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面對着突如其來的道歉,在當下並沒有接受,直接以另一隻手打向的臉....

噗!~... 但很快地..也被輕易地接下,深感著不忿的直接一口咬著的左手,大力大力緊緊地撕咬着的左前臂,就如同一隻盯著獵物很久的獅子一樣

並沒有任何想傷害的意思,直接拉開自己的手臂跳後到後方,而這一動作也令他手上的皮膚被撕開,手臂上正流著一絲絲的血水....他強忍著痛苦跟訴說著​「.....喀...明白你現在對我憎恨的心情,但可否給予我一些時間讓我解釋.....」

「還有什麼好說的!!!!!!當時我肉眼所看到的場景就是最好的證據!!!別想狡辯!!!你這殺人犯!!!!!!!!!!!!!!!!!!!!!!!!!!!」已經被憤怒沖昏頭腦,根本什麼都聽不入耳了,他再一拳往着的臉上打





迅速以手臂作格擋.. 呯!!!!!!!!!!!!!!!!!~~ 再次發起進攻,強勢地一拳一拳的打在身上,不斷退後不斷進行格擋....

呯!!!!!!!!!!!!!!!!! 呯!!!!!!!!!!!!!!!!! 呯!!!!!!!!!!!!!!!!! 呯!!!!!!!!!!!!!!!!! 呯!!!!!!!!!!!!!!!!! 呯!!!!!!!!!!!!!!!!! 呯!!!!!!!!!!!!!!!!!

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手上的肌肉中,感受到越發越重的拳擊,痛楚漸漸的湧上來....不過儘管如此仍然地不進行任何反擊,只默默承受著這來勢洶洶的攻擊

呯!!!!!!!!!!!!!!!!!!!!!!!!!!!!!!!!!!!!!!!!!!!!!!!!!!!!!!!!!!!! 又一下重拳打進了腹部的肌肉去,這一重擊也把擊退後幾分....

依然地握緊拳頭一步步走前,手上的紅筋紛紛冒出,他的眼神帶著憤怒和憎恨漸漸逼近「現在到底在裝模作樣什麼!!!!!假裝對我下不了手嗎!????那為什麼又要對下手啊!!!!!!!!!!!!!!!!!!!!你還對這名字有印象嗎?人渣!!!」





按着自己的腹部,他現在身心都感受到一陣陣的疼痛,他低著頭並沒有直視着輕輕說道「當然記得了......他是一位善良努力的好孩子...若不是我的話.....」

「喀..不知為什麼從你口中聽到這名字時會特別焦躁!!!!!!」呯!!!!!!!!!!!!!!!!!!!!!!!!!!!!!!!!!!!!!!!!!!!!!!!!!!!!!!!!!!!!!! 走近再以一拳直接往的頭上打,這次並沒有進行任何格擋,直接被打飛幾里

「你確定要繼續擺著這臭模樣嗎?!!!重拳術系的特點就是只要不斷進行打擊或被打擊,個人的力量就會隨之逐漸倍增,你確定你承受得了我接下來的這一拳嗎???」雙拳再一次互相碰撞,拳套與拳道間擦出了清脆的金屬音

以雙手支撐起自己,鼻子流出了幾滴血滴....在後方的惠口耳乙看見自己的隊友不斷被毆打,她們的心情都顯得十分擔心。不過莊浩卻面不改容,依然嚴肅地看待中...

倒吸了一口氣..這時整個環境都變得平靜...「.....求求你了,可不可以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抬起了頭以堅定的眼神看著....





看著這眼神後,不禁產生了幾絲猶豫...但他卻仍然固執地閉著雙眼搖搖頭「解釋...什麼啊!!解釋就能將你和親手把殺死的事改變嗎!???」

....這人是由長老命令將他直接擠入我們小隊其中的.....」開始跟說出他所知道的真相...聽到這個訊息後恍神了一陣....


