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著過來是對的嗎....要抛下鋭里子自己一人......說起來不知道格也現在是否也身處在戰場上呢~..這都不過是一個比賽..但....為什麼我的煩躁感會不斷上升呀!..我很擔心...我很擔心我的夥伴.... 香莉低著頭思索著....

現在香莉跟隨著獵鷹和豹貓快要接近到咖萊瓦列集公團的基地了....

三人一步一步走到來一棟龐大的房樓下....豹貓向前走並說「你先站在這裏等一等....」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香莉有點兒不安的看著在一旁的獵鷹...........兩人大概等待兩分鐘......然而這刻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了在香莉面前..

「你好呢!~~~~」走出來的是一位粉紅髮女子....香莉愣住的站在原地看著她...「你....你不就是.....」





「我的名字叫扎曲呢~我們又再一次見面了!~香莉!!!~~~」扎曲掩住了那明顯掛在嘴上的笑容,奮力按着自己在心中的澎湃感....

香莉現在表情該不知是好,正處於驚惶失措中....「扎....扎曲!!??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地方?????雄太郎他們呢!?????」

扎曲聽到這一句話後表情瞬間落下「嗯~~..你與你的那個夥伴怎麼都這樣啊!~只要我出現在你們眼前時,就只會問雄太郎到哪裏去..我可不是一直在他一旁的配襯角色呢!~~至於我為什麼會在這裏..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那貴族小子呢!~」

「貴族..小子..?」香莉警惕心非常重的看著扎曲「那小子可有點過分呢!~居然以財力在比賽中聘請了高手去抓起我!~原因居然只是因為我的美貌,不過放心~~香莉!~我跟他並沒有發生什麼行為,畢竟我的身體可是屬於你的呢!~~」

香莉越來越感到不尋常..這樣的對話漸漸令香莉產生一種不舒適的感覺..「那..現在把我帶來這裏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她們對話期間,獵鷹悄悄地走開去了.....而扎曲繼續向香莉道出有關於這一切的所有....

「哎唷~我還沒說好就已經猜到是我要求把你帶來的嗎??!!你真是太棒了!!!香莉~~不過那小子還真的挺煩的,捉到我後就一直把我與他放在同一個空間裏,強迫我要跟他在這小小的環境裏相處...過程中還一直跟我說一些我完全提不起興趣有關於他的背景呢!~~不過..正因為遇上他..才能在這次這麼順利地達成了我的目的.....」

面對着扎曲那無法形容的表情,現在的香莉可謂是步步驚心「你的目的??....」

「就是與你進行一場一打一!!!全因為你很強大呢!!!!!!在我那一天看到你時..我的心一直對你卜卜地跳....我真的很想跟一些強大且漂亮的女人,進行一番激情四射的大戰啊!!!!!!!!嘿嘿嘿嘿嘿嘿!!!!!!!!!!!!!」扎曲已經再無法隱藏那一份喜悦,在這刻毫不保留地展露出自己的真性情

「他跟我說會滿足我任何的要求,所以我就要求那個咖萊瓦列的團隊毫髮無損地去活捉你,而我本來願意並不是想搞出這麼多事的...就只是想捉你一個而已,根本不用拖那個男人下水的...不過那幫人說應付不來你這強大的存在呢!~~所以只好以那男人作人質,把你帶回來這...而現在..該是時候了!!!~~~~」香莉嚥了一大口口水
,與前面的那一位真正的變態對看着






扎曲她到底出去多久了~..什麼時候回來啊!~」原本坐在地上的恩榮站了起身子來,因扎曲出去時間過於長而擔心中.....

「嘛~~女人就是這麼花時間的了~~~快坐下繼續聽我的故事啊!~~」固迪擺動著手掌,叫回恩榮坐下..

恩榮坐回到地上,托着頭無可奈何地看着固迪 這傢伙...真是的..我都這樣了,很明顯在暗示著是時候該停下你那說故事按鈕了!!! 

「幹嘛擺出這一副嫌棄的樣子啊!!不是你想聽我說故事嗎?你還問着有關於瑪回貴族的事呢!!啊!!!你知道嗎!??我們克萊因貴族以前在輝煌時刻中,都跟現在的瑪回貴族一樣在人國各個城市各佔有一大片的土地呢!~」固迪在這一段數十分鐘期間,不斷地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現在瑪回貴族在瑪回城、貝斯伊莎城與馬南夫城都各有一片屬於他們的土地!而我們在以前的瑪回城、梅島卡港和馬南夫城都有很大片的土地呢!!以前的我們在社會中的地位是位於高處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啊!~還有你知道嗎!?我們現在看似與瑪回貴族友善地相處中,但實質上卻在仇視着對方呢!!!畢竟他們可有想入侵並佔有我們土地的想法呢............................」固迪一個不停地說着,不過很明顯地恩榮並沒那個興致去聽,而他現在正苦惱沉思中....

