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啊!!??」恩榮帶著疑惑與驚恐問道,扎曲對此問題沉默了一陣子,接著回答「我嗎?!..大概跟你一樣吧!..本行走在戰場中時..突然被這些奇怪人帶走...」

「跟我一樣
遭受同樣的遭遇嗎??.......那個..雄太郎他們還好嗎?????!!」恩榮扎曲關心着她的情況,而扎曲也如實地回答道「他們..已經被傳送離開戰場了,現在整個隊伍中只剩下我一個..」

恩榮對此而感到不平...「喀!..真搞不懂這群人到底在想什麼!!.....若是我強一點的話........喀!」這時越想越不爽的恩榮一大步一大步地走前去....

扎曲看著恩榮這樣的舉動並喊道「等等!!!!你要做什麼啊!!!!」「當然是出去找他們理論呀!!!」而恩榮往這空間的
出入口前進著....

這時,眼前出現了一道
在這廢墟中非常稀有的完整牆壁和門口擋住了恩榮的去路,恩榮扭了扭門柄想打開這門,但卻發現這鐵門被鎖着..而恩榮接著以肉身嘗試撞開這鐵門....





但卻被在一旁的扎曲所勸阻「不行的....就算打開了這門..外面有一位比你強十倍的人在看守著....如果你真的有那能力去對付他..就不會被他們幾人
捉住了....」面對著扎曲這一話,恩榮感受到自己有種被看不起的感覺,煩躁感漸漸上升,不過他也很快地冷靜下來,以所僅僅持有的理智,停止了這反智的動作...不過他仍然非常不甘心...

恩榮低頭慢慢走回來,而扎曲輕聲的對恩榮說「我知道..捉起我們的
主謀是誰....是那個正成熟睡中的小屁孩....」恩榮聽到開頭也不太相信「他!!????」

扎曲肯定地向恩榮點點頭,恩榮雖然並沒有證據去說明扎曲所說是真的,恩榮當時
也知道如此..不過他的理智卻只保留了一秒...過後,他就直接衝上前提起這男子的衣領問道「喂!!!!!醒醒呀!!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啊!!!!!!」

年紀細小的
男子瞬間被嚇醒「啊!!!管家快救救我啊!!!!!!!!!!!!!...嗯!????」恩榮正直視著這小孩那天真無邪的眼神,心中的怒氣很快地就放下來,他緩着一口氣便問「是你密謀把我們丟在這裏的嗎!??」

剛醒來的男子被驚嚇過度,呆呆地
看了他們倆一陣子..接著說「我可不記得..有吩咐過去捉住你啊!..不過....」當這男子只是說到一半時,恩榮就瞬間向他大吼着「原來真的是你啊!!你叫那三個鬼東西捉起我的原因是什麼啊!!!」





「喂!~起碼給予矢郷​•克萊因•固迪我!!!一點尊重的態度啊!!!」隨著這位男子大叫報上自己的名字後,恩榮的態度起初是錯愕,反覆去在腦海中思考,接著詫異地說「等等!這名字.........克萊因????!!!!!!!!!!..............蛤..??」

固迪揉揉雙眼,站要了
身子來,接著一手指著恩榮說「我是克萊因貴族的五子固迪啊!!!!!!!!!!!!!看看我掛在耳上的翠綠寶石吧!!!!!!!!!!」「貴族???...等等..等等....給予我時間想想......啊!!?是佔有那個什麼馬南夫城一半土地面積的貴族嗎!????」

恩榮回憶著自己這一個月中所閱讀過的書本,並對這貴族有所了解....接著固迪叉著腰向恩榮一一地解釋道

「嗯!!~知道我們家族的大名害怕了吧!!~~哈哈~~至於剛才去活捉你們的人是咖萊瓦列集公團哦!~他們..是我用重金請來的..算是保鏢吧!...哈哈~....」

恩榮聽到這名字後,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於是他再往他腦海中尋找回那記憶「咖萊瓦列集公團???.....嗯...........是!!!..那個傳說中的第一天級集公團嗎?????!!!!!!」





