆視聽,讓我們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自己在走前中,其實我們一直困在同一個虛假的空間裏原地踏步!!!」

「什..什麼和什麼...?....我聽不懂啊!!!.......」恩榮非常著力地聆聽及思考着,但他是目前還是沒有得出一個所以然

「哦~你這大叔還挺聰明的,不過一旁的人就似乎以他的智商完全理解不到目前的狀況呢~嘻嘻」怪物試圖以言語去打擊恩榮,漸漸令他的自卑感加重

「喂!!!給點尊重好嗎!!???我這樣子看上去是大叔嗎!!?????」果不然地,莊浩聽到大叔這詞直接變得暴怒,他眼角撇了一眼恩榮,看著他有所動搖....於是對着那怪物說着





「誰智商比較低還不要這麼快下定論呢~何況你的佈局早已被這你看扁的人所拆穿啊~~」

「呵呵~就算你這樣說,你看他現在的表情!哈哈!!!」莊浩回望著恩榮,只見他垂着頭,擺出死眼神...雙手顫抖著緊握手上的那把劍 「這正是我想看見的表情~人對自身充滿著自卑的表情,看看你的無能看看你的軟弱,你什麼都做不到!一直只是做個拖人後腿的廢柴!一個團隊有你的存在根本是毫無意義的!!!」一句又一個攻擊性的說話往恩榮插上

呯呯呯呯!!! 莊浩一手揮著光芒往上打,直接打向怪物那張嘴上。但很快地怪物回復回原貌,接著嘲諷着 「怎麼了怎麼了!是老羞嗎?!!是說對了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令人厭惡的笑聲不斷的纏繞在恩榮耳朵裏,恩榮的精神逐漸開始變得不濟...他慢慢地雙手蓋著耳朵....但這些笑聲依然揮之不去....

咻~咻~ 被莊浩所召喚去進行試探的那四顆光點,有其中兩點突然飛往到外面,似乎是其中兩塊透明隔膜消失了,但又是到達了何處呢?由於這兩條通道沒有隔膜的阻擋,外頭的怪物們也能進入他們這空間裏....而這些怪物也飛快地往恩榮的方向撲前

莊浩看見事態不妙馬上做著手勢去架好光點正要應對著這些怪物的襲來時.... 呯!!!!!!........恩榮與怪物都消失在他的眼前......

天花板冒出了非常欠打的笑容並以輕浮的語氣說著 「嘻~哈哈!!!!不要擋著我去看這一場好戲!!!看著一個精神介點到達最低峰的傢伙,孤獨地死去~這將會是我人生中看過最美好的一場劇!!!!哈哈哈哈哈哈!!!!!」

莊浩往前走但似乎被什麼透明屏障擋著,此時此刻他終於領悟到,原來這兩塊消失的隔膜,被用以來擋著自己行動的。恩榮在這一刻沒有了保護,危險就自然非常大.....

這些怪物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一個勁衝向了恩榮,怪物會越走越近.....但恩榮絲毫沒有進行理會,他眼神逐漸失去了靈魂...意志力漸次失去.....眼睛與頭都垂低.........現在的他陷入了一個不停埋怨著自己的輪迴中......

拖累?..無能...?哈~....哈哈....這對話真有既視感呢~...在上個禮拜中也有兩個人說着同樣的話啊~哈哈.......我果然是這樣的....不然這些話怎麼會由不同人的口裏說出呀!..就是因為我是這種人....每次只會長著那張口...哈..哈........

不!!!!!! 一道溫柔細膩能夠融化人心的聲音突然從恩榮腦海裏浮出

每個人自身必定會有價值的!!!!恩榮!!!!!!!!!你有那一種努力不懈別人模仿不到的精神,你有著那可貴的勇氣,你有著不惜一切想請救眼前事物的英雄之心,這種種的一切都放在我眼裏。所以..請對自己有一點信心,若果連自己都不給予信心自己,別人又怎會相信你呢!!!!恩榮!!!!..... 恩榮腦海中再一次浮起了這熟悉的對話......

"小...小莉!??...是小莉嗎??!!!小莉你是過來拯救我的嗎!!????" 恩榮在自己的幻想中,湧現出了香莉的身影

"不是拯救,而是對你進行救贖!!你只甘心於永遠停留在自暴自棄的中嗎??為什麼要聽一個對你完全不了解完全不熟悉的怪人!!為什麼不聽聽真正了解你,真正明白你的同伴!!!"

