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吱吱~~~吱吱~~~ 數幾隻小鳥正在樹上跟鳥媽媽搶着食物中...這是一個明朗的早上.....

一位黑長髮的婦女正用着剃刀去替自己的兒子剃光頭....而這一小孩就是。他興奮地看著鏡子,看着自己全新但卻帶點熟悉的模樣....「媽!~我是不是快可以學到重拳術系了!!!!!」

作為小孩的媽媽看見自己兒子如此興奮得意的表情後,她伸手去輕輕撫摸著的頭,以溫柔的聲音緩和地說著「嗯!~是呢!~我們的小憎快可以學到重拳術系這酷酷的東西了!可要記住呢!小憎!學習重拳術系是為了增強自己,令自己變得更堅強,而且同時也要用自己這份力量去保護弱者呢!!」

「媽!!我知道的了!!還有我都已經十歲了!!你別
再將我叫成小憎呢!!弄得我還小似的!!!!」還帶著小孩子氣的仰頭看着母親,媽媽只輕輕地笑言「好了!~好了!~一切都搞定好了!現在快點去廟裏吧!」

打開了家門,怡悅地跑出了外頭,沿著道路蹦蹦跳跳地走到去廟前,並開始了他的修煉之路...





重拳術系是屬於重拳村這村莊所專屬的武功,後來被政府統一為逆派劍術中。而有關於這劍術的傳統,通常生活於這村莊的男子年滿十歲後,都須把全身上下的毛剃去,他們認為身體該暴露於空氣之中,頭髮、毛孔、衣物都會阻擋到大氣中的與人體內的氣互相的磨合,經過兩者的氣互補就能夠令一直隱藏於人體内的實力釋放出來,所以只有將這些阻礙物清除,才能發揮到人體的極致,因此他們所穿著的衣服都會比較暴露。

當到達廟後,就會有長老沾下黑水,從你的胸前蓋下一個大大的紋印,這就是重拳術系代表著核心理念的象徵,名叫互補陣


(示意圖...)

在圖示中,左邊代表著世界與光明,而右邊則是代表着人與黑暗,雖然兩者是相反不一的存在,但兩者卻能巧妙地碰在一起。世界本是光明,人本是黑暗,正因如此兩者必須通過互補才能令互相得到平衡,才能建構成世界與人真正的樣貌,兩者都缺一不可

重拳術系每幾年間都會輪替下一屆的代表,代表通常都會為三人,而這三人的重任除了是保護村民外,更重要的是要把重拳術系以及當中的精神傳承到下一代去





而其中一人,正是當時的爆,他當時帶着幾十個學徒去進行一系列的修煉...當時一開始對的印像是有點兒神經質,他有時甚至會因為小事而大叫
,而且叫聲真的很刺耳,還有就是一個實力高強代表著正義的男人,對他是帶有崇拜之心

受盡了學生的愛戴,雖然樣子兇狠,但脾氣卻相當的好,尤其是面對著小孩子。而且對每一個小孩子都非常寬容,會來主動關心每一個小孩,跟他們談論着一些瑣碎事,逗小孩子們開心,與其說他是一個老師,倒不如說他更像好朋友。

在當時認識到一位新朋友,名字為。他通常都只披着一件薄薄的白色短袖外衣,穿著一條米白色短褲,整個人瘦瘦弱弱的、總是帶著那柔弱的微笑,這人是眾多學徒當中身子最瘦弱,實力最差的一人。起初對這人的印象都較為負面,每次看見他時,心裏總帶著一個念頭 這人怎麼看都不會變強的吧!~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對這人卻慢慢
開始改觀...他每一個早上來到廟前,看到的第一人便是他,儘管提早一個小時起來,永遠都會比他早先一步到來這修練。也發現到的午飯時間比任何人都要快,這是因為要爭取著每一分每一秒去將自己變強。

有一次,外面下著傾盆大雨...因天氣關係,所以就先暫停了一天的修煉,給予大家休息的時間,這時卻跑出來,跑到廟內想藉此偷偷提升自己的實力,希望可以在同學面前以自己的實力炫耀一番。但走到來寺廟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卻再次冒出在他面前....正一人在寺廟中,淋著大雨,全身濕透的默默揮著拳獨自去修練着





起初帶點詫異..接著對此有點兒輕蔑,便一步一步走來向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裏?..老師不是說..今天無需到來修煉嗎!??..」