「對對對!!!就是列於第一位的集公團!!!咖萊瓦列!!!先跟你介紹一下吧!!!目前第一回合他們所派的人選為這四位,其中有三位可是三胞胎哦!大哥是稱呼作隼鷹,二哥是獵鷹,至於三弟是飛鷹!」固迪突然開始向恩榮介紹人物起來

「他們三人
的樣子看上去都較尖詐狡猾,有一股徘徊於社會一陣是的感覺。他們均有扁平的鼻尖,頭髮和眼睛瞳孔為棕色...而且他們的脖子也挺長的...」
「大哥一一隼鷹披著一件肩膀上有滿滿的寶珠的橙色麻布外衣,内裏穿著一件普通白色內衣,下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束腳褲,頂著一個鑲滿鑽石的髮箍,而且戴著一副單片眼鏡」(喂喂喂!!怎麼開始介紹他們起來了!!我想聽的並不是這些啊!!!!不要像RPG遊戲
中的NPC理所當然地去敍述我毫無興趣的事宜 恩榮對此而吐槽著,不過固迪並沒有理會恩榮,繼續只顧說著自己的話....
「二哥一一獵鷹上半身幾乎是裸著的,只在肩膀上鋪著本是金色尖刺的肩帶,看上去有個兇狠的呢~
下半身則穿著一條具有彈性的藍色短褲,頭髮都比較毛躁蓬鬆,他整個身體都充滿著肌肉與疤痕..不過在戰鬥時基本上很少人會見得到他的真面目,因為他會使自己全身都包覆著硬繃繃的骨頭,四位裏面我最害怕的就是他了!~」
「三弟一一飛鷹是上半身佈滿一片片羽毛的那個。
雙手可以如同飛鷹般在天空飛翔,而下半身方面則是穿著一條揭棕色的褲子,有一頭龐克頭,他看上去根本一點都不像人類呀~..」
「而最後,參與第一回合的第四人是一位稱作豹貓的女子,她頂著一頂毛茸茸的貓頭套帽子,有一頭鮮紅色的長髮,戰鬥時都會穿著較輕便的紅色鎧甲。以她的年齡來說她個子也算挺高的了,而且有一條白滑的長腿呢!~~嘿嘿~~話說她的盔甲還挺色的~~嘻嘻~~~」恩榮默不出聲的看著固迪正淫笑中的表情


介紹完咖萊瓦列集公團後,固迪看一看位於一旁的扎曲,接著去跟恩榮繼續介紹着....「啊!~至於這位粉紅髮美女是......」

「唉~不用說了..我跟他之前見過面的!~」扎曲說了這句話打斷了向恩榮有關於她的介紹,固迪聽到此話後,吃驚地說著「見過面!!!?????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扎曲低了低頭,向恩榮瞥了一眼,恩榮有點在意的看著扎曲,扎曲想了幾秒後回答道「算是..朋友的朋友吧!是吧!?」面對著扎曲這樣的描述,恩榮也對此點點頭說「嗯~對的!」

固迪鬆了一口氣便說「哦!~..是嗎??...那好吧!!!!還以為那麼棒的美女,這麼快就被人搶走呢~~」「喂喂喂!我們可是聽到的啊!!不要將你的內心話這麼直白說出來好嗎!?」恩榮對着此貴子感到一絲絲的氣惱..





恩榮此時語氣稍微變得認真起來「所以你終於已經說完那些我完全不想聽,那單方面的話語了嗎????現在可以解答我的問題了吧!!!!!到底捉起我們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不把我們直接處決.......而且..保鏢!!!???怎麼可以在比賽中賄賂其他人去保護你呀!!這樣不當作犯規嗎!??你不是該有屬於自己的隊友嗎!?他們都到哪裏去了??你怎麼反過來依靠在這場上的敵人呢!!!!!就算有錢也不可以這麼任性吧!!!!..你這樣做那參加這場比賽又有何意義呢!!享受不勞而獲的勝利嗎??躲在背後坐享其福..真是一個骯髒的手段...你...你這樣是根本體驗不到這活動的真正樂趣啊!!!!!!」

「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我可有點應付不來呢~不過你很幸運呢!恰好我也是個樂於分享自己故事的人!~若你真的這麼想知道關於我身上的事宜,那我就勉為其難告訴你吧!~嗯~...我們就先從我為什麼身為一個貴族會去參加這場平民遊戲說起吧!~這一切一切都要從兩年前說起....」固迪開啟了說故事的按鈕...