"但...我對他說的話完全沒有反駁之力啊~.......他也只是說事實罷了......"

"...你喜歡我的是吧!!!!!若是你這個樣子,你覺得我會接受你嗎!!???只是一直一直地自甘墮落,你不是幫不上忙,是絲毫沒有想幫上忙的意思吧!!!!"

"不..不是的..我幫忙也只會是幫倒忙而已~.......不...不..我也想以自己的力量去成功...我也想以自己的力量去擊敗敵人"

"那為什麼不嘗試放膽去做!!!!你沒有做過又怎會知道自己不會成功!!怪物們要向你攻來了!!!你寧願毫不反抗地死,也不想拼盡全力去尋求一絲的希望嗎!!?????"

"但...我可以怎麼做...沒有了你們........................."

正當恩榮在抱怨之際,腦裏突然閃現一個他所討厭的人說出的那一句話 没有外人能幫助就只好靠自己了..笨蛋!...

恩榮瞬間醒來,眼神逐漸找回了靈魂.....他這一次再不猶疑....他揮動著自己的雙手,緊握著自己持著的武器,抬起頭面對著數幾隻正要前來的怪物.....

那張臉皺起了眼眉,似乎看到那傢伙些微的變化,恩榮的氣色變得再不一樣.....

「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裏!!!!!!!!!!!!!!!!!!!!!!!!!!!!!!!!!!!!!!!!!!!!」恩榮大吼着,手裏的劍漸漸燃起溫度,雙手緊握著劍柄,一隻只有上半身的怪物襲往他時,劍刃慢慢的聚焦成火焰,一圈又一圈的纏繞在劍身上,怪物正要飛奔過去時....

畢畢剝剝~~轟!!!!!!!!!!!!!!!!!!!!! 恩榮一劍往怪物頭上劈,直接將怪物整個身打到幾米外.....恩榮使出了這一招後顯然變得有些吃力,但他依然沒有放棄....架好姿勢正準備迎接著前面一大波的怪物....

恩榮手只有微微顫抖,但他依然故起勇氣直視著前方.... 

他看著眼前數幾隻往他而攻打來的詭異生物,他仍然堅挺著,手中緊持著那劍,不斷為自己打氣念著  「這有什麼好怕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絕對可以打敗你們這些嘍囉的!!!!!!!!!!!!!!!!!!!!!!!!!!!!!!!!!!!!!!」


呯~~ 莊浩成功打破了屏障,在恩榮的背後彈出,他慌張地看著前方....但只見恩榮那充滿決心的姿態,莊浩愣住了一陣....接著馬上露起了微笑

恩榮回頭一看,看著莊浩的容貌,莊浩正畜着氣手上一點一點的光芒正綻放著,他點點頭向恩榮輕聲說 「我們現在可是兩個人啊~這些小事怕什麼呀!」

咻!! 咻​!! 咻​!! 咻​!!​ 咻​!!​ 咻​!!​ 咻​!!​ 咻​!!​ 咻​!!​ 一條一條的光線追蹤著怪物,將怪物一個又一個擊倒.....怪物直接被這些細小直接橫掃過來光線所刺穿,一個一個的趴了下來....慢慢的化為灰燼

上方的人臉呆呆地看著這數十秒間所發生的一切.....他整個人定住了...毫不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

恩榮!!趁現在快點往前衝!!!!!現在這邊的透明隔膜位置被轉移了!!!趁還沒有回到剛才的狀況!!快點離開這空間!!!!」莊浩恩榮喊着並往著前方沒有透明屏障的路中奔前着

恩榮聽到後也隨即跟上莊浩的腳步,天花板上的怪物看見這狀況後馬上修補回被莊浩所打破的透明牆壁,便立即移動去擋著他們的去路.....

嘣~!!... 透明牆壁擋著了去路......很幸運地莊浩剛好跨過了這屏障....但落在後方的恩榮卻沒有這麼幸運趕上....

恩榮撞上了牆壁上,看著眼前的莊浩消失於自己眼中....他皺起了眉....拍打著前方的透明牆壁
...... 「不...不要!!...」恩榮大叫呼救着....但卻無人回應.....

