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追釋出

到咗第二日,Tiffany真係走咗嚟我會所打波;都啱嘅,幾年無打波真係唔練返唔得,如果唔係佢拍住阿文都唔會練到我哋啲乜。
我:「嚟啦,開個高遠球過嚟啦。」
我喺接球區用力跳高,手腕一發力,啱啱好嚟個直線點殺打落佢左邊線,Tiffany根本走唔切過嚟接個波。
我:「唔夠高,唔夠遠,個波重係打橫飛緊就俾我截咗,你要確保個波托到我接觸範圍嘅時候向地,先可以避免到我嘅攻擊…」
好在佢而家醒目咗又勤力咗,唔使一粒鐘就可以開到每一球高遠球吊住咁跌落我呢邊底線前面,好在係雙打綫就夠,單打綫嘅話真係攰死佢都似。
臨交場前Tiffany就再喺度拉下筋咁,慢慢啦…小妹妹,幾年唔郁真係會生銹㗎。
旎:「呀…你真係望都唔望下我㗎喎。」
我:「做乜要望?定係要我幫妳推妳額頭落膝頭哥度?」




旎:「我都唔係好差啫…」
唔好咁啦,我心累喇,鬼唔知妳條PE褲鬆泡泡一拉會見到入面條白底咩…
我:「我無話過妳差喎…」
旎:「咁又係嘅…同詩敏比起上嚟我又算得係啲乜,嗚嗚嗚。」
我:「唔關事喇,我只係心累啫…其實我份人唔係咁睇重女仔嘅外表㗎咋,詩敏最吸引我嘅地方唔係佢嘅外在美。」
我都攰,坐埋喺地板上面喺佢隔籬。
旎:「咁佢係乜嘢最吸引你?」
我:「哈哈…唔知呢…唱歌好聽掛。」
旎:「鳴鳴,唔怪之得我無人要啦,詩敏攞第一,曉彤就攞第二。」
我:「邊係呢,妳都唔知幾好。」




旎:「我有邊忽好呀?」
我:「如果我中三果陣用杯雪糕呃到妳嘅話,人生一定會少好多煩惱。」
旎:「但係你就無得咁多姿多彩㗎喇喎。」
我:「所以…我要多謝妳嘅守身如玉。」
旎:「去死啦…你真係咁鍾意詩敏?」
我:「嗯。」
旎:「去追返人哋啦。」
我:「等有機會先啦。」
旎:「而家成日打波重唔係機會咩?」
我:「佢打波嘅樣都唔係平時嘅佢嚟嘅。」




旎:「就算無得一齊都咁鍾意佢?」
我:「嗯,一唔一齊唔重要,重要嘅係佢係一個點樣嘅人。」
旎:「哈,原來你唔係情聖,係情癡先啱。」
我:「唓,妳未經歷過又點會明。」
旎:「咁你重鍾唔鍾意曉彤?」
我:「我…唔識答妳呢條問題。」
旎:「你重好花心添。」
我:「係呀,所以唔好黐埋嚟我呢個衰人度。」
旎:「你覺得我有無可能打得贏詩敏?」
我:「坦白講,接近無…除非妳練得好犀利,而佢又病咗或者受傷咁囉。」
Tiffany跪咗喺我後面,兩隻前臂撐住我膊頭。
旎:「如果我贏咗佢,你做我男朋友吖。」
我:「我唔係妳哋嘅奬品…或者玩具。」
旎:「唓,都唔好玩嘅。」
我:「愛情唔係攞嚟玩㗎。」




旎:「我唔係想玩愛情,想玩你啫。」
我:「妳鍾意就玩飽佢,我唔介意做一隻玩具,但我個心入面只會有詩敏。」
旎:「你呃我,一定重有曉彤。」
我:「我自暴自棄,唔理妳。」
旎:「乜嘢唔理我呀!你重要陪我練波同埋教我數呀,唔做玩具就做工具人啦!」
點解而家啲細路女會咁蠻不講理,好似多咗個細妹喺身邊係咁煩住我,不過都有個好處嘅,佢喺度可以有一個中和效果,我就唔使諗要點同詩敏相處,專心打波就得。
然後過咗兩個禮拜嘅星期五,聖誕聯歡,李sir喺度嘅聖誕聯歡可以用悶死嚟形容,無謂提;完咗之後九成人趕住放假閃人,我哋四個當然霸住個禮堂嚟練波;同Tiffany練咗六七次之後真係好咗好多,我同詩敏都要認真返嚟同佢哋打,但礙於身型問題Tiffany始終好難做到有力嘅攻擊,所以就集中精力喺防守上面,詩敏一如三年前咁對佢狂轟濫炸,我真係睇到都攰,Tiffany開始掌握到擋殺嘅技巧,尤其係反手拉吊,斜線放網或者大對角,以慢打快,左右企位下迫到詩敏走來走去消耗體力。
話咁快又到咗五點幾。
我:「詩敏,想問下妳一陣得唔得閒?」
敏:「嗯?你唔使陪Tiffany溫書咩?」
我:「今日唔喇,放返幾日假先啦。」
敏:「約我做乜?你唔係話剩打波咩?」
短髮嘅佢,銳利而平靜嘅雙眼…
我:「係…我想同妳去買拍啫。」
敏:「吓?我換咗新拍無幾耐啫,你唔記得咩…」




