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鋭里子面容收縮,她眼神顯得非常不穩,定在原地看著前方的一片景色.....

鋭里子惠口前,是一片沽清帶點怪異的墓地.....這裏有一個又一個的石碑,墓碑前擺放著一個箱子....有些箱子是打開的,有些則是蓋着的

打開的箱子裏以及地面上都瀰漫著那奇怪的粉紅色煙霧,但卻比之前所有的怪物煙幕濃度淺薄非常多

惠口一步一步走前,看著這難以解釋的狀況....她洞悉著周圍,嘗試推理當中一切的可能性,她抬着下巴正思考中.....

鋭里子的頭不知為何反覆增痛,她的情緒逐漸變得反常,整個人都開始變得不妥,她感受到這空間一直在壓縮着她的腦部 很黑暗...很可怕...怎麼我整個人都開始發熱了...我怎麼感覺着我身子快要站不穩了...啊!..我最討厭這些没有太陽,永遠的停留於黑暗的地方了..





這亦同時令她回想起進入這地方前,胖泰所跟他們說的一話 "據聞裏頭會漸漸的導致人精神崩潰,從而喪失意識...."

「慘了..我們是否走得太深入了,我現在整個人的狀態....真的很不可觀呢~....我只感受到我的意識漸漸變得薄弱...視線開始變得模糊...呼...啊!!頭很痛呢!!」鋭里子她下意識地按著心胸的位置,不斷嘗試掙扎著,試圖能令自己緩過來..

惠口回頭走前幾關心着鋭里子,她輕輕以她的小手拍拍鋭里子的肩膀並"哼哼"着....鋭里子辛苦地吸着了一口氣,調節著自己的思緒....

「呼~呼~~~呼~呼~~~」 慢慢地........慢慢地..........回復了常態......

鋭里子帶著感激的微笑,看著惠口點點頭 「你真溫柔呢~惠口~我現在好點了~大概是有你在令我安心起來吧!哈哈」





惠口仍然表露出擔心的樣子,她舉起紙條到額頭上,上面寫著 "不要勉強自己呀!要好好愛惜著自己的身子,不要讓人擔心!需要休息一陣嗎?坐下來緩一口氣吧!" 惠口如同老媽般苦口婆心地問候著鋭里子

鋭里子
面對着這來自惠口媽媽種種的關心,只好保持著微笑,提起雙手、手心向前搖搖手道 「啊~哈哈!~我真的還可以繼續!别太過於擔心我了!要是分心到你就不好了啊~哈,現在耗時間來關心我,倒不如趁早找到解決方法離開這吧~呼~呼~就算要休息也不要在這鬼地方休息..」鋭里子繼續深呼吸不斷地調節着自己的精神狀態

"是真的可以才好啊!!!有什麼不妥就立馬說出來吧!!!" 鋭里子再一次感受到來自惠口媽媽的關心,鋭里子也只好乖乖點頭 「是的~是的~」

「話說這是什麼地方...真詭異呢..惠口你之前任務應該也沒有來過這裏吧!不然你的樣子就不會表露得這麼匪夷所思...」鋭里子面對著這詭異的場景,向惠口問道

惠口也搖搖頭表示著自己從没來過的地方,鋭里子繼續開口表達着自己所看到這場景的感受 「這地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呼~呼~難道真的跟那胖泰先生說的一樣,這裏其實是一個墓地,只是某一天被那奇怪的東西砸下來,搞到現在這的鬼樣子..」





"可能我們現在正發現着關於這個地方的秘密" 惠口舉著紙條傳達出自己的意思,並轉頭繼續走前想一探究竟....

噝噝噝噝!!!!!!!!!!!!!!! 突然!惠口腦裏接收到一個強大的訊號....惠口整個人停愣住了一陣,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鋭里子起初心被嚇了一小下子,接著繼續吸氣呼氣開始冷靜下來問 「呼~呼..怎..怎麼了嗎?惠口

惠口雙手微弱地顫抖著,頭漸漸微垂下來,並輕輕按着雙眼...不適的感覺慢慢開始蔓延到全身.....惠口鞏膜再一次逐漸泛紅,惠口緊緊握緊雙手,整個身軀都變得非常繃緊...

鋭里子看見情況不妥,走上前來做回剛剛惠口對她所做的動作,拍拍了她背,嘗試令惠口能慢慢舒緩了過來 「快點嘗試調節自己呼吸,跟我一起做!呼~呼~」

惠口喘著幾口氣...她右手按著心胸,勉強地止靜了下來....她輕輕點著頭並輕推着鋭里子已經沒有事,平靜了下來...