怪物再一次揚起了笑容,在恩榮面前念著 「呵呵呵呵~似乎只有你這個小弱雞被永遠困在這裏呢~哈哈!!看來你永遠都不能出去了!!呵呵!!!」

恩榮咬緊着嘴唇...手緊緊的握著那一把劍......他看了看劍刃上在黑暗中所反射出來自己的模樣.....

突然!!在恩榮的一旁間,緩慢地冒起了一點點的光芒,恩榮的眼睛逐漸被這些光點所照亮....

他看着一點又一點的光芒,露出著安心的微笑....「哼~...一個男人為我做這些事,這種感覺真奇怪呢~....」這些似乎是莊浩所殘留下來的光點,陪伴著恩榮的側跟。
接著恩榮呼吸了一口氣 「呼~來吧!!!這些透明的看來質素不這麼高呢~連那大叔這麼輕易打破就可以完全確認下來了!!!他可以~沒理由我不可以的」

此時怪物顯然慌了.... 「呵呵~你可以試試看啊!!!!~可不要撞死自己呀!!哈..哈~」

恩榮回頭往上霸氣地回答道「哼~不試試又怎麼知道自己不行呢!」儘管口裏這說,其實他心裏也有萬般的疑慮... 要是我撞不破怎辦...要是衝擊太大真的撞暈了怎辦.....要是我....呼!!...不要這麼多廢話了....來吧來吧!!!你可以的!!!!恩榮

恩榮漸漸的閉上眼睛,一切彷如變得寧靜一樣.....這一刻心境猶如水面般平靜了下來...... 

滴答~.......................一滴小水點輕輕的滴下...........

恩榮睜開了雙眼,眼神充滿著決意並一鼓作氣,與莊浩的光點一同跑向前撞破這牆壁......恩榮大叫著氣勢不斷地上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嘿!!!!!!!」

砰朗~.... 一個如同玻璃破碎清脆的聲音,響起在恩榮的耳朵旁.....

恩榮在停留在空中,腳步還未落地的這一刻......眼前突然飄過無數的生活在那溫馨村莊的畫面.....

有與大家共進午餐、與大家練習流術、陶醉於獵豬節的畫面.....看著眼前一個又一個熟悉的面孔閃過....

希卡芬哈芬勞箂亞還有他在這世界中所遇見的第一人....謝花

恩榮
滿懷著感慨....臉帶著微笑,終於以充滿希望的眼神看著前方... 恩榮抬起了頭,這一刻他真正地接受到眾人的離別,他再一次重拾了當初的笑容 

這一步代表著恩榮成功解脫了第一次的危機,亦同樣代表著恩榮成功從過去邁出了那一大步

永别了各位....永别了我的懦弱....永别了以前的我....我要變強....我要變勇敢!!我再不會容許身邊的人消失在我眼前的!!!

噗~ 恩榮雙腳穩穩落地...畫面一瞬間閃回到那漆黑的迷宮當中....他仰頭只見着莊浩的臉....莊浩也為此感嘆了一下,似乎是鬆了一口氣 「恭喜你步出了這空間呢!!小子!!!」

恩榮摸了摸自己完好
的身體,再看一看周圍的環境,再看回那高大的身軀...他持續的微笑著,說出心底中的那一句 

「哼~......其實........還挺簡單的嘛~....哈」

恩榮出來後往後一看,看着剛打破的牆壁慢慢又再一次復原....此時此刻莊浩舉起了右手,手中正凝聚著一點有一點的光芒,慢慢形成了一個白色巨型球體.....

一張嘴巴從牆壁中冒出,便非常驚恐地說個不停 「不..不!!!你在做什麼!!!你打算怎樣啊!!!剛剛就只是想跟你們玩一個解謎小遊戲!完全沒有傷害你們的意思呀!!!!不!!不!!我就只是想搞搞氣氛而已!!!不!!不!!不要呀呀呀呀!!!!!!!!!!!!!!!!」

那人一直在求饒,但莊浩涓滴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整個空間逐漸變得耀眼

咻~~~~~~~~~~...................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

一整條巨大的光線,配搭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一瞬間前方整個環境都被轟得一乾二淨,沒有遺留下任何殘渣....

恩榮雙眼見識到這超巨大的威力後,也只好默默承認着莊浩 「果然是天級集公團七大罪~真的很強呢~傲慢大叔~」

莊浩回頭微笑看著恩榮大方回答道 

「唉~...可以停下大叔這稱呼嗎??.....哼~叫我莊浩就好了~恩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