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小鬼,將人家說成鬼可有點不禮貌呢!~」

鋭里子叉著腰出現在這兩人的雙眼前.....固迪對眼前的女人只用幾秒就瞬間心動了起來,他的雙眼無法離開鋭里子的臉孔...

「啊!~小姐!實在對不起呢!~在下居然對小姐如此無禮,我為此而給一個鞠躬以作道歉」固迪從那懶散的模樣,瞬間轉變為紳士,他走上到鋭里子的面前來一個深深的鞠躬...

鋭里子帶著無奈且煩厭的眼神看著固迪,然後一個手指頭尻下去他的頭頂....「啊!!!!!!!!好痛好痛好痛!!!!!!」固迪按著自己的頭部,並不斷跑來跑去喊著痛....

恩榮看著自己的同伴,起初心裏其實有一絲絲的暗爽成分,不過經過幾秒時間的思考後,心情瞬間轉化為疑惑且擔憂「鋭里子..你到底...是怎樣潛進來的...還有!小莉她呢!!她去哪了!!怎麼只有你一個過來呢!!!!你們有沒有受傷!!!!一切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鋭里子對此而開始簡約地進行解釋著「啊!!!等一等啦!~先冷靜一下!!!其實呢!一切都是...........」經過鋭里子的一番描述後,恩榮開始明白到這事件的真相....

「所以!!原先的計劃是要捉起小莉她的嗎!???我只是能讓她過來的存在....等等!....」恩榮轉頭看着在一旁的固迪,眼神逐步變得嚇人起來...「又是你這個貪圖美色的傢伙嗎!!!??把扎曲帶來還不夠!還需要多個美女來陪伴你這個花花大公子啊!!!!!!!!!!」

固迪被嚇得退後了幾步,並非常委屈地說「不不不不不!!!!不是我啊!!!!!關我什麼事啊!!!!!我並沒有下命令帶那個什麼小莉過來!!!!!啊!!!!應該是扎曲小姐她啊!!我為了讓她能夠停留在我身邊,又不想強行使用暴力,所以就開出了一個條件,就是滿足她!而她就跟我說想找一個人,剛好我們這裏的隼鷹能夠符合這個要求,他可以大範圍的搜尋到所有的人事物!超厲害的!!!我就是依靠著技能才找到扎曲這美女啊!!我一定要將她娶回家呢!~哈哈!!!!」

「你這傢伙!想把事件推卸到其他人身上嗎?扎曲她怎麼看都不會做出這些事呀!!」恩榮踏前了腳步,擺出非常大口氣地說 「蛤!?什麼呀!!我就這麼不能信任的嗎!!??」固迪激動地擺著雙手冤屈地說

「啊!~..恩榮..感覺他說的都時是事實呢!..我是偷偷尾隨著小莉莉走在這兒的,他們一行人包括小莉莉都沒有發現到我的存在...而當我順勢走入到建築物時..無意中看見香莉和那一個粉髮少女扎曲對視著,當時沒有多加理會,只希望小莉莉能夠多拖一點時間,讓我能暗中去救援恩榮榮你,接著我就不斷翻動無數塊石塊,一點一點的潛入到的建築物中...現在想一想...扎曲的確非常有可能是這一切的主謀...」鋭里子一邊說著自己的心路歷程,一邊去推斷着這次的事件...





面對著鋭里子所給出的言論,恩榮愣住了一陣..並原地站着,擺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臉...固迪上前拍拍恩榮的肩膀,笑容滿面的說「哈哈我就說吧!還想誣捏我呢!~~」

(咚.. 「看著是你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地原諒你的一派胡言吧!!!」(咚咚.. 「還不對大仁大德的我獻上一感激的說話嗎?」(咚咚咚... 一個輕輕的腳步聲疾速地接近他們三人....

噗嘣!!!!!!!! 一塊牆壁中,突然蹦出了一個女人,而這人正是咖萊瓦列集公團的豹貓,她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們三人眼前...豹貓捉起了鋭里子,並向固迪喊到「固迪小心!!有入侵者!!!!!!!」

隨著豹貓的這一下喊聲,豹貓的手擺著爪形,並高速襲向恩榮的頭顱,鋭里子亦以高速提起弓箭射向豹貓,當豹貓的手和恩榮的距離不足一厘米時....同時弓箭也以同樣的速度接近豹貓的頭....

