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Lee解開下身的短裙,露出了被黑絲襪包裹著的大腿,然後再次坐在書枱上,張開雙腿,勾引著阿朗。阿朗走了上前,隔著絲襪,用龜頭輕輕頂著被淫水弄得濕潤的小穴口,整個龜頭都沾了一些淫水,然後握起肉棒,上下來回地磨擦著Miss Lee的小陰唇,圓大的龜頭隔著絲襪不斷在Miss Lee的小穴口徘徊。
 
「Miss Lee,你好索!」阿朗一邊挑弄著Miss Lee,一邊稱讚Miss Lee誘人的下體。
 
Miss Lee 回答說:「得喇,唔使賣口乖,你都係想屌的我啫!」
 
「Miss Lee,我唔係賣口乖,真心㗎! 嗰陣見到已經想講! 」阿朗匆忙解釋。
 
Miss Lee隨即回答說:「嗰陣? 即係你見到晒啦! 即係你啱啱係到講大話啦!」
 


阿朗沉默了兩三秒,接著說: 「總之,你好索啦。」








然後,阿朗一手撕開Miss Lee的絲襪,被黑色絲襪包裹的雙腿中央穿了一個大洞,露出了黑色的蕾絲內褲,阿朗用手指把內褲直接往旁邊撥開,整個陰戶暴露在眼前,阿朗視線緊緊盯著Miss Lee的穴口,觀察著陰戶洞口流出的汁液,觀察著陰戶上那粉嫩的小陰唇。


 
「李子朗,唔好眼甘甘咁望住我個閪,搞到我好怕醜!」害羞感Miss Lee的陰道抽搐了幾下,滲出了一些汁液,阿朗握起肉棒,龜頭對準Miss Lee的穴口,輕輕一頂,不費吹灰之力,龜頭就撐開了那兩塊肥厚的小陰唇。肉棒進入小穴的那種酥麻感覺,也瞬間傳到了阿朗的腦袋,身體隨即抖動了一下。小穴內的環境,就好像整根肉棒浸溫泉,被溫泉水包圍著,溫暖而濕潤,還會使肉棒血脈沸騰。
 
阿朗再深深一頂,整根肉棒慢慢地滑進Miss Lee緊緊的陰道小穴裏,陰道被粗壯的肉棒慢慢地撐開,條件反射下,Miss Lee的身體往後一仰「好……好大碌……呀……呀……」隨著阿朗的肉棒一寸一寸插進小穴裏,肉壁上的小肉珠不停地與龜頭磨擦,小穴被撐開的快感使Miss Lee的體溫上升,小穴不但止變得更溫暖,而且收縮起來,緊緊地擠壓著阿朗的肉棒,於是乎阿朗整個人壓了下去,那根粗壯的肉棒一下子淹沒在小穴,強行將整個陰道撐開,龜頭直接頂到小穴盡頭的肉團,那觸電感直湧上大腦,Miss Lee忍不住「呀」 了一聲,全身抖動抽搐了幾下「呀……頂到最入……李子…朗…等一陣先……」
 
阿朗停止了抽插的動作,不慌不忙地感受著被肉穴包裹的舒適快感,然後逆時針地扭動屁股,那根硬如鋼條的肉棒不停地在Miss Lee的小穴裏四圍搞動,龜頭一時頂向肉壁的上方,一時頂向肉壁的下方,將小穴搞得亂七八糟。「阿朗……唔……唔……入面有嘢……搞下搞下……好奇怪……阿朗……」眼見Miss Lee十分享受,阿朗便繼續扭動屁股,讓肉棒在穴中胡亂攪動。
 
攪動了一陣子後,阿朗開始用盡全力抽插Miss Lee的淫穴,整根肉棒來來回回地貫穿Miss Lee的淫穴,而且是帶有節奏地一進一出,一時慢,一時快,一時輕,一時深,小穴亦分泌出越來越多淫水。
 
阿朗看到Miss Lee上身那豐滿的乳房也跟著節奏上下晃動,就算被襯衫包裹著,也忍不住伸手搓揉,可是襯衫的質感並不滿足阿朗那嬰兒的慾望,他解開了Miss Lee的襯衫,把黑色的胸圍拉到乳房下方,露出了那引以為傲的白滑乳房,Miss Lee的乳房不再受襯衫和胸圍的限制而更放蕩地晃動,阿朗更毫不留情地全力搓揉Miss Lee的巨乳。


