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大家情況如何呢?!!!現在戰鬥已進入白熱化階段了!!戰場上所剩下的隊伍只餘百隊了!!那接下來大家要繼續為自己的集公團而戰吧!!!!繼續奮戰到底!!!撐到頭八十位!!!!!!!為自己和隊友能到達到下一回合而努力吧!!!!!加油!眾集公團們!!!!」

眾人都仰望於上,仔細傾聽著這廣播,耳乙聆聽完後便微笑地說「看來現在..只要再淘汰二十隊,我們就能順利晉級呢!~....」

經過一番冷靜後,低頭撓撓頭看著耳乙説「嗯!~...是呢!~..但..粉毛女...怎麼你要突然走來中間..要是你遭受到傷害怎麼辦,這些事...就應交由我自己來解決的」接著開始慢慢低頭陷入反思中.....

耳乙看見這樣子,然後又回想起剛才跪下的模樣後,嘴唇微微一笑,以手繞一繞頭髮,靠近於的耳邊中,以有磁性、溫甜的聲音輕語說著「接下來就交給我吧!...辛苦你了呢!......你剛剛的表現已經很好的了」

接收到耳乙輕輕吹來的口氣,那香噴噴的髮香後,他整塊臉都變得紅通通,雖然有一刻來自男性的衝動,不過接下來更多的卻是感到一分安慰「啊!~哈哈哈哈....是嗎~?是嗎!?哈哈!...」以招牌的笑聲笑着...雖然嘴上掛著笑容,但其實現在他的感受卻是感觸






此舉動令惠口有點兒看不下去,便走來舉起紙條表達出自己的意見"不要再玩弄他這情慾上腦的傢伙了,耳乙姐!" 耳乙便搖搖手掌笑說「哈哈~什麼玩弄啦!~可不要說得這麼難聽呢!」其實耳乙是希望以這去激勵讓重拾起之前那一份自信、活躍的心情

看見眼前所恨之人這麼快就嬉皮笑臉後,心裏的那一份不爽又開始慢慢湧上...他手上的青筋冒起,雙手因憤怒而顫抖著..

板長那死沉沉的臉的莊浩緩步走來,並以他那低沉的嗓子說「現在再處理多二十隊,我們就可以很快到達第二回合了.....現在你眼前的就是一位活生生送上來的敵人,是否要立即將他處決就交由你決定了....」

聽到這冷酷的一番話後,開始慢慢抱回一開始所遇見他們的心態「蛤!!..喀!!!!!你們這些傢伙現在居然還是在想傷害我嗎?!!!!!果然..世界所有人都是信不過的!!!」

這時莊浩直線看著憎,他舉起了手並打開手掌,而手指上閃起了幾顆小小的光點說「放心吧!..我們並沒有任何對你的惡意,我們本質上是一樣的,這一切都只是為了盡快達成一個目標的手段而已,感覺你來這裏的目的並不是為了這場比賽,就僅僅只是尋仇。所以放心吧!我會衡量好力道,整個過程不會太痛的!!怎麼樣!」





當他們的關係快要變得緊張之時..立即走出來說「對不起各位..還是覺得不要對他下手好了....我不希望再有珍重之人在我眼前離去了..儘管這只是一個比賽...唉~哈哈!~」

莊浩聽見這一番言論後,立即收起了動手的念頭,閉眼低頭沉寂地說「既然這是的決意..那好吧!...」

看見對手因一言而收起攻擊後,感受到些小的差異...他愣神了一陣...「你..真的不會...對我動手嗎..?...」

莊浩依舊保持著那低沉的聲音說「是的,都這樣說了,怎麼了嗎?.....勸喻你現在趕緊離開這區域呢!這裏十分空曠,是最適合與人幹架的地方,不想受傷害就現在快點離開吧!」說出這句話後,莊浩就靜靜轉身,緩步走離

看著莊浩的背影,些微的不可思議 現在我這是....被一個陌生人所關心嗎?.........這些傢伙也許...就是一幫好人...?....難道這世界還有溫柔的嗎?....不!...他們只是特例....世界是依然殘酷的....





