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會】
阿朗拿著陸運會的報名紙問道:「Cherry,可唔可以幫我拎俾體育阿sir ?」
 
「你自己交啦。」Cherry微微低頭,不想與阿朗有任何眼神接觸。
 
阿朗雙手合十說:「你都幫咗其他人交啦,唔該你吖 !」
 
「你自己交啦。」然後Cherry轉身走了。
 
 


 

【午膳】
阿朗拿著剛買來的飯盒,在食堂外四處張望尋找座位,眼見Cherry旁邊有空位,便走了過去,正當他準備坐下去時,Cherry拿著飯盒,飛快地站了起來。
 
「Cherry,你食完喇 ?」
 
Cherry拿著只食到一半的飯盒,微微低頭說:「係吖 !」然後她又走了。
 
 


 
 
【放學】
阿朗拿起書包準備到圖書館時,吳思穎叫停了他:「阿朗 ! 後日放學之後,你得唔得閒 ?」
 
阿朗回答說:「得閒吖 ! 做咩 ?」
 
「我想約你出街行吓 !」
 
「好 !」阿朗爽快地答應了。


 
吳思穎臉龐不禁揚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她心中的如意算盤打響了,接著用輕快的語調說道:「咁約實喇喎 !」
 
「放心,我唔會放你飛機 !」阿朗擺出了OK的手勢,然後與吳思穎一起走到圖書館的層數,在樓梯口向吳思穎道別後,便走進圖書館。
 
 
 
 
阿朗走出圖書館時,天上烏雲密佈,好像快要下起滂沱大雨,當他走到校門前,雨已經淅瀝淅瀝下個不停,地上滿是一灘又一灘的水漬,校門外的景色亦因豪雨,變得模糊起來,在模糊的景色裏,有位清晰而熟悉的身影站在有蓋的地方,仰望著灰暗的天空,期盼著雨快點停下來,阿朗從書包取出摺疊傘問道:「Cherry姐,要唔要遮你去巴士站 ?」
 
「唔使,我等冇咁大雨就衝去巴士站 !」Cherry耍手擰頭,拒絕了阿朗的好意。
 
阿朗再也忍不住,帶點不滿的語氣問道:「你今日搞咩,全日都避開我咁,係咪因為琴日嘅事 ? 我可以向你道歉。」
 
「唔關琴日嘅事,我走先 !」


 
「喂 ! 」阿朗叫停了Cherry,強行把摺疊傘遞給她:「咁大雨把遮你攞去用 ! 」Cherry接過後,他便跑出校門。
 
「喂 ! 傻仔,咁大雨咪玩啦 ! 」Cherry大叫著。
 
「我屋企好近咋 ! 把遮聽日先還番俾我啦 !」然後阿朗像火箭一樣跑走了。
 
Cherry眼瞪瞪的望著阿朗漸漸消失在豪雨之中「傻仔嚟,搞到自己濕晒 !」再望著手中的摺疊傘「明明知我避開佢,就算自己濕晒,都要俾把遮我 ! 傻佬 !」霎時間,腦海浮現出阿朗的臉孔,心中有股暖暖而奇怪的東西在流動。
 
Cherry捂住自己的臉,自言自語地說:「唔怪得思穎會鍾意佢 ! 」她終於明白到吳思穎為何喜歡上這傢伙「等陣先…我點解會理解到 ?  唔通… 冇可能嘅 ! 」她沒有再多想下去,撐起雨傘走出校門。
 
 
 
 
凱晴站在房門前說道:「細佬,真係唔使睇住你 ? Cafe嗰邊有阿魚睇住,我可以唔使番去睇舗。」


 
「我自己…搞得掂,唔使擔心!」病得迷迷糊糊的阿朗支支吾吾地回答。
 
「咁我出門口喇 ! 」
 
「嗯 !」
 
隨即,房外傳來關門聲。
 
阿朗躺回床上,把被子蓋在身上,整個人蜷縮在被子裏,原本冷冰冰的身體也變得暖烘烘,不知不覺頭腦開始昏昏沉沉起來,身體動也不想動,連撐開雙目也覺得累人,床上好像長出了雙手緊緊箍住自己。
 
「叮噹…叮噹…」門鈴的鐘聲響起了。
 
「家姐攞漏嘢 ? 佢冇鎖匙開門咩 ?」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叮噹…叮噹…」門鈴的鐘聲瘋狂地響起了。
 
「自己開門啦 ! 」阿朗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沒有絲毫下床開門的想法,突然間,房外隱約傳來開門聲和腳步聲。
 