「他....」但當想開口繼續說時,卻絲毫沒有停下來,不停地往的臉上一拳一拳打上...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 攻擊甚至開始加以頻密

「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不想再聽你們的狡辯了!!!!!!!!!!」他現在什麼事都已經聽不入耳,全都因為憤怒已經完全沖昏了他的頭腦,現在的他只剩下憎恨..

完全接下了所有的攻撃,身體已遍體鱗傷...表皮開始瘀腫、受損、流血...但他依然卻能像石像般堅挺著,屹立不倒...

口中吐出血...頭垂下來,身體也逐漸擺下...跪下了膝蓋,把腰彎下,雙手擺平在地上..現在他眼神出現的是愧疚和悲哀,眼淚在一瞬間中湧出,他下跪叩頭仰視着

「對不起!對不起!!!!的確是我錯手所了結的..這的確是我的過錯,我對此沒有任何辯駁...但..我現在有必要讓你了解到事情的真相..求求你..求求你..給我兩三分鐘時間..聽我訴說吧!....」

停下了攻擊..他以不忿的眼神俯視著他..沉默了起來...接著就開始慢慢道起當時所發生的一切...






涉長老命令將滅他擠入我們小隊其中,對於長老這唐突的請求起初我也不太能接受....但...畢竟他的地位比我還來得高呢!~...無奈之下我也只好服從他的命令....

長老他向我提出幾項要求。第一,要加倍用力對他進行訓練,理由為起步點較慢,為了跟隨到其他人的進度必須加緊對他的磨練。第二,不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對待他,你和他的地位須平等,即使你是老師也不能過分譴責他。第三,不要過多追究他的行為。

這一切都是長老他偷偷向我提出條件,其他人對此事並不知情,若我能達成這條件後,長老會在將來把長老之位交付於我....「!靠你了!有秉持著你這樣精神的人現在已經並不多呢!世界正在轉變着...啊!~哈哈~老夫扯遠了呢!~等你成為新的長老後,整個村子就是靠你了!」

其實說真的..我對得到長老之位這事宜是毫不在乎的,我就只是單純熱衷於將這祖先所交託下來的武術永遠傳承下去。就算長老他不提出以上的條件,我也非常樂意將重拳術系傳承給,差別只在於我並不會將調到這一隊中,而是給他時間讓他從零開始慢慢做起.....

不過...畢竟他是長老,即使長老他給予機會我拒絕...在没有理由底下,我怎麼可能回絕長老的請求,畢竟地位在我們村中是非常看重的,對長老不敬則對整個村子不敬....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只好將編排到你們當中

加入的初期,我對他的印象就只是一個非常有天賦,且有種領導人感覺的小子,輕易與他人打成一片,並會利用這去統一別人的想法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的種種行為都開始令我有點看不過眼...他事常會搞些小動作,會利用自己所積蓄下來的勢力去欺負其他不妥他的人...這些行為給我有一種黑幫大佬的感覺....





我不禁開始產生顧忌的心情....但無可奈何卻被長老以言語去說服「他們也只是玩玩而已啦!~小朋友嘛!~只要跟著我說的意思去做就好了...等日子過去後看情況再決定也不遲啦!~」接著長老以條件中的第三項為由,要我不用理會太多,專心做好自己的本份

當時的我也認為自己可能是想太多了.. 畢竟大家也只是小孩子,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呢!~...... 「等日子過去後看情況再決定也不遲啦~等日子過去後看情況再決定也不遲啦~等日子過去後看情況再決定也不遲啦~」接下來的日子,我就不斷以這一句說話洗着自己的腦..

最終我選擇以最懦夫的方式...直接無視這一切,這就是為什麼當時和....你倆來找我談論這事時,我會展露出這樣的態度去面對的原因.....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其實我也用過一些方法嘗試教導希望他的性格得到改善。就這樣幾個月過後,當中我看著的行為似乎有所遞減,令我開始認為自己無須憂慮太多了....

