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詩…詩敏…點解…妳…」
未等到我問出口,佢一滴滴嘅眼淚已經落晒條校裙,唔得…咁樣會好大鑊…俾人睇到嘅話就死硬。
我:「詩敏…跟我過嚟…」
雖然名不正言不順,但我都拖住咗佢,佢跟住我起身行,我哋兩個轉咗去雨天操場後面啲花槽位,呢度應該唔會有人發現我哋。
我:「可唔可以…話我知係乜事?」
敏:「對唔住…」
佢無答我,但就喊得越嚟越犀利,身為男人嘅本能令我忘記一切鼓起勇氣去抱實佢,而佢就匿埋喺我心口度啜泣,啲眼淚慢慢浸濕晒我成件衫,可能重有鼻涕,暖笠笠咁…詩敏,究竟發生乜嘢事,點解妳要喊成咁?同埋點解妳會有嗰個發音App重知道呢句嘢?
我要冷靜,女神搵得我一定有原因,慢慢等佢喊完,先再問下佢發生乜事;明明係我自己折墮,佢都無理由會傷心成咁吖,就算可憐我應該都無必要咁激動。
足足有成十分鐘佢先停低。
我慢慢拉開佢個人,而佢就烏低頭唔想俾我見到咁。




我:「詩敏…妳係…初音妹妹?」
敏:「係…係我。」
佢呢句講出嚟真係晴天霹靂,如果詩敏喺初音妹妹,咁…嗰日係女廁強姦我嘅曉彤到底係乜嘢一回事;但係,如果女神係初音妹妹,畀我嘅感覺係貼切好多,點解會咁…即係我心中鍾意嘅女神同初音妹妹一直都係同一個人,咁…我點解又會同咗曉彤拍拖…我果然係一個錯誤,女神…
敏:「喂…做乜跪喺度…」
我:「初音妹妹…女神…我對妳哋唔住…」
敏:「唔好喊啦,唔關你事…起返身先啦。」
詩敏佢踎低咗喺度,摵起咗條裙腳嚟幫我抹眼淚。
我:「到底係乜事?係咪…妳夾埋曉彤佢玩我?」
敏:「要玩都我自己玩啦…點會夾埋佢…」
我:「我究竟…到底…做錯啲乜?」




敏:「去笪安全啲嘅地方我再話你知…好唔好?」
我:「嗯…咁我哋要去邊?」
敏:「老地方啦。」
於是我哋兜咗後樓梯上去五樓,詩敏跟喺我後面…
敏:「喂…去邊呀,傻嘅咩,唔使入去喇。」
我哋兩個就坐咗喺五樓去六樓中間嘅樓梯度。
敏:「我都唔知由邊度開始講畀妳聽好…」
我:「係幾時…由妳變咗做曉彤?」
敏:「我只係知我最後一次喺女廁見你,就係第一次除咗條底褲畀你舐嗰次,之後嘅都唔係我…」
我:「詩敏…點解會咁…」




敏:「唔好喊啦,女神都無嬲你。」
我:「即係之後嘅初音妹妹都係曉彤?」
敏:「如無意外吧,佢都唔會畀其他人玩掛。」
我:「咁點解本來係妳,但係變咗佢?唔係喎!無理由,嗰陣明明初音妹妹send message畀我,妳一時就兩隻手食緊飯,一時就專心上緊堂,係妳搵曉彤佢幫手send message?」
敏:「低B,有得排程send message㗎嘛,你咁睇小女神㗎,唔制造不在場證明咪俾你懷疑?」
我:「咁點解女神咁神通廣大,會搞到我今日咁?」真無語,原來一直所有嘢都係佢控制緊,好難想像當時我食緊車仔麪然後左望右望睇下有無人跟蹤自己個樣係幾咁白癡,而佢可以面不改容笑都唔笑。
敏:「因為曉彤佢威脅我…係聖誕前嘅事。」
咁我終於知道點解聖誕聯歡嗰陣詩敏好似會悶悶不樂,曉彤又夠膽大模斯樣喺所有人同詩敏嘅面前纜住我條頸巾,平安夜送詩敏返屋企嗰陣佢奇奇怪怪,而聖誕之後曉彤就無再同詩敏食過飯。
我:「吓?究竟係乜嘢一回事?」
敏:「唔知由幾時開始,佢察覺到我同你嘅動作有古怪,終於佢發現咗我同你喺廁格發生嘅事,最後一次見你嗰陣,佢就喺隔籬嗰格度用電話影低晒我同你喺入面做嘅嘢…」
我:「然後迫妳將我交畀佢?」
敏:「咁佢又未至於鶻突到咁…如果係嘅話我可能同佢一早攤牌。」
我:「咁佢做咗啲乜?」
敏:「其實曉彤佢係好耐之前就鍾意咗你㗎喇。」
我:「呢個…我而家都知道。」