「那時..國王正有意計劃推行斷絕學校教授流術的政策,而我們貴族可對此方針不太滿意呢!畢竟流術對我們來說是有救命之恩,所以起初我們不斷向國王上訴著這政策,但顯然地國王是依然堅持推行這計畫呢!而隨着時間的推移,你們也應該或多或少感受到現時漸漸稀少的流術使用者,開始被太多數人歧視,特別是位於社會高層的那批人...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教育問題...現在眾多學院眾多學院都以那些個別的犯罪事件,去不斷醜化流術,而現在..流術更被新一代的年輕人視為貶義詞,從而引發目前不斷發生的流術衝突事件..儘管國王嘴上是說著主張和平,但卻對這些事隻字不提,甚至以這些衝突把罪名全部推到流術使用者身上,根本是刻意惡化流術這名字...」

「說故事真的挺有一套呢~接著呢!接著怎麼樣了!~」恩榮不禁開始慢慢着迷於這故事中...

「現在社會的中上階層都開始對流術這東西感到厭惡..而身為流術支持者的我們就顯得更尷尬...所以我就想出一個奇招!就是來一場虛假的英雄救世界的故事!!這是我瞞着爸媽所想出來的!!!就是將這
我們貴族所擁有的上古巨頭怪運送到一個擠湧著數千萬人的地方,而我當時就盯上了集公團爭霸戰!這就是我會在這的原因。首先我會把巨頭怪放出來,製造一場不存在的災難!接着再由我這雷系流術使用者擊落!這樣就能令眾人認同流術的強大!!說不定還可以得到父母的認同!!!嘻嘻嘻!!!或許還有機會成為世人眼睛的英雄呢!!!嘻嘻哈哈哈哈!!!!!!!」

恩榮看着這人得意地大笑且為此而擔心「我怎麼開始有點不好的預感..喂喂喂!!你真的没有把這事告訴給父母嗎???應付不來怎辨!!??」

「嗯~這層毋須擔心!~這怪物可被我可靠的僕人所照料着呢!!順帶一提!她也是非常痛恨國王,想要誓死保護着流術名義的人哦!!經過我一番說服,自然而言會跟我實行這一次的計劃了!!!哈哈哈!!~你也不用太
害怕了!我一定會趕來救你們的!就算我應付不來!我的僕人也會走來應援的!!她很強的!!!」





「啊......等等!!一個不小心陷進去你的故事世界裏了!!!!!!所以可以幫我解答其他問題了嗎!!!??」恩榮有點不耐煩地托着頭問

「等等啦!~先給時間讓我一件一件事向你交代啊!!剛才說了!~我其實並不是有意去參加這場比賽的...至於我為甚麼不以貴賓的身份出現在這裏,原因是我們現在與國王和其他上等人士局面緊張,所以不想出席於這無謂的活動中...就因此
我需要用參賽者這身份出現於此了,至於為甚麼要聘請他們..當時的我不太懂有關於這比賽的内容,只知道活動主要以互相打鬥為主..本以為這會關乎到生死..怎料原來是不用賭上生命的呢!~...」

「至於我原本集公團的隊友..都是從一間機構所找來的,我以為他們樣子兇神惡煞的,很打得了....怎料全都在開始不久後,被擊敗了..只有我倖存於襲來我們那強大隊伍的手中"少年~..那眼神還挺不錯的,不甘心就此於被擊倒的眼神~嘿嘿!不服於自己弱不禁風的實力嗎??你比起不斷跪低求饒的隊友們都要好呢~這次先放你一馬吧!你就獨自在這戰場上好好體驗一下什麼為有實力吧!先告辭了~~"一個嘴巴很大的男人以這一道粗曠的聲音向我這樣說...接著他們就這樣放走我了...這時...孤立無助的我一人走在戰場中..而我在那刻才看見我所聘請的保鏢們,他們走了過來把我帶到這了,可惡!!!!!!怎麼這麼遲才來啊!!是不是該扣一扣他們的薪金啊!!!......而..規則上也没有明説這樣是不行的..我們只是從這灰色地帶中互相獲得利益而
已...再說若不是這樣的話..我想我可生存不到現在呢!」