鋭里子明白後也後退了幾步,接著說 「呼~我才該是說不要勉強的那個吧!~呼~我也明白這樣的感受很不好受...」

惠口反則只是搖搖頭,她雙手持續地微震着...惠口輕輕拿起紙條與筆...雙手顫抖地寫著潦草的字體....

"這是關於我負解力量所導致的,我的能力是有關於偵測眼前所物的能量,不管是正能或負能,我可以自行選擇這能力的開關。當該東西能量越強時,眼睛的位置就會變得越紅,換句話說我的雙眼是一個簡化版的能量偵測器。當能量過於巨大達到達了不正常、無法估計的狀態時,整個人就會開始產生不適的感覺,所以...剛才我所感受到的是一種前所未見的能量"





鋭里子拿起了字條仔細地閱讀著...讀着讀着眼神開始有所變化...心情瞬間感到不安....鋭里子抬起了頭,以惶惑的眼神眼望著惠口 「那這樣是否就意味著.......................................前...前方那一片黑暗中.........蘊藏著我們無法理解的東西..........嗎??...........」

鋭里子整個語句中都斷斷續續,語氣中帶著焦慮不安的心情,惠口雖然不想為她帶來驚慌...但事實就是如此,只好默默點頭承認...

「嗤!~.......我們來到一個根本不應來的地方啊!!惠口!!.....唉?....惠口你怎麼繼續走前啊!!!!不是..........」鋭里子看見正走前的惠口,她也只好
不情願地跟上....但惠口手拿著火把,前方的視野漸漸開始拓展...眼前的畫面完全定住兩人

兩人停了下來..一言不語地看著前方的景物,鋭里子輕輕搖擺著頭並身體不自覺地緩緩向後退著。惠口完全愣著,兩人現在正處於不知所措的惶恐狀態

在兩人眼前的是個巨大孢子,上面貼滿著黏液,內裏有如生命般在裏頭蠕動 卜卜~卜卜~卜卜~ 整層膜皺著非常多紋,並在中心位置圍繞著那濃厚的粉紅色煙霧,這極為詭異的東西交叉般黏在牆壁上...


一個長著長髮的怪物正在一個大空間中與一名小男孩獨處着,她背對着小男孩,正坐着並正翻弄一個破舊的木箱子中...

「呵呵~要媽媽煮什麼美食給你享用呀!!抱歉呢~這裏的食物不太豐富~只有些紅鼠肉、螢光蠅..啊!!為了您的健康著想還有些地下雜草呢!!」 





格也以心灰冷意的眼神看着眼前如媽媽存在的怪物,正興奮地為他挑選食物.... 這..到底是什麼...就算以前再窮..也沒有這些一聽就知道不能吃的...食物?.....

「啊~哈哈!不用了~哈哈~感謝你的好意」格也盡量以客氣的形式盡量以客氣的形式...但怪物聽完這說話後靜了一陣子....突然慢慢回頭,以恐怖的眼神怒瞪著格也

格也
瞬間被嚇得快要整個人彈起來...在幾秒間怪物瞬間變了臉,接著轉個身子對着格也,突然展露出一個慈祥的樣子,但口中的微笑卻感受到一絲絲的不懷好意

「呵呵~~不用謝不客氣!來吧!!大方地接受媽媽的好意!!」怪物持着這微笑正緩緩逼近格也,格也依然以雙手表達著抗拒

「來吧來吧!!!這些都是媽媽一直收集的食材,這些全都是為等待你而來的!!」怪物絲毫沒有停下的念頭,手拿着剛才食物的大雜燴,嘔心至極的味道以及貌上....

格也雙手緊按著嘴巴,對眼前的"食物"好不提起勁,他的眼前根本只有一堆屍體以及雜草....格也輕輕地縮後

「喂!!要聽媽媽話啊!!!違抗媽媽的命令可會受到很大的懲罰!!!!!!!!!!!!!」怪物突然來了一個大叫,嚇壞了就在她前方的格也.....





格也整個身軀都不斷地顫抖....怪物看見這孩子害怕的樣子後,馬上轉回那慈眉善目的笑容 「來吧!乖啊!!!!~~小寶寶~~要做個聽話..不讓媽媽操勞哦~」 

在這一剎那間....怪物突然閃回一些在她腦海裏往時的回憶.......