但..我實在太愚蠢了,當我放鬆心態的幾天後...我才終於看見到他真實的一面...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過失.....

當天我在村附近逛着期間,突然聽到不遠處的樹林裏傳來了一陣的尖叫聲...「啊!!!!!!!!!!!!!!!!!!」這由小孩發出的尖叫聲,這令我十分著急,便一個勁往着那方向跑...

「嗚啊!~..嗚~救救我!!!救救我!!!啊」我跑前來看見的是正哭着呼叫着..而在他旁邊的則是一坨巨大的黏稠稠的只長着眼睛的深綠色泥漿怪物....當下的我立即斷定正被這泥漿怪物襲擊而陷入危機





當時的我就立即向泥漿怪物產生敵意,我不想與所有人受到傷害...雖然泥漿怪物並沒有想發動任何攻擊的跡象,而我亦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他並無任何的敵意...這令我猶豫了一陣...但我依然動手了.....我不加思索直接對我前方自認為的怪物作出攻擊

呯!!!!!!!!!!!!!!!!!!!!!!!!! 當我用盡全力一拳直接打穿那一團泥漿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前方有一股熟悉的氣息....我抬起了頭,眼前的泥漿怪物突然發出極不自然的抖動 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咔啦 並不斷發出這樣的聲音....

這狀況維持了幾秒後,他的身上冒出一陣粉紅色煙霧........ 咻~~~................ 泥漿漸漸地消散到空氣中.........................................

而......接下來....我........眼前正是...一位瘦弱的小男孩.....這時的他已經毫無意識...眼神已死,眼框不斷湧出噴泉般的淚水.......一副已經失去靈魂的屍骸出現在我眼前.....

...

是...我親手殺了他......

當這一幕發生在我眼前時....我整個人都愣住了....我的手中感受到他胸口裏骨肉的糾纏,冰冷冷的血肉......我無法相信...我無法接受....我無法對待現在所發生的事....當我仍然處於那狀態時,你就到來了現場.....

我很想去向你進行解釋...很想跟你道歉....但不知為何我當時腦裏卻一片空白...口裏無法組織任何一句句子....我就只知道..我殺了人....我殺了一個孩子............





之後我得到了該得到的懲罰...被無數根超高溫的鐵棒灼燒着自己的身體,但那區區的皮肉之痛,遠遠比不上我親手把那孩子殺掉那一刻的痛苦....原本的我甚至還想了結自己的生命,我認為自己跟本沒有資格活在這世界中....但這個念頭被長老所阻止了

長老邀請我到他的家中,並叫我坐下...他向我遞上了茶水,長老他開始談論起有關於的這一事。這時我對長老的心情有點兒複雜,首先我十分尊敬着他,但同時這一事卻令我開始對他有種不信任感

他正忐忑着....眼神帶著一點慚愧....接著雙膝突然間跪下,向我致歉...「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老夫實在太糟了呢!...鄙人對不起你們所有人....喀....」

長老一滴一滴淚珠從眼眶上流出,長老他放下了身份向我獻上最高的歉意...當時的我還沒完全反應得來,對此瞬間而感到慌忙「不..不用這樣..長老...你不能突然向我跪下啊!」

經過一番冷靜後,長老和我淡淡喝了幾口茶...大家心情開始得到緩和後,長老便帶著懊悔的心情向我訴說出有關於這一切的內幕

「我兒子離開村也有幾年了...畢竟大城市物資可豐富得很,而且有更多不同事物給人追求,作為父親的我也想兒子接觸到更多新的事物,而不是一直待在這封舊的小村子裏。相信再過幾年真正會待在村裏的人已家不多了,可能就只剩下老夫這些老骨頭吧!我們也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腳步呢!..你說是吧!

