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半島鐵盒
 
「阿朗,本書你擺錯位,《半島鐵盒》應該擺係嗰邊。」Miss Lee指著右邊的第二排的書櫃。
 
阿朗連忙向Miss Lee道歉:「唔好意思,傻咗,下次我會留意番。」
 
Miss Lee 捏著阿朗的臉說道:「阿朗,搞咩 ?  唔似平時嘅你,平時你會記得晒啲書擺係。」
 
「沒事喎 !」阿朗默不作聲了數秒,眼神有點空洞,接著口裏吐出了一聲嘆氣:「唉 ! 」
 


Miss Lee雙手放到阿朗的皮帶扣上,將穿過扣環的皮帶尾緩緩的拉出來,解除對褲子的束縛。
 
「做咩除我條褲 ? 」阿朗驚訝地問道。
 
「講大話嘅懲罰 ! 又話冇事,又係到唉聲嘆氣,仲唔係講大話。」
 
「我冇講大話喎,但都可以接受懲罰嘅 !」阿朗的嘴角勾起一抹淫穢的微笑。
 
「咸濕仔,睇下你下面又腫起咗 ! 」Miss Lee輕撫著阿朗褲子上的帳蓬,手指從帳蓬的根部往上滑動到頂點,到達頂點時,輕輕的轉了數圈,然後再往下滑動。
 


Miss Lee循序漸進地脫光阿朗的下半身,先把沒有皮帶束縛的褲子拉下,接著說:「有咩就同Miss Lee講啦,作為大人同老師,點都可以俾到意見你嘅 !」
 
「Miss Lee 唔好住,呢度有閉路電視,一陣間又出事。」阿朗本想阻止Miss Lee的進一步行為,可是她已經彎曲了雙膝,整個人蹲了下來。
 
Miss Lee仰起頭來,對著阿朗說:「唔使擔心,啲閉路電視唔會再運作,我搞掂晒佢,我大人嚟㗎嘛 !」說著說著,她的十指已經陷進內褲的腰位,然後用力一拉,整條內褲褪至腳裸,沒有內褲限制的肉棒,就像強力彈簧一樣,瞬間彈了出來,Miss Lee還沒反應過來,「啪」的一聲,整根大肉棒打在Miss Lee的臉上,那端麗的臉龐上直躺著一根熱刺刺的大肉棒,遮掩了那小巧玲瓏的鼻子和那柔潤性感的小嘴。
 
「呀,睇幾多次都係咁大條 !」Miss Lee的臉龐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熱力,情不自禁的張大小嘴,大口大口地吸氣,把肉棒散發出的熱氣吸進體內,那雙肥碩的巨乳也随着吸氣的節奏,一起一伏,原本帶有嚴肅氣息的老師,眼眸裏竟展現出一絲的淫穢。
 
Miss Lee把拇指與食指連接成環圈,緊緊的套在大肉棒的根部,然後體貼的說:「如果我一邊玩住你碌嘢,你一邊講吓你嘅煩惱,咁樣會唔會易啲開口 ?」
 


「會嘅 !」
 
接著Miss Lee開始套弄臉上那根大肉棒的根部,手指環不停地在根部處來回套動,而阿朗便開始……
 
 
 
 
 
【上星期五】
 
「應該係呢邊 ? 定係呢邊呢 ? 定係嗰邊呢 ? 」吳思穎站在旺角的街角上東觀西望,時而指著那棟矮小的唐樓,時而指著那棟高大的大廈。
 
吳思穎無奈地鼓著腮幫子,然後轉過身來,走到阿朗和Cherry面前,把手機對向他們說:「我放棄喇,你哋知唔知係邊 ?」
 
不知為何,原本比肩而立的兩人,瞬間拉遠了距離,異口同聲地說出:「吓 ? 」


 
吳思穎收起手機,皺起眉來,微微俯低身子,那對豐滿傲人的巨乳亦因地心吸力而微微下垂,她溫柔地問道:「我話你哋知唔知係邊 ? 你哋由上車嗰陣就古古怪怪咁,係咪唔舒服 ? 係咪啱啱架車太搖,所以暈車浪 ?」
「唔係,冇事喎 ! 」兩人再次異口同聲地說道。
 
「真係 ? Cherry你成塊面紅晒咁喎 ! 阿朗你係咪仲病緊 ?」吳思穎再次問道,雙眸中顯而易見帶著關心。
 
「冇事吖,可能條街多人,焗親下啫 !」Cherry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臉孔上又再次揚起了詭異的微笑。
 
