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光背後隱約看見一片天空,我眨動眼睛,嘗試適應刺眼的豔陽。飽和的噪音巨響貫穿耳道,吹拂而過的風要將毛囊連根拔起,衝擊五感的刺激在大腦内炸開,頭殼像顆不斷充氣的汽球,中心爆發出欲裂的劇痛……
    
    「不用勉強自己立即起來,閉上眼睛深呼吸,身體盡量放鬆。」女聲温柔的說,「可以慢慢來,不用急。」
    
    我聽從指示,閉上刺痛的眼睛。深吸氣,呼氣,感覺到胸膛內心臟的脈動。衝擊感官的資訊開始得到整理,我聽到海浪的節奏,空中信天翁的嗚叫,拂過臉頰的咸腥氣味。
    
    我坐立起來,緩緩張開眼睛,映入眼簾是一幅海天一色的油畫。我環視周圍看到了金黃色的沙灘,自己坐於一副像棺材的機械裝置之中。我在教科書裡看過,那是專為仿真人設計的維生倉。
    
    仿真人理應在服務站被喚醒,專用的黑房有隔絕外界資訊的功能,以防過量感官訊號損壞傳感器。日正當中的豔陽把頭皮曬得熾熱,這兒怎麼看也是戶外,還是充滿感官刺激的沙灘,絕非適合喚醒的地方。難道仿真人也會造夢嗎?
    




    「身體好點了嗎?」
    
    我順著聲音望去,說話來自可愛的少女。咖啡色波浪般的長曲卷髮,一雙明亮的紫色大眼睛,眼簾上畫著濃厚的眼妝,散發出時尚氣質。黑色吊帶一字肩上衣,淺藍色百摺裙,一副清涼的裝扮。然而,這身衣裝和沙灘格格不入。
    
    少女眨動大眼睛,翹長的睫毛像會發出靜電。察覺到她在等待我的回應,我點頭,帶著不確定的「嗯。」一聲。
    
    「我的名字是Hina,H-I-N-A,Hina。」少女水潤的雙唇一開一合的說。
    
    名字從腦中浮現,「祐嘉,保祐的『祐』;嘉許的 『嘉』,我是祐嘉。」這真的是我的名字嗎?雖然本能上並未感覺到違和感,但這也可能是廠商給我設定的『新名字』。也罷,反正我也沒有作出懷疑的根據。
    




    「祐嘉小姐,你好,請多多指教。」Hina微笑,大眼睛向下一瞥,白淨的臉蛋急速紅潤起來,好像有煙會從頭頂冒出。
    
    我低頭,發現自己一絲不掛。
    
    反射性的伸手遮掩,發自內心的尖叫衝出喉嚨,被我的尖叫嚇到的Hina也跟著大叫。
    
    「對不起!」Hina掩住眼睛跑開,於數步的距離外蹲下。「前方的匣子裡有替換的衣服,請換好後再叫我!」
    
    維生倉的末端有一個突起的手把,拉開匣子内裡放著防水膠袋密封的包裹。





    「不能看啊!」我大聲喊道。
    
    「我發誓絕對不會偷看!」
    
    我拆開包裝,倒出内容物。

    白色短袖襯衫配以海藍色的衣領……
    
    及膝長的海藍色百摺裙……
    
    水手服,開玩笑嗎?
    
    包裡還有一個鏡盒,打開後鏡中映照著一張熟悉的臉孔。藍色的眼睛,精緻的五官,兩條黑色麻花辮低垂在肩上。
    
    「祐嘉小姐,請不要穿鞋和襪,在沙灘走路會進沙子的。」




    
    「我知道了。」
    
    沒有選擇的餘地,我無奈地穿上唯一的衣服,看著鏡中的自己,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違和感。我再三翻找,於包裝底下找到一副厚框眼鏡,戴上後感覺好多了,或許是原型的我留下的習慣吧。
    
    認真一說,到現時為止我都沒有自己已為非人的自覺。電影裡常有機械人以為自己是人類的情節,但是,也有人類以為自己是機械人的發展。我低頭看著一對手,白裡透紅的玉臂底下甚至能看見靜脈,假如割開這吹彈可破的皮膚,到底會露出蝦肉色的肌肉束還是五顏六色的電線呢?
    
    我要的答案就寫在左手手心上,皮膚下透出白色的七劃管顯示現在是正午十二時二分,輕點後畫面一轉顯示電量為99%,再點一次後又轉回時鐘。我的確不是人類了。
    
    「祐嘉小姐,你換好了嗎?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Hina閉著眼睛,伸出雙手摸路,動作笨拙的走過來。
    
    「我換好了!不要閉眼走路!很危險的!」
    
    Hina在維生倉前停下,上下打量我,害我感到雙頰一陣滾熱。
    




    「又不是我想穿成這樣。」我抱胸以示不滿。
    
    「對不起,只是,水手服和你太合襯了。」
    
    我分不清到底是陽光還是Hina的笑容比較熾熱。
    
    「就算被稱讚,我也不會感到高興。」我別開臉,好像會被灼傷。
    
    「不要在意衣服的事,還有人的裝扮比你更誇張。」Hina搖動豎立的手掌說道。
    
    「還有其他人嗎?」
    
    「加上我共五人,現在可能有更多。」Hina邀請的伸出左手,「祐嘉小姐,我帶你去和她們會合吧。」
    
    Hina的掌心同樣顯示著八劃管,她和我一樣是仿真人。




    
    「請叫祐嘉就好,加上專稱好像怪怪的。」我搭上Hina的手,跨步踏出了維生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