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也跟著走到倉庫門前,用力扭了一扭把手,同樣發現門被出面的人鎖起了:「唔係吖,點解學校道門咁白痴,係入面開唔到鎖,要用鎖匙先開到門呢!」

「餵 ! 仲有人係入面吖 ! 開門吖 !」阿朗不停地拍打倉庫的大門,發出了一下又一下「砰 ! 砰 ! 砰 !」的拍門聲,可是外面一個人都沒有,又何來會有人回應他的拍門聲。

阿朗從褲袋抽出手機,想聯絡外面的人幫手開門,但在這個密不透風,連窗子都沒有,只有數排長條狀的光管的鬼地方,根本接收不到任何信號,就算阿朗把手機抬起,對著不同的方位尋找信號,最後都是徒勞無功,連一格的信號也接收不到。

「連手機都收唔到,而家唯有繼續喺度等, Cherry你嗰部手機收唔收到 ?」阿朗把手機放回袋裏,然而當他想問Cherry時,她也像手機信號一樣,怎樣都找不到她的身影。

「Cherry ? Cherry ?」阿朗四處張望著試圖尋找她的身影,他走到倉庫的角落,發現Cherry瑟縮在倉庫的一角,一塊又一塊疊起的軟墊把她整個人遮蔽起來,她的臉上目無表情,臉色比起剛才顯得更為青白,



阿朗見狀便蹲了下來,關心Cherry的情況:「你有冇事吖 !」

「冇事吖,見有啲攰啫,咪坐低唞唞,我部手機都收唔到吖。」Cherry勉強裝出沒事的樣子,本來冷酷的臉孔掀起了異常詭異的微笑。

「佢嗰樣都唔似冇事 !」阿朗心裏並不放心Cherry的情況,於是左手撐著地面,然後把雙腿伸直,由蹲姿變換成坐姿,背部靠著疊起的軟墊,坐在她的對面,時刻留意她的情況。

「嘔 ! 變態佬,仲咩坐係我對面 ? 同埋收番埋你隻腳,阻住曬 !」

「坐近啲感覺安全啲。」阿朗隨意搪塞了幾句。



Cherry裝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說:「你驚咋 ? 你都幾冇膽,咁都驚,我就唔驚喇 !」

阿朗不想拆穿Cherry的裝扮,只好點了點頭說:「係吖 ! 少少驚啦 !」

「咁等我保護…」正當Cherry站起來,走到阿朗旁邊坐時,那數排光管突如期來熄滅了,倉庫剎那間變得漆黑一片,隨之而來的就是一聲響亮的慘叫聲「呀 !」

阿朗還沒反應過來,身體便被不知名的力量壓著,整個人微微向後傾,原本挺直疊起的軟墊也微微打斜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中,他的胸口感受到軟綿綿如棉花糖般的觸感,那就像一個平平的小山丘,山丘上好像還包裹著一層衣。

阿朗胯下那根小弟弟,可能Cherry在月經期間使用棉條的關係,毫無保留地夾在兩塊肉乎乎的肉團之間,而小弟弟的根部感受到一個疑似駱駝蹄的物體,蹄的中間有條小小的縫。



「Cherry姐,你唔使箍到咁實,我就嚟透唔到氣。」Cherry的手臂牢牢地摟著他的脖子,雙腿分開跨坐在阿朗的雙腿上,就像跨坐在跳箱上。

驚魂未定的Cherry低聲細語地說:「變態佬,可唔可以唔好係我耳邊講嘢 ?」

阿朗接著說:「你而家攬住我吖,點樣唔好係耳邊講嘢 ? 仲有你好重,可唔可以起番身唔好坐上嚟 ?」

Cherry結巴地說:「我…而家起唔到身…隻腳有啲軟軟地…」

「咁等你隻腳冇咁軟先,你咁重我抬唔起你。」

「你食屎啦,我仲輕過你 !」Cherry收緊自己的手臂,牢牢箍住阿朗的脖子,就如唐僧念動緊箍咒一樣。

阿朗發出痛苦的嘶吼聲:「呀呀呀呀呀,Cherry姐停手吖 !」

Cherry騎跨在阿朗的雙腿上,不斷地箍住阿朗的脖子,期間她的身體不停地向前向後,胡亂地擺動著:「死仔包,我仲重唔重 ? 」;阿朗也一樣不停擺動著身體掙扎:「對唔住,我知錯喇 !」;那肉乎乎的駱駝蹄和肉團也跟著擺動,不停地上下左右磨擦著阿朗的小弟弟,使得處於待機狀態的小弟弟開始精神起來。



