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灘上,兩對足印漫長的沿海岸線延伸。祐嘉抱著裝有鞋襪的防水袋,赤足踏在午陽下暴曬的黃金熱沙上。看似嬌嫩的裸足只感受到舒服的微暖,好像踩在暖水袋上行走,這就是仿真人和人類的肉體差別。
    
    「關於事情的起因,到現時為止我們未有結論。」牽頭的Hina說,「現時推測是貨船意外沉沒,我們的維生倉掉進海裡,再隨波浪漂流到島上來。」
    
    「假如這是一篇小說,這座必然是渺無人煙的荒島。我們必須與殘酷的大自然競爭,靠著智慧努力掙扎求存,諸如此類的。」
    
    Hina捏住五指掩著嘴巴咯咯笑,「真有趣,祐嘉懂得很快啊。希望我們像『劫後重生』的結局一樣,能夠再次回到文明世界。」
    
    「劫甚麼?抱歉,我聽不懂。」
    




    「湯漢斯主演的劫後重生,很有名的荒島漂流電影。有聽過排球威爾森吧?」
    
    即使Hina投來誠懇的眼神,祐嘉也只能歉意的低頭,「抱歉,我沒聽過。」
    
    「沒關係!我小時候是被婆婆帶大的,所以會看過一些舊電影,一般人沒聽過也是正常的。」
    
    「我知道『魯賓遜漂流記』,故事結尾主角也成功離開了荒島。」
    
    「那是輕小說嗎?日本的?還是台灣的?」
    




    「是英國作家在幾百年前寫的長篇小說。」
    
    「原來不是輕小說啊,哈哈……對不起。」
    
    尷尬伸出長臂捏住兩人的脖子。她們都想把話題接下去,卻想不出打破沉默的切入點。錯過最佳時機,已經不能接續話題,又找不到話匣子,周圍的氣温好像降了幾度。
    
    「Hina也是仿真情人嗎?」語畢當下祐嘉便感到後悔了,急不擇言的自己在說甚麼蠢話,她憑甚麼先入為主認為Hina跟自己是同類人。這句話變相是對Hina作出侮蔑。
    
    「我是啊。貨船上好像都是仿真情人,所以祐嘉不用介懷,我們都是一樣的。」
    




    Hina和善的笑著,這副笑容沒有男人能抗拒,這才是男人追求的理想情人。相對下自己就算成為了仿真情人,其魅力和別人相比依然望塵莫及,也許,對廠商而言自己更是個賠錢的賣剩貨。
    
    「祐嘉,為你介紹一個人。」Hina戲劇性的打住。她伸手向前一指,不遠處一棵幾乎和地面水平傾斜的椰子樹上,坐著一名紅色的女孩。
    
    「小熊!」Hina高叫,大動作揮手。
    
    女孩看過來,跳下樹幹,飛奔而致。
    
    「Hina!」女孩表情雀躍,立即撲進她的懷裡。
    
    「乖乖,小熊真是個黏人的孩子。」
    
    「不喜歡一個人。」女孩嘀咕道。
    
    女孩抬頭看到祐嘉,她收起笑容,轉到Hina背後。




    
    「這是祐嘉,我的新朋友。這是小熊,也是我的朋友。」
    
    祐嘉蹲下來,輕輕的伸出手,「你好,小熊。」
    
    名為小熊的女孩有一頭火紅的長髮,身穿棗紅色連帽衛衣,外表年齡大約十歲。她疑惑的看著祐嘉的眼睛,又舉頭看看微笑的Hina,冷不防伸手把祐嘉的眼鏡摘了下來。
    
    「不可以隨便拿別人的東西啦!」Hina慌張的說。
    
    「還…還給你。」小熊馬上把眼鏡交還。
    
    「不要緊。」祐嘉接過眼鏡戴上。
    
    「Hina不要生氣,祐嘉對不起。」小熊低頭失落的說。
    




    祐嘉和Hina同時按著胸脯,剛才人工心臟突然揪了一下,好像被甚麼小動物撞了一樣。
    
    「小熊那麼可愛,姊姊怎麼可能生氣。」Hina伸手摸摸她的頭。
    
    小熊還是感到愧疚的樣子,不敢抬頭。
    
    「小熊可以幫姊姊一個忙嗎?」Hina撫平裙子蹲下,「去跟大小姐通報,Hina姊姊會帶一位新朋友過去。」
    
    「好,我去!」
    
    「這樣就當打平了。」Hina說。
    
    小熊重新展現笑容,用力的點頭,轉身就跑走了。
    
    「小心走路,注意別摔跟頭。」Hina對小熊的背影揮手道。




    
    目送小熊離開,兩人直膝站起來,祐嘉望向Hina,Hina瞇起眼睛回望,好像對她接下來的話心中有數。
    
    「未成年人的靈魂倒模是違法的,製造外表年齡低過十八歲的義體也是遭禁止的。」祐嘉斬釘截鐵的說。
    
    「不用擔心啊,那個孩子不是仿真情人。」Hina說,「她是高等仿真人,和我們不同,沒有『那方面』的機能。」
    
    「高等仿真人,那些製作費足夠造一支火箭的高等仿真人?」
    
    「小熊的情況十分特殊啊,說穿了就是踏在灰色地帶。」Hina邊走邊說,「小熊的原型是天生夭折的嬰兒,法律保障零至十八歲的人不得進行靈魂倒模,小熊實際上從未活過所以在保障範圍之外。」
    
    這種事一旦公開必定會引起迴響,如此想到的祐嘉搖搖頭,不,也許已經造成轟動了,直到甦醒前到底隔了多久,外面的世界恐怕已經物是人非了。
    
    「小熊的身體很厲害啊,看起來差不多,機體性能卻遠遠超越我們。她的頭髮和指甲是會生長的,身體會隨著年月長高,人工大腦的運算能力也會續漸解放,幾乎和真實的小孩成長過程一樣。」
    




    「Hina很熟悉小熊的事呢,感覺你們相識很久了。」
    
    「其實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甦醒。連同我,最早自行甦醒的共五人,然後我們聽從大小姐的指揮尋找其他沖上岸的維生倉。小熊是由我喚醒的,好像初生鳥兒把第一眼看見的人當成媽媽一樣,她現在非常黏我。」Hina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
    
    「但你對小熊的背景瞭如指掌,好像親眼見證過一樣。」
    
    「我是從這個得知的,」Hina拿出一塊巴掌大的白色平板電腦,「這是小熊的用戶手冊,裡面鉅細無遺的紀錄了她的事情。不過上面寫的全是英語,是大小姐唸給我聽才得知詳細内容。」
    
    「用戶手冊,難道我也有嗎?」
    
    「祐嘉沒有拿到嗎?放在維生倉頂部的匣子裡。」
    
    「沒有,我只拿了衣服。」祐嘉拍拍懷裡的防水包。
    
    「別在意啦,其實我也沒有。」
    
    「欸?」
    
    Hina別開視線,害羞的搔癢潮紅的臉頰,「英文,看不懂。」
    
    祐嘉忍不住噗的笑了,她馬上裝作咳嗽掩飾過去。Hina皺眉,不滿的鼓起腮幫子。
    
    必須在氣氛變得更尷尬前改變話題。
    
    「剛才數度提到的大小姐是甚麼人?我們接著要跟她見面嗎?」
    
    Hina神秘兮兮的眯眯笑,「讓我先賣個關子,她也是高等仿真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