「也是呢..但...怎麼突然開始帶起這話題了....」

「哈..剛才所說的也不是重點啦..純粹是老夫想抒發一下而已....老夫兒子每月都會定時書信回來,令我作為父親的也無需擔心太多....但就在某一個月中,寄來的信卻是一封來自一個神秘組織的威脅信....内容說着我兒子已被他們挾持着,若想他平安無事就要按照他的意思去執行,若違反的話兒子的性命就會不保。當時的我十分擔憂,老夫也不想自己的兒子受害...無能為力下,我就完全按照他的意思去做,所以這小子其實是從一個神秘組織所派帶來的人,他們的來歷和目的我都不清楚....我就這樣一直困在不清不楚的恐慌中....」

「老夫一直認為只要乖乖聽從指示就一切安然無恙....但鄙人實在太愚蠢了...我萬萬沒想到會鬧出如此之事,現在的我也很後悔....鄙人這樣自私的行為..對不起....連累到你了.....老夫會承擔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老夫惹來的禍..罪該萬死的不是你,而是鄙人...我是引導發生這悲劇的源頭,也希望這樣能令你稍微釋懷一點.....所以離開這裏後,請積極去重新尋找方向開始自己的人生吧!...」

「但!..」

「就這樣了..這是老夫唯一能夠幫助你的事...所以拜託了,我不想再連累到你呢!....這事就交由我來平息吧!」

對話完後..長老將最後他所知道的資訊告訴給我...有關於的事宜....

失蹤於這村莊前,長老在森林中目睹著這一切...面容表露著滿意,輕輕地戴上了面具..這面具額頭位置有一個相當詭異的標誌...是一個瞳孔裏有著一個三角形的眼睛

(示意圖...)

拿出了一支小針筒,裏面裝著粉紅色的液體,擺出一副輕浮的態度,吹著口哨手指轉着那小瓶子,靜靜地說著「哼~~~...這東西開發還未完全呢!~死後居然會變回人形~真是嚇我一跳呢!~嘻嘻!~不過達成目的也就可以了!父親大人萬歲!!!!!」

說出這句話後便獨自一人走離開這村子.....從此再也沒有人看過他了.........

儘管長老跟我說出這資訊時,當時我也只是無心理會...接著我便獨自一人離開這村莊中....而在最後...我也沒有與你們道別,這都是因為我心中的愧疚感認為我根本就沒有資格出現在你們眼前....


「所以...」這時..雙膝跪下....「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大聲地喊出對不起,在這語話中帶點顫抖....這是因為愧疚、後悔、自責集中於一身中而造成的

「這是我唯一想到可以跟你贖罪的方法...跪下跟你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因我的軟弱而不敢面對你...在最後也没有跟你交代任何事就離開了....對於這不負責任的我再一此向你致歉.....」

細細聆聽完有關於這一切的事實後,怒火並沒有因為這一時而平息..一步一步地走前,俯視著...這時一言不語地不停往著臉上揍

呯!!!!!!!!!!!!!!!!! 呯!!!!!!!!!!!!!!!!! 呯!!!!!!!!!!!!!!!!! 呯!!!!!!!!!!!!!!!!! 呯!!!!!!!!!!!!!!!!! 也同時一聲不吭地硬接着數幾下的重拳...

這幾拳過後,繼續開始說着... 「當我走出村後..我整個人都十分迷茫,在茫茫的人海中我找不到方向...儘管長老是跟我說離開後要找出自己新的方向..但..我始終是放不下這事...直至我遇上藍毛陰沉小子...」

呯!!!!!!!!!!!!!!!!!!!!!!!!!!!!!!!!!!!!!!!!!!!!!! 再一拳往的頭上打「閉嘴!!!!!!!!!!!!我才不想聽你接下來那消閒至極的生活旅程呢!!!!!」

又再一次硬吃了這攻擊,但喘息了幾秒後..又開始繼續說「藍毛小子他跟我說"這些事都發生了...現在懊悔又有什麼用?與其不斷陷入過去中,不如好好重新做人,為自己的過去贖罪"聽到這話後...」

呯!!!!!!!!!!!!!!!!!!!!!!!!!!!!!!!!!!!!!!!!!!!!!!「我開始不斷嘗試作出改變.....」呯!!!!!!!!!!!!!!!!!!!!!!!!!!!!!!!!!!!!!!!!!!!!!!「對..這一切已經是事實了....」呯!!!!!!!!!!!!!!!!!!!!!!!!!!!!!!!!!!!!!!!!!!!!!!「從此我開始嘗試將這一份痛苦藏到最深....」呯!!!!!!!!!!!!!!!!!!!!!!!!!!!!!!!!!!!!!!!!!!!!!!

