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沙灘難得迎來倩影,清涼的海風傳來喧鬧。一旁是由幼枝條雜亂堆砌的幾間小屋,猛一點的海風便將其吹到東歪西斜。烈日下少女們縱橫交錯的身姿,在金黃色的畫紙上留下無數足印。
    
    「歡迎來到我們的據點。」Hina往最遠最斜的小屋一指,「那邊是我的家,待會務必來作客探訪,不過茶水恐怕就招呼不到了,哈哈。」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祐嘉苦笑道,她仔細觀察吱吱喳喳在沙灘嬉鬧的少女們,卻未見符合『大小姐』特徵的人。
    
    「Hina!」嬌小而充滿朝氣活力的呼聲從遠方傳來,祐嘉認得那聲音。她望過去,小熊已跳入Hina懷中。

    「Hina,通知大小姐了。」
    




    「謝謝你,做得好啊。」
    
    小熊身後跟著一名高大的女性,祐嘉要抬頭才能看見她的臉,年若三十,身穿黑色西裝,及腰的黑色瀑布,像寶石般晶瑩的水藍色眼睛,身材勻稱,高度肯定超過一百八十,是巴黎的時裝模特兒嗎?祐嘉不禁看呆了。
    
    小熊望向嬉鬧的人群,回頭拉拉Hina的手腕,「我可以跟她們玩嗎?」
    
    「當然可以,不過要注意安全。」
    
    「知道!」小熊用力點頭,飛奔離開。
    




    Hina轉身,向高大的女性比了比,「這位是昌,我們都叫她昌姐。這位是祐嘉,剛剛甦醒的仿真情人。」
    
    「你好。」祐嘉正想伸手握手,只動了半根指頭,昌姐先一步深深的點頭,祐嘉便停止動作,同以點頭回應。
    
    「請跟我來,大小姐相當高興有新成員加入。」昌姐的聲音沉厚有力。
    
    她們往沙灘的邊界走,朝著樹林的方向行。祐嘉掩住嘴角,跟Hina悄悄話:「她也是高等仿真人嗎?」
    
    她點頭。
    




    「怪不得散發著與眾不同的氣勢。好高啊,肩膊好闊,腰好直,她是大小姐的保鏢嗎?」
    
    「是貼身女僕。」昌姐頭也不回的說道,把祐嘉嚇了一跳,「不是保鏢,也不是侍從,是傳統意義上的女僕。並非一定要穿著哥德蘿莉,只是服侍著女主人就符合女僕的定義。」
    
    「對不起。」不知如何應答,祐嘉只好道歉。
    
    「無須在意。」
    
    她們來到沙地和林地交界,一名金色的女性馬上抓住眼球。厚重的金色卷髮,一襲高貴的雪白洋裝長裙。女性注意到三人接近,她轉過一副貴氣的臉孔,碧綠色的瞳仁,左方眼角有一顆顯著的淚痣。祐嘉在不少地方見過這張臉,她是名符其實的大小姐。
    
    然而,這名大小姐現正捲起衣袖,拿著闊邊帽往下巴扇風。腳邊堆著一大疊切口整齊的木柴,另一邊倒插著一把由木棒和石塊粗製而成的斧頭。
    
    眼前的沖擊景像,就像看到巴菲特在種田一樣。
    
    「大小姐,這位是祐嘉,Hina喚醒的新成員。」昌姐說。




    
    「我是路易絲•伊莉莎白,很高興認識你。握手禮就免了,我的手現在不乾淨。」被尊稱為大小姐的她說。
    
    祐嘉開始回想:路易絲•伊莉莎白,恆金銀行的千金小姐,著名的大浪費家。曾經為私人遊輪舉辦土葬,引起全球嘩然。光是一句說話就能左右股票市場。無論是言論和行動都有著強烈個人風格的超超超超超有名人,是原型祐嘉一輩子都不可能與之有任何交集的上流人物。
    
    「我是祐嘉,你好。」身體下意識的變得僵硬,連發音都滑稽的抖起來。
    
    「無須感到拘謹,我們都只是仿真人,無謂受原型的身份約束。」大小姐友善的微笑,「Hina,還有其他仿真人未喚醒的嗎?」
    
    「祐嘉是最後的了,岸上再找不到維生倉。」
    
    「有仔細的找嗎?必須把所有人喚醒,這是最優先,最重要的事項。」
    
    「我先沿海岸線走到盡頭,最後才喚醒小熊和祐嘉,確定沒有其他維生倉了。」
    




    「嗯嗯,辛苦了。總共十二人,比微型企業多一點點呢。時機正好,給你們看個好東西。」大小姐說罷舉起了腳邊的石斧,「看,是我造的,很棒吧。」
    
    「大小姐親手造的啊,好厲害。」Hina說。
    
    此刻的祐嘉相當迷惑:第一,那個鼎鼎大名的銀行千金小姐在向自己炫耀一把爛石斧。第二,是Hina靦腆的交際式假笑。到底兩者中那件事更讓她吃驚呢?
    