敏:「佢咪走嚟同我講踢爆咗我搞乜鬼,話我明又喺度玩你,暗又喺度玩你係乜意思。」
我:「咁就算係妳玩我,又關佢乜嘢事…」
敏:「佢鍾意你鍾意到發咗癲,就會乜都做得出,到嗰一刻佢已經唔再當我係朋友。」
我:「咁之後係點樣…」
敏:「我做咗樣蠢事…我同佢講我係鍾意玩你,佢奈得我乜嘢何?」
我:「就算係又點…我畀妳玩我都心甘情願,我一直都好開心…我從來都無怪過初音妹妹。」
敏:「我都係咁諗,但嗰下佢好嬲,話要爆晒我啲衰嘢畀你聽…我知我玩出禍。」
我:「都無嘢㗎,佢講完我知都只會開心。」
敏:「但問題係我唔想…」
我:「點解唔想?」
敏:「如果你知道咗我係初音妹妹,我哋嘅關係就會…」佢欲言又止咁,我大概get到佢嘅想法…係,我承認我係好想做愛,好想攞到女神嘅一切,但如果我知道咗佢嘅雙重身份,我哋就只會沉淪喺庸俗嘅關係之中;初音百厭嘅神秘感會無晒,女神歡樂抽嘅意義會消失,而且…女神嘅光環可能會無咗,雖然我應該唔會因為咁而嫌棄佢;如果要我揀我都唔會想知道初音身份就係女神,當時我會勇於除咗個眼罩其中一個原因係我排除咗詩敏呢個可能性。
我:「係嘅…我都明,的確唔知好過知。」
敏:「所以我求曉彤唔好講畀你知。」
我:「然後佢就用呢件事威脅妳?」
敏:「嗯,佢首先要我收手唔俾我再做初音妹妹玩你…然後要我供出點解你會喺女廁聽晒我話…」




我:「唔係呀,妳真係話晒畀佢知?」
敏:「其實我都無得揀,佢影咗我哋嘅片,如果呢條片流咗出去比起你自己條片大鑊得多。」
我:「係嘅…詩敏,對唔住呀…我當年睇完妳身體之後忍唔住,做埋啲咁變態嘅嘢…」
敏:「傻啦,好小事咋嘛,正常反應嚟,如果我真係覺得變態就唔會用初音妹妹身份同你玩啦。」
我:「咁又係…」
敏:「話時話你真係無打過我飛機㗎?」
我:「一次都無,應承得女神就唔會呃妳。」
敏:「咁乖,咁你喺女廁度係諗住邊個嚟J?」
我:「呢個…唔好要我講啦…」
敏:「喂,係咪我都唔講得先?嬲㗎。」
我:「我有諗過曉彤…Wing都有…重有其他。」
敏:「哼,花心,抵你俾曉彤玩到死去活來。」
我:「有乜辦法,女神唔J得…乜都望唔到,我都係唯有諗啲最熟悉嘅女仔嚟性幻想。」
敏:「睇嚟真係我做錯咗。」
佢輕輕惜咗我塊面一啖。




我:「呀…女神…做乜…」
敏:「重叫我女神?已經唔再係女神喇,我只係一個自作自受俾上天懲罰打落嚟人間嘅女仔。」
我:「就算妳唔係女神,喺我心目中,妳嘅地位都係無可取代嘅,同妳一齊嘅年幾,係我人生入面最重要嘅回憶。」
敏:「你鍾意淫賤小魔女咋掛?」
我:「唔係囉,呢個名其實都唔襯妳,起碼都叫大魔女啦;係嘞,點解我嗰時入女廁䚎唔到妳隻腳嘅?因為已經準備定捕我所以匿埋?」
敏:「低B,嗰個鐘數重有幾多人會去廁所呀?而且聽到啲開門聲咁重,諗都諗到九成係你嚟啦,咁我重唔縮開隻腳睇下跟住會點咩,點知你又真係咁傻仔唔開門check晒每一格就走入去最入嗰格,而我又啱啱咁好彩喺尾二嗰格。」
我:「原來…我真係唔夠女神玩。」
敏:「唔準再叫我女神喇,你唔係我隻兵。」
我:「係呢,咁曉彤之後點?」
敏:「你唔係應該清楚過我嘅咩?佢知道我揸住你條女廁打飛機片,同埋用邊隻App嚟同妳講嘢,叫我畀埋初音send開message畀你個電話號碼佢,我諗佢應該想取代我去同你玩掛。」
我:「點…點解妳由得佢?唔話畀我知…」
敏:「咪講咗我唔想你知道我係初音囉…同埋我知道曉彤係真心鍾意你,所我我都由得佢。」
我:「點解要咁做…」
敏:「佢唔敢同我明搶,如果暗地裡我重要同你夾埋去拒絕佢咁樣會好慘,我只係覺得…如果你唔鍾意佢,最後佢都唔會成功,又或者一開始你已經發現咗初音變咗第二個人。」
我:「對唔住…諗返起我而家真係可以分到初音唔同咗人,但當時我…實在太失敗。」




