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噓​~~......」打破了一面的牆壁,來到了兩人的眼前....

怪物從驚訝的表情瞬間轉為憤怒,她整個臉都冒起青筋,盯着前方那打擾著他們的光頭肌肉男....

格也趁著怪物鬆懈之時立馬退開幾步...怪物感受到格也掙脫而去,即時回頭怒髮衝冠地看著他...當怪物正想踏起腳步,捉回脫離開她手中的格也時...

咻~~嘣嘣嘣嘣!!!!! 地面瞬間沉落了一下.....怪物正訝異着回頭一看,只見眼前的男人異常的嚴肅....

怪物看見他握緊著拳頭,右腳沉穩地踏上前一步,似乎正架好姿勢迎她而來...殺意的眼神滿滿地凝視著她...一股氣流湧現到她的臉龐....





咻​咻​咻~~~~~~ 一個龐大的身軀閃現到怪物的面前......怪物瞬間感受到將要迎來死亡的味道....她整個人都開始畏懼著,驚愕的眼神望着那與她實力不在一個檔次的人

當迫力極強的拳頭正要揮到她的眼前時......

唦咻​~~~ 怪物的身影漸漸淡化,一剎那間整個人瞬間消失了.....

隆隆!!~~~~ 一股強烈的氣流從拳頭的前方湧出,在一旁的格也都感受到那如同怪物般的壓迫感....

「哼~....」 格也詭異地輕輕微笑了一下....過幾秒後瞬間垂下頭來.................





往後上方的牆壁角落一看...只見怪物以雙手雙腳支撐著牆壁面,在天花板的角落上顫抖地喘著氣,眼神驚恐萬分,汗流滿面地看著 那肌肉傢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真的是人類嗎?....呼~...但........我是不能容許有搶走了我美好時光的臭傢伙出現的!!!!

...先生???」在的背後,傳來了一下微弱的聲線......回頭一看..眼神充滿著萬般的內疚,便漸漸低下了頭..嘴唇與下巴不停地震抖... 「對不起..對不起.....來遲了呢.......沒有履行到責任保護到你..是我的過錯....」

格也黑暗中看見這熟悉的身影,心裏不禁逐漸淡定了下來..看見的出現似乎找回了安心「哈.....還以為你已經走了呢.......」

抬起了頭直視著格也,兩人對望了一陣,吸了一口氣..勉強地展露出笑容 「在說什麼傻話!!我怎會拋下一個小孩在這垃圾地方啊!就算要我這樣做!也不可能過到自己那一關!!!幸好..真的幸好..能找到你....」漸漸再一次低下頭來.....

「喂!!!你是誰呀!!!!!!!有什麼資格打擾著我和我的寶貝兒子的歡樂時光!!!兒子啊!!!媽媽沒有教過你不要跟陌生的叔叔搭話嗎!!????」在遠處的怪物心裏越來越暴躁....對著兩人大喊著





身體的肌肉逐漸變得繃緊,他回眸盯着那位於高處的怪物 「你這怪物那有資格配做這孩子的媽媽!!!」

「怪..怪物!!!!喀!!..」怪物咬緊着牙齒,憤怒到達到極點..她觀察到格也的氣息有回到當初的樣貌時,開口向格也說 「不用理會這怪叔叔的!!!媽媽會幫忙將這臭東西趕盡殺絕的!!!」

「論怪的話也不及你來吧!你這怪胎!!!!!!格也!!!好好看著我的強大吧!!!!」展露出自信的面容,拳頭正蓄勢待發...

格也在這暗黑的世界中...聽見這兩種聲音...心裏其實呈現在有些少兩難的.....他輕輕低著頭,以那微弱的聲音說著 「那..​那就拜託你了...先生.....」

就藉著這樣去完結這一切吧!........ 格也垂下頭,心裏有萬般的無奈....

「噢!!!就放心地交給我吧!!我會去徹底了結你這個連小孩都不放過的怪胎!!!!!!!!!!!!!!!!」逐漸找回了當初的狀態,面向著怪物大吼着

「等等!!兒子!!!你就這樣拋棄媽媽嗎???枉我這麼賣力地照顧著你...最後得回來的只有...沒有......」怪物憤怒地叫喊著,而這句話卻深深打進了格也的心裏

這一句話就彷如真實的母親向他說的一樣,母親一直以來都不求回報,這麼努力地照顧著自己,但卻得不到一個好結果...自己只能看著母親的屍體,無能地哭泣著...