在這千鈞一髮間,豹貓選擇將攻擊手改為接住這快速的一箭,鋭里子成功救下,令恩榮免於一死。恩榮趁著這零點幾秒的空檔期,立馬掙脫開去,他以手肘撞開了豹貓壓着他的左手並以全力擺脫開她...在一旁的鋭里子不停地射箭,去為豹貓施加壓力...





豹貓將一箭又一箭接下...但她並不能同時兼顧著恩榮鋭里子,豹貓從而開始逐漸變得吃力...而她最終選擇向後跳,來避開這箭雨,恩榮也藉此能夠從地面中站起來,他站起後瞬間走到鋭里子的一旁

恩榮眼神漸漸開始銳利起來,並想握起腰中的刀...但這時...卻發現刀消失了....「啊!!!我的刀在進來這建築的時候被收走了!!!!!!!」鋭里子立即將自己的匕首遞向給恩榮供他暫時使用「這個先給你!」

恩榮接下小刀後,看了看這刀,並擺出戰鬥的樣貌「這次可不能再輸給你了!!豹貓!!!」恩榮走前幾步並揮出一個刃形狀的火焰,豹貓非常飛快地就躲開了

呯!!!!!! 恩榮這一下攻擊打到了牆壁上,牆壁分裂成幾塊石塊落下,豹貓兩手接住了這些石塊,並一下將這些石頭用力拋到恩榮鋭里子身上,鋭里子立即射箭消除了這石頭,而恩榮也及時地以火焰附到這匕首中,並以此劃開了攻擊過來的石塊

固迪在一邊看著他們三人的戰鬥...目不轉睛的看著全部的過程,他不自覺地伸起手,想捉起這戰鬥中的場景....

嗶!!!!!!!!!!!!!!!!!!!!!!!!!!!!!!!!!!!!!!!!!!!!!!!!!!!! 這一下巨響傳到來他們四人的耳中,發出這聲音的始作俑者正是扎曲,四人掩住自己的耳朵,戰鬥被這震耳聲所暫停

豹貓飛奔到剛才被恩榮打破開的破口,她爬上去看了看外面的情況...當她沒留心注意後方之際... 咻!!!!~一把捲起圓形的匕首旋轉飛向豹貓的眼前...

噗!~~ 這利刃劃開了空氣,往著豹貓的頭奔來,豹貓以她優秀的反應神經回頭接下這突如其來的暗器....「啊!!~..」豹貓被這刀刮傷了手心....





而她看到拋出這匕首的人,居然是固迪.....


視覺切來外頭.....香莉從那巨響中回神過來後,東南西北四面與上方分別都有一顆泡泡往香莉死裏衝,這速度不亞於子彈...「什..麼時候!??」

扎曲在這一刻中,自認為自己已經戰勝了這一場對決,在心中正沾沾自喜中 嘻嘻嘻!!~這五顆小泡泡都是從不同時機中偷偷放出來的!!位於香莉北方的第一顆,是我在第一次襲向香莉時,在發射眾多的泡泡途中,再趁機偷偷多產出一顆,然後將它保留於原地,果不其然香莉的眼裏只有我呢!~而我就選擇順勢而行。而在東方的第二顆泡泡,是我第一次以泡泡擋下香莉那火焰攻撃那時所產生的,位於南方的那顆則是第二次以泡泡作防禦時產生的。至於西方的第四顆,當時丢出的小刀其實也只是礙眼法,實質上在這飛刀的背後也藏有一個泡泡哦~~最後位於上方的那泡泡,其實是在我吹出哨子時,偷偷放出來的。香莉~有時候你不可以只往着目標向前衝,而忽略周遭的事物呢~最終受傷的..也只會是你~

卜卜卜卜卜!!!!!! 這五顆衝著香莉而來的泡泡,狠狠的全打中了在香莉的身上....

泡泡爆開的聲音,刺激到扎曲的身朵,她撫摸著自己整張臉的每一個部位,以那興奮的面容說「啊!~多麼動聽的一道演奏!~泡泡與人體交集的聲音真是太清脆悦耳了!!!!!!!!」

「啊啊啊啊!!!!!!!!!!!!!!!!!!!!!!!!!!!!!!!!!!!喀!!!..............................」這無比劇痛的痛覺,蔓延到香莉的全身...泡泡分別打在了她的左前臂、脖子、後背脊椎、右邊大腿和頭殼.....若沒有這一層護甲保護,這一擊可能會令香莉癱瘓...

