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曉彤!妳醒喇!」
彤:「嘩!志華,你喺度做乜?」
睇到佢醒咗,兩隻眼仔碌碌咁望住我,我一時把持不住,摙到張作文卷皺晒,我望住佢…自自然然就兩行眼淚流晒出嚟,曉彤佢無事我唔使再驚自己會變成殺人兇手;但一時之間我又唔知講乜好,唔識點樣面對佢…
我:「曉彤…我對妳唔住…」
我不停思考緊,到底佢而家嘅心情會係點,明明係想離開人世,但結果可以醒返,係咪會有好似復活咁嘅感覺?但一起身見返我呢個混蛋,睇怕都唔會好受…
我:「曉彤…妳唔好再諗唔開喇,求下妳,我知錯,我以後都唔會…」
彤:「喂!你黐乜鬼線呀!做乜用個咁恐怖嘅樣對住我!唔好哄咁埋呀!」
我:「妳係咪重嬲緊我?」
彤:「無啦啦我做乜要嬲你?」
吓…無啦啦?佢係原諒咗我?定係點?佢唔記得咗我話同佢分手?唔記得咗自己食安眠藥自殺?定係佢重係病緊搞到溫溫燉燉?於是我舉起隻手摸下佢個頭睇下有無發燒。




彤:「喂!做乜摸我個頭呀!你係咪做兵做到short咗呀?女神唔俾你掂都唔好走嚟搞我吖!話時話…呢度係…醫院?」
我俾佢嘅發言搞到完全唔知點好,本身諗住一醒佢係會好唔開心,或者好嬲,或者會發脾氣,或者會唔出聲收埋自己,但而家睇落…有啲正常?
我:「係呀…呢度係醫院嚟。」
就算唔知道自己點解入院,正常人一望都知嘅。
彤:「點解,我會喺醫院嘅?」
我:「曉彤,我係邊個?」我決定唔答佢問題。
彤:「你咪坐我隔籬個死人志華囉…吖…好頭痛,周身散晒咁…搞乜鬼…」
坐我隔籬?我哋無一齊坐好耐喇喎…
我:「妳…重記唔記得初音妹妹?」
彤:「乜鬼呀?你同我講埋呢啲宅男嘢嚟做乜?」




我:「無呀…想讚妳靚女咋嘛…」
彤:「一起身見到你就唔開胃,點解你會喺度嘅?我做乜會入咗醫院?」
我:「上上下堂妳暈咗…我喺妳隔籬咪陪埋妳過嚟囉。」我決定試一試佢。
彤:「吓…係咪…我溫書溫到攰得滯…喂!唔係喎!你係咪黐線㗎!你咁樣係咪想我俾詩敏嬲死?」
睇嚟…佢真係失憶…返到去未同詩敏反面嗰陣。
我:「唔係呀…佢都有嚟陪妳㗎,妳唔使擔心…」
彤:「咁佢喺邊呀?我掛住佢呀…」
我:「妳掛住佢?咁做乜呢排成日唔同佢食晏?」
彤:「成日食大排檔悶吖嘛,而且又阻住你兩個…吖,我為你好妳重質疑返我轉頭?」
我記得詩敏講過曉彤係聖誕前威脅佢,而曉彤佢第一次變成初音嚟女廁陪我玩就係聖誕聯歡嗰日…如果係咁嘅話…




我:「曉彤,今年想收啲乜聖誕禮物呀?」
彤:「哈,係咪你都知你條嘢上年織得樣衰,想換返條靚仔嘅畀我喇,我唔會客氣㗎喎。」
我:「都好喎…但唔知我織唔織得切呢。」
彤:「唔係下個月先聖誕節咩?」
我:「哈哈…唔知呢…我盡量趕工啦。」
彤:「但係…你唔好再喺班上面咁樣送畀我喇,我驚詩敏佢會唔開心…雖然佢只係當你兵…」
點算,呢下我真係唔知點好,如果照佢所講,佢嘅記憶係返到去上年十一月,即係佢間唔時都有同我哋食飯,重有我同詩敏打完學界,加埋去完班會燒嘢食活動…咁佢所有唔好嘅嘢會唔記得晒,威脅好朋友,變成初音強姦我,同我一齊拍拖…鬧架…到分手,都係無存在過。
我:「曉彤,我叫詩敏嚟探妳,好唔好?」
彤:「咁你重唔快啲!唔想對住你呀!」
我:「咁我出返去走廊打,病房入面唔打得電話,妳喺度抖下先啦…」
其實係我唔可以俾佢聽到我講乜。
我:「喂,詩敏?」
敏:「嗯?打嚟做乜呀,中文考成點?」
我:「唔重要…曉彤,佢啱啱醒返。」
敏:「真係!太好喇!但…佢點呀?嬲完你未?」




