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k釋出

當然老闆好識做坐返埋收銀個位度,由得我自己慢慢玩,詩敏就企喺我隔籬睇我拉,當然我拉過幾塊之後而家已經唔會因為畀佢睇住而緊張。
我:「我有排搞㗎,不如妳返屋企先啦。」
敏:「唔使,我可以陪你。」
我:「哦,咁妳鍾意啦。」
敏:「係呢,你用同我一樣嘅拍啱唔啱㗎?感覺上呢塊嘢唔係重殺用㗎喎。」
我:「既然唔啱重殺咪殺少啲囉,慳返啲力水又無咁易拉傷手,唔係幾好咩?」
敏:「係囉,我覺得你打法都唔同咗喎,節奏好似慢咗咁,雖然你以前同我打都唔會重殺我。」
我:「唔知呀…可能同小朋友打得乒乓波多,睇住佢哋下下都冚覺得好低B,通常我防守削多幾下過去,佢哋就會撻Q出界落網。」




重有可能我心態老咗掛,下下殺波高成本效益未必大,失手機會唔細之餘補位又慢咗,加埋Tiffany喺對面我真係唔多殺得落手。
敏:「乒乓波就話攻守分明啫,羽毛球有好多介乎中間嘅動作㗎喎,你唔係想打到全場走每下都用下手拉高遠球激死對面呀?」
我:「可以做到我又唔拘呀…好似每一球都係我發球咁。」
敏:「你估對面會唔會傻到陪你練波唔識打近網吖?唔鬼理你,想點打係你自己嘅事。」
結果,詩敏喺度企咗差唔多兩粒鐘陪我穿線…
埋單七千幾,不過呢個唔係重點。
闆:「Bye,你應該好快又嚟穿線㗎啦!」
買完拍我哋一齊行返屋企,唔經唔覺又去到佢樓下。
我:「你諗住試邊塊先呀?」
敏:「得,你唔使畀我,唔想keep,過幾日先搵你試啦,等我做晒啲聖誕功課先。」




我:「咁等妳啦,bye bye。」
敏:「嗯,再見。」
唔知點解,明明同佢拍過三日拖,乜都做齊晒;但而家佢喺我隔籬,我可以乜慾望都無,唔會特別望住佢,唔會話想拖佢手,更加唔會諗其實我哋可以更進一步做啲乜…就好似,感受到佢嘅靈魂喺隔籬已經好足夠。
我只係想,身邊嘅女孩子可以過得快樂。
放完幾日假嘅星期二。
敏:「喂?我聽日嚟試拍好唔好?」
一通業務電話,使人快樂,身心舒暢。
我:「好呀,晏晝囉,我放假無咁早起身。」
敏:「咁食完飯一點好唔好?」
我:「呀,咁早…」我認我爛瞓小朋友…




敏:「我三點要同小朋友補習呀!」
我:「咁…一係補完先囉。」
敏:「我六點又有第二單…」
我:「詩敏妳好勤力…」
敏:「你估我係你呀,我都想搵返少少錢買返塊拍,唔使問你借。」
其實我同你…使唔使分得咁清楚;不過妳既然要堅持,我都會好好配合妳嘅;話時話我係咪都要搵下嘢做呢?又幫細路補習?男仔會唔會無市場…加埋我英文F…就算幾條B喺度都應該無人請。
我:「咁就一點啦,會所門口見,我book場喇。」
點知過咗陣又有人打嚟。
旎:「我哋聽日練波好唔好呀?」
我:「好呀!正好我都想搵妳試下拍。」
旎:「吓?你買咗靚拍送畀我呀?好開心呀!」
我:「唔係…借畀妳用啫。」
其實送畀佢唔係問題,但既然詩敏都唔係送,無理由大細超㗎…一陣Tiffany口沒遮攔就唔係幾好,費事詩敏誤會我好惜Tiffany啦…
旎:「哦…係咪同平時一樣兩點?」
我:「好呀…嗯…欸…都係三點啦。」




一個兩點走,一個兩點嚟,撞到就好肉酸。
旎:「點解要遲一粒鐘嘅…可疑!」
係咪黐線㗎!妹妹仔我同妳無挐無掕,懷疑我做乜,係咪睇電視劇睇上腦?
我重有一個疑問,雖然同妳坐咗幾個月好熟,但好歹文哥先係妳個partner,點解淨係搵我同妳練波唔搵下佢…
我:「無可疑,就三點鐘啦。」
旎:「哦,咁好囉。」
到咗第二日一點鐘,詩敏準時嚟到同我試拍。
敏:「好爽呀!感動!重好打過你之前嗰塊!」
我:「我之前嗰塊頭重腳輕,暴力殺球用,都唔啱妳打法,應該話唔啱女仔用,梗係無呢塊好,而且重易打傷手腕。」
我不停喂波畀佢平抽,佢個樣開心到,然後再左右喂等佢係咁轉正反手,嗰種行雲流水呢…確實係錢買返嚟嘅,用少啲手腕力,就可以令塊拍急速轉向,早0.01秒去到個位,就多一兩cm修正控球角度…大致上係咁。
我:「四塊拍有無分別?」
敏:「少少啦,好微,好似呢塊最好,有少少柔靭感。」
我:「等我睇睇,嗯…呢塊66UM,好似老闆都話多女仔用呢條線,妳會唔會嫌硬,硬得滯我可以減下磅數。」
敏:「都唔使啦,我應該適應到,咁樣爽快啲。」
我:「嗯,咁就好,到時我再拉多塊66UM啦。」