啊...這人真是的...一直就只顧自說自話..那些被寵幸的大少爺大小姐吐談上都差不多的嗎??.....話說小莉她們甚麼時候會來迎救我呢!~...這裏可沉悶得很啊!!~我現在的處境..大概是等於格也同樣吧!~.....啊等等!....要是小莉她們根本没有救我這想法可怎麼辦!!!.....我現在該自己偷偷的溜出去嗎?..但這房間外好像有守衛守着吧!!


「呐!...扎曲..雖然還沒有全理解好,但只要與你進行一場比武,不論是輸贏..你都會把恩榮還來的吧!..」香莉帶著懷疑的態度且不敢相信的看著扎曲





扎曲笑了一聲,與香莉對望着...「嗯!~~~~~~~這方面我絕對能保證啊~~~!~~不過...你可要使出全力去對付我,若不然的話..你的恩榮可能會就此與你告别哦~~~~嘿..嘿嘿嘿~~~~」說出這一句話期間,扎曲越展興奮...

「明白了..不過這也只不過是一場比賽..又不會關乎到生死,為什麼你能斷定我會因為恩榮而去達成你的要求呢?...」香莉扎曲提出了一些問題,藉此希望解答自己的疑惑

這時扎曲嘆了一口氣「唉..都到了這地步還問着這樣的問題呢~~不過算了~看在你是我所看中的人份上就姑且跟你說明一下吧!~其實我並沒有思慮這麼多..我為了與你進入一次深入交流,嘿~~..我會費力執行每一個有機會達成我這願望的行動,只要有機會把你帶來,與我單獨碰面~~嘿~~的可能我都會嘗試...這就是我對你的執念!!而看來這方法成功了呢~~嘿嘿嘿~~~~~~快點開始吧!!!!!!!!!!!我快把持不住了!!!~~~~~~~~~~~」

香莉拔起了在腰間的劍...扎曲看見了香莉那擺出認真的戰鬥姿態時,扎曲的興奮程度上升了百倍,她的面容已經完全不受控,完全地扭曲了...

「我都快要高潮了呢!!!!!!!!!!!!!!!!!!!!!!!!!!!!!!!!!!!!!!!!!!!!!!!!!!!!!!!!!!!!!!!!!!!!!!!!!!!!!!!!!!!!!!!!!!!!!!!!!!!不行..不行....我要忍著..啊!!!!我要忍著!!!!!!戰鬥還沒開始呢!!!!放馬過來以全力把我打倒吧!!!!!!不用疑慮太多!!!!!我並不會進行任何暗算!!我没有甚麼事前準備!!我們只要堂堂正正的戰鬥就可以了!!!!來吧!!!香莉~~~~~~~」

這時..扎曲舉起了左手的尾指...尾指的外圍有一層微微白色透明的氣體所包覆著,而且一絲絲的白色線條不規則地分佈在她這尾指上...

香莉瞪著了眼..神態開始失色...她的視線並沒有離開過扎曲的手指上,香莉問道「你是......八指的擁有者之一??...你怎麼得來的????」





扎曲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尾指一秒..接著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舔着自己的手指「嗯~~~~.......很抱歉呢~~這個就不能向其他人透露了!~~~至於現在...我突然想向你發出一個提問呢~~....你是否也是..八指的擁有人呢!~~~~」

香莉面對著這問題時,腦袋一瞬間停頓了....幾秒後搖搖頭並答道「不..我不是..」扎曲看著香莉的這個眼神,繼續說「嗯~~騙人的吧!~八指之間的擁有人,可是會在彼此碰面間,產生了一定的連結呢~~我在與你碰面期間,第一眼就被你那位於深處強大的力量所吸引著,我的腦海一直對你的樣子揮之不去呢~~從與你見面的那天起,每一分每一秒我都開始在想著你呢!~~~~」

此時此刻香莉內心正想着 原來是如此..難怪我第一眼看見她時,在不知不覺間被她所吸引..在雄太郎他們一群中,最突出的正是她...但..我..還是......「不..我不是八指的擁有人,這世界中只有八份的力量,怎麼可能在我這平庸的女人身上呢!~」香莉繼續選擇說慌

「這樣嗎?...嘿~算吧~就算你是在說謊,我再強迫也同樣得不出一個所了然...若真的如你所說般,你不是八指的擁有者,那就是代表你的強大,根本不需要八指這東西的加持,就已經完全把我給吸引了!!!你這樣只會讓我更加亢奮而已!!!!!!~~~~~~~」這時..扎曲的眼神具有強烈的壓迫感,扎曲的臉已經紅得發要爆炸般,她明顯地嬌喘着每一口氣...