腳步聲越走越近,阿朗微微睜開雙眼,朦朦朧朧間看到有人站在他的床邊,他分別不到是誰,是能看出是人的輪廓。
 
那個人把臉靠向阿朗,阿朗的臉頰上忽然間感受到濕淋淋的觸感,他下意識地認為是凱晴,於是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後不由自主地把她拉到床上,那個人一下子倒在阿朗身上。
 
可能是藥力或者病情的影響,昏昏欲睡的阿朗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嗯嗯嗯嗯嗯」
 


「點解有喘氣聲 ? 家姐 ?」阿朗緩緩睜開雙眼,視線開始聚焦起來,周圍模糊的東西也慢慢變得清晰,在自己的左胸上側躺了一頭茶棕色帶點慵懶嫵媚的捲髮,並且紮上了一個馬尾辮,自己的手緊緊的抱著那盈盈一握的腰肢。
 
「你係 ?」阿朗睡眼惺忪說道。
 
「人渣,明明係你一手扯我落床,你唔係唔認得我吖 ? 」阿朗辨識出這把聲音是熟識的人,應該是…
 
「Cherry ? 點解你會係到 ?」阿朗的手不自覺地捏了捏Cherry的腰肢。
 
Cherry仰起頭來,臉頰泛紅,對著阿朗說:「我係嚟探病,仲有還番把遮俾你。」
 
「Cherry姐,你點入到嚟 ?」
 
「道鐵閘都未閂好,道門又冇鎖,我一拉就入到嚟 ! 」Cherry回答說。
 
「家姐……」阿朗露出無奈的樣子。
 
「你點樣吖 ? 有冇事 ? 你搞到咁我都有責任。」Cherry溫柔地問道,眼眸裏透露出一絲的憂心。
 
「我自把自為啫,唔關你事。」接著阿朗有點不好意思說道:「仲有唔好意思,扯咗你落床。」
 
「唔使唔好意思,我都…幾享受…」
 
不知為何,阿朗回想起臉頰上濕淋淋的觸感,他的手不自覺地揉搓著自己的臉頰,心裏想著:「佢啱啱錫咗我一啖 ?」
 
阿朗望向 Cherry ,Cherry 亦望向阿朗。
 
Cherry本能地覺察到阿朗發現了自己吻了他一下,臉頰隨即泛起了害羞的嫣紅,情不自禁地用手摀住自己的臉,連說話也結巴起來:「Er…仲……以為你…嗰陣瞓著咗…呀…呀…死變態…」
 
過沒多久,Cherry的手緩緩放下,冷酷的臉孔強行揚起一抹羞澀的微笑,平時只說正經話的小嘴說出了大膽而挑逗的話來:「人…渣…你仲想唔想要多啲 ?」
 
阿朗點了點頭。
 
Cherry緩緩挺起身來,提起左腿,跨過阿朗的胯部,整個人跨跪在阿朗的大腿之上,接著用那雙巧手把校服的鈕子遂一解開,襯衫由Y字型遂漸分開成兩旁,露出了粉紅色的胸圍,雖說她的胸部並不算豐滿突出,但在胸圍幫助下,托起了不過不失的小山丘,她伸手到胸圍的勾環處,用手指輕輕的一拉一放,肩帶褪到手臂上並吊掛於此,罩杯打了開來迎接阿朗的觀賞。
 
「睇下睇下,原來佢都幾有女人味,點解之前唔覺嘅 ?」阿朗目不轉睛看著Cherry的姛體,阿朗由那雙跨坐在腿上豐腴而修長的玉腿開始看起,再到被白色內褲包裹著的私處,內褲好像有點不合身,陰毛也露了些少出來,接著目光往上移動,來到那二顆鮮紅的櫻桃和白滑的乳房,阿朗仔細打量著乳房的大小,最後目光來到她那白嫩的臉龐,容貌嬌俏,面無表情時,會有種冷酷和男性氣質的感覺,但微笑時,會流露出純真嫵媚的感覺。
 
Cherry嘴角含春,眼眸帶著淫蕩的神色,如痴又如醉的看著阿朗說:「人渣,你望完未,你碌嘢頂住我吖,不如我幫下你…」沒有等待阿朗的回答,Cherry已經把他的內褲扯至膝蓋處,那根棍棒躺臥在阿朗的小腹上,Cherry用手撫摸著那根棍棒,是暖暖熱熱的,驟眼看來還以為冒起煙來。
 