格也漸漸地......漸漸地​.........漸漸地​..........

為此事內疚著而垂低下頭..心情正逐漸步向抑鬱.......

「嘛!!!!別再只說著這些垃圾話了!!!真正的母親根本就不在乎回報這些的!!!!!她就只會希望自己的兒女能快樂健康地成長!!!!!!!!!!!!!!!!!!!!!!!!!」這一聲的嚎叫,瞬間令格也抬起頭回來

而這句話也令怪物老羞成怒,她一言不合直接撲上前,看著這送上來死的怪物,他正手肘往後正蓄著力.....眼神瞄準著怪物.....正要一口氣將自身的全部氣力打上怪物的身體

怪物瞬間感受到來自死亡的警告.........喚起了心底裏的恐懼感.........怪物將重心向左側.......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的這一下重擊被怪物避開,怪物瞬間飛身躍起,往後退幾步

然後再一次快速衝上前,往的背後來一下奇襲.....表現得迎刃有餘,轉身正想來個右飛拳....卻看到格也正正站在他們的背後不遠,若真的進行這一次攻擊,絕對會傷到格也





於是只好選擇避開,但重心險些站穩不住,差點令他跌倒。開始漸漸為擔心格也受傷而開始焦慮著...現在要打敗這怪物的同時,也要保護到格也的安全... 「啊~這可惡、卑鄙的傢伙!!」

格也看了看怪物,而怪物也剛好看了看格也....兩人在這一秒間對望著.............

格也看著她傷心的眼神,格也的心情逐漸開始內疚了起來,他開始回想起當初這猶如母親一樣的人,細心照料著他的過程,令他重新感受到被人所關愛、照顧的感覺....

怪物此時停頓了一會兒..............

接著再一次將眼神擺放回的身上,她手以及腳上的指甲慢慢變尖.....她垂低下頭,並感受到一股有一股的力量.....

她再一次以超高速衝上前,並迴旋轉幾下,以指甲迎向的身軀,瞬間往後退幾步,將重心向後傾,避開了這幾下的攻擊

但最後一下卻成功爪傷到的頸部...怪物進行完這一系列的攻擊後跳到的背後.....而一滴一滴血的從的頸部滴下...立即以手掩着去進行止血 「先生!!沒有事吧!!!」

則只是笑著點頭 「呵!!呵!!」然後再一次站起回來,迎對著怪物,似乎這一下攻擊,並沒有對造成大礙....





則依然站立著,架好著姿勢,迎接著怪物下一波打來的攻擊....怪物看著這古怪的狀況不禁思考著 到底怎麼回事...怎麼他只一直專注於防守....沒有一次主動進行攻擊....但....

「但你這麼喜歡犧牲自己的肉體去抗禦攻擊,那麼我就是好成全你,一直向你攻擊了!!!!」怪物再一次衝前,眼睛沾滿了殺意,身體微微彎曲向下,向下到的膝蓋上...繼續以利爪去進行攻擊....

利爪直接抓損了的腿部,以後纏繞著龐大的身軀,爬上了背頸上,勒住受傷的頸部,拼命地想賜他死,整個頭開始越來越紅 「啊啊!!!...唔姆...」

格也看見這危急的情況,腳部止不住地衝上前 「先生!!!!!」怪物以及聽見這聲音都回眼一看,立即放大喉嚨大聲說 「不要過來!!!!」

格也絲毫沒有停下來的念頭.....整個身體肌肉的青筋湧起,怪物立即感受到的力量漸次變大....當怪物發現事態不妙時......

突然怒喊著 「停下來!!!!!!!!!!!!!!!!!!!!!!!!!!!!!!!!!!!!!!!!!!!!!!!!!!!!!!!!!!!!!」瞬間嚇得正趕過來的格也止下了腳步....

一股緊牢牢的力量捉住了怪物的雙手.....​怪物雙手完全離不開了的頸部,此時此刻的口中輕微地道出了一句 「所以說呀..千萬別惹怒我...」





咇..呯嘩!!~~~.... 怪物的手腕瞬間被捏爆,直接形成了灰塵...一點又一點的灑在了地上.....

怪物整個人都倒在了地上............她躺在地上抬頭回眼看著自己的雙手.....已經不成人形....... 「啊..不......不.........不要!!!!!!!!!!!!!!!!」

怪物剩餘的所有力量,帶著仇恨的眼神站起回來,便一個勁衝向在她身後的格也.....格也木獨地看著這面帶著惡意的女人漸步走近時...