我:「妳而家想打嘅係全港青年錦標,用而家塊拍…好似有啲…」
敏:「我唔覺得有幾大分別啫。」
我:「咁妳想做一件事,又可以再做得好啲,點解唔做埋佢啫,我唔想妳為咗一分而後悔。」
敏:「但一塊再高grade嘅拍…我未必負擔得起…」
我:「有我喺度吖嘛。」
敏:「我點可以無端端收你嘅禮物呢?」
我:「唔係禮物,個比賽而家我都有份,妳當我買完借畀妳用,直到打完為止囉,好唔好?」
敏:「你話事囉,我唔介意有靚拍用嘅…」
我:「咁行啦!」
於是就又去麻煩老闆。
闆:「太好喇!終於見到你兩個,幾驚你哋散咗呀!」我成日覺得啲運動鋪老闆日日匿喺個細鋪入面,客人唔太多,久而久之係會有心理偏差。
我:「老細咪玩啦…講咗我哋唔係情侶。」
敏:「放心!如果散嘅話我一定嚟親自通知你。」
但…女神係會陪佢玩…
闆:「唔好呀!派帖先嚟通知我就得。」




敏:「好呀,到時唔收你人情呀下。」
…,…,…。
我:「詩敏,揀塊妳覺得最順手嘅拍啦,記住千祈唔好睇價錢牌。」
闆:「妳試呢個架嗰堆就得㗎喇。」
詩敏就逐塊逐塊攞上手揮下,玩咗十五分鐘到揀咗塊啱心水嘅,然後畀我睇。
我:「嗯…超輕nano系列,全碳框,重心稍近握把,手感偏硬但唔係最硬,打高速反應,啱嘛?」
敏:「我唔識呢啲㗎喎,隻手話啱囉。」
我:「老闆,呢塊幾錢呀?」
闆:「盛惠1799。」
敏:「!…不如…」
我:「做乜呀?」
敏:「無嘢…」
每次使錢,都會見到佢獨有嘅表情,真係好可愛,唔通呢個就係叫做錢買得到嘅可愛?
我:「老闆有無四塊呀?」
敏:「乜話!要四塊嚟做乜!」




闆:「呀!終於要認真打波嗱?」
我:「我唔使用呀?」
敏:「你又唔係無。」
我:「妳話好用我又要試,混雙用情侶拍先襯。」
敏:「咁都係兩塊啫!」
我:「有無諗過打緊比賽斷線點算?」
敏:「無你咁暴力呀,三塊都夠啦。」
我:「我諗住借多塊畀旖旎…」
敏:「哦…原來係咁情侶拍。」
我:「妳都唔好意思用塊職業拍打佢塊二三百蚊嘅拍呀?」
敏:「你鍾意,唔關我事。」
我:「同埋我諗住穿唔同線畀妳試吖嘛。」
敏:「使唔使去到咁呀?」
我:「橫掂都係,我順便自己玩下。」
敏:「敗家仔嘅惡趣味。」
闆:「嗱,呢度四塊。」
敏:「唔該買咁多塊有無折㗎?」
闆:「如果係妳嚟買我唔賺錢賣畀妳都得,但我好歹知呢隻嘢屋企係點。」
我:「嗱…我都唔想㗎…」
闆:「金融海嘯…你屋企無事吖嘛?」
我:「對沖咗喎…好似無乜事。」
闆:「咁就好…」
我:「唔係老闆你中招吖嘛?」
闆:「哈哈,我邊得閒搞咁多嘢吖,搵到餐飯就安樂㗎喇…係最驚領滙要加租。」
我:「希望唔會啦…我想要66UM,66F,98,99四條線。」
闆:「嗱,自己攞啦,使唔使自己拉線呀?」
我:「唔使啦,麻煩晒你。」
敏:「欸…唔好吖…我慣咗打佢拉嘅線…」
我望住佢…嗯…一次拉四塊拍,本來重諗住叫老闆拉聽日先嚟攞,既然女神有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