「你臉色咁好,睇嚟你嚟完M。」
 
「係吖,變態佬 !」Cherry輕輕回答著。
 
Cherry慢慢提起身子,把那根火辣辣的棍棒放在她的白色內褲的襠部上搓了幾下,讓自己駱駝蹄的縫感受龜頭的形狀和溫度,搓著搓著,內褲的襠部已經透出了深色的水印,使那可口迷人的陰戶隱隱若現,而且磨擦帶來的刺激使得Cherry的雙腿軟了一軟,身子稍稍向下壓了一下,龜頭連同內褲稍稍陷進蜜穴中,Cherry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聲:「呀 !」
 
阿朗忍受不住Cherry的內褲阻礙,直接把它往旁邊撥開,然後握住小弟弟,用龜頭無保留地磨弄Cherry蜜穴的小縫, 龜頭均勻的沾滿了小縫滲出來的蜜液,包覆著一層亮晶晶的保護膜。
 
Cherry用手扶著阿朗的棍棒,「人渣,唔好同思穎講 ! 」語音剛落,她的屁股慢慢便坐下去,想用她的蜜穴把整根高熱棍棒吞沒,但可能是初次開發的關係,Cherry的蜜穴十分緊窄,阿朗的棍棒很難擠進去。
 
阿朗見狀,便用雙手握住Cherry纖細的腰肢,接著雙腳發力把下半身向上聳起,龜頭慢慢把那塊充血的小陰唇撐開,龜頭的前半端已經陷進蜜穴內,阿朗再用一用力,終於把整個龜頭陷進蜜穴內,穴內那溫暖而濕潤的嫩肉緊緊地包覆著阿朗的龜頭,而且肉壁是軟綿綿的,讓人倍感舒適。
 
由於Cherry的陰道十分緊窄,加上嫩肉不斷地收縮,阿朗的棍棒每次向蜜穴的深處推進時,壁內的嫩肉都會把它擠出去,彷彿頂在強力的橡筋帶上,阿朗每一次的推進,強大的反彈力都會把棍棒反彈出去。推進時,龜頭撐開陰道裏未知的領域;住後反彈時,龜頭的稜角像倒勾一樣,刮著穴內的嫩肉,就這樣,龜頭不斷地在陰道推進,住後反彈,再推進,再住後反彈。
 
花了一番功夫,蜜穴只吞噬了棍棒的五分之一,但Cherry已經承受不住棍棒的大小和推進的痛楚,歇斯底里地呻吟著「呀…好痛吖…唔得…太大入唔到去…好痛吖…」她不自覺地提起蜜穴,想把插進去的棍棒吐出來,逃避那些痛楚,可是蜜穴深處又十分渴望被棍棒刺穿,空空的肉穴渴望被填滿,她在吐出來和刺穿兩者之間掙扎著,但這時,她的下體感受到一下劇痛,一絲熱流順著阿朗的棍棒,從蜜穴和棍棒的交合處流了出來,滴在阿朗烏黑的陰毛上,紅紅的暖暖的。
 
Cherry的腰肢微微顫抖著,揚起一抹淫魅的笑容:「人渣,我嘅第一次俾咗你喇,咁你有咩可以俾我 ?」
 
「我俾啲滿足感你 ! 」接著阿朗把胯部向上聳起,以雙手握住Cherry的腰肢並把她壓下來,試圖把兩者的距離拉近。
 
Cherry微閉雙目,眉頭緊鎖,嘴巴裏發出似痛苦、又似享受的呻吟聲:「呀……好大好熱…好大好熱………呀…呀……」
 
「係咪好痛 ?」阿朗見狀馬上停止推進行動。
 
「少少痛啫,唔好停,慢慢嚟應該冇事 ! 」
 
阿朗的棍棒一寸一寸地向密穴的深處進發,每進入一寸,就會把外面的那兩片的小陰唇帶了進去,因棍棒的擠壓,黏黏的淫水混合著紅紅的處女血,從二人的交合處一絲絲地沿著棍棒流了出來。
 
突然間,穴內的嫩肉不斷擠壓著阿朗的棍棒,就像痙攣一樣,隨後Cherry的身子向後一仰,嬌俏的臉孔朝後仰起,口中發出陣陣的呻吟聲「呀……呀……呀……呀……」蜜穴噴出一股淫穢的蜜水,十分慷慨地灑在阿朗的胯部上。
 
Cherry高潮過後,渾身軟弱無力,像貓咪一樣伏在阿朗身上,大口大口喘著氣來,那仍然夾著半截棍棒的臀部也跟著一起一伏,並且對著阿朗說:「嗯……你…碌嘢…好勁 !」
 
阿朗一下一下地輕撫著Cherry的背脊,就像輕撫貓咪一樣,Cherry乖巧的閉起雙眼,享受著他的愛撫。
 
接著阿朗在Cherry的耳邊,低言細語地說道:「我可以再勁,你要唔要試下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