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咻​!~~ 格也不斷發起進攻,一劍一劍往着目透的身上揮,目透非常輕易就避開了,並一邊說道「不行呢!不行呢!!!速度太慢了!!」

格也因種種事而受到困擾,情緒慢慢開始變得不穩定...「這些不需要由你說道!!!!我的導師只有銳里子和莉姐而已!!!」格也說完後繼續發起攻擊,但由於體力有限..使出來的火焰流術明顯地比之前弱勢很多

目透聽到後有點失落,接著繼續以言語去攻擊格也「是嗎?~..但..說真的,你需要的不是他們而是我呢!!~~」

經過格也接二連三不停地攻擊後,他的體力已達到極限...但到現在,依然傷不到目透分毫..格也現在喘著氣,垂低下頭,深感不忿地說「我...需要誰...呼...可輪不到你說!!我有自由!我有自己選擇的權利!!!」

目透看到格也這樣的樣子,並想繼續加倍去刺激他「嗯!~說得出這句話的你,根本不像小孩呢!~但..我必須告訴你,有些事是不能由你來選擇的。有時候,由自己選擇的話可能會反害到自己呢!~~」





格也聽到這句說話漸漸開始發狂,他捂着耳不停搖頭並吼叫道「我不想聽!!吵死了!!吵死了!!!!!!」格也眼神逐漸變得犀利、語氣更多的是激動,他現在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目透非常滿意這樣的狀況「我看到你內心的魔鬼正發酵中!!很快你就會失控!很快你就會變成怪物!很快你就會變成我所描述的形狀!!到時候...你可能會連累到自己的親人、朋友、身邊你所珍視的人!!!這個結果就是因由你自己的選擇所造成的!這樣的話你滿意嗎!??」現在他的眼神彷彿已經看穿了格也的一切

格也被這一句話所打擊到「從頭到尾你到底在說什麼!??....」這時他開始回想起自己身體不受控制的情形,平時一些習慣的改變..有時候不知為何想法會變得偏激..內心會有一把不熟悉的聲音..經常會發着與自己毫無關聯的奇怪夢..身體有時候好像不像自己似的「咔!...我..我才不會呢!!!!」現在的格也依然否認着自己..

目透已經完全掌握到格也的痛點,並笑言「你是不是經常頭痛,失去意識,控制不到身體!而在最近這情況逐漸增加,這代表你身上的怪物開始逐漸侵蝕你的自身!你能擔保日後的日子可以控制得來嗎!??」

這一刻....格也被這一位陌生人所完全說中...一直埋藏位格也心底中的憂慮被目透說出...面對著目透的這一問題,此時此刻格也正認真的思考著,他產生了一絲的猶豫.....他停留了幾秒....





格也停下了動作..輕言「那..我要遠離他們嗎?...遠離莉姐、恩榮哥哥..還有..銳里子....」目透笑笑點頭說「嗯嗯!~答案正確!!沒錯就是這樣!」

聽到這一個答案後...空氣寧靜了幾秒..一道涼風吹過了他們...這時..格也再一次握起手上的劍...身體有傾前的動向「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會跟從你的!!!!!!!!!!!!!」

隨著這一句話的說出格也右手又再一次握起劍並躍起衝前到目透前,而濃烈的火焰伴隨著格也的劍,一同往着目透的脖子砍....

鏘!!!!!!!!~~~~~~....... 格也揮下的這一劍同樣地很輕易地就被目透避開,當目透以為格也這單一的攻勢會就此落幕時....目透卻看到格也的左拳正向他步步逼近.....

呯!!!!!!!!!!!!!!!!!!!!!!!!!!!!!!!!!!!!!!!!!!!!!! 格也一拳終於成功揍上目透的臉上,目透硬吃了格也的這一拳...格也這一下揮劍的假動作,居然稀奇地能騙到目透。有可能是目透的一時疏忽,也可能是目透格也的讓步,但不論如何格也成功揍上目透,這是鐵穩穩的事實!!





目透失去了平衡一陣,很快就找回重心站穩回地上..他整個人都不斷地因興奮而發抖,目透這樣的行為逐漸令人感到不適..他笑着笑着「嘻!!嘻!!!真的沒有錯呢!!你是絕佳的寶藏!!!我又找到一件玩具了!!嘻嘻嘻嘻哈哈哈哈!!!!!!!看來你現在再不需要我的指導了!!你就會自然地成長為我心目中的怪物!!!!!」


視覺飛向一幢廢棄建築物中,這裏是咖萊瓦列的暫時基地...

噗!!!!~~~~......... 被飛鷹大力抛倒在地上,而飛鷹也聽從到扎曲的指示,把他雙手綁在背後,以免給他一絲任何反抗的機會...現在咖萊瓦列的眾人和扎曲正審視著

自豪的飛鷹特意走近隼鷹附近,並向隼鷹炫耀着自己的成績,似乎想這事中博取稱讚「大哥!!!小弟遵從到大哥清晰的指示,成功把目標捉回來了!!!!!!」

隼鷹滿足地點點頭,並伸手一邊撫摸著飛鷹的頭,一邊稱讚着他「嘻哈哈!!很好很好!!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呢!!!!!」

飛鷹非常順從著自己的大哥隼鷹,被隼鷹摸著頭,洋洋自得地甜笑着「不~呢!~~嘻嘻嘻~~全因為有大哥明確的指揮啊!~我也只是聽從你的命令而已~~」

「哈哈哈!~但是當然的了!!身為大哥的我這些都只是簡簡單單基本操作而已!~~」兩人都互相謙讚著對方,但實際上兩位卻自滿得很...