香莉不禁冒了幾滴冷汗,背後有着一陣的涼氣..「所以..可以開始戰鬥了嗎??」扎曲伸出了舌頭舔一舔嘴唇「哦!~~難道你也已經按耐不住了嗎!!???我也是呢!~~~嘿嘿嘿~~前戲結束了..現在是時候真正開始我們兩人之間的啪啪啪打鬥了!!!~~」

扎曲把此話完結後,就立即與她的最高速撲向香莉,她昂起雙手,把重心完全往前,做出如同想來個擁抱的動作...

香莉看著破綻點如此大的動作,想直接以劍刺穿扎曲的腹部,但香莉卻沒有預料的是,扎曲竟然以及時煞住了腳步,接住了頭伸上以口舌咬住了香莉的劍頭,甚至以那舌頭舔了幾口那冰冷的劍刃..

香莉看着詭異的面容,感到些少的噁心,而她正想把火焰依附在劍上時,扎曲卻以尾指對準了香莉的腹部...





「嘻!~~~」無數的泡泡從扎曲的尾指射出 卜卜卜卜卜~~~~~劈劈啪啪~~~~ 「啊~喀~」香莉被擊退後了幾步,她以痛苦的表情按著腹部...這時的她如同被幾十顆石頭以高速撃中...

「順帶一提哦~我這就只跟你說哦~我這隻手指的能力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去製造多硬的泡泡,和可以控制泡泡的速度呢~~~」扎曲走到來香莉的耳朵旁輕聲告訴著

香莉揮動起右手直接往扎曲身上了一刀,火焰零點幾秒間燃燒於劍身中,這一擊劃向了扎曲的胸部,扎曲以快速的反應退後幾步躲開了這攻擊,不過火花仍然燒到扎曲的身上

由於受到水晶一層的保護,扎曲表面上並沒有受到皮外傷,但痛楚依然停留於她身上,扎曲臉越發紅通,雙手揉一揉自己那倆不大不小的球體「香莉~~你真是一個色鬼呢~居然盯着我的胸部襲來~~~」

不過,香莉並沒有因此受影響,並往前突刺扎曲,扎曲立即從腰間掏出一支金屬笛,她在手中轉了幾圈,並以這東西作擋擊,當扎曲笑容仍掛在臉上之際,一秒後卻感受到一股超強的氣流迎她臉上而來「什麼??!!!」

吱~...呯嘣!!!!!!!!!!!!!!!!!!!! 香莉將熊熊燃燒中的火焰纏繞到劍上,扎曲雙眼前均是那片紅滾滾的火焰,香莉站穩腳步,以纏繞在劍上的火焰來了一個迴旋劈

扎曲及時製造出無數的泡泡,藉此去擋下這重擊... 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 一顆顆的泡泡爆開來,不過這一下也緩衝了攻勢,減輕了扎曲所受的傷





扎曲跳後了幾步,當她正要站穩腳步之際,香莉跳起襲向扎曲,劍上依然停留著炎火,她完全不留給於扎曲任何空檔的時間,扎曲以尾指畫出了一個泡泡盾牌,香莉這下攻擊打在了這個看似弱小的泡泡盾牌,扎曲趁著泡泡還頂得住時跑走...

吱!!~~~~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  無數的泡泡散開,香莉的烈焰消除了眼前的泡泡,當香莉站回到地上時,眼前卻出現了一把飛刀,往她的臉上砸

咻~~~~~~~ 這飛刀的速度...我的頭根本來不及閃開..怎麼辦....喀..唯有這樣了.. 香莉思考著該怎麼應對,而這時右手動了起來.... 咔~.... 香莉以右手忍痛着把刀刃接下....「喀....啊...」

扎曲看著香莉那明明在痛苦中卻依然擺出那堅挺的眼神「啊!!~~真是太棒了!!!!香莉!!!!!!!你就像口琴一樣呢~音色並不像其他樂器般能夠彰顯到一種宏偉史詩感...但當你細細品嘗後~卻會發現口琴卻有另一種風味,它是單獨且美妙的~~它就只是簡簡單單的幾塊金屬片,但內裏的結構卻精細巧妙~~你也一樣,使用着流術這麼普通的招式,卻能打出一套這麼華麗的攻擊!~你的每一個動作都配合到天衣無縫,以最極致的平凡去將我擊倒..啊!!!~~~~~~~~~~~~~~需要我為你吹一吹演奏一番嗎??~~~~~~~~~~」扎曲雙手撫摸著自己那長條形狀的笛子,喘氣頻率逐漸加快....香莉看着那令人不適的臉,轉一轉手上的刀,把這送上來的武器緊持於手中...