係,以前嘅初音唔俾掂,後來嘅可以撫摸身體;以前嘅語氣高高在上,後來嘅就變咗flirt我咁;詩敏比曉彤吞⬛專業太多,而且曉彤重濁親;到最後,其實佢哋分泌物啲味道都有唔同…
敏:「咁曉彤佢取代咗我之後發生咗乜事?」
我:「之後佢其實只係約咗我兩次…」
於是我就一五一十如實講晒我同曉彤喺女廁發生嘅事畀詩敏聽,當我講到曉彤坐咗上我個身上面做愛,然之後我唔捨得又唔忍心佢,走咗去搵女神退兵役,我實在係為我嘅行為感到羞恥,我愧對妳…
敏:「同曉彤做愛開唔開心呀?」
我:「淨講呢樣嘢梗係開心,但而家…我諗我唔想再做呢樣嘢,詩敏…點解我嗰時話走,你就咁樣由得我?妳明知曉彤佢用啲咁嘅手段。」
敏:「我只係覺得既然佢吸引到你離開,自然就有佢嘅優點,你都鍾意先會離開我,加埋佢係真心鍾意你,我都想你可以同個女仔拍拖享受下戀愛生活,以為你哋會過得幸福…其實去到嗰一步我已經係輸晒,就算我開聲叫你唔好走曉彤都唔會就咁放棄,如果變成明刀明槍爭你,咁樣實在太肉酸,唔係我風格,而且到時曉彤輸咗嘅話,佢會更加絕望,可能會憎死我,我唔想睇住自己嘅朋友變成咁,加埋如果佢一時諗唔開流我哋條片出去就…所以我決定成全佢。」
我:「原來係咁…妳而家竟然重可以當佢朋友。」
敏:「佢都唔係好差啫,除咗麻煩啲之外,識得鍾意你佢應該都唔會太壞嘅。」
我:「詩敏…咁妳…鍾唔鍾意我?」
敏:「而家呢條問題重有意義咩?」
我:「咁又係…詩敏,點解妳係初音嗰陣會話呷自己醋嘅?係因為你唔想我估係妳?」
敏:「唔係喎,既然身份唔同咗,點解唔可以呷自己醋?就算你平時對我同喺女廁對我都唔同啦,一旦你知道咗我嘅身份之後所有嘢都唔同晒,女神同兵呢個遊戲會消失,所以初音永遠成為唔到女神,女神都做唔到初音先做到嘅嘢,所以呷醋係好正常嘅一件事。」
我:「就算妳係點,我都可以做一世兵㗎。」
敏:「講就易,你同曉彤拍拖前都無諗過會鬧成咁啦,好多嘢會隨住環境同關係而變。」
我:「嗯…咁妳話過如果我永遠放棄妳,初音就會同我做愛,又係點嘅一件事?」
敏:「無㗎…咁咪…做愛囉。」
我:「妳認真㗎?」
敏:「做乜啫…我唔呃人㗎喎,做愛啫,又唔會死嘅。」
救命呀,我真係諗唔明,抽唔中嘅話女神掂都唔掂得,但如果我放棄佢嘅話佢就會同我做愛,呢個乜邏輯嚟㗎?即係追佢做女朋友就唔得,做炮友就可以?咁我係咪應該後悔一世?如果可以早啲放棄做兵,詩敏初音就會同我做愛,點解會搞到而家咁;但…我又唔係剩係想同佢做愛,做愛都無乜特別啫,應該同邊個做都差唔多,曉彤同詩敏都無乜分別,如果個心無我嘅話。
由於考試季節,學校開到八點先閂,我同詩敏就喺樓梯一路謦,講下我點樣唔記得抽返佢啲相出嚟激嬲曉彤,詩敏就笑我無鬼用抵死;又講下我當時對住初音嘅佢幻想啲乜,點樣靠初音嘅精神食糧嚟維持住對女神嘅堅毅忍耐,而詩敏佢當然知道我係個死鹹濕仔,因為當時同我淫chat嗰個就係佢。
詩敏,無論妳係乜身份都好,女神、初音、隊友、同學,都唔重要,只要妳喺我身邊我就無比滿足,身心都會得到舒暢,到咗呢一刻我終於認清咗點解我做兵都可以咁開心,日日食車仔麪都無投訴,因為我係為妳而做。
我:「係嘞…其實點解妳會吞…我啲西米露嘅?」
敏:「費事你⬛到我成身都係咋嘛…」
我:「咁妳攞廁紙擋住都得啦。」
敏:「咁…我覺得咁樣…你會開心吖嘛。」
我:「要隻玩具開心嚟做乜?」
敏:「咁咪會鍾意咗初音囉。」
我:「係呀…我…真係好鍾意初音㗎…」
亦都係呢個原因我先會咁快選擇同曉彤拍拖,可惜嘅係呢個結果原來係我哋玩出嚟嘅禍…
敏:「鍾意初音咁你又繼續做兵煩住我…」
我:「因為無論如何我都唔捨得妳…」
就算到咗而家都係,即使我倆已經返唔到轉頭。
敏:「信你呀!擺明想一腳踏兩船,貪心!唔好諗埋啲無謂嘢喇,快啲氹返女朋先好過啦。」
我:「我已經決定咗同佢分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