Cherry帶著疑惑語氣問道:「嗯,硬硬地,好似有碌棍狀嘅物體頂住我嘅。」好奇心驅使下她伸手試圖去一探究竟,阿朗並沒有去阻止,應該說他不敢,如果對「老虎乸」說出實話,子孫根必定會離開肉體。

Cherry時而用手握著小弟弟的下半截,摸索它大概的外形;時而用手指揉按著它的上半截,仔細地摸索它的細節位。可能隔著內褲和褲子的關係,她只能摸索到一條疑似棍狀的物體。

隨著手與手指的並用,一下又一下的摸索,阿朗的小弟弟也把持不住,越發脹大,他只能默默地忍耐著她撫摸式的探索,並且祈求著她不要發現自己探索的是他的小弟弟。

大概摸索了差不多數十秒,Cherry發現到一件事「點解越摸越大條 ? 」當指尖摸索到棍棒的前端時,她大力按了下去,阿朗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慘叫了一聲:「呀 !」

此刻Cherry終於明白那根棍棒是阿朗的小弟弟,隨即也大叫了起來:「死變態鹹濕人渣 ! 」

接著說道:「你好變態吖,啱啱我仲用手摸嚇係咩嚟。」

「你仲要坐咗係我上面添 ! 同埋Cherry姐,明眼人都知係小弟弟嚟, 仲有Bio堂有教㗎 !」阿朗不停地在Cherry的傷口上灑鹽。



「我要走吖 !」Cherry的身子微微向上提,好像想站起來,可是雙腳無力的她根本站不起來。

「你唔好亂咁鬱,同埋而家咁黑,一陣整親自己 !」阿朗說道。

接著Cherry便一聲不吭, 乖乖地跨坐在阿朗的雙腿上,身子向前傾了傾,倚靠在他的胸前。

當Cherry知道那根棍棒是小弟弟後,基於女性本能的驅使下,她的小穴開始感到痕癢,陰道裏更有股熾熱的感覺,那個熾熱的溶洞很想與那根高熱棍棒混合一體,那個空空的肉洞很想被那根棍棒填得滿滿。

但是,很快Cherry便為這樣的想法感到羞恥,畢竟她是知道吳思穎喜歡阿朗,幾天後吳思穎就會表白,作為好姊妹,竟然對姊妹的對象產生非份之想,這是不能原諒。

但是……那根棍棒很大,很堅挺,很堅挺雄偉…

但是……好姊妹…

但是……那根棍棒正頂著她最敏感的地方,她時刻感受著「怦怦怦怦怦怦」的跳動,跳動就像一組又一組摩斯密碼,密碼都能被解讀成「快啲嚟 ! 塞入去 ! 會令你好舒服 !」一組又一組的咒語,咒語不斷地浮現在她的腦海中,慫恿著她。



由於咒語的影響下,Cherry的體溫開始升高,心跳也開始加速,腦袋除了那些咒語,什麼都沒有,就在這刻,阿朗不知吃錯了什麼東西,問起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你M嚟係用棉條㗎 ?」

Cherry失魂地回答:「嚇 ? 係吖,用棉條,做咩咁問 ?」

「因為…冇嘢隔住幾好Feel !」

「冇嘢隔住 ? 」Cherry好像明白了一些東西,於是舉起左手,在他臉上印上紅紅的手印:「死變態鹹濕人渣 !」

「咁大力,好鬼痛 !」阿朗用手揉搓著自己的臉頰說道。

「阿朗,你有冇事 ?」從門縫中透出一道光芒,漆黑一片的倉庫突然間分開了黑與白兩個領域。

「思穎,你終於嚟救我喇 ! 」Cherry 眼泛淚光,好像有神仙打救一樣。



金田很是不滿地說:「我都喺度呀 !」

吳思穎見到Cherry臉龐泛著潮紅,便問道:「Cherry,你冇事嘛 ?」

「佢隻腳軟軟地,企唔到起身,唔該快啲抬起佢,佢坐到我隻腳好痺。」阿朗抵受不了腳痺,二話不說便幫了Cherry回答。

雖說吳思穎和金田把他們兩人救了出來,可是Cherry卻陷入了另一場危機,她的下體對那根棍棒念念不忘,蜜穴的深處渴望著被那根棍棒狠狠地刺穿, 壁內的嫩肉不知是恐懼還是興奮,微微顫抖著。肉壁分泌出來的黏黏蜜汁,完完全全地被蜜穴中的衛生棉條所吸收,整個都濕透了。

「好想試下嗰碌嘢…但…咁樣係背叛思穎……」

「Cherry,你真係冇事 ? 塊面紅到咁。」吳思穎問道。

「嚇 ? 冇事吖,可能啱啱焗親,我返上去先 !」Cherry說完後,頭也不回直奔課室。




未完待續…

PS:下集會扑咗Cherry佢,敬請期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