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好,第一份,都幾重,方型盒簿簿哋…等我摮下佢先,我知係乜!有無人估?」
「餅乾!」「朱古力!」
林:「Nonono!肯定係牙膏三枝…Bingo!都唔錯呀下,有衛生意識,7號出嚟囉啦,以後可以擦到成口泡都唔肉赤喇。」
7號:「多謝…」
林:「好!等我摷隻杯出嚟先…嘻!呢一盒,肯定九成係杯,邊個送杯?快啲舉手!」
「Miss…妳又話唔記名…」
林:「呀!即係你㗎啦,做乜送杯?係咪同啲同學有血海深仇?」
「入面唔止杯㗎…唔好拆啦…」
林:「既然係咁就更加要拆啦…等我睇睇…咦?有張紅紙喺杯入面…嗯!你寫暉春?聖誕快樂!手字又幾靚喎,中西合璧都唔錯,主席幫我貼喺門口度…25號出嚟攞返你隻杯。」
25:「…」




林:「跟住…嗯…呢個睇嚟就唔啱男仔用,果然係hand cream,肯定係女仔送嘅。」
「點都好過收杯先吖!」
林:「唔好咁興奮,我同你哋講,呢啲多數係女仔用完一次發覺唔好用就送返出嚟…嗯,主席係你喎…喂!你使唔使笑得咁開心…」
豪:「哎呀,起碼係女仔送㗎嘛。」
林:「你肥肥白白用乜鬼hand cream喎,不如益我啦!喂!使唔使搶呀…真係變態。」
呢個Miss Lam睇嚟重貪玩過我哋。
林:「跟住呢份…軟軟哋好難估喎…頸巾?衫?咦!好嘢嚟喎,嘻嘻嘻!」
「Miss妳唔好奸笑得唔得呀…」
林:「好啦,邊個好彩抽到就扮下聖誕老人啦!」
真係聽到都覺得心寒,抽中嘅係Tamama…




T:「Miss唔好啦,咁肉酸…」
林:「Tamama,你無信心嘅話,著乜都唔會靚,但如果你有自信呢,就一定會係個型仔嘅聖誕老人嚟!一定迷死女!」
T:「Miss妳講大話點解可以唔貶眼…」
林:「因為我係講真話囉!嚟啦,我幫你戴頂帽先…你睇下,幾可愛,開心啲啦。」
戴完成套聖誕老人裝扮之後,我覺得佢似雪姑嗰七隻小矮人多過似聖誕老人…
林:「咪走住,留喺度幫我派下禮物吖,咦!呢個簿切切好嘢嚟喎!大家估唔估到係乜?」
「正!一定係禮券!」真係好實在。
林:「哈哈!百佳五十蚊禮券,真係好索呀…抽中嘅係…女神同學,麻煩幫我送貨吖。」
好明顯女神已經喺個心入面笑咗出嚟。
T:「詩敏…妳嘅禮物。」




敏:「多謝,聖誕老人嚟同我影幅相吖!」
彤:「我又要一齊!」
敏:「一陣send返畀你呀下。」
點解會咁㗎…Tamama個樣開心到…重可以攞到同兩大美女一齊影嘅合照,唉…不過如果係我中就唔會有同等待遇㗎喇…
林:「喂!邊個又咁大海血深仇呀!送綠袖子音樂聖誕卡?無病呀?」
「唔好咁啦…我摷咗過百張先搵到張綠袖子咋…」
林:「花咁多精神做埋啲咁黑心嘅嘢?係咪想罰抄數學書呀?你重要寫錯個誕字!咪住!Merry你都串錯!係咪要賀人結婚呀?唔理,我要幫中英文嘅Miss罰你抄呢兩句一百次!」
真係唔明,通常送埋啲惡攪禮物嘅人都會爭住認頭,結果就捉蟲嘞…不過呢,個拆禮物環節真係好歡樂,至於收到乜已經唔再重要。
林:「好!抽晒禮物,真係好開心呀下…咁你哋自己喺度玩住先,執枱準備一陣食嘢啦,我落去抖下先,係咁…」
本來五分鐘就可以完嘅環節,俾Miss Lam玩咗成粒鐘咁滯,佢都算懶唔晒,而我哋亦都好快執完啲枱凳,推晒去側邊留返個島喺中間,呢個時候無乜嘢做就會出現咗一個情況,男仔一邊女仔一邊,除咗一鳴同Wing匿埋咗去角落頭謦欬,當然唔會有其他人理佢哋,睇住佢俾條頸巾綁住就覺得辛苦。
「幾時有得食嘢呀?班會主席?」
豪:「邊有咁快呀!十一點都未夠!」
「有無嘢玩呀?好悶呀!」
豪:「自己去玩猜王帝,或者大風吹啦!」
「肥過一百八十磅嘅吹!」




豪:「我吹你老…家陣係咪撩架打呀!」
「好呀!快啲開片!今次係摔角定相撲?我落去叫返Miss Lam上嚟睇!」
豪:「睬你都傻!我唔想罰抄數學書呀!志華,有無羽毛波呀?」
我:「攞去玩啦…」我隨手喺櫃桶摷咗個畀佢。
豪:「好!我哋嚟踢毽!」
咪玩啦…攞羽毛球嚟踢毽係高難度動作嚟,正如我所料,佢哋兩三下就跌咗個波落地,玩條毛咩,搞到我都睇唔過眼。
我:「妖,你哋就咪出嚟獻醜啦!等我示範下。」
輕鬆地,用隻腳蹉咗八下先跌落地。
豪:「你打咗羽毛球咁多年走嚟恰我哋,食屎啦!」
我:「我平時用手打,唔係用腳踢㗎!」
敏:「喂!玩埋啲咁嘅嘢問過我未呀?」
豪:「係,sorry女神,請問有乜吩咐?」
敏:「拎個波畀我。」
詩敏佢拋起個波,所有男男女女都呆晒咁望住佢,正腳,反腳,腳面…不停循環咁用腳蹉粒波,技術一定係喺我之上…最大問題係佢一對長腿,著住條校裙踢到飄下飄下,我好想睇…但又好驚佢走光俾人睇蝕,不過女神始終係屬於大家嘅,蹉完十幾下之後,佢用腳面大力一踢個羽毛波直飛落肥豪個肚上面。
豪:「女神!妳太犀利!志華你收皮啦!」