香莉整個人動彈不得趴在了地上....她掛在胸口上的水晶顏色逐漸化淡,扎曲走前了幾步,去打探香莉目前這人的情況「哼!~~~~~就這樣結束了嗎!?~總感覺...太快了呢!~~現在感受到點空虛感.....」





扎曲將那一分為二的笛子擺放回腰間,她把頭探前..手裏時刻緊握著掛在頸子上哨子,她深怕著現在的香莉只是假裝暈倒,所以現在的正扎曲進行着試探...

吱....................... 這一帶附近的石頭地上發出了這輕輕的燃燒聲,不過扎曲依然把泡泡塞在了耳朵上,對這明顯的聲音並沒有多加理會.....

「喂!~香莉啊!」「香莉!?」「小香莉!~」「香莉寶寶别睡了~~~」扎曲不停的在香莉一旁說著這些說話...不過儘管著扎曲一直說個不停,甚至不斷地推踢著香莉的身體,香莉她依然絲毫不動,無氣息的趴在了地上....

「啊~??不是真的就此倒下了吧!~這樣我可感到有點掃興呢!~~沒理由的啊!~我一向對感受強者的氣息方面還挺不錯的,就算對方有刻意地隱瞞著...但現在你卻...唉~算了...你可對我有點失望呢~~香莉....」

扎曲的樣子漸漸開始回復為正常..那病態的模樣開始消失,她回頭正以為這場戰鬥已經結束,想離開這地方時...扎曲把耳朵上的泡泡移除.... 卜卜~~

突然!!!!!!扎曲停下了腳步....眼睛漸漸睜大起來... 怎麼回事了...我可感覺到.....這附近怎麼不斷附帶著這樣詭異的聲音..而且附近的氣息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扎曲以驚恐的眼神回頭,看著躺在地下的香莉....看見了香莉居然有慢慢的以手支撑起了自己...

咐!!!!轟隆!!!!!!!!!!!!!!!!!!!!!!!!!!!!!!! 一瞬間!!一大團火焰從空氣中突然冒出,巨裂的火海圓圈大包圍著這裏整個環境,這裏一大個火圈完全包覆著扎曲香莉。濃煙也隨即湧出..煙燻蔓延到這裏一帶.....





這時的扎曲汗出沾背,她立馬拿起了哨子,想再一次以聲音把香莉給震倒,扎曲她非常勉強的吸了一口氣....當她正想一大口氣吹出一道哨子巨響時....煙霧也同時吸入到肺部.......

噓~.... 哨子卻只吹出了這一下無力軟掉的一小聲音,扎曲馬上感受到頭暈以及腹部開始抽痛起來...她站起來按著自己的肚子,雙手漸漸垂下,從剛才還得意笑著的扎曲變成了一副無力的模樣...「咳咳!!一不小心吸入太多濃煙了..我可要撐着....」這時的她正喃喃自語著

「咳咳!!~」吸入了大量白煙的扎曲,在呼吸上漸漸開始產生了困難...香莉身上冒出了一層又一層薄薄的霧氣...而她的嘴唇上正叼著一瓶小玻璃瓶....瓶子內裏裝著有點黏稠的淺綠色液體,香莉倒進了自己的嘴巴裏...

香莉身體逐漸開始回好,手腳也開始變得靈活自如...扎曲驚訝地看著前方,香莉再一次站起回來,屹立地堅挺在扎曲的眼前,香莉開口說著「呼~幸好有帶著這幾瓶能夠紓緩自己痛楚的的藥物....不知道剛剛的那一下攻擊會消耗自身多少的負能呢!」

這小瓶子裏的液體正是在村莊時,香莉使用來將恩榮格也舒緩傷口痛楚的藥物,而這正使用的是經過鋭里子改良,並將這藥物連同武器裝備一同帶上這戰場上

咔!!!!! 「嗯~..」扎曲突然間大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務求能令自己的頭腦清醒回來.... 真是聰明呢~居然暗中使出如此大規模流術攻擊,真是大膽且勇敢呢!~香莉~要不是幸好我有把耳朵塞住,無法聽見周遭的聲響,恐怕這一招很快就被我發現了吧!而落下到這劣勢場面的就不會是我而是你了..這拼運氣的可不能稱得上為自己的實力呢!~這樣我可漸漸對你失去興趣了.....................等等!!..或是說..是不是她早就察覺到是如此,..香莉她..應該洞察到我對剛才吹出的巨響毫無反應,藉此去推斷出我運用了什麼技術使自己的聽力暫時得到保障,喪失了一陣子的聽查能力,趁機在我自己無法感知周遭所有時...才會這麼放心地消耗自己大量的體力去使出這一招!!!!!