一個有圓滾滾的眼睛及臉蛋,可愛的小男孩,是她以前的兒子...他們兩人溫馨坐在家中說笑、共進午餐以及小男孩正靠著母親的肩膀,母親正幸福看著這可愛的孩子熟睡的畫面...

怪物再不是提起那詭異的微笑....臉色開始變得無神....她停下了動作回頭背對著格也 「你不喜歡就算了...我強迫你也不會快樂吧!..」 

話語落下...整個空間都寧靜了起來....格也恍神了一陣,看著她那背影.....此時格也内心裏再一次出現了一道聲音

"喂喂喂!!!!剛才又不搭理我!呵~現在知道她的危險性了吧!!趁現在!快點!趁她不留神
將她殺死吧!!"

"不...不....我不能....."

"蛤!?你還將她視作母親嗎??拜託你動動腦吧!!!不要再停留這虛假的角色扮演上了!!"





"視她作母親嗎?.......可能吧...但...但我感覺到她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悲哀....總感覺她曾經歷過某些遺憾...."

"儘管如此但她也
一直在迫害你!!!讓你陷入於騙局裏!!難道你只甘心於留在這地方與那鬼女人共處嗎??.........就算她經歷過某些遺憾,也與你無關吧!不要再多管閑事了,現在先顧好自己吧!!"

「啊~哈哈!!!現在感到疲勞了嗎?小寶寶!!要跟媽媽睡一個好覺嗎?來吧來吧~讓媽媽在這睡夢中擁抱著你給你一點温暖吧!!」怪物提起了手,格也以憐憫的眼神看著前方的那位虛假母親...

周圍的環境依然非常漆黑...格也只看見那一隻渴望被他握上的那一隻手......

格也一步一步的走前....他自知道那不是他真正的母親卻依然踏前....

"喂!!你在做什麼呀!!!"

"反正..都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走出去了...也許全部人都已經走出去了...先生也應該離開了吧...都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了.....我不
再想停留於這混亂的世界了....就讓我陶醉於這虛假的美好裏吧!"

"喂!!喂!!!認真想想啊笨蛋!!!這只是你扭曲的慾望!别也把
我拖下水啊!你這小子!!!!"

"話說..你到底是誰呀?從那一天的慘劇開始..你就不知不覺間一直出現在我心裏....拜託了別再煩我了,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我啊!這是我的身體、這是我的意願...."

「是啊~是啊~...快點來吧!乖孩子~媽媽正等著你呢!」怪物以逗小孩子一樣的語氣,一直誘道着格也...格也也一步一步的前進着....

.......

突然!格也停下了腳步..........怪物正以疑惑的眼神看著格也 「喂!乖孩子~怎麼停下腳步來了呢!.....」

怪物正感受到格也的氣息有所改變.....怪物皺著眉頭,開始警惕了起來.....

咻!~~~~~..... 在一剎那間!!!格也快速地從腰間拿起劍,劍刃燃起了一絲絲的火苗,直接斬向了怪物的頸部...

怪物一瞬間閃走,避開了這下的攻擊...格也眼神開始充滿敵意,並咬緊著牙齒咬緊著牙齒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正當格也回頭一看......

嘣!~ 一個恐怖、可駭的人臉的直接貼在格也的面前.... 「你 在 做 什 麼 呀 !」怪物語氣加重了,與剛才溫柔的聲線完全不同...

她從下伸出了手..握着格也的頭部.... 「你不是剛才那乖乖的小寶寶!!你身上有一股臭味!!!就像地下的泥巴一樣!」

格也繼續以他那中性沒有氣勢的小孩腔說「地下的泥巴嗎?~嘿!!」喀!~ 怪物握著格也那瘦弱的手腕...快要並越推越上,甚至快要折斷手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這身體真的有夠難使喚呢~還是那貴族的好用!!!」

「你再不讓他回來...你就要承受這被折斷手腕的劇痛了!!」怪物那駭人的臉越靠越近...但這時格也只辛苦地露出笑容 「呵呵~我經歷可多呢~被你這臭傢伙折斷手有什麼大不了的!!哈哈~~」

「啊!!呼~...」怪物越來越使力,似乎真的有想折斷格也手腕的念頭,手腕越推越上...越推越上......

呯!!!!!!!!!!!!!!!!!!!!!!!!!!!!!!!!!!! 突然一塊牆壁被直接爆開.......

一個粗壯的身影出現在他們兩人眼前....雙手略微地顫抖著,他喘著一大口氣... 「噓~...噓​~~......」

兩人眼前的正是....