我:「詩敏妳聽我講,佢好似唔記得晒近排嘅嘢,返到去上年十一月時咁樣…」
敏:「你講真?」
我:「應該係,佢重話驚妳呷醋…我都唔知點算好,不如妳而家過嚟睇下佢吖。」
敏:「好,我即刻過嚟。」
係喎,佢醒返我應該要同醫生講,不過…同醫生講完就要驗身搞好多虢礫緙嘞嘢,不如我都係等詩敏嚟埋睇下乜情況先,希望佢唔會見到就好似即刻記返起仇人咁啦。
同埋,我都要通知佢媽咪。
我:「伯母,曉彤佢醒返喇。」
彤媽:「係?太…太好喇…唔該晒你陪住佢呀,我而家見緊客,夜少少過嚟搵佢吖。」
我:「但佢失咗憶,呢幾個月嘅事唔記得晒。」
彤媽:「淨係…呢幾個月?」
我:「應該係,以前啲嘢佢都講得出。」
彤媽:「連自己自殺都唔記得?」
我:「係…我同佢講佢上堂無端端暈咗,佢無乜反應然後就信咗我。」
彤媽:「咁係咪一件好事?但你…打算點?」
我:「我暫時…未知,一時之間我都要適應下。」




彤媽:「唔緊要,我夜啲再嚟同你謦吖。」
然後等咗十分鐘到詩敏佢嚟咗,真係快到吖,睇怕佢係自己搭的士嚟,一個永遠唔會搭的士嘅人為咗朋友飛的,呢啲女仔去邊度搵吖。
我:「詩敏,我想…將時間褪返去十一月嗰陣,可唔可以呀?」
敏:「放心啦,我識點做㗎喇,我哋入去先啦。」
入到去,佢哋兩個變返姐妹。
彤:「詩敏!」
敏:「曉彤!妳醒返太好喇!」
一見面詩敏就坐埋上張病床上面攬住曉彤,呢大半年嚟睇住佢兩姐妹由朋友變成冷漠,再變成敵人,但原來…只要曉彤一變返以前咁,詩敏就可以即時配合,我真係不得不佩服佢嘅柔韌;諗落都係嘅,詩敏呢頭做初音妹妹send完message畀我,轉過頭就笑我傻瓜;琴日先同我拍完拖,第二日就叫我唔好咁變態…佢就係一個咁獨特嘅女仔,睇住佢攬住曉彤喊到成面濕晒,我就變到好似呢間病房嘅電燈膽咁。
睇住呢個畫面就好似返到中四,嗰陣真係好開心,兩姐妹好好朋友,我又可以日日抽,無憂無慮咁做個傻兵,間唔中期待一下初音妹妹同自己玩,睇住一鳴同Wing兩個傻更更打打鬧鬧…
彤:「妳呀,自己唔嚟睇我,派隻兵過嚟就算,乜意思呀?」
敏:「咁…啲兵係攞嚟用㗎嘛…」
彤:「呀…妳使唔使喊成咁呀?傻豬。」
我諗佢喊唔止係因為曉彤醒返,而且重係因為可以同佢做返好朋友。
敏:「妳知唔知妳昏迷咗幾耐呀?」
彤:「吓!幾耐呀?」




敏:「我哋考緊會考喇!」
吓!做乜咁樣爆大鑊呀?佢啱啱先唔記得晒啲嘢,女神妳係咪想佢即刻諗返起?
彤:「咁…我點算呀?唔制呀…嗚嗚嗚嗚…」
無錯,病咗對佢嚟講一啲都唔重要,對一個會考生嚟講,去唔到考試係一件好大鑊嘅事嚟。
而我,當然成碌木企喺度望住詩敏,因為實在唔知道佢有乜打算。
彤:「嗚鳴鳴…我好口乾…肚餓…」
敏:「你重企喺度做乜呀?」
詩敏用淩厲嘅眼神望住我,大概係想同我講呢度交畀佢,咁我唯有相信佢啦,而我就出去醫院嘅便利店買葡萄適;讀過Bio嘅都知,身體長期閒置完之後係會非常虛弱,消化能力奇差,係絕對唔可以咁快食嘢,如果俾醫生知道我偷偷買嘢畀佢落肚實鬧死,不過葡萄適啫,其實同吊鹽水分別不大。
其實…曉彤佢係瘦咗好多,無意識下只能靠吊鹽水,用管輕微補水,排泄都要用管幫助…總之睇住佢咁樣係好心痛,無論如何,只要佢醒返就一天光晒,其他嘢實在微不足道。
攞完葡萄適畀佢之後我就出返去,唔阻住佢哋姐妹情深,反正喺呢個時候我只係一隻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