我:「收囉…」
豪:「但唔係喎,得你兩個玩晒我哋無得玩㗎喎,呀!傻強,你係咪有乒乓波板呀?」
強:「傻你個頭!去我櫃桶攞啦,有兩塊。」
豪:「好!我哋嚟整個聖誕班房羽毛球表演賽!」
我:「喂…你到底想點呀?」
豪:「你兩個咁鍾意放閃光彈,而家表演返場波比我哋睇都唔係好過份啫!」
敏:「有無出場費?贏咗有無奬品㗎?」
豪:「女神放心!一定唔會虧待妳嘅。」
點解連女神都會肯陪佢哋癲㗎…然後肥豪就塞咗兩塊板比我哋,再摷咗卷尼龍繩出嚟,話咁快就間咗個場同條網線出嚟…
豪:「等等!所有男仔過一過嚟先!志華行開。」
唔使估都知佢哋又開賭局,係唔知想點賭法嘞,成堆人圍住張白紙喺度寫名,結果大部份人都填喺一邊,得一鳴佢喺另外一邊,睇怕就…
我:「點呀?再等開飯唔使打㗎喇!」
豪:「收聲!可以開始喇,羽毛球打幾多分㗎?」
我:「咁認真做乜喎…六分四咪算囉。」
敏:「唔好,用乒乓波廿一分制,等你輸得難睇啲!」




豪:「好!表演賽開始!」
你問我場波係點?哈哈…詩敏認真起上嚟真係唔係講笑,明明成件事係有幾咁鳩,只要落力去做就會精彩,但…我都唔可以太失威,所以我哋兩個好快就打到成頭汗,而且分數係二十平,我都無乜點殺佢波啦,佢就喺個咁細嘅場打我埋身波,非要置我於死地咁款。
豪:「咦?係咪有deuce㗎?」
敏:「有囉…」佢都嗦晒氣,睇嚟估唔到咁激烈。
「快啲收拾隻兵呀!我哋個肚靠晒女神妳㗎…」
詠:「志華加油!唔好輸!」
彤:「等班友無雞食呀!」
又賭埋啲無聊嘢…不過而家已經唔再重要。
第廿一分,佢開完波第二下就又打落我心口度,個場咁細真係好難守…如果我再輸一球就輸…
到我開波,佢回到第二球就反手殺返過嚟,點知個波直撞條尼龍線然後跌咗喺我個場度…
豪:「咁即係點?」
我:「明顯係唔過網啦!」
豪:「咪住!個波跌咗喺你嗰邊,你接唔到都係你廢!你認輸把啦!」
我:「Tamama,你唔係司線員嚟咩?個波喺繩上面過定下面過?」
T:「我…睇唔清楚…」




我:「算啦…我投降喇。」
彤:「你哋班人渣為咗食雞講乜都得㗎啦!」
比賽完咗,間課室又喧嘩到一塌糊塗…
我:「詩敏…我哋出去洗下臉咯。」
敏:「嗯,好呀。」
詠:「一鳴,你又陪我玩下吖!」
鳴:「嗯,好呀。」
豪:「你兩個EX!邊個俾你兩個喺度放閃!」
都係出去避下先…真係身心俱疲…無先生喺度嘅無人駕駛,班友真係癲晒。
敏:「其實…應該係你贏嘅。」
我:「未必,可能係我睇錯啫。」
敏:「唔關事,我著裙,你著長褲,靈活性差好遠。」
我:「哈哈,但我俾妳迫到埋牆,已經係我輸。」
敏:「其實,我同你之間,重有分贏同輸㗎咩?」
我:「呀?即係點?」
敏:「開心咪得囉,係咪?」
講完佢就入咗女廁,要明白女神諗乜真係一件好高難度嘅事情,不過同佢打波又真係幾開心嘅。
返到課室,班友繼續用個場嚟打乒乓羽毛球,一鳴同阿Wing打完就換肥豪對傻強,傻強係乒乓波校隊,揸拍多過佢食飯啦,用啱工具乜波都差唔多,睇住肥豪俾佢虐殺都幾鬼好笑。
玩多陣嘢食終於嚟到…
我:「喂!主席!你咁樣間條線係度想點?」
即係頭先個網…不過褪咗位。
豪:「嗱!呢邊係敗者區,已經分咗半個pizza畀你哋,啲雞同壽司睇下我哋有無剩啦!」
我:「對唔住呀…累到你無雞食添。」
鳴:「講乜鬼呢啲吖,你自己無得食都慘。」
我:「日日食車仔麪都慣啦,有pizza食都唔錯㗎喇,係呢…做乜要買我贏啫,你知我唔會盡力殺佢波㗎…」
鳴:「因為,如果你贏咗,我就可以同你…加埋啲女分晒啲雞同壽司,睇住成班傻仔捱麪包,你話係咪過癮先?」
我:「妖!真係惡趣味…」
鳴:「都唔係嘅,其實我都好想你贏㗎,望住你同詩敏咁樣,我真係好羨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