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隊伍正靠近著咖萊瓦列的臨時基地中...這四人的外貌特徵分別是........

披著黑色兜帽衣,有着纖幼的四肢,身體每一個部分幾乎都被衣服遮掩著,面容只有能隱約看出那呈現着深紅色的瞳孔,是一位帶有神秘感的矮小女子

一名有著金色轉頭髮型,下巴和人中均有些鬍渣,衣著以及外貌都給人一種狂野且粗曠的感覺,穿著一件灰色背心,披著一件長長的黑色外套,一條破破爛爛的藍色牛仔褲,外貌年齡接近中年的大叔

身子矮小不足一米三,皮膚為深黑色,蓬頭垢面的樣子,有著兩顆齙牙,眼珠小小的一顆,身穿著一件黑色長袖短袍,一條黃色的長褲子的男子

戴著黃色帽子,穿著也偏向黃色風格,整個面孔都被繃帶包覆,只露出那兩顆大大的眼睛,高高瘦瘦的男子





「剛剛的聲響的確是由那兒發出的呢!...」兜帽女子聆聽到從前方不遠處傳來由扎曲吹出的哨子聲,眾人的跟隨這位女子往著那方向前進著

「嘻~...到了..時候到了...發揮我實力的時候到了..」粗曠大叔輕輕抵著頭,以拇指和食指托著下巴,沉重的語氣輕緩地說道,中二感散發到各個人身邊...

「是那邊對吧!」「嗯嗯!是的!..」矮子男和兜帽女子擺出一副無奈的態度,並直接無視粗曠大叔往目的地前進著...「喂!!!等一等啦!!!!!」粗曠大叔被隊友打槍後連忙伸手喊停並趕上他們....

四人繼續前進之時,一道聲音阻止了他們踏前的腳步...「四位!~你們可來錯地方呢!!!!」這刻..四人面前突然站來了一位不像人形的龐大身軀,此人就是獵鷹,他露出嚇人的牙齒,正以一人之軀擋着他們的去路...

「就只有你一個嗎?..嘿!~..就讓我來對付你!!」看似那成熟穩重實質上是中二感爆棚的大叔​首當其衝,率先踏前腳步,擺出帥氣的臉龐說出自認為這帥氣的話





「呵!~你一個來嗎??好吧!!來應戰吧!!」獵鷹扭一扭自己的手臂,為自己的身體做着熱身,發出咔啦~咔啦~的骨頭聲...

中二大叔面容格外地冷靜,但其實內心卻提心吊膽..... 啊....怎麼辦怎麼辦..喂!!你們就沒有想上前幫手的想法嗎!??真的要我一人跟他單挑嗎!??? 大叔回頭不斷以眼神發出求救的訊號

只在一剎那..矮小男表情瞬間產生變動,變得恐慌且不可置信...「喂!!對戰時可要留神看著對手啊!大叔!!!」一道來自死神的聲音距離中二大叔如此地貼近...他一回頭..就只看見一個大大以骨包覆著的大拳頭往他臉上衝....

呯嘣~咔啦!~~~~~噗!!!~~~....... 一道重拳直接打上了大叔的臉上,大叔​這一瞬間只感受到一道怪物般的壓力嘗試在壓碎他的頭顱...一拳將他置於死地上,他整個頭都往地面上砸下....

大叔直接失去了意識,在四人面前人間蒸發........獵鷹收回了自己的拳頭,並露出令人不適的笑容喊着「接下來要怎樣呢!~繼續一個一個送上來嗎!?」





矮小男與黃色男默默走上前,矮小男帶著堅決的眼神並向後方的神秘女子說道「交給我們吧!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受傷的!」神秘女子看著前方為她挺身而出的兩個男人,她只冷靜輕輕地點點頭

獵鷹擺出笑容,一大步一大步邁向前,面對著如此強大的壓迫力,兩人依然傲然挺立面對着,獵鷹笑道「嘻!兩人的氣魄還挺行的嘛!先事前警告一下哦!面對着男生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矮小男率先發出攻擊,他把自己縮成一團,以滾輪方式快速滾到獵鷹前並彈上前,往獵鷹臉上來了一個左飛踢.. 咔啦~.....矮小男自己腿上的骨頭先斷了...獵鷹卻依然毫髮無損......