「啊!!!!~~~~你真是太棒了!!!!!!!!香莉!!!!!!!!」扎曲的眼中再一次只佔有著香莉,再一次變回那病態的樣子...扎曲剎時拿起了那分了一半的笛子,並帶著那大大恐怖的笑容衝上前

在衝刺期間,扎曲拋起了其中一支的笛子,並在笛子尾端的位置接回,然後擺出標槍投射的動作,往香莉身上擲向...回復狀態的香莉很容易地就以劍將那東西劈開...





但令人難以捉摸的扎曲當然不會白白的衝上前送頭,她以尾指產生了數十顆硬度足以撐起一人的泡泡,並一腳踩上去,扎曲這動作在旁人眼中看就猶如在空中跳了一下般,一下躍到了香莉的背後。不過香莉那極其快的反應能力一下子就跟上了扎曲,香莉以纏繞著火焰的劍打向扎曲,扎曲甚至差點反應不來,她勉強地用剩下另一半金屬笛作擋擊...扎曲被打退後了幾步...這時扎曲被逼到了盡頭,她的後頭全都是香莉用來包圍她們兩人的火焰牆壁,來勢洶洶的火焰灼燒到扎曲一點的皮膚,不過儘管如此..扎曲依然地掛著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咻!!~~~~ 香莉頭上又冒出了剛才扎曲在空中所偷偷製造出來的泡泡,並在用同樣的速度往香莉的頭頂上砸下........

卜~.. 這泡泡輕易的被香莉輕輕斬破...不過扎曲正是等著這一個機會,趁著香莉解決這泡泡之時,彎低腰子,俯衝往前打香莉一個措手不及,當扎曲揚起了勝利的笑容時....

咔啦~........ 香莉另一隻手把剛才一直藏在外衣内的小刀子掏出,直接將這小刀捅在了扎曲的腹部上....這一刻...扎曲感受到無比的疼痛,劇痛感不斷停留在她全身.....

香莉收回那一把小刀..並將它扔在地上,現在香莉正以嫌惡的眼神看著扎曲,這時扎曲的興奮來到了最高點.....「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果然~~我的眼光是不會錯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扎曲不停地嬌喘着,擺出了一臉高潮臉「你果然很強呢!!~~~~香莉~~~~~這一次我已經大滿足了!!!!!!我已經無悔參加了這場比賽!~不過好像還未到最頂點呢!~嘻嘻!~我期待著我們能脱開這層保護膜!~與你來一場純肉體,一場真正的對决呢!!~~~~~~下次見面時會是一場血淋淋、關乎到生死的決鬥了!!!~~~哈哈~~~.....」

說完這句話後..扎曲全身無力,暈倒並躺在了地上.....扎曲的水晶的顏色直線下降....眼前一片逐漸變得昏暗 就這樣吧!..哈哈~....到已經這樣了我還要求什麼呢!~...哈..等一等!..我還..不能..就這樣合上雙眼呢!還有那個臭光頭王八蛋未解決..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扎曲倒在了地上..而現在香莉也正看着昏迷中的扎曲......


「喂!!!!怎麼了!!固迪!!」豹貓看到這攻擊是由固迪發出,對此既疑惑又惱怒..但固迪卻沒有給出任何答覆,固迪注視於豹貓手上流出的血一陣子....「好耶!!!我居然..是嗎!!??我是傷到你嗎??豹貓!!剛剛有感受到痛吧!!!」

恩榮鋭里子一臉茫然...對這不明的展開感到莫名其妙...豹貓走前到固迪彈了彈他的前額,並大聲喊著「喂!!!!!所以是怎麼回事!!!!!我沒有看錯囉!!真的是你往著我的頭扔這危險的武器!!!!快點跟我解釋這是什麼回事!!!!!」

「啊!~不要這麼生氣啦~~~我就只是想玩玩而已....」固迪我覺得自己沒有錯般,連忙地摸摸頭裝傻...豹貓這時憤怒到極點..不過幾秒後緩住了.....「喂!!!!豹貓!!」

