鋭里子!!!!!!!!!!!!!!!!!!」

噗!!!!!!!!!!!!!!!!!!!!!!!!!!!!!~~~~ 這一重拳往鋭里子的臉上揍,鋭里子在一瞬間中完全失去了知覺...她聽不到周圍的聲音..她眼前只剩下一片的空白.....

獵鷹連忙地收回拳頭,急不擇言地說著「啊!!糟糕了呢!~這位小姑娘没有事吧!!為什麼突然要撲向前,一時間無法反應得來,我力度已經盡量收回的了!!」

鋭里子過了幾秒後睜開雙眼,她緊咬著牙關,眼神犀利地看著獵鷹...鋭里子非常勉強地在接下獵鷹這攻擊後,成功生還下來且意識還在,獵鷹看到鋭里子這樣子後鬆了口氣...

香莉忙著顧慮鋭里子之時,在另一頭...神秘女往香莉面前衝來,香莉一個不留神,差點就被神秘女的武器往頭上打來,香莉縮退後了一步,成功迴避被攻擊





香莉看著她猙獰的樣子,心裏感到一點點的不好受...神秘女不斷往香莉死裏打,她憎恨著眼前的人....香莉只不斷往後退往後避開,並沒有動過任何一手

神秘女看著她無心迎戰的樣子,内心裏的憤怒正以倍數增長「你現在是怎麼了!!!!為甚麼不向我進行攻擊啊!你這臭傢伙!少把我不看在眼內啊!!!!!流術使用者!!!!!!!!」

香莉看著她的眼神,輕輕問道「為什麼要仇視着我們....不要把全部人跟靠着力量去欺負弱者的人渣畫上等號!流術是用來保護弱者的存在,扭曲這原意的是一部分的壞人,而不是全部的流術使用者啊!!!!!!」

「這些都只是你們的片面之詞而已!!!!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多少人!!!現在每個人都將社會亂源的矛頭指向你們了!!學院每個老師都這樣說着!身邊每一個人都不敢再踫這髒東西!連國王都看你們不順眼了!你們這麼堅持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啊!!!!!!!!!」隨著神秘女這憤怒的叫吼,她手上的武器刮到了香莉的臉龐.......現在神秘女正氣喘喘的,攻擊逐漸變得無力...體力都花光了在剛才那一套的無腦攻擊上..

香莉的身體動作正隨著神秘女的攻勢而變慢....「每個人心中都總會帶着想守護的一樣事物,不論這是一種物質還是一種心靈上的慰藉....我們只是單單認為流術是我們的重要之物,這樣是有錯的嗎!!!!!!!!!!!????」香莉在尾句的語氣變得激動了起來...





而在同一時間中的另一邊...固迪在上方俯視著這混亂的戰場,不知所措地往左往右看着...

這時,在固迪一旁的豹貓突然離開,而她現在正意圖跑出這建築外,從中協助獵鷹打擊恩榮鋭里子兩人,固迪往左一看,起初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但經過幾秒的思考後,固迪才意識到此事

固迪並不想恩榮鋭里子這麼快就落敗於這場比賽中,於是並再次在建築高處中大喊「你們小心!!!!!豹貓她正要對你們發起攻擊呢!!她的能力是可以隱藏自己的存在,從中再進行偷襲嗯!!呼!!...」

在後頭的隼鷹立即堵住他的嘴,並把他拉後入回到建築物深處裏,隼鷹惱怒地向固迪喊道「你這小子真是的!!!!怎能將別人的能力四處周圍向人說啊!!!!!!!!」

固迪屈強地進行掙扎..隼鷹一下將固迪摔倒在地面上..固迪感受到一陣的疼痛並心想 喀..真痛呢!~..這就是我跟他的實力差距嗎??..現在的情形令我想起了剛開始時,遇上那幫人然後被完全按在地上打的情況呢!....雖然..會為打不贏而感到不屑..而且也會被對方強大的氣息所震懾到...但對對
戰的那亢奮心情,卻在同時不斷上升...真的想好好跟他幹一架啊!!!