    「好厲害啊,真不愧是大小姐。」祐嘉放棄了思考。
    
    大小姐望向祐嘉,明顯不滿意她的回應,「你的眼睛好像有話說。」
    
    她覺得自己被看穿了,好像一絲不掛地被盯著一樣不自在。
    
    「這兒不是文明社會,你我都應是平等的。要生存下去就必須抛開階級觀念,有任何意見和指教應當馬上提出。」她把石斧遞出,「請讓我聽聽你的意見。」
    
    祐嘉雙手接過石斧,那是一根丫叉型木棒,經打磨的石塊夾在木棒的分叉之間,再用樹籐綑綁而成。




    
    「好重,但是重量太平均了,並不方便使力。石塊亦不固定,很容易在揮動時鬆脫。」祐嘉悄悄觀察大小姐,她的視線集中在石斧上,輕輕的點頭。「這把石斧並不適合使用,不過石塊的邊緣打磨得很好,可以重用這部份。」
    
    祐嘉把石斧還給大小姐,她走近柴堆,抽起一枝手掌能圍一圈的木棒。她又在地上拾起一塊扁平的小石,回到三人面前。
    
    「首先把小石的邊緣磨利,在木棒的一端刨出略小於石斧的楔形孔,然後把石斧嵌入孔中,如此就能造出穩固的斧頭了。」
    
    「原來如此!每次劈砍都會把石塊往孔裡推,那就不會有鬆脫問題。你對木工很瞭解啊!」
    
    「只是在學校的露營活動裡學過一點工具製作。」
    
    「能夠學以致用不是很了不起嗎?看,你的意見能提升我的生產效率,以後也請多多提出建議。好!馬上開始把斧頭重製,一定能趕上在夜裡辦營火會,你們也一定要參加啊。」
    
    「當然,我們會非常期待的。」Hina說。





    「那就正式的說一次。祐嘉,歡迎加入。不妨趁日落前到處走走,認識一些新朋友。不過,最好保持在沙灘附近。不要擅自跑進樹林裡,萬一迷路便不妙了。」

    「謝謝提點,我會注意的。」
    
    「放心吧,我會陪著你的。」
    
    Hina輕輕的推著祐嘉的背,兩人先行離開,大小姐在背後揮手道別。
    
    走了一段路,Hina開口:「你覺得大小姐為人如何?」
    
    「是位很有個性的人,」祐嘉說,「意外地沒有架子,感覺熟絡後應該很好相處。」
    
    「是吧,出乎意料的很友善。」Hina笑說,「居然懂得造斧頭,祐嘉很厲害啊。」
    
    不同於對著大小姐的時務,祐嘉能感覺到話語中的真誠,和發自內心的喜悦,Hina陽光色的笑容吹散了祐嘉心中多餘的陰霾。
    
    「Hina比較厲害,能夠毫不費力的與大小姐對話,我光是與她對望就手心冒汗了。」祐嘉攤開閃閃發亮的雙手。
    
    「這不是值得驕傲的事。」Hina搖動豎立的手掌,「其實,我很怕自己的言行會開罪別人,所以便擺出一張萬用的假笑嘴臉來隱藏本心,甚至,我有時都分不清自己的本心到底是甚麼。相反,祐嘉能讓人清楚感受到你的心情,這股由心而發的感染力讓我十分羨慕。」
    
    「不對不對,感染力甚麼的,說穿了便是我太過單純,容易被看透罷了。」
    
    「不過,這份單純正是你的優點。和你相處感覺很輕鬆,可以毫無顧累的暢所欲言。」Hina指尖合十說道,「那麼,我們就互相學習吧。」
    
    「嗯,互相學習。」祐嘉低頭,心中開始懷疑人造皮膚下的散熱系統是不是故障了。
    
    二人回到沙灘,她們朝向最歪最斜的房子走去。隔著十步之遙,她們看到一名黑色的少女倚在牆邊坐著。祐嘉注意到Hina顯得不安,臉上帶著難色。她舉手要祐嘉停步,獨自走近少女。
    
    「對不起,這兒其實是我的家。」Hina態度恭敬,輕聲地說道。
    
    黑色少女抬頭,麻花辮從肩上滑落,她穿著長袖水手服,純黑的裝扮更特顯肌膚的白晢,乍看是一名典型的文靜少女。可是,當她的眼睛透過半張臉大的圓眼鏡望向祐嘉時,那眼神就像一把銳利的長矛,仿佛能把她的胸膛插穿。

    「喔。」黑色少女頓了一會,在熬人的沉默過後才說:「抱歉,我礙到你了。」
    
    「不,不是!要進裡面坐嗎?茶水招待不了,不過屋裡很涼爽的。」Hina笨拙的指手劃腳說。
    
    「我會到別處去。」黑色少女站起來,往沙灘的另一面走去。
    
    目送遠去的身影,Hina掩著胸脯,無聲的深深呼了口氣,「只有她,我不懂如何相處。」
    
    祐嘉回望少女的背影,她銳利刺骨的眼神從腦海中閃過,「好強烈的壓迫感,我們是那兒惹到她了?」
    
    「她……」Hina湊到祐嘉耳邊小聲:「是紅楓系列的。」
    
    『紅楓』——好像一把鉗子夾緊了人工心臟,祐嘉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她明白二字背後的重大意義。
    
    「話雖如此,但感覺不是壞人。只是,經常盯住人的眼神很可怕。」Hina搖搖頭,甩開消極氣氛,「到裡面繼續聊吧,站在外面都要曬黑了,呀,仿生人是不會曬黑的,哈哈。」
    
    「還是不要進去比較好,感覺很危險。」祐嘉面前的小屋,只是一堆乾草和木條堆砌的柴堆,並不符合『屋』的形像。
    
    「也是呢,仿真人被壓到也是會受傷的。還是重建小屋吧,我去問大小姐要些木材。」
    
    「這裡的木材就夠用了,也許還有餘料能造些傢俱。」
    
    Hina投來期待的眼神。
    
    「首先,把這邊的枝條拆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