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下 中出咗女班長嘅好姊妹
 
阿朗用盡全力把棍棒往蜜穴的未知空間頂去,由於高潮過後的蜜穴比剛剛更加濕漉漉,嫩肉上好像塗上了一層潤滑液,「吱」的一聲,阿朗整根棍棒一下子滑過敏感無比的G點,連根滑進蜜穴,緊窄的陰道轉瞬間被撐開,棍棒直搗蜜穴的深處,龜頭好像頂到一個軟軟的小肉團。
 
不知是刺激、是快感、還是痛楚,總言而之這些觸電般的感覺瞬間傳到Cherry大腦,伏在阿朗身上的Cherry整個身子向後弓了起來,翻起白眼,小嘴張開把香舌吐了出來,一絲口水從嘴角淌下,空白的腦海裏只浮現了一句話「思穎……對唔住…」,喉嚨裏卻發出了一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聲:「呀呀呀呀……呀呀………呀…終於都……入晒嚟……入晒嚟……呀呀……」,清脆悅耳,有種說不出的淫蕩。
 
經過一番折騰,終於把整根棍棒插進蜜穴內, Cherry再次伏在阿朗身上,小嘴一開一合,渾身已是香汗淋漓,整件校服襯衣都被汗水弄得濕漉漉,襯衣的背部滲出了一個個圓圈形狀的水印,阿朗見狀沒有馬上開始抽插,而是一下一下的愛撫Cherry的背脊。
 
貼近Cherry的耳朵輕聲細語地說道:「Cherry姐,不如除咗你啲校服佢,成件都濕晒。」
 


「嗯嗯……嗯…死…變態鹹濕人渣」Cherry口裏罵著阿朗,身子卻挺了起來,配合阿朗解衣,挺起時,龜頭的尖端輕輕的刮了子宮口的肉團數下,觸電般的感覺又再傳到大腦上,Cherry也跟著呻吟了數下:「呀…呀呀…呀…」
 
阿朗先把她的襯衣向身體兩側打開,Cherry也輕輕的縮了下肩膀,滑到手臂上,露出了骨感十足的美肩,呈現在阿朗眼前的是性感迷人的鎖骨以及雪白晶瑩的乳房,乳房各頂著一顆粉嫩甜美的果實。襯衣半褪的Cherry雙腿分開,跨坐在阿朗腿上,配上那一臉淫蕩而青澀樣子,真是誘人,阿朗的棍棒又脹了幾圈「Cherry…好…正」接著Cherry縮起滑嫩的左手,把左手從衣袖裏抽了出來,然後阿朗拉著右邊的衣袖,把衣袖從右手脫出。
 
Cherry的上半身只剩下吊掛在手臂上的胸圍,阿朗伸手把那塊遮醜布也脫走,瞬間上身完全暴露在阿朗眼前,他再次仔細打量著Cherry的姛體,可能是運動健將的關係,身材苗條曲線且肌肉結實,肌膚不但細嫩柔滑帶了點微褐,還印上了運動胸圍的曬痕,顯得乳房更加雪白,阿朗不禁伸出雙手,玩弄這對誘人的乳房一番。
 
阿朗張大手掌,剛好籠罩住Cherry整個乳房,觸感柔軟且彈軟如綿,如水袋般,十指情不自禁地抓握起來,每當他用力抓下去時,一團團雪白的乳肉從指縫間擠了出來,而極具彈性的乳肉把他的手指微微向外反彈,此時那雙反叛的手指又會更用力地抓住她的乳肉,不停地重複著,使得乳肉像麵團一樣,不斷地被阿朗抓握成各種形狀。
 
「呀……人渣…唔好掛住揸啦…快啲…插我啦…」Cherry的嘴裏發出一聲銷魂蝕骨的呻吟。
 


阿朗的十指慢慢地向Cherry的乳側移動,然後往下滑動,掠過盈盈一握的水蛇腰,十指到達被校服短裙包裹的臀肉時,阿朗把短裙掀起,隨後一點一點的朝上捲,再攝進短裙的腰圍裏。
 
在阿朗的視點裏,能看得見自己整根棍棒被Cherry的蜜穴緊緊的含著,正因如此,棍棒阻擋著被撥開的內褲襠部回到另一邊,原本呈倒三角的內褲,變成了倒直角三角,使內褲遮蓋不住棍棒之上被烏黑陰毛覆蓋的陰阜,那淺淺的毛髮完完整整的暴露在阿朗眼前。
 
「又話可以再勁啲 ?」Cherry挑釁起阿朗來。
 
阿朗以順時針的方向輕輕的扭動自己的腰部,那根長長直直的棍棒一下一下的攪拌著緊窄的蜜穴,龜頭的尖端不停地磨擦著子宮口,整個蜜穴都被搞得亂七八糟。
 
磨擦了數十下後,蜜穴已經變得泥濘不堪,小縫中滲出了一絲絲晶瑩剔透的蜜液,「呀……呀……呀……」Cherry再次伏在阿朗身上,雙目微微瞇起,呻吟連綿,雙手握成拳頭並打了阿朗的胸口數下,隨後對著阿朗的耳邊說:「人渣…快啲…抽插我啦…好想要………快啲…抽插……」被全班公認的「老虎乸」竟然如此淫穢不堪,向阿朗渴求著抽插。
 


「我嚟喇喎 ! 」
 
阿朗一下子將棍棒抽出,只把大龜頭留在蜜穴裏,龜頭的稜角向後刮著穴內的嫩肉,原本被棍棒填滿的蜜穴,轉眼間變得空洞洞,空虛感連同快感,使Cherry不由己的發出呻吟聲:「呀…唔好……」
 