固迪勉強地站起身子,把身上的灰塵輕輕拍揚開去...「因為我想放他們一條生路,僅此而已...」固迪擺出了戰鬥的架勢,拿起了他那捲形匕首,並想與眼前的隼鷹來一戰,隼鷹在眼神上看得出來固迪他那一種對戰鬥產生興奮心情的狀態

固迪往前衝向...只見隼鷹一手把他給打趴....固迪對此感到不忿而在一次站起,想再向隼鷹進行攻擊...但隼鷹這一次直接用力往他的頸部來了一下手刀打擊,把固迪他給打暈了.....

在外頭,聽到固迪那番話後的恩榮鋭里子香莉瞬間為此而感到頭痛...但香莉卻沒有時間應對得到這麼多,因為面前還有一個對手需要處理...

恩榮洞察著這時的局勢..心裏正苦惱著 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好...那一批新來的人又是什麼一回事,一個往着香莉攻擊中..那個倒在地上的就是扎曲吧!她被香莉打倒了嗎?...現在已知的敵人有在眼前的獵鷹,還有固迪剛才所說的豹貓...怎麼辦..咖萊瓦列集公團怎麼看都不像很好應付的人,在稍早前的一戰時,就已經完全能體現出來。現在該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啊!我真的不能做點什麼嗎?....我真的.................................

恩榮停頓了一陣...接著碎碎念地說出...「就是這樣好
了..這就是現在我唯一的價值吧!」

恩榮眼神一變,大吸了一口氣,一臉決心地大喊「鋭里子、小莉你們快走!!!!!!!交給我.....」呯!!!!!! 恩榮在說到一半途中,就直接被獵鷹的重拳打臉....恩榮一臉紅腫趴倒在地上..

鋭里子立即拉起弓,對準着獵鷹進行發射,怎料在蓄力的時間,卻被後方飛快趕來的豹貓往她的頸部來一個手刀攻擊...鋭里子瞬間感受到全身麻痺,無法動彈直接跪趴在地上...在一旁看到這絕望的情形的香莉靜了幾秒,低下了頭..臉色開始慢慢改變....

神秘女看見眼前的對手氣色有所改變時,她的腳步放慢..不忿地握著手上的武器...繼續秉持着自己的道理吼道「流術就是有錯!!只要傷害到人類的事物都不應存在!!!這就是全部人的想法!!!!!國王、老師、家人、朋友們每一個都是這樣說的!!!這種簡單就能從人類身上開發的危險物,只需一星期不到,普通人就有這力量可以奪走一個平民的性命...而最該死的..只有人才能使出的攻撃對人類卻是最有效的....」





神秘女道出這句話後,心中的那股怒氣再次燃起,想再次發起攻擊時,這時間..香莉頓時拔起了劍,往着神秘女正前來的腹部切向...她輕輕張開嘴唇,低語地向神秘女說「能輕易將人殺死的並不只有流術...只要是有意,身邊周圍的每一樣東西都有可能將生命奪走,生命就是這麼脆弱的....該進行制裁的並不是流術使用者,而是心邪不正的壞人。無論該名是否是流術使用者,做壞事就是該受到應有的懲罰...同樣的道理,沒有做壞事的流術使用者為何就要接受到這些不必要的惡意呢!」

當此話落後香莉揮灑起劍,僅僅的一刀就輕易地能把她置於死地....這一次攻擊香莉並沒有施加任何流術,就只是一下單純普通的攻擊...神秘女倒下........

神秘女
最後..也是帶著憎恨的眼神看著香莉,幾秒後被傳送出戰場外..........

神秘女同組的軟弱兩人,趴在地上無能為力地看著正消失中的神秘女,他們異口同聲地喊道「啊!!!!!!!!!密舒!!!!不要呀!!!!!!!!!!!!!!!!!!!!!」

獵鷹回頭看著這兩人無力的吶喊,於是擺著嚇人的姿態,一步一步走來到他們眼前..並以幾拳,輕易地連同將他們送走.....

香莉處理好眼前的對手後,她回喘了幾口氣,看著消失在眼前的身體...雖然這只是一個比賽,動了手最終也不會對他人造成任何傷害,香莉也清楚著..但不知為何,罪惡感卻在此纏繞著

經過幾秒的喘息後,香莉振作起回來,回頭看著自己倒下的隊友們,並帶著殺氣一步一步向著豹貓走前,她停止了對任何事的思考,現在她一心只想消滅眼前的敵人... 不要停下來..把眼前的敵人解決掉..我誓死要保護著他們...