一瞬間!!香莉加快了步伐,衝前向扎曲,她一手把左邊的小刀住前揮,扎曲往後縮了幾步,當扎曲正為自己這完美的躲避得意地笑著時,香莉的左手卻一鬆,把小刀滯留在空中....

而在曇花一現間,香莉將左手很自然地擺放到右要間,與此同時香莉將一部分的力量轉移到腿上,蓄力向前一跳...並且一片火浪正蔓延到整把劍上....這刻..香莉在空中來了一個翻滾,左右手同時握著自己的劍,乾淨俐落的會迴旋一斬......

倉啷啷~~~~伏!!!!!!!!!!!!!!!~~~~~~~~ 團聚集於一劍中的火焰,狠狠地劈往扎曲的臉上....揮劍完後,香莉在空中把劍左右手交替,接回剛才那凌空的小刀,來了一個完美落地....

噗~..扎曲想以自己那手上的笛子去擋下,但熾熱的火焰直接將這金屬笛一分為二,斬開了一半...而她現在鼻子與嘴唇附近一帶全都是灼燒後的傷口....扎曲整塊面都感受到無比的刺痛感,一時間說不出話來,甚至呼吸不到.....「咳!~咳咳..咳咳咳~.......」扎曲跪倒了在地上...

香莉慢慢地將戰鬥架勢放下,緩步的走前到扎曲中...這時...扎曲慢慢地抬起頭說點什麼「喀啊...咕.................吐!~~~~~~」扎曲一大滴口水吐在了香莉的臉上,接著她以自己僅餘的力氣奮力往後一跳....

在跳起空中時,扎曲蠕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把一直掛在頸上的哨子移動到嘴上...她一口咬緊了這紅色小哨子,接着一口氣大力的吹!!!!!

嗶!!!!!!!!!!!!!!!!!!!!!!!!!!!!!!!!!!!!!!!!!!!!!!!!!!!!!!!!!!!!!!! 一下震耳欲聾的巨響由哨子中發出,扎曲把泡泡往兩邊的耳朵塞住,才没有將自己的耳膜震破,而香莉直接硬吃了這超刺耳的聲音「啊!!!!!!!!!!!!」嗡鳴~~~~~~~~ 香莉聽力大大受損,她現在整個環境中均沒有任何聲響..香莉整個人都麻痺起來,幾乎無法動彈....這時....扎曲奸詐的一笑......「嘿!!!~~」

這一刻...咻~~~~~咻~~~~~~咻~~~~~~~咻~~~~~~~咻~~~~~~~~~~~ 香莉的四面方向與頭上,都有一個泡泡以極高速往香莉身上衝來.... 咔..怎麼辦現在怎麼辦...身體反應一時來不及呢! 泡泡速度如同子彈般......扎曲趁著香莉這防備力為零的時刻,進行最終的攻勢....

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

......

在另一頭,沉悶的二人在這休閒時間中正繼續閒談着...「那個....恩榮是吧!~你們參加其活動是帶着一個怎樣的心態的,而且目的又是什麼啊!.....」固迪雙手放在後腦勺,躺平在地面上說...

恩榮對此問題思考一陣子..接著回答道「嗯.....怎樣的一個心態嗎???...就..我是帶著一種盼望吧!我希望能在這活動中與人切磋較量,見識一下這世界的各類人,加以提升一下自己實力,而有沒有什麼遠大的目標啦..嗯..就感覺跟别人在舞台上打鬥一番..還挺有趣的就是了~」

固迪擺出一副疑惑臉,不過其實他的內心還頗好奇的問「你覺得以力量跟别人決鬥...這樣的事有趣嗎??」這時..氣氛瞬間認真了起來....

「以力量??..當初我還真的是這樣想呢!以為以最純粹的力量就可以戰勝....不過..原來戰鬥比想像中需思考更多呢!可不是只是比拼力量,內裏是夾雜著非常多元素的!策略、突發事件、地理優勢、精神狀態等等,你走的每一步可謂是都需要精打細算呢!!!!....唉~儘管我清楚明白這些東西..但..軟弱的我到真的實戰時,可完全發揮不到作用呢」恩榮搔了搔他的小臉頰,展露出笑容地說道

固迪聽到這話後,心裏有一股幹勁湧上前來....他舉起了左手並看着自己那細小的手掌「是哦~..原來對戰是這麼有趣的嗎??..而我.....」

「喂~~~~恩榮榮~~.....」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從不遠處中傳來....附近暗黑的環境配搭著固迪這從未聽過的女人聲音,頓時把他嚇到...「啊!!!!是誰!!!!有鬼嗎!!!???????」

恩榮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後,立馬把視線轉到聲音傳來的方向,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子身影
浮現到兩人的眼前中....................................而這一人正是鋭里子,她擺出了一臉不爽,交叉著雙手看著固迪

「喂!小鬼,將人家說成鬼可有點不禮貌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