 
視覺上和抽插上的快感,使阿朗的性欲更高漲,肉棒在穴中再脹大了一圈,Miss Lee滿臉享受地說:「阿朗…你……嗰度又大咗……」阿朗眼見Miss Lee對自己的肉棒很是滿意,便抬起Miss Lee的雙腿,將雙腿放到自己的膊頭上,然後再加快自己的抽插速度,盤骨瘋狂地碰撞Miss Lee 肥美的臀部,整個圖書館都迴盪著「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交合聲。
 
「阿朗……唔好停……好舒服……」Miss Lee 大口大口呼吸著,口水順著嘴角流落到枱上。
 
一股熱流已經醞釀在陰莖多時,阿朗的肉棒也快要憋不住「哦……Miss Lee…我差唔多要……要射喇! 」
 
正當阿朗想拔出肉棒射精時,Miss Lee叫停了阿朗:「阿朗…射入嚟啦 ……」
 
阿朗緊抱著Miss Lee的雙腿,弓起身子,將肉棒頂到最深處,Miss Lee又忍不住「呀」 了一聲,然後一道濃稠而熾熱的精液蜂湧而出,一串一串射進Miss Lee的子宮裏,Miss Lee翻著白眼和吐出舌頭,淫穴也跟著噴出大量淫水,淫水噴向阿朗,校服水漬斑斑,整件都是Miss Lee的淫水。
 
射出第一道精液後,阿朗再次猛烈地抽插那充滿精液和淫水的小穴,過沒多久,又在Miss Lee的子宮裏射出第二道濃稠的精液,整個子宮填滿了暖暖的精液,「呀……呀……呀……呀呀呀…………又射入嚟……入面好…滿……喇…」Miss Lee不斷地呻吟著,淫穴又再噴射出更多淫水。
 
大戰過後,Miss Lee緊閉雙目,張大了嘴巴,不斷地喘氣,然後對著阿朗說: 「老師,真係冇用,明明係我懲罰你,而家變咗係你懲罰我。」
 


阿朗笑著說: 「Miss Lee,冇d咁嘅事,你懲罰得好好! 」隨後從褲袋裏拿出紙巾,抹走Miss Lee小穴上的體液。
 
Miss Lee 見到阿朗幫自己清潔下體,輕輕地吻了阿朗的額頭。
 
「Miss Lee,做咩錫我 ? 」阿朗側起了頭問。
 
Miss Lee回答說:「因為你好人囉! 」
 
阿朗跟著問:「Miss Lee,咁我哋而家………」
 
「李子朗同學,請到校務處,李子朗同學,請到校務處」校內廣播重複著說。
 
「Miss Lee,咁我去校務處先,一陣再講! 」阿朗說完後就跑出了圖書館。
 
Miss Lee大叫著:「喂,你個銀包吖! 你琴日留低咗嗰個銀包吖!」但是阿朗已經跑出了圖書館,聽不到Miss Lee的呼叫。


 







「李子朗同學,你家姐啱啱喺咖啡店暈低咗,而家去咗醫院,我而家幫你辦理早退手續,你快啲去醫院! 」校務處的書記姐姐說道。
 
「好,麻煩你! 」阿朗二話不說便離開學校,坐上的士向醫院出發,但他忘記了他是沒有銀包的。
 
「同學,車錢係$55.5。」的士司機說。
 
阿朗微微低頭說:「唔好意思,司機大佬,我唔記得咗帶銀包,可唔可以一陣再落嚟畀番錢? 」


 
「咁後生就坐霸王車,有冇搞錯呀………」然後的士司機就開始訓話阿朗,說當年他是怎樣怎樣的,現在的後生就怎樣怎樣凡,當年後生的他比現在的後生更怎樣怎樣的。
 
的士司機怎樣怎樣地說,阿朗就怎樣怎樣地聽。
 
「鈴~鈴~鈴~鈴~鈴~」突然,阿朗的電話響起了「係家姐打嚟? 」
 
阿朗接起了電話: 「家姐,你點樣? 」
 
「喂,你好,我係佢嘅下屬,你係老板娘嘅細佬? 點解咁耐……」一把溫柔甜美的女聲從阿朗的電話傳出。
 
阿朗很不好意思地說:「唔好意思,我唔記得帶銀包,畀唔到車錢,你可唔可以落嚟接我? 」
 
「好,你而家喺醫院嗰的士站? 」
 


「係,麻煩你!」
 
過沒多久,一個熟悉的身影打開了的士的車門:「你就係老板娘嘅細佬? 」
 
「阿魚? 」阿朗露出錯愕的表情。
 
阿魚也跟著露出錯愕的表情:「阿朗?」
 
雙方尷尬地凝望著對方。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