香莉風一般的速度,直接閃現到豹貓眼前,豹貓完全反應不來.....對眼前的景象愣住了....香莉瞬間跳起,無聲無息落到豹貓的後頸中..一劍正往著豹貓的後頸上橫切

豹貓慶幸地避開了,並直接蹦跳到距離香莉的幾米外,這時..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身體
如同感受到死亡般的呼喚,她全身正發抖着.....她現在正害怕著香莉

恩榮以僅餘的力
氣勉強地將自己的身體撑起來,他掩著傷口...並用僅餘的一口氣向香莉喊着「小莉!!!快走!!!!!抛下我們就行了!!!!」同一時間,獵鷹再一次往着恩榮的臉上衝前

恩榮提起手以他自己的全力去進行抵擋,恩榮接下這攻擊後,身體其他部分沒有大礙,只是左手在這場比賽中應該是已經廢了...香莉眼見著這樣的情況,立即以烈焰包覆著全身,一個巨型火球正向着獵鷹襲來

獵鷹以雙前臂擋下,但這強大的衝擊力也令獵鷹退後了幾步..香莉走到來恩榮的一旁說著「你到底在說什麼呀!要我拋下你們這是我絕對辦不到的事...」

香莉道完此話後,便立即向獵鷹乘勝追擊,香莉靠著靈活的身體以及了得的劍法和流術,毫不喘息地往著獵鷹攻擊。香莉一劍又一劍連擊着獵鷹,熾熱的一劍,不斷猛烈地打在獵鷹的身上,獵鷹也只能不斷持續被動狀態,並從中試圖找出一下子的機會逃離

劈裡啪啦畢畢剝剝!~~~劈裡啪啦!!!!畢畢剝剝!!!!!!!!!!!!!!!~~~ 獵鷹的身體開始漸漸承受不住香莉這猛烈的攻勢,就在他以為自己即將要落敗之時....他卻在一秒中找出了破綻。香莉此刻以劍伴隨著烈焰正往獵鷹的頭上劈...就在這一瞬間,獵鷹直接伸手承受著高溫接下了這一刀

他以拳頭緊緊地握著刀刃,剛才在熊熊燃燒中的火焰開始慢慢消退...面對這壓倒的力量,雙手握著劍的香莉正無法逃離獵鷹的手中。現在她有兩個選擇..一:繼續手握著武器,與獵鷹進行拼力。二:冒險放下武器,脫身並用其他方法進行攻擊....





香莉選擇了第二個選項,她放開手,同時間在右腿進行施力......她跳起來,並直接以火焰集中於右腳,並一記飛腿踢到獵鷹的臉頰上....這一腳直接踢破了獵鷹位於臉頰位置的骨頭,數塊骨頭剝落..這一位置的皮膚再沒有那厚層的保護....握在他手上的劍
也落在地上

香莉落地後,右腳隱隱作痛...整個右腳都紅瘀了起來,令她在行動上有一定的阻礙.....香莉咬緊著牙齒,撿回地上的劍刃,並想趁機往著他的弱點來繼續進行攻擊...香莉忍著痛苦..一步一步走前 前進啊!!!!!!前進啊啊啊啊!!!!!!!!!!!!!!!!要一口氣把他收拾!!!!!!

噗!!!!!!!! 香莉的背後突然一凉,有一股力量打來...是豹貓隱藏了氣息,並藉此向香莉進行偷襲...豹貓一個飛腿直接打到香莉的脊椎上,香莉被一下打飛,而她很快地就在空中滾了幾圈,捉回了平衡成功安恙無事地落地...

香莉左手支撐著自己,右手拿著劍,並依然繼續堅持地去跟他們對抗著...豹貓俯衝著往前...以高速靠近着香莉,香莉雖然視態捕捉到豹貓以什麼的形式襲來,但身體卻無法跟上她的腦袋。豹貓捉著她的弱點,在她距離香莉不足十厘米時突然蹲下,並來了一個旋轉踢,直接擊中了香莉的右小腿...

