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巴士的報站系統廣播著下一站。
 
「喂 ! 死變態 ! 思穎坐係前面吖,唔好摸住先啦 !」Cherry輕聲細語地說,嘗試用手推開阿朗的右手,阻止他手伸進自己的裙裏。
 
但Cherry的阻止並沒有起作用,她只感覺到阿朗的右手緩緩地向自己的私處進發,然後掌心蓋住了自己的陰阜。
 
阿朗隔著內褲用姆指和中指張開蜜穴的小縫,然後用食指慢慢的按壓著、挑弄著蜜穴的洞口,那三根手指,時而左右搖動,時而以轉圈的形式壓動,不停地磨擦著敏感的洞口。
 
Cherry的內褲開始變得濕漉漉起來,而且是越弄越濕的,內褲的中間滲出了蜜液的水印。
 


Cherry的視線不自覺地向阿朗的下體看去,發現褲襠稍稍脹了起來,令她回想起昨天自己的水簾洞被抽插得蜜液泛濫、一塌胡塗的情境,蜜穴的深處又再傳來被棍棒刺穿填滿的渴望。
 
雖然Cherry性格大膽和勇敢,可是沒有大膽到會在公眾場合做愛,她壓低了喉嚨,發出低沉的聲音:「喂 ! 唔好再咁啦,一陣俾人發現 !」
 
「咩話 ? Cherry,你啱啱講咩 ?」吳思穎突然扭頭問道。
 
幸好阿朗馬上抽走右手,飛快的離開Cherry的雙腿間,當吳思穎扭頭過來時,只是看到兩人木口木面,一個注視著窗外,另一個注視著車內。
 
Cherry臉上掀起了不自然的微笑,然後隨意說了點東西敷衍過去。「吓 ? 我話街邊隻貓貓咁樣偷魚,一陣實俾人發現 !」
 


「邊到 ? 貓貓係邊到 ?」吳思穎的雙眼好像發了光一樣,東觀西望,尋找貓貓的身影。
 
「啱啱過咗喇,再見到就同你講 !」
 
「Cherry,你好好吖,咁見到記住同我講 !」接著吳思穎便扭回了頭,再次背對著他們。
 
Cherry用手踭輕輕頂了阿朗的胸口一下,面露兇光,撅起小嘴,半點聲音也沒有發出,死盯著他,阿朗只好雙手合十,微微點頭道歉。
 
 
 


 
又過了一陣子,Cherry的頭不自覺的靠著巴士的車窗,車窗如鏡般映照出Cherry的臉龐,似憂愁,又似慚愧,雙眸隔著玻璃不斷被來來往往的車輛所吸引。
 
Cherry的意識也開始飄走了,回想起與吳思穎商量怎樣表白時,自己賣力獻計的情境;回想起阿朗把摺疊傘遞給她時,自己心裏那種暖烘烘的感覺;回想起與阿朗交媾時,自己的蜜穴裏那種刺激和甜絲絲的愉悅。本是平靜如水的心,也如雙眸和意識一樣,被牽走了,而且變得浪花四起。
 
「思穎鍾意佢,而我都好似鍾意佢,點算好…」
 
突然,Cherry的大腿又再感到一絲絲的痕癢,低頭時發現阿朗手又再伸進自己的校裙裏,撫摸著自己的大腿。
 
正當Cherry想伸手阻止時,令她意想不到的是阿朗居然大膽的把手滑上自己的小腹,而且掌心貼在小腹上,掌心溫暖而細緻,突然間小腹被輕輕的按摩了數下,一絲絲的痕癢讓Cherry條件反射下,摀住了自己的小嘴,再次發出低沉的聲音「唔唔唔唔唔唔…」
 
就在Cherry忍著笑時,她察覺到自己內褲的前面被撐開了,伸進了暖暖的、有形紋的東西來,她才驚覺阿朗把整隻手伸進她的內褲。
 
Cherry的蜜穴被阿朗的食指和中指貪婪地揉搓著,指尖在微微鼓起的小縫上來回滑動,不時刮弄到蜜穴前端的小豆豆,Cherry低著頭看著自己那條白色的內褲也跟著指關節的擺動,不停地大起大伏著。
Cherry搖搖頭,並向阿朗做出口形:「死變態,唔好咁,會俾人發現 !」