「嗯~~~.......................所以為甚麼要把我帶來這裏啊!!!!!!!!!!!」恩榮坐著聆聽,並拍一拍了自己的大腿對此大喊問道

「哦!~其實當時的確
是我下令幫我捉起扎曲的!我可對她一見鐘情呢!!~~~嘻嘻~~捉到的話他們報酬為雙倍!至於..我好像没有下過命令捉住你啊!..有嗎??....我不清楚了呢!!~你可以問問扎曲,或許她....」

恩榮再次提起固迪的衣領吼着「甚麼啊!!還會不記得的嗎!!???」「啊!!!放開我啊!!!!!!!!!」

........

經過恩榮一番冷靜後,三人再一次坐回地上,恩榮並說「不過...真沒想到你會如實說出全部呢!!!......」





固迪聽到後有點錯愕便問「蛤!!!???這些都不能說得嗎!!???虧
我還說得這麼清晰!!!!!!」

但在他們談話途中,門再次被扭開...這次來了一個樣子氣息與飛鷹相同的男人,但服飾裝扮上卻有所不同,而恩榮根據着固迪所描述的特徵,去推斷出這人就是隼鷹..

隼鷹走前了幾步並喊道「喂!!~...跟我來吧!扎曲....」這時,恩榮直接上
前想跟隼鷹去進行幾番理論「唉!等等!!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呀!!!」

隼鷹則完全無視著恩榮的存在,繼續說道「扎曲?...怎麼了嗎?」面對著被完全無視的恩榮,恩榮瞬間等到懊惱並大吼「喂!!!!至少
也回應我一下吧!!!!!」

不過這一句卻換來隼鷹凝重的瞪眼...恩榮被他的一個眼神瞬間愣住... 喂!喂!喂!我的身體本能正在告訴我不要再往他踏前一步呢!... 面對著這來自深處的恐懼,恩榮再也没有勇氣向他搭話..恩榮就這樣看著扎曲被帶走....


「這一切的用意到底是什麼!!!!???????」香莉拔起刀,架
著戰鬥姿勢,帶著堅定的眼神,向那被稱為獵鷹的骨頭男說著

「啊!~哈哈!~該怎麼跟你說呢!美女~嗯~..我想我們現在可以先放下武器了...」獵鷹將那些骨頭收縮回自己的體内,露出自己的原貌並帶著輕鬆的笑容說道





「突然襲擊我們然後捉走我們的同伴,接著又叫我們放下武器????誰會聽你說話啊!!!!!!!」香莉心情開始逐漸不平穩,從她的語氣中可以聽得出她其怒氣

這時..豹貓走上前來便與她們展開談判「剛才你應該聽到吧!我們實質上想找尋的是你,並不是那位男士,而我們最後選擇捉走他的原因,就只是作你能走來一趟的籌碼,只要現在各位收起武器,然後你再跟我們一同行走,我可以保證毫髮無損的將那位男士交還給你們。我以第一天級集公團,咖萊瓦列作保證!」

香莉聽到這名字後,對這若有所思,不過依然堅持著那強硬的態度說「你們是...咖萊瓦列集公團??...那個時候..好像..真的有遇見你們相似外貌特徵的人...」

香莉回想著當初步入這競技場時,所遇見的十二人,但香莉對他們仍然處於不信任狀態「那為何要一開始就用這麼強硬的方式去捉我們回去!一開始好好的談判不就完事了嗎!???」