「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接連不斷往著的臉上揍,不斷地不斷地把憤怒以拳頭發洩在的身上....不過儘管疼痛佈滿全身,依然開口地說著

「但...遇見你的這一刻..我才發現自己是錯的....我才明白到我根本不能放下,或是說我根本沒有資格放下,全知所說的贖罪根本不是如此....這樣做是自私的...這樣做是彌補不到你們的傷痛的.....」

「所以..對不起!!!!!!!!!!!!!!!!!!!!!!!!!!!!!!!!!!!!!!!!!!!!!!!!!!!!!!!!!!!!!!!!!!!!!!!!!!!!!!!!!!!!!!!!!!!!!!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喜,我對不起村裏的大家....」再一次大聲說出對不起,直接​一個頭衝着地面上撞,藉此去為叩首道歉

看着跪下的樣子,全身都在發抖,他想繼續一拳一拳打向殺害了朋友的仇人,但不知為何這時卻下不了手「你到底打算維持這樣到什麼的時候啊!!!!!!!!這樣又有什麼意思!!!!!!!!!!!!!!!!!!!!!!.....」

「不要求你原諒我...只但願這樣能令你心情舒一口氣...」低下了頭,為自己所做的事進行著懺悔....

現在已經無力再出手了...「為什麼....為什麼!!!!!!....真正該死的人不去死啊!...為什麼死的是一個無辜且善良,不斷奮力向上的好人....為什麼!為什麼!!!!!!!!!!!!!!!!!!!!!!!!!!!!」歇斯底里地大吼着......一拳打到地上去發洩着....

但..這一切都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了...這已經發生了....好人無緣無故地死去,但壞人卻仍然能安然無恙地生活着........................

「我會反省的....是我發現得太遲了....若我能盡早發現的邪惡.....我以後會盡早將一切的邪惡消滅,這就是我現在在做的事....」當說出這句話後,原本怒氣開始漸漸平息的憎,恨意再一次湧上頭腦....

耳乙就在這一時間走出來站在兩人的中間,並以旁觀者的身份去為這事作出結論「聽好了!真正該從中反省的是不要靠著自己所既定的去行事吧!每個人都只會相信着自己看到的...但那又一定是否正確的..凡事都該作出思考去判斷,而不是連個腦子都不動,直接衝動去了決當前的事物...甚麼正義和邪惡的,這東西是這麼容易判斷到的嗎???!!!!看清楚一點,了解清楚一點...可能整件事就會變得不一樣了....」

耳乙說出這一句話後...兩人都似乎若有所思....兩人的眼神都開始有所改變....

「每個人都值得擁有第二次機會吧!...更何況這一切都不是他有意的...所以...請原諒他吧!我同時也為此事深表遺憾以及致歉...」耳乙微微彎下腰低頭並向著訴說著...的怒火也因如此開始逐漸降溫下來...

但事情還沒到句號時,這時...眾人的頭頂上出現了一道聲音.....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分散到上方中,他們仰頭看著,而這是一道廣播訊息..........

「喂!!!大家情況如何呢?!!!現在戰鬥已進入白熱化階段了!!戰場上所剩下的隊伍只餘百隊了!!那接下來大家要繼續為自己的集公團而戰吧!!!!繼續奮戰到底!!!撐到頭八十位!!!!!!!為自己和隊友能到達到下一回合而努力吧!!!!!加油!眾集公團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