「啊啊!!!!!很痛很痛很痛很痛!!!你到底是由什麼構造的!!!」矮小男不停在地面上提着左腳彈來彈去,並一直喊痛...獵鷹看著那實力弱小的男子,搖搖頭歎氣說著「這看似強而有力的一記飛踢,實質上卻只虛有表面呢!~我身上的全是我自己的骨頭哦!~我可以無限生長位於體內的骨頭,然後把其作非常多用途,當作武器、盔甲都行呢!~不過也不用太絕望啦!~小子~生長骨頭都挺花時間和體力的!~所以我都是一直儲着,到需要的時候才一次過釋放出來!」

矮小男躺在地上,捉住自己的傷腳..身心都被這實力的懸殊所震懾「這傢伙..是怪物吧!!...」獵鷹嘻嘻的一笑「嘻!~怪物嗎?!雖然現在的樣子還真的挺像的!~不過放心吧!我內心裏可完全不兇殘和獰惡的!~」

當三人正煩惱著該怎麼對付他時.... 吱!~...嘣!!!!!!!!!!!!!!!!!!!! 三人的背後突然有一團極大的火焰燃燒起來...矮小男瞬間被這嚇倒...而獵鷹往背後看了一樣,對後方的景象發笑,不過..神秘女卻一直看著..看著...雙手在微微發抖...眼神逐漸變得兇狠....

大家的視線都專注於後方不遠處時...黃色男卻在這一刻靜悄悄地脫下了纏繞在臉上的繃帶...這時..一個帥臉,出現在大家面前...

他有著長長的眼睫毛,水汪汪的眼珠,帶點憂慮的眼神,高挺的鼻子,尖削的下巴,臉型輪廓標緻.....黃色男一搖變身成為了美男子...





美男子把繃帶扔下,然後將雙手和雙腿的袖口輕輕摺起...擺出自信的微笑,用着那柔美桑子輕輕說著「真麻煩呢~只要我的皮膚接觸到空氣,身體就會不受控地漸漸發熱呢~....」

矮小男揉了揉雙眼,擺出一副不敢置信的面容說「居然要帥爆使出真實力呢!~呵!!你現在知道你會怎麼樣嗎?你可死定了!!骨頭男!!!!」矮小男展露出自信的笑容,一副正經地向獵鷹訴說出現在他處境

美男子用餘光瞥了後方的神秘女幾眼..並發現她現在無心理會前方的戰鬥,只專注於後方那釋放出來的巨裂火焰...美男子把視線再放回前方,整個身體開始逐漸冒出白煙,雪白的肌膚漸漸泛橙..

獵鷹看著那人好像的確有一回事並笑言「嘻!~來吧!!小子!!!」兩人的對戰一觸即發....

美男子左一拳右一拳以熾熱的雙手打向獵鷹,獵鷹起初都有所防備,閃開這幾下攻擊...兩人打得有來有往,雙方都比不出勝負,戰況越發越激烈.................才怪....

美男子以那氣勢洶湧的一拳打到獵鷹身上,那一股熱流傳達到獵鷹身上....但熱流只持續了零點幾秒...獵鷹完全沒有感受到一絲絲的疼痛,當獵鷹發現對手實力跟想像太不同時,獵鷹又以一拳把美男子打飛.....

咻!!~~~~~~~~~~~~~~~~~~~~~~.................................噗!!...... 美男子慘敗被打倒回地上......





獵鷹一步一步向他們倆走前..死亡的腳步越來越近,美男子被剛才那一拳打倒後,整個人都處於恐懼當中..他緊抱着一旁的矮小男並無能地喊着「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你可不要過來啊!」「很燙啊!很燙啊!很燙啊!你的身體很燙啊!」矮小男被美男子那熾烈的皮膚不斷的滾燙著....

在同一刻,位於後方的火焰消失...注視後方的神秘女看着這一條火焰被收縮回一名拿著劍的橙髮女仔中....這刻..眼神變得毅然且猙獰....她一步一步往那女子走前..「你是..流術使用者吧!!世間為甚麼還存在著你們這幫發臭的垃圾啊!」她的氣息有微微地在抖動...

這時..香莉正猶豫地看著那躺在地上的扎曲,而這一聲也將香莉的注意轉移到神秘女身上..獵鷹露出笑容,興奮地說「兩位美女!!打完了嗎?嗯~~看來勝負也挺明顯的呢!~」

神秘女突然往前衝,把手伸進自己的斗篷内,來出了一條長達10cm,頂部有一個小型錐體的武器,朝著香莉扔去....

咻!~~~~~~~~ 武器快速向香莉的頭上駛來,從這一發中...香莉感受到眼前的神秘女那種憤怒以及憎恨,香莉非常輕易地就閃過了這直線抛來的奇型武器

怎料!突然拐了個左彎,以極度不規則的軌跡在香莉眼前彈來彈去!~香莉完全無法預測到這東西接下來會往哪滾....

