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中  在書店裏足交
 
「鈴鈴鈴鈴」
 
門鈴聲把坐在木製書桌旁看書的Cherry的靈魂招了回來,她的視線再次聚焦在那令她煩人的白底黑字上,一排排的文字再次湧進她的腦海裏,眼神又逐漸變得空洞起來。
 
「好悶吖……有冇嘢可以玩吖…」Cherry放下手上的書,然後整個人伏在桌上,用臉蓋著已打開的書本。
 
「你唔好咁啦,睇書先唔悶吖 !」坐在對面的阿朗搖搖頭說道。
 


Cherry緩緩地抬起頭來,疲憊不堪地回答說:「平時上堂已經要聽書啦,落咗堂都要睇書,好辛苦吖 !」
 
「你上生物堂嗰陣有聽過書咩 ? 你上次連……」
 
Cherry眼見阿朗露出陰森的表情,當聽到「生物堂」這字句時,便聯想到上次體育室倉庫摸到他小弟弟的醜事,預測阿朗接下來會嘲笑她,二話不說,便用黃金左腳狠狠的踢了阿朗的小腿一下。
 
「男性……你好暴力吖……」阿朗立即彎下腰來,因為身處在書店裏,他半點慘叫聲也沒有發出,只好強忍著痛苦,默默的按著自己的小腿。
 
忽然間,Cherry回想起剛剛打起的如意算盤,臉上露出陰森的樣子。
 


Cherry輪流踩了踩鞋的後跟,把高貴迷人的小腳慢慢地從鞋中抽出來,然後輪流抬起小腳,用手把小腳上的白色襪子脫下來,除著襪子一寸一寸的褪去,先是露出了性感的腳裸,再到鼓鼓的腳背,最後是漂亮而整齊的腳趾。
 
整雙小腳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外,因為是運動健將的緣故,Cherry的小腿十分結實,襪子的上方是褐色的曬痕,但穿襪子的位置是沒有曬痕的,是細膩而且呈淡紅色的皮膚。
 
Cherry伸直自己的雙腿,兩隻靈活小巧的小腳緩緩撐開阿朗雙腿,一步一步的從膝蓋位伸向大棍棒處,途中也不忙掃弄起大腿的內側。
 
淫糜的掃弄數下後,再往前一伸,雙腳便翹了上阿朗的胯部,腳掌觸碰到一條疑似棍狀的物體,雖然腳掌感受到西褲的質地,但Cherry的腦中浮現出自己的腳掌毫無西褲阻隔,零距離的趴貼在大棍棒上的畫面,Cherry的腳尖亦不自覺的開始揉搓阿朗的大棍棒來。
 
一下又一下的揉搓,Cherry的玉足就感受到大棍棒一圈又一圈的脹了起來,棍棒變得更加粗大堅挺,褲襠漸漸挺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Cherry眼見阿朗的表情已經有點動搖,便想繼續玩弄他,她挑起腳尖,左右兩面包夾住阿朗的大棍棒,像包熱狗一樣,十隻腳趾貼在棍棒的根部上,接近同步的輕輕上下套弄起來。
 


大約套弄了數分鐘,Cherry腳趾上的嫩肉突然間感受到肉的觸感,而且大棍棒變得更立體起來,感受到更完整的棍棒,好像沒有了褲襠的束縛,Cherry下意識地想到阿朗把棍棒從褲中掏了出來,那白滑柔嫩而且沒有一點粗糙之處的腳趾肌膚,零距離的包夾住大棍棒。
 
「睇嚟你好享受………睇呢本書喎!」Cherry提高左邊的眉頭,語帶嘲諷地說道。
 
「係吖,幾享受,所以想毫無保留咁……睇呢本書 !」
 
Cherry見狀,輕輕的用右腳的腳尖掃弄了大棍棒數下,然後使勁的把纖細白嫩的大拇趾和二趾張開,夾住龜頭的冠狀溝,上下套弄起來,而左腳的五隻腳趾也繼續上下磨擦阿朗的大棍棒。
 
阿朗忍不住,發出享受的叫聲:「幾……好睇……」而叫聲吸引了坐在身旁的吳思穎的注意。
 
「係咩 ? 呢本咩書嚟㗎 ?」吳思穎睜大眼睛,身體向著阿朗傾,眼神定在他手上的書上。
 
阿朗不想被吳思穎發現木桌下的情況,只好裝作平靜,若無其事的回答:「呢本係香港作家陳XX嘅書,風格係偏向魔幻寫實,入面都………」
 
Cherry的足技令阿朗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入面都 ?」吳思穎瞇起雙目,側了側頭問道。
 
Cherry單手托腮,嘴角的一側微微翹起,得意地說道:「係囉 ! 入面都咩呀 ? 好想知吖 !」
 
「入面都圍繞住香港嘅荒謬事情以寫,用一啲抽象誇張嘅手法去…………」阿朗只好繼續介紹手上的書本。
 
在復古吊燈照耀下,溫暖自然的書店迴盪著阿朗的說書聲,在燈光照不進來的木桌下,也是溫暖自然的,腳與棍之間互相磨擦,唯一不同的是絲毫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Cherry在阿朗向吳思穎介紹書本時,時而用腳趾套弄大棍棒,時而前後左右包夾住大棍棒套弄起來,逐漸的,Cherry加快套弄的力度和頻率,用自己的柔軟白嫩玉趾來回劇烈的套弄著阿朗的大棍棒,腳趾上那軟軟的嫩肉如同蜜穴軟肉,一次又一次的磨擦著棍棒的表皮。
 