隨著固迪這叫道,豹貓的心情瞬間按耐不住,向固迪大吼着「啊!!!怎麼了啊小子!!!!!!!」固迪扭了扭身體...「不如放他們走吧!其實他們並沒有惡意的!~沒有攻擊我的意思!不用一開始就向他們發動攻撃吧!~」

「蛤!!????」豹貓抬頭看看恩榮鋭里子兩人,接着皺起了眉..對着鋭里子說「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啊!!!之前不是告訴過你只要將香莉交來,那男人就會歸還給你,你現在是怎樣,這樣可是違反之前說好的條件!」

鋭里子這時走出來回答「他們是我的夥伴,怎可以交給一幫陌生人啊!!要是你們違反承諾向他們出手怎辨!!」「啊!!!!???現在可是你違反在先呢!!!!怎麼還說到我錯啊!!是你逼我出手啊!!!!」

看着這兩人正邁向吵架之時,固迪走上前來來調停這糾紛「不要吵!~不要吵!~這樣吧!我給你們多一倍的薪金!這好不好!!!!多一倍哦!!!!!!!」

豹貓停住了一秒,轉頭向固迪說「但..扎曲她..而且他們..」固迪伸起手止住了豹貓她說話「不要說了!多兩倍!!!!你們每人可整整得到三十萬比克!怎樣!!!!!」「三十萬.......」這個數字在這刻塞住了豹貓的腦...

....

「再見了!~兩位!!!」「戰場下再見吧!!固迪」「再見!!」固迪恩榮鋭里子互相揮揮手說着道別....

「啊!!!!是呢!~.....好像還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呢!!!~」固迪喊停了即將離開的恩榮

恩榮回頭輕輕按了按自己的前額,微笑的回答著「呵!終於給機會我發表有關於自己的東西了嗎!?...我的名字為恩榮!或是你可以把我叫成..掃把男吧!~...」

「掃..掃把男!???啊哈哈哈哈~這到底是什麼稱呼啊!把自己稱作一個工具幹甚麼啊!哈哈哈哈!~~~」固迪聽到這一稱呼後,瞬間大笑了起來,他的笑容根本止不下

恩榮面對著這一般的嘲笑感到懊惱...他那微微不爽的心情在心裏泛起 啊!...我就知道會是如此...當初我究竟是帶著一個什麼心態去取這一名字啊!...被人這樣嘲笑..我的羞愧感可謂是不斷提升啊!!!!!!! 

「又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呢!~...唉~..扎曲她出去​也太久了吧!.....」固迪目送他們離開,他無聊地躺回在地上......這時..他的手不自覺地放在了掛腰間中的捲形匕首...雙手開始微微發抖....

戰鬥..到底是一件好還是一件壞事...動起雙手..發揮自己極致的能力,去與別人在一個場所中揮灑著汗水。只要不傷害到其他無辜的人,那戰鬥也只不過是一樣雙方不同立場上不同而去對質的最終手段而已....喀~真不妙呢~....我怎麼開始對這越發好奇呢!!~..... 固迪那充滿著好奇的笑容在這一刻展露了出來...

「喂!所以說剛剛怎麼攻撃我了!」豹貓低低頭,還向固迪追究那件事「哎!~都把你們的薪金調高了,還生甚麼氣啊!!」固迪一臉欠打的笑容笑回

這小子..要不是你有錢,有早就將你分屍了!!!!! 豹貓擺着交叉手站着不忿地看着固迪固迪..說服我就容易,但向來固執的獵鷹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妥協到呢!~他向來都非常遵從約定..要是站在這的是他不是我他們兩人可死定了」

固迪依然擺出輕鬆的態度,懶洋洋地說「放心吧!他交給我吧!我的嘴巴沒甚麼事是搞不定的!!!.....話說現在他和飛鷹人在哪啊!??」

豹貓回答「這層..其實隼鷹之前受扎曲拜託去多找一個人,剛才隼鷹一直都專心尋找這荒原百里的人物,現在飛鷹他正聽隼鷹的指示在尋找他的路上。由於隼鷹正一心找查那男子,忽略檢查這附近一帶的人流,導致這麼晚發現那潛入的女子,我才這麼遲趕來...至於獵鷹他...剛才在隼鷹搜索同時,也發現到另一邊似乎也有一隊伍走近」

「而..獵鷹他現在正抵禦着那行人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