在另一邊,鋭里子看到那如心臟跳動般的詭異孢子,身體本能反應直接掏出弓...以觳觫的雙手繃緊地拿着弓弦和弓把瞄準著前方那令人嘔心的東西

惠口回頭伸出了左手做出阻止的動作,拿起紙條寫著 "別魯莽行動" 鋭里子看到後也只好默默放下手上的武器......但那繃緊的狀態依然維持著... 「呼~呼~這到底..是什麼不明來歷生物..」

兩人與這物體有七至八米之差..惠口雙手放在胸前...大大地呼吸了口氣....

噝噝噝噝噝噝噝噝噝噝噝噝!!!!!!!!!!!!!!!!!!!!!!!!!!!!!! 那警告的信號直接打上了惠口整個人上,惠口彷如感受到一個巨石從高處砸到她頭顱上一樣。眼睛紅到快要變黑!!!!!!!!!!!!! 噝噝噝噝噝噝噝噝噝噝噝噝!!!!!!!!!!!!!!!!!!!!!!!!!!!!!!

唦!!~~........ 惠口關合上了她的力量...慢慢地整個人無力了起來...她奮力地掩蓋著雙眼,務求令眼睛好點。現時惠口内心裏充斥著無限個驚恐 要是再久一點...大概我整個頭都會直接爆裂開來吧....

鋭里子看了看上面那些有點兒眼熟的粉紅色濃煙...腦裏反覆地思考著.... 「這些的粉紅色氣體.......會..不會這裏就是....生成這些不像人形怪物的源頭.......呼~」

惠口聽見鋭里子這一番話後,再仔細一看周圍的環境...接着又再一次拿起筆和紙寫着 "這一推斷很有可能是正確的,難道那些怪物都是由人類死後所遺留下的意志而產生的?"

鋭里子留神觀望著這裏的環境...看著眼前的墳墓以及箱子「人死後的意志會回到並依附在生前所愛之物上..這是傳統人對死亡的概念..難..難道..呼~就是這不明粉末依附在箱子裏的物品上,從而產生這種種由人類意識所誕生的怪物嗎!!!?.......」

惠口緩慢地點著頭,眼神逐漸變得凝重...並舉起紙條 "所以我們一直在清殺著的並不是怪物..而是人類的...?"

鋭里子再一次高舉起弓,瞄準著那不明的來頭,眼神充滿着疑慮.... 「那解决了這噁心物是否就能....」

呯!!!!!!!!!!! 正當鋭里子說着話時,一個箱子突然大力地打開.........内裏的物品如同氣球般越漲越大,成了一個白色球體....周圍都由一層的粉紅色煙霧包着....

兩人驚恐萬狀,看着眼前的怪體越變越大,這東西漸漸形成了一個人形,一個高她們幾倍的高瘦人形......

這東西輕輕走出箱子外..接著一個身子倒在了地上........然後很緩慢的....很緩慢的....以雙手支撐着漸漸站了起來,最後到最詭異的一環,這東西垂垂脫出了一個透明白膜...這一系列的程序如同一個小孩出生一樣,但卻有說不出的怪誕感..

這人形怪物呈現著皮膚色,整個身軀周圍都佈滿著青筋,在腹部上濃起了一張臉...並露出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一步......又一步的.......走近著兩人

這東西以那空靈、虛玄的聲線說着 「笑一笑吧~~~怎麼要露出這麼哀愁的臉啊~~~只要每個人都笑一笑這個世界會多美好呀~~~嘻嘻~~~」而身體也漸漸靠攏到她們前

「看着你這白皮蛇人怪!!誰會笑得出來啊!!!!」鋭里子驚慌地大喊着,便射出了手上的那一箭....

咻!~~~ 啪!~~~~ 那一支快速射來的一發箭,狠狠地插上了怪人的左臂上,怪人手臂上噴湧出了大量的鮮血....​....被攻擊後怪人靜靜垂低下頭...眼睛與嘴巴都閉上,左手輕微地震抖著.....

..... 

兩人怔怔地望着那怪人.......幾秒間似乎沒有什麼動靜....

突然!怪人肌肉收縮了一陣..........鋭里子馬上再一次舉起了弓,瞄準着那目標。而惠口雙眼開始逐漸泛紅看著那人形怪物,便架着姿勢準備迎戰

怪人再一次張開眼,挺起身胸,看著眼前那倆女子對他充滿敵意的眼神..他的眼角與嘴角微微垂下.....整個身體都軟了下來.......他只輕言着

「我還以為這世界...還是充滿著一絲希望的...還是可以微笑以對的...看來真的如她所說...是我太天真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