一臉無奈地看著這兩人...接著位於一旁的扎曲緩步走來,以冤仇的眼前看著他,這一種眼神可謂是十分理解,十分明白

扎曲雙手握了握拳頭,開口說道「還記得我嗎?..你這光頭小子..」仔細看著她的臉孔,幾秒後...疑惑依然停留於他的臉上便問「抱歉呢!..我對你..毫無印象!」顯然地完全忘記了之前他曾處決過扎曲她的四人小隊

扎曲這時卻哼聲一笑「哼!~我們就這麼不起眼嗎?..還是你是那一種冷酷無情,殺了人還當沒發生任何事的人?...」

面對著扎曲的指控,就為自己進行反駁道「你似乎對我產生了些少誤會呢!..我可並沒有殺過任何人!我跟絕大部分人都是不一樣的!不是冷酷無情的!所以你們到底為什麼要捉起我呢!」

說出這句話後,獵鷹馬上上前說明清楚「喂!搞清楚一點!不是我們!想捉起你的就只有那個小姑娘而已,我們並沒有針對你什麼的,只是想贏得比賽」獵鷹現在正式向扎曲以及固迪釐清關係

看著這裏每一位的臉龐,每個人的視線都令感到厭惡「怎麼看都認為你們全部人都對我不懷好意呢!!話說你們這些比賽到底意義何在?是在合理化人類之間的互相殘殺嗎?」

這一句說話惹起了隼鷹的怒意「喂!你這小子說話可小心點!!」飛鷹看見繼續下去事態不妙,於是立馬上前並慌忙地說「不用勞煩大哥,交給二弟我就好了.......那..為什麼你又會出現在這裏呢!既然你說得這地方如此骯髒」

向他們表露出自己的目的「我可不是跟你們一樣的,走來玩這些無意義的遊戲!我是另有目的的..尋找並了决多年殺下我朋友的罪人!」





聽到這句話後扎曲再一次發言「那你又是否記得在你尋仇的旅途上,怎樣對待戰場上的其他人呢!」

扎曲眼神注視著憎,憎被她盯得有點兒不自在..但慢慢地看著她的臉孔後,開始憶起這位女子,並開始回想起當時的情形「啊!..你是..擋著我去路的其中一位?..」

獵鷹大概組織到整個情形並向進行質問「你這樣又何嘗不是以自己的道理去殘害別人呢!!!」

面對着獵鷹的這個眼神、這句話語,心裏整個開始慌亂..被揶揄得焦急起來「才不是呢!...呵..反正這也只是一場無意義的比賽,又不會真的傷害到他人,我..何況我比你有更重要的目的在,並不只是單純的打打殺殺!我..我與你們這種無理由就跟別人開打的人可完全不同!!!所以捉起我的原因就是告訴我這些嗎!!???」已變得語無倫次

「講慢一點吧!無需過於激動吧!..你要記得!可是你對我們惡言相向在先!..還有有些事並沒有分對錯,只是你自己個人看不順眼而已...」獵鷹說完這句話後便漸漸退後...

被反駁得毫無反擊之力,他無能再進行言語反駁...而扎曲在此時也走到眼簾的正中央,已經再無氣力,憔悴地向扎曲問「所以現在是怎樣..你找我的原因也是來尋仇嗎!??」

扎曲把嘴唇輕輕貼在的耳邊,以令人心寒的語氣進行著耳言「你這小子還記得開局就把我的朋友們滅掉了嗎??我們辛辛苦苦每一天做著鍛鍊、準備..只盼望於能在這次比賽中大顯身手...但你的出現卻不費吹灰之力將我們全部打倒,當然我當時只是在裝模作樣,最後還要以看不起的眼神俯視著我們...不過幸好剛剛與一位美少女幹架一場後,原本鬱悶的心情現在可舒暢了多呢!!~你可要感謝她呢!~~她令我心情好些也同時令我折磨你的意欲減少了....不過~..我起碼想要你付上把我隊友打倒的責任!我可不能這麼簡單就放過你的!小小的懲罰也是需要的!」





隨著這一句話說出後...扎曲手指上冒出數幾顆泡泡,並對準著「相信你忍得住的!嘻嘻!~」

「你們都只是因太弱而不甘心輸在我手上而已...」還不知死般說出如此刻薄的話,但這卻絲毫沒有打擊扎曲

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 扎曲直接無視他的那一句說話,並以泡泡開始來回徘徊在中不停彈打着,受到如同被幾十隻蜜蜂叮咬着的感覺....