聽到這聲音後轉個頭來,從剛才擺着認真的表情轉變為和煦笑說「是.......啊!!哈哈~....的確今天原本是一個休息日...但..你也看到吧!整團人中..最差勁的就是我...還需要老師的特別照顧呢!!~..所以我想既然我這麼沒有天賦..那就該比別人更努力,更積極地加以訓練...只能靠這樣我也許才能跟上你們呢!~拖慢你們的進度也挺不好意思的~哈哈!~..你也是來修煉的吧!~」

聽到這句話後..瞬間為自己的行為而感到一絲絲的愧疚..雨點在天空中交疊著,一滴滴的滴在的身上
 我..真是的..我實在太自以為是了...我偷偷走來進行修煉只是為了炫耀,以自己比別人變得更強去從別人身上獲得虛榮感...但眼前的他...儘管能力不足..也這麼努力不懈的...不是想在別人面前表現自己,這都是真正地為著自己和別人著想....我..真是的......

於是乎...兩人就在這雨中一同笑笑的進行修煉,一同淋著大雨..一同拼盡全力去提升自己的實力,那超乎常人的潛力所驚豔到..而亦同樣佩服着的精神力,自此兩人成為了非常要好的好朋友
(這天之後..兩人都因淋著大雨而生病了......)

有時都較為衝動,而且生氣了上來有時候連都會控制不住,但卻非常有義氣,會為朋友受到不公的對待而為他出一口氣,而且在某時候還挺遲鈍的。而人則較柔和,就算發生什麼不太愉悅的事,他都會笑笑帶過,但這並不代表他軟弱,他只是過於溫柔而已。

過於衝動時,就會立即制止,當受到了欺負,就會挺身而出。兩人之間的性格,巧妙地進行互補,他們彼此已經成為不可分割的關係。兩人會互相到對方家中遊玩,會一起躺在同一張床睡覺,不時更會一起作弄

半年過後,兩位的堅持不懈得到了相應的成果,兩人的實力都有著飛越性的提升。而這時,為眾學徒們帶來了一位新成員..名叫滅,而這人的出現...開始慢慢改變了兩人
這本來安祥和平的日子.....





跟其他人同樣地光着頭,有著兩顆大大的淺藍色眼睛和高挺的鼻子,樣子帶一點囂張感,個子雖然不算太高,但從身體上的肌肉量來看應該就係之前也受過不少重訓

從一開始就以熱情向眾人打好了關係..不知不覺間成為了所有人的中心,不過..兩人卻不想加入繞着這人走的小圈子裏,所以他們都盡量避免與這人進行交集

不知道是否正因如此...好像對他們兩人產生了一點兒針對性..在言語上略帶着攻擊性,眼神對他們格外地尖銳。起初兩人都不以為意..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的欺凌計劃似乎逐漸升温,都開始感受到其他學徒對他們的冷漠...刻意地以身體碰撞他們。

特別在有一次...某位同學告說著自己被偷走了東西時,一下就指着喜,被誣捏著的..當然不斷地進行否認...但諷刺的是..誣捏的聲音卻隨之增多,理所當然第一時間挺身而出,為自己的朋友進行辯護,但顯然地這一招屬實無效,當抱著不平想以拳頭說話時,一手拍著他的肩膀,微笑地搖搖頭..而也只好強忍吞着怒氣,收起了拳頭..............但最後結果..居然真的在的袋子裏找回這位同學所遺失之物.....

當下的是多麼的委屈,在當時不停地搖頭表示著真的不是自己...但果不其然這是無效的,證據就擺在大家的眼前。經過這事後,受盡了各大同學歡迎..而騙子從此就成為了的暱稱....儘管如此依然相信着,但面對著什壓倒性的聲量,那僅僅的那一道聲音又有何用.....

事後..將整件事告訴給....希望可以還他們一個公道,但只以玩笑帶過..也沒有作任何行動....無奈之下他們只好默默承受着這一陣的痛苦......