在想著的途中,便走來,彎著腰保持著與同一個高度說「那...我們先暫此道別了......對不起!!!!!我會好好反省的...還有.....對不起了...我是一個不稱職的混蛋老師!!!」

搖搖頭,這一次並沒有高舉嗓子怒吼着..反而是心灰意冷地抱怨道「現在說這些到底還有什麼要用了!...我先說明,我對你的憎恨還沒有熄滅..剛才的我並沒有原諒你的意思...而我...接下來就是要找出這臭傢伙了!!!!..我說你離開後有打探到有關於他的什麼消息嗎!!??」

皺著眉頭看著爆,爆感到有些兒的羞愧..微微低著頭輕輕說「...........我並不要求你原諒我呢!......不過..他目前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我...實在對不起...與其說是不清楚..倒不如說我並沒有產生去打探他情況的念頭...是我太軟弱了...我不敢面對.......」

再一次激動向着大喊着「什麼!!!!!!!照剛才所敍述的事,就是他陷害你的,你為什麼會..」但話語未完,的隊友們耳乙莊浩就向叫道

「喂!!!!~~!!!!~~~~」「兩位!還沒有將事情完全解決嗎!???」回頭看著自己的隊友,情不自禁地會心一笑

「對不起了呢!!....我想..我......不..我不會再為自己找藉口了!..我不會再處於被動狀態了!!這樣吧!當我收到任何有關於的消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就這樣決定吧!!那我先暫時離開了..再見!!」道完此話後,就迅速轉身離開,跟趕上他們去了

「喂!!!等等!!!!!!.......這臭傢伙...怎麼就自行決定了!....」舉起手向喊停,但顯然地這沒有什麼用..放下了手看著的離開,本該是皺著雙眉,擺着一臉仇怒的表情開始漸漸落下..心想 但....我的心....似乎放下了什麼....我..現在這是..放鬆了嗎?......我都好幾年...没有這種感覺了..

眼看着他們的離開後,自己也踏起了腳步,與他們朝着反方向前進....他周圍所散發出的強烈氣息也漸漸散退.....而正當整個人都變得放鬆之時.....





呼呼呼呼呼!!!!!!!!!!!!!~~~~~~ 的後方突然湧起了一陣風,由於放下了警惕並沒有一時察覺到,一個龐然大物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的背後

感受到這突來之物時已經太遲了,被一腳踩着倒在地上動彈不得,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所壓着「喂!!!!.......................................」只來得及吼叫一秒,就被對方一翼拍暈

這人正是飛鷹,他受於委託要捉起憎,而他正帶着被擊暈、現在處於毫無意識狀態的憎,回到飛鷹他所屬的基地中.......

...


目透正抬着暈倒的格也,他帶著格也在一條死氣沉沉的巷子行走中....這條巷子裏,充斥著無數打鬥的痕跡,凌亂的環境、四濺的血水...

目透一臉失望的看著自己剛才與數幾隊敵人所戰鬥痕跡,心裏感嘆著 唉~....真是失望透頂了!~這裏的人都不太令我感興趣呢!害我還會滿感期待呢!~真是的..連強一點甚至達到我標準的人都没有...能擺上檯面的就只有榜上有名的頭十幾位,可惜我連跟他們碰面的機會都沒有呢!~~...不過..總算是收穫到一個寶物呢!~嘻嘻!~格也小弟弟你在未來必定會變成按照我所說的模樣呢~~~~~

目透眼神變態地看着靠在他肩膀上的格也,臉上的笑容絲毫也藏不住.....他在意地看著閉上眼昏睡中的格也,接著陰笑說「哈~我是不是出手太重了呢!怎麼格也小弟弟你到現在還不醒呢!~~」





此時,目透的眼前出現了四位身體壯碩的大漢,他們的眼神都表露著自己不懷好意,並手拿着大刀,目透一瞬間觀察前方的四人行,他表露出沮喪的表情,輕嘆了一口氣「唉~又是一幫弱不禁風同時沒有成長空間的小弱雞呢!~」

四位聽到這說話後自然心裏非常不爽,一股怒氣在四人中湧上,他們了立馬拿著刀往目透的身上發起攻擊...

目透以雙眼仔細看了看跑來的四人,他以自己的能力,能夠直接看穿透別人身體内部,從骨架以及肌肉去判斷他們的運動方向,這令目透非常輕易就預判到他們的攻擊,直接去進行應對

目透先是把抱在手中的格也抛在空中.... 咻!!~~~~~~~~~~~~~~~ 格也整個人在空中停滯了數幾秒...而位於地面上的目透則以自身強大的體術配合著自己的能力一個一個把他們打倒。

目透先用自己的手背撥開衝在前頭的人所持著武器的手,然後反手拿起敵人手上的刀,接著再一腳踢向他的腹部,直接踢飛了此人。而面對著發起攻擊的第二人,目透先是側頭避開了劈下來的刀,然後拿著手上的刀一下斬往那人的頭上... 唰唰唰!!!!!!!!!!!!!!!! 人頭直接與身體分離開來,血花四濺到周圍之中.....