「好喇,大概介紹得差唔多,班長有冇嘢唔明 ……」Cherry眼見阿朗差不多介紹完書本,亦感受到阿朗的大棍棒已經脹大到極限,她估計在陰囊蓄勢已久的濃精也差不多快要噴射出來,所以便把右腳的腳心蓋在龜頭上,不讓濃精噴射到周圍都是。
 
Cherry的腳心毫無保留地觸碰到龜頭,感受到龜頭的表面因脹大而撐得十分光滑,而且溫度異常地熾熱,那誘人的觸感使她的腳心開始以轉小圈圈的形式,輕輕地按揉著龜頭的前端,而左腳的嫩肉也沒有停止磨擦大棍棒,雙腳同時進行。
 


「冇唔明 ! 你介紹得好吸引,可唔可以借俾我睇睇 ?」
 
「可以吖 !」
 
吳思穎接過書後,便很尊心的看著阿朗推介的書。
 
Cherry看到阿朗吐出一口氣,如釋重負,以為他為說完書而鬆一口氣,突然間腳心感受到一股股熱流突然噴射而出,熱熱黏黏的,如同火山爆發的熔漿一樣,因腳心蓋在馬眼上,阻礙了濃精的噴射,熱熱黏黏的液體沿著大棍棒緩緩流下,流過Cherry左腳每一隻的腳趾。
 
「你……搞掂咗喇喎 !」Cherry把雙腿伸回,看到腳趾和腳掌沾滿了黏黏的白濁熱液,她微微張開腳趾,趾縫間瞬間拉起一串串短短的濃稠精絲,再用力地弓緊腳趾和腳掌,玩弄起腳上的乳白色精液,玩弄了一陣子後,便從書包取出紙巾,低著頭抹乾腳上的精液。
 
 
 
 
 
Cherry把腳上的精液抹乾後,抬起頭來,發現坐在對面的阿朗消失得無影無蹤,她環顧四周尋找阿朗的身影,終於在門口左側的一個滿佈塵埃還帶有黴味的二手書櫃前找到他。


 
Cherry鼠竊狗偷的走到阿朗身後,眼眸裏帶點好奇的偷看他手上的書。
 
頁面左側的右方,寫著「答案」兩字,白底黑字,而且是比詩名左側的詩詞字體大兩倍和更深色的細明體,Cherry的眼球很自然的被這兩字吸引。
 

《答案》
 

Cherry的眉頭皺了一皺,心中帶了點疑惑,沉思了片刻「答案 ? 佢要咩答案 ? 」
 
在充滿知識與故事的書店,尋找答案是理所當然的,畢竟書是由文字、圖片等等組成的,每個符號都是能夠表達出不同的意義。
 
可是腦袋只有肌肉的Cherry怎樣也看不明,這幾段字有著什麼的答案和意義,她再細心地順著左方看,一排一排的,一字一字的探索著詩詞中的韻味。
 


 
 
// 有時候不一定要有意義   就像這行白底黑字的細明體
 
 就像   這網誌留言跟宋刻本線裝書   的關係
 
 落差有落差的美麗   不是所有事情   都必須解釋的很   徹底 //
 
 
 
「又網誌留言又宋刻本線裝書,即係講緊咩 ? 唔明喎 !」Cherry用手撫摸著額頭,露出懷人生的眼神。
 
直到Cherry看到最後一句的最後一個符號,她終於知道了阿朗停留於此頁,久久不揭頁的答案。


 
// 就像   永遠   不會愛上我的   妳 //



 
Cherry那微微屈曲的手掌貼在阿朗的耳邊,輕輕地說道: 「阿朗,你有鍾意嘅人喇 ? 」
 
「啪」的一聲,阿朗本能反應下把書合上。
 
「冇吖…點會有鍾意嘅人呢。」阿朗把書塞回密密麻麻的書櫃上,然後便走到旁邊的書櫃繼續看書。
 
 
 
 
在他們臨走時,Cherry把剛剛被阿朗塞回書櫃的那本書,從密密麻麻的書中抽了出來,外型是本線裝書,白色的書皮,而且排列出整齊而凹凸不平的直坑紋,一條紅色的帶子橫跨了書皮,書皮和紅色帶子上印有這本書的書名。
 
「關於方文山的素顏韻腳詩 。」Cherry不由己地從口中說了出來。
 
「有興趣嘅,買嚟睇下囉,二手書又唔會好貴,同埋詩集唔會好多字,你唔會睇到頭暈 !」吳思穎從Cherry的旁邊說道。
 
「思穎,你講得啱 ! 買咗唔睇,大不了墊煲底啫 !」
 
吳思穎微微笑著說:「你唔好俾阿朗聽到,一陣佢實鬧你 !」
 
Cherry擺出打拳的姿勢,得意洋洋地說道: 「使驚阿朗佢,一拳都可以打死佢 !」
 
「Cherry,睇嚟你冇再咁憎阿朗,咁就好喇 !」
 
「吓 ? 係咩,咪有係咁 !」
 
「你自從倉庫件事之後,你都願意同佢傾計,以前嘅你都唔會,仲有吖以前我一講佢你就會好反感,而家你都唔會 !」吳思穎臉上露出一副老懷安慰的樣子,好像看見多年的仇家放下仇恨一樣。
 
「可能關你事呢,冇理由你講起佢嘅時候就黑口黑面㗎嘛 !」Cherry的嘴角揚起詭異的微笑,用微笑掩飾自己的心虛。
 
「係咩,我又唔……」
 
Cherry深怕再說下去露出破綻,便借付錢之名,乘機終結了話題: 「我去俾錢先喇 !」
 
「Cherry ?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