「喀啊!.....」香莉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豹貓走到來無力的香莉面前..豹貓一臉不情願的樣子俯視著香莉「不好意思呢!我也是迫不得已而已...」說完這一番話後..豹貓手形變為爪形,並想以此一下刺穿香莉的心臟,來一下快速的致命一擊,讓香莉離開時也不至於這麼痛苦....

當豹貓伸手要發起攻擊時..香莉無力地看著眼前...心裏只有放棄掙扎的念頭 就這樣吧!....我很想起來繼續戰鬥...但...這有什麼辦法....

咔啦!~~~..... 香莉看著眼前冒出了一個身影...擋下了這致命一擊....豹貓也為此而感到驚訝.....恩榮挺身而出為香莉擋下這一擊....豹貓刺穿了恩榮的腹部......





恩榮這刻感受到無比的疼痛......「啊!!!!.......」不過他
依然地堅持著..強忍著這份痛楚以最後的一口氣向香莉說着「快點逃走啊!!!!!!!!!!小莉!!!!!!!!!!!!!!!!!!!!!!!!!!!!」香莉此時眼眶湧出了一點點的淚珠

「為甚麼...不早點逃走...雖然你真的很強就是了..但人家好歹也是天級集公團,一人怎麼應付這幫怪物們啊!!!!!!!我會幫你拖住的!..你就趁現在快點走吧!!!要在這一回合生存下去啊!!!!我們的目標可不能停步於此啊!!!我可不想就這一下子完結呢!!!!」恩榮用盡了自己的嗓子大喊着...

香莉搖搖頭回道「不行啊!!要做出拋下你們獨自離開,這麼自私的行為我可不能接受呀!!!!!!!!!!!!!」豹貓此時想收回那手,脫離開恩榮的身上...但怎料恩榮卻用盡了全力,收緊自己全身的肌肉,雙手拉著她那前臂,導致豹貓無法進行掙脫


恩榮痛苦地大喊著「自私?..那些都不重要了!!!!!!現在小莉你是唯一傷勢不算嚴重,而且實力是能足以面對接下來各種情形的隊員了!就算現在你能把他們打倒又怎樣..傷痕纍纍的我們也只會成為其他人絕佳的獵物..現在我們也只會是拖油瓶的存在!!!!!就算我沒有受傷..我...也是而已..................現在我大概..找到了我在戰鬥中的價值了...也是我唯一的作用!!我已經做好完全的覺悟了!!!!!!!!!現在你是我們全部人的希望,所以現在快點跑生存下去!!!!全部都寄託於你了!!小莉!!!!!!!!!!!!!!!跑啊!!!!!!!!!!!!!!!!!!!!!!!!!!!!!!!!!!!!!!!!!!!!!」

聽到恩榮這熱血沸騰的吼叫後..香莉正痛苦地發抖著,她用了幾秒止下了自己的眼淚....她輕輕把劍放回腰間...「對不起呢!...」香莉回頭並咬著牙儘最大努力忍受痛苦拔腿而跑...她現在内心滿是掙扎,她閉起了雙眼不顧一切地跑離開了....

恩榮看著香莉漸漸遠離的身影,周圍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蒙糊,視覺漸漸變黑..慢慢變得無力....嘴角輕輕揚起..輕輕的一笑....同時心裏為著自己終於有做出貢獻高興地笑著.....安詳地合上眼睛,鬆了一口氣.....

現在恩榮只隱約聽到零碎的聲音.. (你...這傢伙真纏人呢!! 豹貓成功把手收回來,帶着厭惡的眼神說道 (啊!!!....不要跑啊!!!!!!!........ 另一邊的獵鷹眼見情況不妙,立即同步追上,緊追在香莉的背後.....

而這時.. 嘣!!!!!!!!!!!!!!!! 一股熟悉的強風再一次往靠着他臉上打,鋭里子緊握著手上的弓,並不斷射出箭矢,即使下半身已經無法使喚,但她也用盡自己的所有方法,只務求令香莉得以成功逃脫....