「這糟糕透的世界...這幫愚蠢至極的人類.....這毫無秩序的社會......」在這次事件之後..心裏永遠都掛着這一句...開始慢慢討厭這裏的人






這事過了幾個月後...在某一天,趁著不在一旁時,走來找的事,他靜靜地一人帶到了森林裏.....不久後,由於找不到喜,便向其他人問道,而他們回答「好像跟他走到那方向的森林中....」

這時心裏充滿十萬個不妙,他意識到找他們並沒有什麼好事發生...直接跑上剛才人們所説的位置中,他現時十分慌急,深怕着會遭遇到不測

他跑啊~跑...在途中甚至聽見了一道尖叫聲.....這令的焦慮提升..他跑到目的地後....眼前的景象令他感到難以接受、心情複雜....而複雜中所夾雜的情緒全都為負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一瞬間的衝擊令慢慢將眼睜大...手腳都在抖動...一瞬間的衝擊令無法進行任何思考................................眼前是.............

的屍體和站在一旁的兩人........

心胸上
穿了一個大洞,他毫無一絲氣息....漸漸地光為成光點,住昏黃的天上揮灑而去.......而手上沾滿鮮血...他把眼神轉向....「........」

「你倆臭傢伙!!!!!!!!!!!!!!!!!!!!!!!!!!!!!!!!!!!!!!!!!!!!!!!!!!!!!!!!!!!!!!!!!!!!!!!」當時已經被憤怒沖昏頭腦,其他細節並無記憶...只記得眼前把朋友給殺害的

此事傳開去後...村内所有人都因為這事而鬧得很大,但最關鍵的人
失去了蹤影....而則須以火具行刑...以幾十把熾熱的鐵製武器往他的身上燙,接著以刀刮掉胸口上的章紋,然後把他放逐到外頭,任他自生自滅......在最後甚至一句對不起都沒有向說,從此就離開了.....





「這糟糕透的世界...這幫愚蠢至極的人類.....這毫無秩序的社會......」

.....


「喂!!!!!!!!!!!終於找到你這混帳了!!!!!!!」一道充滿著殺氣的身影漸漸走近...莊浩惠口耳乙瞬間進入了警戒狀態...

莊浩以他驚人的洞察力很快就看得出眼前的人物與有所關連,而莊浩再看著身邊一旁的的表情,就更加確定了這判斷,莊浩擺著手勢示意惠口耳乙先不要作任何行動,而她們也繼而聽從這來自隊長的命令

「你是........嗎?」看見眼前熟悉的這人..再感受到當中的怨氣,他開始漸漸就下了眉頭...輕輕地低下頭來....這身影帶來了漸漸的悲哀與愧疚感。幾秒後,握緊了拳頭,他抬起頭回來,直視著眼前的傢伙...

但怎料....一瞬間中....收緊了腿筋,以疾速撲前,一拳打到了的臉上.... 呯!!!!!!!! 所戴著的鐵製拳套與的臉頰狠狠地擦過,這重擊的迴響深深存入到後方三人的耳中....

硬吃了這一擊,其實他完全可以迴避到這攻擊,但顯然地他選擇屹立於前,自願接下這重擊....被打退後幾步,臉上有著明顯的紅腫....





雙手對撞,拳套與拳套間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而並怒吼着「你這冷血殺人犯!!!!!!!!!!我可不想你叫道我的名字呢!!!!!」

惠口率先地向展露出敵意,身體不自覺地走前了幾步...不過這時卻伸起了手,阻止了惠口接著說「這就交給我吧!...各位可不要插手哦!!.......」

在這一刻,展露出一樣的笑容....這一笑是在意示着自己可以可以應付得來。而在眼中卻對這笑容感到無比厭惡..他不明白哪裏好笑,他不明白為何眼前的人仍然可以嬉皮笑臉着。不過莊浩惠口耳乙卻看穿了現在根本是在逞強,這一笑單純是用作保護自己內心深處中那脆弱的一面而已。

眼睛滾一滾,看到在身後的三人時,心裏的不忿持續的上升...「現在你生活得很好嘛!~一定已經早忘記了你所犯下的事,自己跟他們快快樂樂地生活著吧!!你這偽善的人渣,你所親愛的去哪了~」

眼眉一皺,接著變得有點激動「不...不是你想的這樣....一切你都誤會了!....」「少在那邊裝無辜!!!!!!!!!」並沒有留給予任何說話的空間,直接再一次
一拳向打來

面對着這下攻擊可謂是綽綽有餘,直接一手捉住打來的前臂,眼神並沒有直視著憎,而他現在
的神情卻在透露著內疚說著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