呯嘩~...... 一些血肉聲在怪物耳前飄過.......她感受到她的身體漸漸開始無力....視線逐漸開始模糊.....眼前格也的面容也開始從他視線中消失.....

怪物頭往下看...只見一隻粗壯的手臂穿過了她的身體........怪物不停的喘著氣...........身體變得動彈不得......... 「呼.......呼..........」

格也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景象,此時此刻他並無話任何的話.....只靜靜默默觀望著眼前......

叭~.... 收回自己的手,一點點的血漬沾污到的手臂上...輕輕握一握自己的手掌,那一道怒氣漸漸得到抒懷

「以後不要再找上小孩子的麻煩了...我再也不想經歷這些傷痛事...是你令我憤怒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的語氣慢慢變得溫和了起來,他俯視著在他身下的怪物

怪物雙手雙腳似乎並不想停下來...似乎還有想生存的意志....她嘗試以四肢站起來 「不...我不能就此倒下.....我....不能.......喀喀~.....」但卻被一個腳板給壓回地面上 「别再想傷害格也呢!!!!!」

格也看著眼前那痛苦的表情..心裏湧現着一些苦痛.... 結束了...我真的很幸運呢!....能夠被找到被獲救...哈哈....哈..哈......

然而........很快地,怪物開始慢慢放鬆着整個身體,鎮定了下來,並輕然地說著「呵...原來...你叫格也...哈哈....真是抱歉呢...連你的名字也不知道,還自稱著自己作你的母親....可真是可悲呢!......哈哈.....感謝你在這短短的時間中,配合著我完成這一場角色扮演...單方面滿足著我醜陋的慾望...哈哈.....這一路以來...我到底在做什麼呀!.....」

格也再一次感受到她那淡淡的悲哀感...他的同情心正驅使著他...而格也慢慢地開始踏起腳步,走到來這位虛假的媽媽面前,並蹲下身子來......

馬上感受到緊張,立刻警惕著向格也叫道 「喂!!格也!!!不要再上次來呀!!!!!!!很危險的!!!!!!這怪物很有機會會再一次站起來的!!!!」

格也抬起頭仰視著爆,他露出了慈祥的微笑便說著「相信我吧!....一切都會安好的....也感謝你了...先生....」

格也說完後再一次將視線回到怪物身上...但是怪物並沒有正視格也,眼神輕輕地移開到另一邊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但卻沒有得到了回應.......怪物只發出著苟存的喘氣聲「呼.......呼..........」

「啊~...那我叫回你媽媽吧!...感謝你在這一小段時間中的照顧呢..哈哈....媽!~」格也再一次展露起那幸福的笑容,而"媽"的這一個字,也令她漸漸回憶起了以前與她真正的兒子相處的一段畫面...

唦唦唦~~..... 怪物的腿部開始漸漸變成一顆顆的灰塵.....漸漸放輕力度...把壓在她身上的腿部放下來,但依然地保持著警惕...

女人眼神終於直視着格也,他看著這幸福的笑容,心裏倍感安慰.....她...喘著氣.....說出了最後的幾句話......

「那夜....我還記得兒子被強盜殺害後他那痛苦的樣子...................呼............年紀輕輕但就是這樣他還有着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負...但就是這樣..死去了...」

「他是我一個人獨力養大的兒子...他是我所珍視的兒子...他是我所感到驕傲的兒子.............」

「在以前的每一天....我都會不斷遐想着兒子長大了的樣子.......他大了會否保留著那圓滾滾水汪汪的大眼睛呢?~....他大了後性格會否繼續這麼乖巧懂事呢?~....他大了後會否還記得媽媽的教誨呢?~....」

「在當時生活的每一刻...我都會情不自禁想起與這可愛的孩子相處的每一刻....他以前喜歡吃的每一道菜,以前他所喜歡的石板樹......呼............」

「哈哈~...但這一切....就被那一夜所奪走了........然後...我就永遠停留於失去他的痛苦中老死去了......」

「但在某一天....我卻從這鬼地方醒來....我在這裏走了走..逛了逛....來到了一個小空間中...這裡有一群發光的小飛蟲,一點一點黯淡的微光照亮着我的眼神...接着我走到了一面水凼從水面上看了看自己.....才看見自己變成了你們口中的"怪物".....但當時的我看見自己變成了這鬼樣子後卻欣然地接受.....在這刻開始..我的心態逐漸步入扭曲...」