阿朗見狀,便主動幫她解話:「我都覺得有啲焗 !」然後轉移話題說道:「係喎,班長,你再拎部手機俾我睇吓,可能我知呢 !」
 
吳思穎把手機遞給阿朗,阿朗接過手機來看後,得意地說道:「呢間書店我知吖,之前我同朋友去過 !」
 
Cherry用力拍了阿朗的肩膀一下,陰森地笑著說:「咁你負責帶路喇,導 ! 遊 !」
 
「我緊係會帶路啦 !」阿朗的手在Cherry的身後擺動了數下,好像也在拍Cherry的背脊。


 
 
 
 
 
【現在】
Miss Lee一邊用手指箍住肉棒的根部,固定著肉棒,一邊用那條鮮紅的香舌舔舐著大肉棒的表皮,一邊問道: 「間書店…雪…係咪我哋…雪…之前去嗰間 ?」
 
「係吖,之前都去過,冇咩特別。」阿朗靠著書櫃,一副滿足和愉悅的樣子。
 
Miss Lee收回舌頭,用那雙小巧的手掌緊緊包住著阿朗的大肉棒,兩手交替,輕輕用力按摩肉棒的每一位置,然後說:「咁你有咩煩惱 ? 呢個唔係煩惱嚟喎,唔好再兜圈,快啲入正題 !」
 
「見番上次戴黑色圓框眼鏡個男仔,同埋嗰班人囉 !」
 
「睇嚟要俾啲教訓你 !」Miss Lee用拇指以轉小圈圈的方式,輕輕揉壓著那佈滿神經線的龜頭的前端。


 
阿朗的雙腿微微抖動了數下,看來Miss Lee 的手技十分精湛,使阿朗也快要撐不住。
 
「道門好似未鎖 !」
 
「道門我一早鎖好咗,點 ? 講定唔講 ?」
 
Miss Lee的小嘴吻起了那個流出白色分泌物的馬眼,阿朗眉頭皺了一下,但還是堅持下來,Miss Lee 見到阿朗沒有屈服的意願,心知那件事對阿朗來說真的十分重要,重要得是不可告人,所以她沒有再追問下去,而選擇減少他的痛苦:「既然你唔想講,就唔需要講,我唔應該迫你講嘅 !」
 
不知為何,阿朗微微閉起雙,向Miss Lee道謝:「多謝你 !」
 
Miss Lee臉上揚起淫蕩的笑容,說起挑逗的話來打破這氣氛: 「多謝我就請我食你啲精 ! 」隨即Miss Lee吻著那圓大的龜頭,一點點地張開嘴巴,把整個龜頭含進溫暖的嘴裏。
 
那片玫瑰似的柔軟雙唇緊緊地箍住龜頭的稜角,然後Miss Lee便開始用力吮吸阿朗那極為敏感的龜頭,嘖嘖有聲, Miss Lee的舌尖有時會舔舐著馬眼流出的分泌物,有時會揉弄整個龜頭,沾在舌尖上的分泌物與唾液混合,在龜頭表面塗上一層黏黏的混合液。
 


「Miss Lee,你個口好正好爽 !」
 
Miss Lee的口穴感受到阿朗的大肉棒又再脹大了,溫度又再次升溫,她迫不及待把頭壓了上前,一下子吞沒了整根粗大熾熱的大肉棒,龜頭一瞬間頂到喉嚨處,Miss Lee不由已的慘叫了一聲,眼框滲出了淚水,那豐厚的雙唇也在本能反應下,緊緊的含住了大肉棒的根部。
 
接下來,Miss Lee便開始擺動頭部,那根熾熱的大肉棒不斷在Miss Lee的性感口穴裏,進進出出,雙唇不停地為大肉棒塗上汁液,在肉眼看來整根肉棒淫光閃閃,同時Miss Lee仍然用力吮吸著大肉棒,嘖嘖有聲,讓大肉棒不但置身於溫暖而濕潤的口穴中,還能置身於吸力十足的口穴中。
 
過了七八分鐘左右,整根熱騰騰的肉棒已經堅挺無比,馬眼處已經流出更多淫穢的分泌物,而那條小巧的舌尖頂著龜頭上的馬眼,有時來回舔舐,突間,舌尖感到馬眼好像擴張起來,隨即,一股股熾熱的精液源源不斷地從馬眼噴射而出,一股一股的射在Miss Lee的香舌上,整條香舌和口腔都噴滿了腥臭而暖暖的精漿。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Miss Lee瞇起雙眼,發出滿足而淫蕩的呻吟聲。
 