「啊!!!!!!!!!!!!!!!!!!!!!」痛苦不斷蔓延在身體的每一個部分中.....他只能無能的吶喊著


扎曲看著痛苦的表情,輕言在他一旁說著「我明白的,有時候為了達成目的,你要被迫成為自己討厭的人,做著自己討厭的事」

獵鷹走到來固迪面前,你開始與他的同伴們發起討論「好了!現在該怎麼處理你們兩位好呢!先說!我可不打女人的!這位姑娘該怎麼處理就交由你們拿主意吧!至於你的話!!」獵鷹同時地把眼神轉向固迪

固迪認為付了錢就要理所當然地跟著指示去做,並對這幫人發着脾氣「啊!你這白骨大漢想怎樣!!你們怎麼會連錢也不會想要啊!!你們可該聽我嗯!!~~~」一隻手伸前捂着固迪的嘴

豹貓用力按着這失控的固迪「閉一下嘴啦!拜託!!他們不把你立即淘汰已經算是仁慈了!!!」





而聽到背後的人們正討論時這是之時,扎曲在此刻有言要發「等等吧!等我處理完這光頭小子後,到時候我們就交由你任意處決吧!我們不會作任何一絲反抗的!這個提議如何?」

提出這建議的扎曲其實只是想拖著時間,等待著第一回合的結束,希望自己和固迪可以順利晉升到第二回合,她心想

我可不能就此停下呢!...雄太郎他們的託付就交於我身上了,現在我就只能靠著這樣拖時間,應該再過不久就可以晉級了!...那什麼貴族小子,我達成目的有一部分都要歸功於你,所以現在我就當交還人情吧!

聽到扎曲這意見後,獵鷹便回頭詢問其他人的看法「嗯~...你們怎麼看!」隼鷹、飛鷹、豹貓分別地說「我沒所謂呀!」「大哥想法是怎樣,我也是同樣的!」「那!~..就同意她的說法如何!」

獵鷹聽到其他人的看法後說「這樣呀!!........那就.....啊!??」但話語還未落下之時..一道聲音卻分散了他們的注意力..........


香莉目前正獨身一人闖蕩着戰場,她盡量避免與其他人挑起戰鬥,心裏倍感壓力,她一邊走著一邊想著種種事...

扎曲也是八指擁有者,還有怎麼這裏會有這麼多負解力量的使用者..七大罪..還有目前咖萊瓦列的那幫人應該也擁有著負解力量,為什麼..這東西又開始普及化了.......格也現在還身處於場上嗎?..要是淘汰的話,他與恩榮銳里子有成功會合嗎?..咖萊瓦列他們再不會找上我吧!希望......這裏附近有人埋伏嗎??..場上現在一齊還正常嗎?銳里子應該不會擅自搞出事吧!...我是否..太多疑了...

種種的疑慮都處於香莉的一身..她不斷將事情往壞方向思考,她再不是那看上去很穩重很可靠且強大的香莉....不過她依然堅挺活在這戰場上,只務求能履行自己的承諾,達成朋友所給她的寄託...

就在格也傷痕纍纍、咖萊瓦列正討論著、受着苦、香莉處於疑慮之際,在這同一時間中....

一直瀰漫於每個人頭上的煙霧開始逐漸消散...光明終於重返於眾人身上...此時此刻,每個人的視線都擺放於上,而同時一把聲音正訴說着

「請各位停下所有動作!!.............本回合已正式結束!!辛苦大家了呢!哈哈!!!~没有錯!恭喜各位!在場上所有的集公團都靠着自己的努力!成功登上第二回合的舞台呢!!!!為自己而鼓掌吧!!!接下來要繼續努力哦!!準備思緒迎接明天的下一場賽事吧!!!!」

香莉格也莊浩惠口耳乙扎曲固迪目透、隼鷹、獵鷹、飛鷹、豹貓以及在這場比賽中存活下來的所有人都專心地聆聽著....

「現在公佈獲選到下一回合的集公團們!咖萊瓦列、七大罪、彩虹四人、退役軍團...........................................................貴人團、
辰風雄曲、二九五三團以及火風聯合集公團!!!!」

咖萊瓦列和扎曲停下了所有動作,終於可以解脫不停被泡泡折磨的地獄....扎曲鬆了一口氣,慶幸著自己能跟同伴打入第二回合

香莉聽到自己隊伍順利入選後開頭先是感受到難以形容的喜悅,幾秒後對此表現得更多的是自在。咖萊瓦列、七大罪的成員們對此結果只會心一笑,似乎他們對這結果感覺是理所當然的。固迪不可置信地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心裏對下一回合的比賽內容感到相當好奇和興奮。則對這結束毫無反應,畢竟參加這比賽的真正目的並非勝出。

格也目透一同抬起頭仰望著座無虛席的觀眾席,格也此時心情複雜..當然地為着自己晉級而感到怡悅,但同時一直對目透所說的話念念不忘..他自此開始漸漸懷疑了自己起來...

「唉..失望的旅途終於結束了呢~~」目透帶點兒失望地嘆了一口氣,他眼神轉向格也拾起回微笑說著

格也小弟弟~看來我們晉級了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