「我開始做着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我開始在這地方中拐騙年齡不到12歲的男孩...將他們視為自己的親兒子一起玩樂,當開始感到厭悶時,就會將他吃了..這樣就永遠溫藏在我的肚子裏了...一個又一個無辜的孩子被我這樣傷害,我內心的良知不時都會提醒著我...但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已經改變不到了...倒不如繼續這樣下去,從而去滿足著我的慾望,導致現在我這走火入魔的模樣......」

「感謝你呢...先生...感謝你對我這不可饒恕的怪物消滅呢!~..現在我...也許鬆一口氣了.....現在對我來說死亡大概就是屬於我的救贖吧!....哈哈」

兩人都看著掏出自己真心去說話的女人,起初厭惡的眼神也逐漸開始消退了....但他依然地皺著眉,警惕地看著她

「這一切都不會回來了....我的兒子也不會回來了......這幾年來我到底在想什麼......哈哈..............呼.......」

格也以憐憫的眼神看著跟前充滿著悲劇的女人....以溫柔的聲音去訴說著 「我都會認同著你的所作所為...我也不會原諒你的所作所為......但....在這場角色扮演中我有點樂在其中呢~哈哈~」

「哈哈.........你真特別呢!我也不跪求你的原諒...格也......我的名字叫瓦樂布.....感謝你在這一段時間的陪伴呢哈哈~.......」

灰塵逐漸蔓延到瓦樂布的頸部上....這也意味著留給這位女士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格也以左手輕輕地輕撫著瓦樂布的頭部... 「永別了....媽媽...很感謝你呢!....」

瓦樂布漸漸地泛下了眼淚....一滴一滴的從眼眶上泛下....但心裏卻蘊留著一絲絲的溫暖 「真是的..都告訴你名字了...怎麼為稱呼我為媽媽呢!..哈哈~........................................................」

呼~~........ 瓦樂布留了這最後一句話後....便永遠消失了..............................

兩人從這環境中得救了.......但卻感受到莫名的空虛感
............


「我還以為這世界...還是充滿著一絲希望的...還是可以微笑以對的...看來真的如她所說...是我太天真了...」

鋭里子以及惠口的雙眼,反映出了她們的不安....看著眼前的怪人只詭異着說出這些話,以及他不明所以的表情....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怪人突然用那詭異的姿步奔前襲向她們...

惠口立馬作出應對,她輕輕推開了鋭里子提醒著危險的到來,便自己向右閃開,鋭里子也隨即跟着向右走...

但怪人一看見鋭里子向右閃避跑開時,一言不如直接跟上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這強壓的聲響跟隨著鋭里子,鋭里子側身回頭回望著...只看見這高瘦的身軀快要追趕上她 「啊!!怎麼追上來你這怪物快走!!!!」

「明明是你先來攻擊我,現在卻大條道理想趕走我!!」惠口看見事態不妙,怪人距離鋭里子只差幾厘米之時

咻..鏘~~ 一條鐵鏈綁緊著怪人的頸部,令他一瞬間往後退幾步....怪人瞬間以雙手緊握著這條鐵鏈...

「啊!!~一定要將你們兩位從這世界上消滅!!世界才會得到幸福!!!!!!!不!!!!!!!!哈哈!!!要將所有人消滅!!!世界才會得到幸福!!!!!!!!!」怪人一下用看似瘦弱的手臂緊緊拈住鐵鏈..惠口則用盡全力雙手把緊着,奮力地正拉扯中...

但怪人卻不費吹灰之力很快地將鐵製繩索甩開,惠口一個不小心失去平衡而跌倒...正當怪人回頭繼續想向前走時,突然眼前迎來了一發箭.... 咻!~~~ 啪!~~~~

鋭里子以風製造出強而有力的一發箭射向了怪人的腹部....嘩~唦~~ 鋭里子退後了幾步,觀望著情況...一大片血從腹部湧出...怪人的一隻眼睛視力受損...但他卻絲毫沒有膽怯..繼續保持著笑容,重拾回姿態,再一次往鋭里子

鋭里子繼續往後走時....「哎呀!!!」鋭里子一塊小石頭所絆倒...鋭里子整個人趴倒了下來,她以雙手前臂支撐回起來...膝蓋有一個大大的傷口...鋭里子咬著嘴唇忍著痛正想走上前時...

她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一隻巨大的雙手捉住了鋭里子的腰部,她慢慢離開了地面...回頭一看只見一個恐怖的大臉在她面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