 
過沒多久, Cherry本以為阿朗會收手,忽然間感受到自己那十分窄小的小縫正被他的兩指張了開來,然後又合上,一開一合,很像正在呼吸的小嘴,使得巴士裏的冷空氣紛紛湧進小嘴裏, Cherry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還感受到被張開的小嘴裏,開始湧出了一絲黏黏的唾液。
 
Cherry被阿朗的手指玩弄得迷迷糊糊起來,沒有一絲反抗意欲的坐在巴士的椅子上,眼白白地看著把自己的校裙的後面被阿朗捲上腰間,內褲也被阿朗褪到自己的膝蓋處,下體有股赤裸而害羞的涼意,屁股毫無保留地享受著椅子那塊冷冰冰的皮面。
 
Cherry雖然擔心會被坐在前方的吳思穎發現,但內心十分享受和渴求阿朗的玩弄,就在兩者之間互相煎熬時,蜜穴感覺到有兩根手指插了入來。
 
雖然昨天已經被阿朗的粗大棍棒開發了,但不知是手指的刺激,還是害怕被發現的憂慮,Cherry的蜜穴仍是緊緊的,手指只插進了半截,而且壁上的嫩肉不斷收縮,像吸管一樣緊緊的吸住阿朗的半截手指。
 
Cherry情不自禁的夾起雙腿,把阿朗的手腕夾得緊緊,隋後上下來回搖擺自己的屁股,用力地磨擦阿朗的手腕,阿朗亦跟著擺動食指和中指,攪動著Cherry鮮嫩多汁的蜜穴。
 
一股又一股觸電般的快感傳遍了Cherry的全身,Cherry雙眸微閉,白嫩的臉頰通紅起來,她的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小嘴,阻止自己發出任何聲浪。
 
蜜穴裏那如棉花般柔軟的嫩肉,被阿朗的手指攪動成各種淫蕩的形狀,他的手指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欲,反而越發激烈,一時上下進出穴口,一時左右順時針地旋轉,不斷玩弄著她的蜜穴。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從Cherry捂住嘴的指縫間,傳出一陣又一陣發情似的呻吟聲,身體不自然地顫抖起來,蜜穴也跟著痙孿起來,不停地收縮,差不多要夾斷阿朗的手指。
 
Cherry回過神來,低頭望著自己的下體,阿朗已經把手指拔了出來,蜜穴也已經被他弄得一塌糊塗,椅子的皮面濕透了一片,仿佛失禁一般,自己大腿的根部和皮面都變得閃亮亮,而蜜穴與皮面之間還拉起了一絲絲淫靡的黏液絲。
 
 Cherry望向阿朗,手踭用力頂了阿朗的胸口一下,右手對著他舉起了中指,然後攤開手掌,示意給她紙巾,阿朗便從褲袋裏抽出紙巾,而且貼心的,應該說贖罪的幫她抺乾下體上蜜液。
 
Cherry把內褲穿回,整理好自己的校裙,然後巴士的報站系統廣播,便說出他們的目的地:「下一站……」
 
吳思穎又再扭頭說道:「喂,落車喇,記住拎齊嘢 !」
 
「好吖 !」Cherry和阿朗不約而同地回答。
 
驟眼一看,兩人好像沒有什麼特別,Cherry優雅文靜的合起雙腿,阿朗雙手拿著手機看,平常人也看不出他們剛剛還在熱烈交歡,怎麼也想不到剛剛阿朗的手指淫糜地攪動著Cherry的蜜穴。
 
 


 
 
 
 
放學時段的旺角雖然比不上假日來得多人,但大街小巷上的人還是密密麻麻的,那些人大多穿著一套套的校服,包括他們三人,吳思穎走在最前方,東張西望,Cherry和阿朗走在她的背後。
 
Cherry走著走著,便發覺有人在撫摸她的屁股。
 
「唔通係痴漢 ?」平時人稱「老虎乸」的Cherry,遇到這些情況下卻顯得不知所措。
 
Cherry下意識的向身旁的阿朗求救,她拉了拉阿朗的衣裳,在他的耳邊說:「阿朗,有痴漢摸我 !」
 
「咁而家個痴漢係咪揸緊你 ?」
 
Cherry左邊的臀肉忽然間感受到一股壓力,她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身後,才發現阿朗的一手抓著自己左邊那團肥嫩的臀肉,五指隔著校裙和內褲,深深的陷入自己的臀肉之中,並且像搓粉團一樣,肆意搓揉成各種淫糜的形狀。