阿朗把棍棒抽出後,不慌不忙的把手放在Cherry豐滿的大屁股上,在那條纖幼的水蛇腰和平平的山丘的襯托下,顥得屁股更加豐滿肥大,慢條絲理的張開手掌,那豐滿肥嫩的臀肉,連十指張開也不能完全包覆住,使他更貪婪地搓揉著那豐滿的臀肉,十根手指深深的陷入臀肉中,這觸感彈軟如棉,令人愛不釋手,指縫間還淫靡的溢出四塊如麻糬粉團般柔軟的臀肉。
 
阿朗雙手捏著Cherry的臀瓣,然後輕巧地向外拉開,股溝瞬間擴張開來,蜜穴和棍棒的交合縫也跟著擴張開來,同時龜頭感受到蜜穴裏肉壁的肌肉稍稍放鬆了,蜜穴沒有剛才的那麼緊窄,隨後阿朗用盡全力,一下子把棍棒插進蜜穴內,滑過敏感無比的G點,龜頭再次親吻著子宮口。
 
「呀……呀……呀……」快感使Cherry發出震耳欲聾的呻吟聲,她的雙手不由已的放上阿朗的胸口上,蜜穴緊緊的含著阿朗棍棒。
 
阿朗雙手握住Cherry豐滿的大屁股,把她的下身固定好後,便開始了打椿機式的抽插,用力一下一下地往上抽插,快抽勁插,每插一下,Cherry都會大叫一聲,才插了幾下,勁插帶來的劇烈的快感,源源不絕地湧上Cherry的大腦,她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感覺到自己的蜜穴又癢又爽,渾身有種異常的酥酥麻麻。
 
大概抽插了數百下,Cherry已經被粗大的棍棒抽插得欲仙欲死,表情亦逐漸扭曲起來,陶醉的瞇起雙眼,櫻桃小嘴半開半合,淫蕩的吐出香舌來,喉嚨裏不斷發出了銷魂蝕骨的呻吟「好勁……好勁……好勁……阿朗…你…好勁……」
 
接著Cherry便開始擺動自己的大屁股,配合著阿朗的抽插,每當棍棒抽離自己的蜜穴時,她把屁股抬得高高,將整根棍棒完全吐出來;而阿朗亦會把自己的屁股微微向後挺,壓向床上。當棍棒想插回蜜穴時,她就把屁股重重的壓下去,讓阿朗的棍棒深深的刺穿自己的蜜穴;而阿朗亦會用盡全力把自己的屁股向上拱起,讓自己的龜頭打在子宮口上。


 
就這樣,蜜汁隨著他們的配合式的抽插,不斷地從兩者的交合處湧出,有些流在阿朗的雙腿上,整個胯部被弄得閃閃發光,有些一滴滴地流在床單上,一個個圓圈似的水印,慢慢地擴散開來。
 
「對唔住吖 ! 思穎 ! 對唔住吖 ! 思穎 ! 對唔住吖 ! 思穎 !」Cherry的腦海中不斷向她的好姊妹道歉,但是阿朗那粗大無比的棍棒舒舒服服地貼在自己的嫩肉上,不斷地磨擦著軟綿綿的嫩肉,而且佈滿神經線的子宮口,不斷地被那個圓大的龜頭衝撞,Cherry的那半開半合的櫻桃小嘴只能吐出銷魂盪魄的呻叫聲。
「呀……呀……好正……好正…… 好大條…頂到我好舒服…好入…好爽…」
 
看著Cherry如此,阿朗便加快抽插的速度,棍棒接近瘋狂的在Cherry的蜜穴進進出出,蜜穴亦因為速度的變化,不斷地收縮起來,好像在蠕動著,蜜穴的嫩肉緊緊地箍著阿朗的棍棒。
 
突然間,Cherry全身的肌肉好像僵硬了起來,抽搐了幾下,呻叫聲越來越急促,雙手用力抓著阿朗的胸口,指甲深深的陷入皮肉之中,同一時間,阿朗亦差不多到達射精的臨界點,他拼了命一樣瘋狂把棍棒插入又抽出,猛力一頂,然後握住Cherry肥嫩豐滿的大屁股壓下,蜜穴緊緊的吸吮了整根棍棒,沒有一絲的空隙,龜頭完全全對準子宮口。
 
阿朗馬眼一開,龜頭像火山爆發一樣,源源不絕地噴出了高溫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噴射在Cherry的子宮壁上,使得子宮壁也好像快要被熔掉了,整個子宮都都被灌滿了濃稠而溫暖的精漿,Cherry發出滿足的呻吟,熱辣辣的精液讓的子宮感到一陣強烈的酥麻感,暖暖的滿滿的,原本快要高潮的她也把持不住這種酥麻感,蜜穴就像缺堤的大壩,蜜水氾濫,瘋狂的噴出一股又一股淫穢的蜜水。
 
 
 
 


大戰完後,Cherry躺在阿朗的胸口上,仰起頭來,仔細望著阿朗的樣貌,眼眸裏能夠看出滿足和一股特殊的情誼。
 
「今日嘅事唔好同任何人講,特別係思穎。」Cherry溫柔地說道。
 
阿朗回答說:「放心啦,唔會同其他人講。」
 
Cherry臉上揚起安心的笑容,接著阿朗便說道:「聽日一唔一齊去街 ? 同女班長佢?」
 
Cherry聽到後,突然間面無表情。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