但那龐大的射精量和突如其來的射精,Miss Lee只能大口大口的吞嚥這些腥臭的精液,雙唇與肉棒阿朗的大肉棒的接合處,溢出了一些來不及吞嚥的精液,滴在黑色地板上。
 
Miss Lee一直把阿朗的大肉棒含在嘴裏,享受大肉棒殘留的餘溫和精液味,等到大肉棒軟掉後才願意它吐出。
 
「以前射完仲係硬㗎喎,你唔好打咁多飛機啦。」Miss Lee 裝出一臉失望的樣子說道。
 
「可能係啦,咁近排個人都有啲攰,下次我會好好滿足你。」
 
「講笑咋 !」然後Miss Lee站了起來,把阿朗抱入懷中,柔軟白嫩的巨乳帶著一點特別的芳香,擠靠在阿朗的胸膛上,用溫柔的聲線在阿朗的耳邊說:「Miss Lee會一直係你身邊,一直一直…」
 
「今日都唔早㗎喇,早啲番去休息 !」
 
「係嘅,Miss Lee !」
 
 
阿朗走出圖書館,在校門前碰見了吳思穎。
 
「咦,你仲未走咩 ?」
 
吳思穎伸了伸懶腰:「唔………」又打了個哈欠:「呀…哈…係吖,啱啱同其他班開完會,傾埋開放日啲嘢。」
 
「女班長,辛苦晒喇 !」然後阿朗指著那條石路說:「 一齊行去地鐵站 ?」
 
「好吖 !」吳思穎的嘴角翹起一絲溫柔的弧度。
 
 
 
「條路變咗橙橙地 !」吳思穎停了下來,微微低頭,注視著石路上的地磚。
 
阿朗仰起頭來,指著天上橙紅的雲霞說:「係吖,而家黃昏吖嘛,你睇下個天幾黃幾靚 !」
 
「嘩 ! 平時都唔會留意個天,真係好靚 !」吳思穎也跟著抬起頭來。
 
就這樣,兩人站在本是紅紅的石路上,趕在夕陽下山前,欣賞著被夕陽照染成橙紅的雲霞,把這最後一抹餘輝,演化成他們的回憶。
 
突然間,吳思穎開口問道:「係呢,唔知咁問會唔會好怪,你唔驚訝咩 ?」
 
「驚訝啲咩 ?」阿朗回頭反問吳思穎,臉龐微微背對著夕陽,半邊臉化成了剪影,輪廓被光線勾畫得更為鮮明;另外半邊臉化成橙紅的雲霞,仿佛與天空融為一體。
 
吳思穎支支吾吾地說道:「驚訝…我係校長…個女 ! 原本……呢個係秘密嚟……」
 
「有咩好驚訝 ?」
 
那刻天空與石路昏暗下來,吳思穎淚水盈框,十分激動地說:「因為我係校長個女,你應該都好憎佢,如果唔係你嗰陣就唔會自己走咗上天台,原唔係嗰陣我入到校長室,媽咪會不斷咁辱罵你!」
 
「你…唔會憎我咩 ?」
 
「你咪係你 ! 你咪係吳思穎 ! 你咪係我哋嘅女班長 ! 唔會因為佢而改變 !」
 
這刻街燈閃了數下,然後被點燃起來,天空雖然暗淡起來,石路上卻光輝閃閃,吳思穎愣了一愣,隨後微微的閉起美目,臉上掛起了迷人的笑容,口中說出:「多謝你吖 ! 你……真係好好 !」
 
接下來,他們便上了天橋,走到天橋旁邊的地鐵站。
 
吳思穎在入閘前,對著阿朗說:「可唔可以俾我多一個問題 !」
 
「可以吖 !」
 
「明明你屋企係喺學校隔離,點解要行呢條路 ?」
 
阿朗的視線不自覺的停留在天橋的樓梯,心中又回想起上星期五的事情,然後若無其事地說:「冇咩特別吖,想行咪行 !」
 
「真係 ? 你冇講大話 ?」吳思穎皺起眉頭問道。
 
「冇吖 ! 從來都唔講大話 !」
 
但阿朗今天己經說三個謊言。
 
 
 
 
未完待續…

PS: 下兩集都會係Cherry視覺,講番同阿朗女班長 三人遊 旺角嘅事,會講埋佢同阿朗星期五玩咗啲咩,敬請期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