 
「死痴漢 ! 死變態 !」Cherry那白嫩的臉頰又通紅起來,口裏雖然咒罵著他,蜜穴的深處卻有股熾熱而痕癢的感覺。
 
他們肩並肩地走,那團白滑肥嫩的臀肉一邊配合Cherry的步姿扭動著,而阿朗便一邊揉捏著她的肥嫩可口的臀肉,時而揉捏著左邊的臀肉,時而揉捏著右邊的,互相交替。
 
走著走著,吳思穎突然停了下來,Cherry和阿朗也差點反應不過來撞到她,阿朗被突如其來的刺激嚇到,情不自禁的大力捏了Cherry的屁股一下,Cherry輕咬銀牙,忍不住用手背捂住自己的嘴,抑制地發出一聲淫蕩入骨的呻吟聲:「唔唔唔唔唔…」
 
阿朗聽到Cherry的呻吟聲後,色心大發,原本揉捏著那團肥嫩可口的臀肉的手,慢慢的滑動到臀溝,上下撫摸了臀溝數回,然後一步一步的向前面的私處進發。
 
雖然Cherry仍然穿著校裙,但都無阻阿朗的進發,他的手經過了會陰,從大腿之間伸到了Cherry肉縫處,手腕輕輕壓著Cherry的臀溝,隔著內褲那濕濕的襠部,摸到了那微微鼓起的肥嫩肉縫。
 
阿朗的手指輕輕的在大小陰唇上繞圈撫弄,有時用兩根手指愛撫著兩邊小陰唇,有時用一根愛撫著蜜穴的肉縫,不知不覺間,肉縫又滲出了一股股的蜜液。
 
「應該係呢邊 ? 定係呢邊呢 ? 定係嗰邊呢 ? 」
 
「我放棄喇,你哋知唔知係邊 ?」吳思穎把手機對向他們說。
 
阿朗的手瞬間抽出Cherry的雙腿之間,兩人拉遠了彼此的距離,不約而同地說出:「吓 ? 」
 
吳思穎俯低身子,問起他們兩人,Cherry無意中望向了那對因地心吸力而微微下垂的巨乳,她再望向自己的胸口,心中很是不忿:「我都想要咁大波,呀呀呀呀呀呀 ! 點解我唔係大波㗎,公平咩 !」
 
吳思穎溫柔地問道:「我話你哋知唔知係邊 ? 你哋由上車嗰陣就古古怪怪咁,係咪唔舒服 ? 係咪啱啱架車太搖,所以暈車浪 ?」
 
Cherry很快打消念頭,便說:「唔係,冇事喎 ! 」巧合的是阿朗也說出同一番說話。
 
「真係 ? Cherry你成塊面紅晒咁喎 ! 阿朗你係咪仲病緊 ?」吳思穎再次問道。
 
Cherry看到吳思穎那對亮晶晶的雙眸,恍惚間感受到眼中還帶了點聖母般的慈愛,面對這雙無比純潔的眼睛,Cherry差點說出真話來,她知道再不說點東西來,只要再望著吳思穎的雙眼,她一定要說出真話,所以只能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心有內疚地說:「冇事吖,可能條街多人,焗親下啫 !」臉孔上強行揚起詭異的微笑。
 
「思穎,對唔住……但我…好想要佢 !」
 
Cherry進入了失魂狀態,阿朗見狀便主動幫她解話,而且擔任導遊帶他們去書店
 
「咁你負責帶路喇,導 ! 遊 !」Cherry才得以鬆了一口氣,她用力拍了阿朗的肩膀一下,表示感謝之餘,亦嘲諷起阿朗要走在前方帶路,不能再玩弄她的屁股和蜜穴。
 
阿朗看穿Cherry的嘲諷,接著便還擊起來,嘲諷地說道:「我緊係會帶路啦 !」然後趁著吳思穎不為意時,伸手到Cherry的屁股上,大力捏了那肥嫩柔軟的臀肉數下,Cherry的蜜穴也不自覺的收縮了數下。
 
「上到書店你就知死 !」Cherry心中暗地裏打起了如意算盤。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