咻!~~~~~~~~ 咻!~~~~~~~~ 咻!~~~~~~~~ 咻!~~~~~~~~ 武器轉了幾圈後,突然從香莉的死角位襲來,不過香莉的反應能力完全能夠應付得來,她立馬揮動起劍,直接破壞了這武器....

嘣!吱~....... 這箭頭型武器被一分為二,神秘女走前了幾步..首先以詫異的眼神看著位於地上已經被摧毀掉的武器,接著再以不屑地看著香莉「喀..逆派尖頭擊居然被打敗了....你這可惡的傢伙.....你是流術使用者對吧!!!!!!!」





神秘女這一下大吼令跪倒在地上的兩人眼神一變,香莉停頓了一會兒....接著輕輕地點頭.....神秘女脫下了兜帽,露出一頭白色大波浪短髮,臉上湧起了數幾條青筋...擺出一臉充滿著怨恨的臉孔

「還好意思這麼直接地承認啊!~真的不知廉恥呢!~你們這些流術使用者為什麼還能這麼光明正大地出現在這地方啊!!!你們對自己行為不會感到一絲的愧疚嗎??!!!!」神秘女雙手在發抖中,怒氣漸漸地從心裏釋放出來...

神秘女一步一步地走前....看到這現況的獵鷹馬上走上前制止「不好意思呢!~女士..不能再讓你走前一步了!~...」

神秘女一道恐怖的眼神掃視著獵鷹,一腦窩火看著他「喂!!你現在不會是在袒護著流術使用者吧!!!他們做出多麼邋遢的行為你們也有目共睹吧!!!他們就只會恃著自己有這些力量就在任意妄為!!在欺負弱者,搶劫...這些每個人都隨即可擁有的恐怖能力不該封印嗎??!!一個珍貴的生命可以被這臭東西輕易地奪去....為什麼你們就不懂國王的意思!!!誓要違反定下來的規則!!這能為你們得到什麼好處呀!!!反叛一點顯得自己很帥嗎!??」

這一句話打進了香莉的心裏.... 在世人眼中..現在流術已經變成一個這麼不堪入目的存在嗎?國王已經施壓到這種程度的嗎?......... 香莉低下了頭,臉色瞬間變差....「但..問題根本不應該怪責在流術上吧!..欺負弱者和搶劫那些壞事做盡的是人而不是流術吧!!!為什麼要牽連到全部人啊!!!我們與其他人根本沒區別啊!!!人類以前是靠著流術才能從妖精手上起死回生!!流術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東西!!....所以...我們根本不明白,國王用意到底是什麼啊!!!!使用流術到底有什麼錯啊!!!!!!」

神秘女的回憶的紛紛出現,在小時候,她和她的母親被父親以流術向她們施暴的畫面「你們這些傢伙全部都一個性子的..每次都只會說著歷史..說著流術究竟有多偉大...但你們知道我根本不在乎這些東西嗎!!!??????我談論的是現在!!現在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絕大部分的犯罪案件都是流術使用者泛起的!人只會有著力量就會肆意妄為..自大起來...問題上的根本就是因為流術啊!!!没有流術..沒有這來自惡魔的力量..你覺得他們會做出這樣的事嗎!??現在國王是在砍掉最根本的問題,這根本沒毛病啊!!!!是你們在那邊扯東扯西,這危險的力量根本就不應存在!!!你看!!!!!現在大部分城市的治安都漸漸變佳,這就是最好的證明!!!而在這社會剩下的病根就只有你們了,在那捍衛甚麼鬧甚麼的..當初你們只要乖乖聽國王的話!民間的衝突自然就不會存在!!!也就是說,只要把你們完全根除,這個社會才會得到真正的和諧與和平!!!!!」

「對啊!密舒她說得没錯啊!!!」「真可憐呢!~年紀輕輕的一個小女人就這樣這魔鬼洗腦了~~」矮小男和美男子在一旁紛紛附和道





香莉看著這被三人視作異類的眼神,心裏的抑鬱漸漸浮了出來「你們的思想...到底是怎麼了..........退一步說..真正造成現在這社會局面的人..不正是國王嗎?......你知道國王現在是怎麼對我們的嗎?....你知道我們所承受的痛苦嗎?...你知道我們堅持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嗎?....」

「還敢把罪名怪在偉大的國王身上!!!!!!!你真的是不知好死呢!!!!看我來怎麼代世人制裁你們!!!!!!!!」神秘女以按不住怒氣的姿步一步一步走前....但在後方的一股力卻拉住了她前進,神秘女回頭看着執行此動作的獵鷹