旎:「哦!重唔俾我捉到你兩個喺度偷情?」
時間大概點九,道門無端端打開,嚇到我呆咗。
空氣靜止流動咗三秒。
我:「Tiffany妳咁早過嚟做乜?」
旎:「捉姦囉。」
我:「妳點入嚟會所㗎…」
旎:「我話電話無電,交咗你個名話打羽毛球畀出面個叔叔,佢就俾我入嚟嘞。」
我:「乜叔叔…乜嘢保安嚟㗎…」
敏:「你又約咗佢偷情?」
乜!乜偷情呀?詩敏妳應該辯護至啱㗎嘛!
旎:「唔係呀,我同佢係光明正大練波。」
敏:「咁係咪即係明食呀?」
詩敏望住我嚟問我…
我:「食…乜嘢食呀…打波㗎咋!」
旎:「吓…你今日唔請我食雪糕嗱?」




妳!妳兩個搞乜鬼?Tiffany我就算,點解連詩敏妳都越嚟越古靈精怪㗎。
敏:「喂!既然你約咗Tiffany,點解唔叫佢一齊過嚟,而要分開呢?」
我:「嗯…欸…三個人打唔到羽毛球㗎嘛。」
敏:「咁爛嘅理由虧你講得出口!」
旎:「嗯!肯定佢想偷情。」
敏:「旖旎妹妹,偷情開唔開心?」
旎:「開心。」
敏:「唔怪之得妳打波進步咁快啦。」
我:「喂!妳兩個唔好打波啦!去話劇學會先啱妳兩個呀,我乜都無做過囉…」
點知詩敏佢喺我面前哄埋去Tiffany隻耳仔度講嘢,然後過咗陣Tiffany就扤頭,都唔知佢哋究竟想點。
敏:「喂!你過返對面呀。」
我:「做乜呀…」
敏:「乜做乜,咪三個人打波囉。」
我:「喂,咁我呢邊唔計雙人線計單人線㗎。」
敏:「好呀,隨便你。」




可想而知,佢兩個係咁打四方球迫我跑到隻狗咁,同佢哋一打二唔係無得打,但絕對係虐待嚟囉。
敏:「喂!妳回晒啲波去Tiffany嗰邊乜嘢意思?」
我:「妳反應太快,我揀易嗰邊嚟打好正常咋。」
點知我講完之後佢哋轉咗前後企,詩敏前;唓,咁我下下回高遠球咪得囉;點知我實在太天真,Tiffany一下就力劈吊回個網前急墜球過嚟…當我撲網時個波已經差唔多到地,只可以嚟過近網直吊…唔使問,大約0.3秒之後個波已經喺我耳邊呼嘯而過。
Tiffany…勁咗好多。
敏:「喂,走去邊呀,懦夫!」
我:「去睇下有無人book呢個鐘,搶埋佢…」
搞成咁,無理由要Tiffany喺度等成粒鐘,好彩又真係俾我搶到,入返去之後佢兩個喺度對打緊。
真係幾好睇,雖然詩敏係有就住佢而且佔上風,但已經唔係完全無得打,至少連續五六下高速平抽Tiffany都可以輕鬆回返過去。
我:「妳又話去補習?」
敏:「做乜呀?好唔想見到我?阻住你偷情?」
我:「驚妳打到唔記得咋。」
敏:「我搭三就走喇。」
終於打到夠鐘。
敏:「好喇,bye bye,慢慢偷情啦!」
旎:「知道,多謝詩敏姐姐。」
然後就頭也不回飛快離開。
我:「Tiffany唔好玩啦!」
旎:「做乜喎,咁擔心又唔追返人?」
我:「呢個係兩回事!我同佢一唔一齊都好,妳都唔應該整到佢唔開心。」
旎:「吓,我覺得係得你唔開心咋喎。」
衰妹!真係十足十壞阿哥好事嘅死細妹。
旎:「其實點解有咁多塊一模一樣嘅拍嘅?」
我:「唔好問啦,試下邊塊最啱妳手。」
詩敏揀呢塊拍,唔係重暴力攻擊,亦未至於適合玩網前雕花嘅細膩控制,高速反應嘅打法應該都適合Tiffany嘅身型…總之,有塊頂級拍妳用算係咁啦,又唔係妳比賽。
於是佢又逐塊換嚟試。
旎:「嘩!好似由牙擦變咗電動牙擦咁!同我自己嗰塊好大分別呀!」都唔知乜鬼比喻嚟…
我:「妳鍾意就好嘞,咁妳唔使諗買邊塊拍。」
旎:「但係好似打到我隻手有啲震…」
我:「係咪硬得滯?妳揀啱我幫妳嗰塊減磅囉。」
最後佢揀咗塊99號線嘅,我就覺得98最順手,於是我將塊66F線換埋詩敏鍾意嘅66UM線。
然後成個聖誕節都係溫書,包括同Tiffany一齊,同埋練波。
開返學,又係四人練波時間。
文:「點解…你哋三個用一模一樣嘅拍嘅?」
旎:「係佢借畀我用㗎。」
文:「咁我有無呀?」
我:「咪玩啦!你自己嗰塊用慣用熟。」
文:「但我見到你重有多一塊喎。」
我:「唔啱你用㗎…」
文:「Tiffany借畀我玩下。」
然後佢開咗個波過嚟。
文:「嘻嘻,唔制,我又要。」
佢E起棚牙擘大隻眼露出一副謎之笑容,就好似淫蟲見到大波妹喺佢面前夾乳溝嗰隻衰樣。
我:「喂!咪搶我塊拍,你食屎大㗎!」
文:「嘻嘻嘻,追我吖。」
喺禮堂度,有兩個大男孩揸住塊羽毛球拍圍住兩個羽毛球場賽跑,中間嘅人,包括兩位靚女,一於好少理繼續打佢哋嘅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