嘣!!!!!!!嘣!!!!!!!嘣!!!!!!!嘣!!!!!!! 一發一發的強箭打在了獵鷹的身上,而這也成功阻止了獵鷹繼續往前的步伐...就這樣四人眼睜睜地看著香莉成功逃跑了.....獵鷹輕輕回頭..眼神一變.. 嘣!!!!!!!!!! 他一重拳打在了地上,從而去發洩著自己的不爽...

恩榮筋疲力盡地趴倒在地上....用着苟存的一口氣合上眼
輕輕笑說道「加油呢!..小莉.....」恩榮說出這句話後,身上的力氣已經全部用盡...他無力地趴在地上,本發著亮光的水晶...漸漸化淡.......

豹貓這時也緩步走後..輕易地將鋭里子處決...兩人犧牲了自己去換取香莉的生存機會..兩人均將所有押注在香莉身上......

恩榮鋭里子淘汰......

....


整個比賽場地共分為三個區域,分別是最南方的廢墟區、中間的平原區以及最北方的樹林區,各個區域都各自有不同的特色

廢墟區掩護物多,空氣的灰塵頗多,導致視野範圍不佳,是眾區域中安全區數量最少的區域,而且有著繁多建築物,這複雜的空間結構適合先擬定策略再考慮是否作戰。

平原區則空曠無比,幾乎可謂是零掩護物,而安全區數量是最多的一區域,這裏適合著對戰鬥沖昏頭腦的人,而且基本上這區域的人都是在長期大混戰中。

樹林區則是上述兩者參半,有掩護物但不多,安全區數量比廢墟多亦比平原少,而這最具特色的正是地形,地形有著孤峰突起的高山,也有著也有著險峻陡峭的懸崖,高低差可謂是非常的大。


咻!~鏘!~~鏘鏘!~嘣嘣嘣!!!呯!!!!!!!!!!「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呵呵!!!!!!」無數的聲音交集於同一個環境中...這裏正是空曠的平原區,而現在正是數百人聚集於此的一個大亂鬥....

各人均擁有著屬於自己的招式,各種劍術、流術和負解力量均一一出現在這兒,安好無恙的平原一瞬間轉變成坑坑窪窪的戰場,這裏充斥著無數人的吶喊聲、慘叫聲...

天級集公團正混在這無盡的戰鬥中....莊浩惠口耳乙都各自使出自己出著的能力去應付這場混戰

一拳一拳的將對手打倒,儘管被圍毆,也能以他驚人的耐力和防禦力去抵禦並進行反擊。而莊浩都會以那些白光點覆蓋著自己的身體以保護自己,接著以自己的負解力量進行一次次的高輸出群傷。惠口最主要是埋下陷阱並一次過讓大量敵人陷下來,例如以自己作誘餌,以矮小看似虛弱的身體引誘別人前來,當別人卸下心防前來攻擊她時,她就會使出藏於自己衣服内的武器,直接刺穿他人的頭顱。最後耳乙則是在以她的負解力量去為同伴們進行輔助,她的能力為可以控制到目標的心跳速率以及頻率,只要被她盯著,心臟就會完全被她控制着,不過這能力當中是有些小的限制。

兩小時過後,戰場上的聲音漸漸落下,剩下在這平原中的人數已經不多了...揮著自己的拳頭,面帶笑容說着「嘻嘻嘻!!看我這一招,敵人瞬間說再見!!哈哈哈哈哈哈!!!!!!」耳乙特意走近,擺出挑逗的眼神讚賞著「哇!~你真的是太厲害了!!哥哥!!剛才我被四方夾擊時,你那跑過來營救我的英姿~真的是太帥氣了!!!!」被讚得臉紅耳赤,撓著頭沾沾自喜的笑道「哈~哈哈哈!!!那..當然的了!~~~」當他們以為這漫長的戰爭會迎來一絲的喘息時.....

「喂!!!!!!!!!!!終於找到你這混帳了!!!!!!!」一道充滿著怨恨以及蠻橫的聲音傳到來七大罪集公團的四人耳中....唯獨對這聲音異常地在意

四人把視線轉向到這聲音傳來的方向,一個光頭的男子漸漸步近,睜大了雙眼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人.....

而向他們走來的正是要尋復仇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