陸續接下來的第三人,這人一下就往目透的腹部斬,目透先是跳起避開,而在同時間第四人也衝前來。目透看見這情況得先是一下踏着第三人的頭作腳踏,第三人整個頭直接被踩陷下去,而接着目透一記回旋踢直接踢爆第四人的嘴

咔!啪啦!!!!!!~........ 目透在幾秒中輕鬆擊敗了這四人,四人直接一動也不能動全部趴在了地上...目透完成了這一系列乾淨利落的動作後落回到地上





噗~..... 目透輕易地接回在空中滾了幾圈的格也,目透格也的身體抬回他的肩膀中...

發起攻擊的第一人此時正在地上緩緩懦動,他以僅餘的氣力慢慢地爬動到目透的腳下,目透看見眼前的人還沒死心時....

呯!!!呯啦~!!!!呯咔~!!!!!!!!!!嘣咔~~~!!!!!!!!!!!!! 目透連續四腳無情地向地上的人往裏踩,這人被打得頭破血流...最終被活生生地打倒,即時被傳送回去...

目透嘟了一下嘴,流露出不太滿意的表情,並一邊說著一邊帶著格也離開這巷子中「看來這條巷子已經不可久留了呢!剛才一直到現在都一直製造了這麼多聲響了,接下來一定會陸續有很多人來的,都不留予給我和格也一些私人空間。唉!~真是的...又要轉移地方了呢!~~」

目透直接把他們不放在眼内,連回頭看他們一眼也沒有,直接踩著其餘倒在地上的人的身體離開了...隨後他們也消失被傳送回去了...


吵咔咔咔!~咔!啦!~~~~~~....... 熊熊的火海燃燒吞噬著一個平凡細小的村莊中.....村莊四周都被數幾團火所包覆著....而這正是白洛村...

格也正孤寂一人,意識無幾地躺在自己快要燒成灰塵的屋簷下....他眼神已死,整個人如同屍體一樣奄奄一息的躺著....當他的意識快要消失之時,一把疑似是的聲音傳到來格也的耳中





「吱!!部隊怎麼這麼快就來了!!真不懂配合一下時間呢!...現在人都死得七七八八了.........」格也以僅餘下的意識掃視着周圍的環境..一個身穿華麗的身影漸漸走近於他...

「啊!!!是格也啊!!先借一借你的身子來用吧!這樣也能更方便達成我的目的呢!.....」這人笑笑說,從他的話語中推測著這人似乎有甚麼陰謀在其中....

一隻陌生的手掌漸漸靠近他的臉..............................................................突然!!!!格也搖感受到一道強烈的晃感!!!腦袋感受到一陣陣非常強的衝擊!!!!!!!!!

嘣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啊!!!!!!!!!!!!!!!!!」 格也從沉睡中醒來,他整個人都彈起了一下,他感受到心臟在強烈的跳動 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

「哈哈!~格也小弟弟你終於醒了嗎!?可害很擔心你呢!~~」格也眼前浮起他不想看見所討厭的臉孔,目透整個人都靠近於他臉上,格也目透依然是充滿著敵意

目透看著格也這充滿魄力的眼神,心裡正倍加興奮「現在身體還好嗎?!好的話,趁現在只剩下一百人時,快點完成我給你的課程吧!到時候都不知道有什麼時機由我帶你成長成怪物了!」目透滿懷著歡笑,用逗孩子般的眼神看著格也

格也立馬站起來架着戰鬥的姿勢,而目透也隨後擺出同樣的體態去回應格也,格也不斷大聲地否認着「我才不是你口中的怪物!!!我是格也!!我是格也!!我是格也!!我僅僅只是格也!!我是鋭里子、莉姐、恩榮哥哥的朋友!!!!你到底是有甚麼毛病!!一直說我是怪物!!」

目透繼續保持笑容,搖搖頭說「哼!~~你的確是格也没錯...但同時心裏也居住着一隻怪物呢!這就是我看到的!我不會在非必要時刻說謊的~我的右眼可以看穿所有身處在物質世界的事物,而左眼則能看清看楚位於你腦海裏的一切事物!這就是我的負解力量!!!哈哈哈!!!現在就由我來培訓你這頭怪物吧!!!!!!」目透一邊開閉合眼一邊向格也解說着他的能力

「你什麼都不懂!!你什麼都不懂!!!你什麼都不懂!!!!!我身體裏才没有怪物!!!!!!!!!」格也吼叫着,並拔起劍往目透前衝

兩人的戰鬥再一次在此展開!!!!!!.................................


........

噗!!!!~~~~......... ​​​​​被飛鷹大力抛倒在地上...而這一下的衝擊力也令​​​​​​​憎從蒙糊中漸漸甦醒.....的雙眼漸漸睜開....

而在他的眼前分别是隼鷹、獵鷹、飛鷹、豹貓以及對他帶著仇視的扎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