這時...獵鷹以嚴肅的眼神看著神秘女,他輕輕地向神秘女警告著「再說最後一次...不要再踏前一步了...我可不打女人的,不要難為我好嗎?」

神秘女對這恐佈的眼神都有所畏縮...並輕輕說着....「你們是同夥的吧!!!...也就是說跟那流術使用者為同類人吧!......」

獵鷹瞬間搖搖頭對此進行否認「不是呢!可不要誤會呀!!我跟她可不是同一個集公團裏啊!~....」

突然!!一道大叫聲從背後的建築傳出,而這人正是固迪「喂!!!!!!!!咖萊瓦列的大家!!!!!!!!!要是你們看見那甚麼掃把男..總之髮型是凸起的男生和拿著弓的黃髮美女可千萬不要攻擊他們啊!!!!!!!!!!!」

獵鷹回頭看見固迪和豹貓正站於高處,他眼神有點煩厭地看着固迪...接着對那番話進行了一會兒的思考「嗯...等等!!他們..不正是扎曲要求捉來的女生那一團的隊友嗎?我記得...那弱弱的男生被捉來是作人質用途吧!!...但為甚麼另一位女生會突然走到來這裏啊!不是說好了只要橙髮女子到來後,就會把那男生歸還回去嗎??」

固迪這刻有點兒慌了起來,他捉捉頭笑說「啊~~~.........這一層吧!~..途中發生甚麼這些的不太需理會吧!!!總而然之,現在只要不傷到他們就好了!只要遵從我所說的,報酬金會再多一倍哦!~~~」獵鷹聽到後便靜靜說著「呵..又是錢嗎?..那..」

話未到一半,隼鷹突然從固迪他們後方衝出來去解釋這一切的來龍去脈「事發經過一切都是那女生違反了我們已經約好的事情,擅自闖進來這去營救那男生,其原因是不信任我們呢!~...你認為現在該怎麼解決啊!~二弟!」

違反?....還不信任我們?..........呵!要不是那臭小子有錢....早就把你們淘汰了.......真是的........ 獵鷹在心裏想了想

固迪立馬緊張地喊着「喂!!隼鷹!!你是不是不想拿到報酬啊!!!!各位!放他們走吧!!他們可是我的朋友!看在我的份上就麻煩你們吧!你要想想哦~每人共有三十萬比克拿到啊!!!!!!」

獵鷹緩了這口氣,以最為客氣的語氣向固迪表達自己内心對他那非常不爽的心情「朋友嗎?!小子!你應該知道這裏是一個戰場吧!在戰場上..朋友甚麼的根本不值一提,如何勝出才是最重要吧!~若不是我們的新團員豹貓缺錢,而且你和她還算有一點交情,我想我們可不會理會你的!~你每一次擺出那欠揍臉,嬉皮笑臉的一直在吩咐我們做事...起初只命令我們保護你,接著開始一直一直的無理添加各種要求..你知道這是一個比賽嗎?要我們兼顧著戰鬥和你的安全這兩樣做已經不是容易的事了..還要我們捉誰保護誰的?..小子..勸你可不要太得寸進尺太囂張呢!~我們不是有錢就往前撲的乞丐!更何況這次是他們先違背說好的,現在反而要我們容忍犯錯的他們????」

「你可糟糕了呢?約定這事他可很執着呢!~現在你成功惹怒他了」隼鷹刻意在一旁煽風點火....

獵鷹眼神變得格外凝重,並看向了豹貓問「喂!!!豹貓!問你一個問題..你會同意這小子的這一協議嗎??」面對著此質問,豹貓在心理上聚集了很大的壓力,她的眼神不敢看向固迪,並僵硬地輕輕搖搖頭說「不..同意...」

「這就好了!放心吧!要是你經濟遇到困難,我們肯定會幫你的!!」獵鷹一秒變臉,表情輕鬆笑笑地說

同一時間....恩榮鋭里子一同在這建築物中走出,並匆匆地拔腿想離開這地方.....在場的眾人都把視焦聚集位他們上...固迪立馬再做出最後一次的求情「喂!!拜託了各位!!!手下留情啊!!!!!!!!!!!!!!!!!!!!!!!!!!!!」

固迪的這一下大喊,都令恩榮鋭里子停下腳步,他們往左往右看...發現現在他們不為意地成為了眾人的焦
點,兩人露出尷尬的神情....

「我可不會隨意被你擺弄的~.......」隨着獵鷹說出了這一句話,他一下以疾風般的速度跑前,正想往恩榮臉上打.....

恩榮!!!小心!!!!!!!!!!!!!」鋭里子喊着並​瞬間捨身推開恩榮......

.....

噗!!!!!!!!!!!!!!!!!!!!!!!~~~~ 這一記重拳直接往鋭里子的頭上打,鋭里子完全硬吃了這堅實有力的一拳.....恩榮香莉瞬間緊張地大喊道

鋭里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