豹貓繼續保持著冷靜向香莉道來「但是..她說有多快就
要多快..再者談判結果也不一定成功...所以我們一開始才會選擇用比較不友善的方法...」

香莉思考了幾秒.........接著轉頭望下了鋭里子說「鋭里子...交給你決定吧!....你可以選擇..就這樣放生恩榮..畢竟這都只是一場比賽而已,我會聽命於你的...」

鋭里子面對著香莉主導權交向她時,其實我心裏是有些少抗拒的..鋭里子認為著自己對比起香莉,指揮能力弱很多的,不過看著了香莉苦惱中的表情,鋭里子很快就接收到這重任,走前向他們談判「那個..根據着你們剛才的說話,你們的目標應該就只是香莉那個橙髮女子而已吧!」

豹貓對此問題進行回答「嗯..是的..不過我想你也可以選擇跟隨我們或離開獨自在這生存下去。這一切都交由你選擇..」

鋭里子聽到豹貓這一番話後....沉默了數幾秒......「嗯........................既然是如此的話...那小莉莉!你就跟他們去吧!拯救恩榮的重任就交給你了!...而我會想辦法好好生存下去的,我們不會就停留於第一回合中啊!!要是你被他們暗算,還有一絲的希望在我身上呢!!!」

鋭里子回頭向香莉說着,香莉起初對此決定感到驚訝「真的要?..............................」兩秒後香莉停住了她所說的話...她看見鋭里子回頭向她那自信的一笑後,接受了鋭里子的決定並向那兩人說

「既然這樣...那我就只好跟隨你們了..不過若我發現什麼不妥的話,我會立即打倒你們!!」

獵鷹和豹貓聽到香莉這話後一同的點點頭,獵鷹更張開口說「終於明白那傢伙為什麼會這麼想捉到你了!!這少女還真的挺有一回事的!!!哈哈!!」

就這樣,香莉鋭里子正式分離,香莉現在正跟隨獵鷹和豹貓同行到恩榮的所在地裏.....


嗚~~~~......... 一陣陣鳴振聲正隨著隼鷹的全身散發出來,扎曲正站在一旁看著閉著雙眼,蹲在地上,雙手放在地面中做着如此怪異行為的隼鷹....

「我感受到了...獵鷹和豹貓正帶著你所說的那位橙色頭髮女子,正在走來的路途中...很快就可以如你所願了
」隼鷹正使用著他的技能,他只要擺著這樣的動作,就能夠感受到他身處在的1立方公里内的所有生命體動向...現在隼鷹清楚地看到香莉跟隨著他們正我要靠近這裏中..

扎曲對此感到滿意地點點頭...「可惜呢!~~不能直接抓到她回來,不過這也證明到她的強大了!...嘿!!~~呼!~我最喜歡強大的女人了!!!呵!~真想跟她大戰一番呢!!!~~~~」面容逐漸開始不受控,像快要發了瘋一般,喘氣頻率逐漸加速,臉蛋如同紅蘋果般,眼睛猥瑣得很...「嘿嘿!!!~~快點來吧!!!~~~嘿嘿嘿嘿!!!」

她的肢體漸漸開始變得扭曲..雙手正緊緊地擁抱著自己...隼鷹看著這瘋子不禁冒了的冷汗..隼鷹裝作冷靜輕聲地說「喀喀..現在只要耐心地等他們來就可以了!呼~沒有其他需要的吧!~」

隼鷹問出這問題後,扎曲幾秒內收回了剛才的心情..她眼神開始變得凝重,聲音變得沉重,輕言細語地說「可不可以再幫我一個忙....」

實力高強的隼鷹都為扎曲這幾秒間轉變的表情,而感到一絲的畏縮...接著他沉默了幾秒,輕嘆了一口氣說「呵~..好吧!..既然是固迪大人吩咐的,我也只好全力以赴..說吧!還有什麼需要的?」

扎曲低下了頭..靜靜地說....「拜託了...........麻煩..可以幫我找多一個混帳嗎?他是裸著上半身,且胸口中心有一個奇怪的紋身,雖然非常健壯,但個子並不高的男子...可以幫忙找一找符合以上特徵的人嗎?..」

扎曲整個人開始變得有點病態..以厭惡的心情說

「我現在可對他很不爽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