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哋作為呢度嘅人民,理應為呢度負番公民責任,甚至我哋更應該當家作主。而家呢度面對好多問題,由其係赤化嘅問題,大量大陸人落嚟,唔單只搞到資源分配不平均,而且溝淡晒成個族群,仲有係教育上面,12年差啲就有嘅國教,完全係好好嘅例子,所以我哋更應該守護呢啲有價值嘅東西 !」
 
在商場前,有一名穿著藍外套戴黑色圓框眼鏡的男子,站在貨van上,拿著大聲公進行演講,在他的四周聚集了一群接近過百的路人,而且以他為中央圍成一個的比上次還要大的半圓。
 
吳思穎、阿朗和Cherry也身處於這個半圓之中,對於他們幾名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學生來說,這些說話看似有點困難,但事實上他們全都聽得懂。
 
四年前會切身影響他們中學生涯的「國教」。
 
兩年前為求上位者兌現前人的承諾,由雨傘帶領,但最後而失敗告終的「運動」。
 


現在他們身處的旺角街道,在新年也發生了為求保護本土的習俗,防止被人打壓,由魚蛋帶領,但同樣最後而失敗告終的一場「運動」。
 
所以他們會不明白嗎 ?
 
所以他們不知天高地厚嗎 ?
 
他們不會,不明白的,只是沒有細心留意這座城市的變遷。
 
演講的最後,男子和上次一樣,大聲呼叫口號作結尾,唯一不同的就是聚集的眾人也跟著他一起高呼口號,吳思穎和Cherry也不例外,瞬間在人來人住的旺角街道上,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呼叫聲,周圍路過的旁人也被呼叫聲所吸引,紛紛注意起他們。
 


呼叫聲完結後,人群久久未散,他們仍然站在原地,等待著男子的拍擋進行另一場演講。
 
「係呢,阿朗,你點睇佢哋 ?」Cherry問道。
 
「阿朗 ? 」
 
「嗰班人會嚟搞事 !」阿朗眉頭緊鎖,雙眸呈現出戒備的眼神。
 
突然間,有數十名中年人拿著木棍衝進人群,大聲指罵著:「死垃圾,搞亂晒個地方,今日就要嚟教仔 !」然後,這些中年人便開始對著人群胡亂揮棍。
 


「中學生就咁垃圾 ! 」一名中年人正對著Cherry的頭準備揮棍下去。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Cherry突然感受到一股拉力,當反應過來時,只見到阿朗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手,以自己的雙腿不自覺的動了起來,跟著阿朗一起跑走。
 
「喂 ! 你唔好走 !」一名中年人舉起木棍追趕著Cherry阿朗二人。
 
「我哋跑去邊 ? 思穎仲喺嗰度喎 !」Cherry一邊跑,一邊問道。
 
阿朗扭過頭來說道:「你跟著我就得 !」
 
此刻就像所有日劇中經常發生的橋段,男主角拉著女主角的手拼命奔跑,彷彿間,四周仿佛響起了煽情的背景音樂。
 
Cherry在阿朗的身後看著他奔跑的樣子,那劉海飛起的側臉,臉上還露出了運動白痴獨有的痛苦表情;那肌肉不算是豐滿,但總之有點帥氣的背影。
 
Cherry的心中掀起了狂濤巨浪。


 
阿朗緊緊地的握著Cherry的手跑進商場裏,他們在熙來攘往的商場左穿右插,穿過一群路人後,又迎來另一群路人,他們跑到商場的邊緣位置,好不容易的才擺脫那名中年人,阿朗推開重重的逃生門,帶著Cherry來到沒有人躲進沒有人gathering的殘廁裏。
 
「你……帶我嚟殘廁做咩 ?」Cherry搖了搖阿朗的手,羞人答答地問道。
 
「情急…之下……」阿朗仍然握著Cherry的手,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欲,氣喘吁吁地說道。
 
「可以放開手未 ?」Cherry的臉頰浮出一團紅暈,視線向下看,逃避著阿朗的眼神。
 
「唔好意思…情急之下……」阿朗立刻鬆開手來。
 
突然間,阿朗的嘴唇感受到溫暖而濕漉漉的觸感,他們的雙唇緊緊地連在一起,Cherry在阿朗的口中吹出一口氣,然後Cherry緩緩的把嘴抽離,當他們雙唇分開時,唾液在他們的雙唇拉成一條綿長的水絲。
 
「情急之下,我幫你人工呼吸咗先 !」
 


「情急之下,我而家想要你先 !」這次由阿朗吻起Cherry的櫻唇來。
 
在殘廁裏,他們激情地熱吻著,雖然Cherry的嘴唇十分柔軟和濕潤,像塊濕了水的海綿,但可能是初吻的關係,親吻的技巧比起Miss Lee和凱晴還有些差距。
 
可是在阿朗的引導下,Cherry的齒唇慢慢地被阿朗的舌頭撐開,Cherry自覺地緩緩地張開了嘴,讓阿朗的舌頭伸過來,隨後口中便感受到阿朗柔軟滑膩的舌頭,那條舌頭如蛇般不斷地在Cherry的口裏撩動,以Cherry也用舌頭作出回應,舔舐著阿朗的舌頭,最後兩人的舌頭熱烈地互相糾纏在一起。
 
糾纏期間,兩人的口中分泌了不少唾液,有些還從嘴角滲了出來,阿朗不想浪費這些香甜汁液,於是便一口又一口的吸吮Cherry口中流出的唾液,以Cherry亦心有靈犀地吸吮起阿朗口中流出的唾液,瞬間殘廁裏都迴盪著兩人「啾啾啾啾啾啾」的吸食之聲。
 
他們互相吸吮時,阿朗的雙手在Cherry的屁股來回撫摸,時而把臂肉撐開,時而把臂肉緊緊夾上,反覆地玩弄著她的屁股,好像想要採取更進一步的舉動,以阿朗的大棍棒已經被Cherry從褲中掏了出來,大棍棒青筋暴起,熾熱無比,隔著校裙和內褲,頂著Cherry的蜜穴口。
 
吻著吻著,Cherry才發現自己的校裙已經被捲起來了,以內褲也早就被撥向一邊,自己的蜜穴口毫無保留地接觸阿朗圓大的龜頭,加上被阿朗的愛撫和親吻的攻勢,整個人都被弄得神魂顛倒,銷魂奪魄,那兩片肥嫩的小陰唇也開始充血起來,穴口也無休無止的流出淫糜可口的蜜液。
 
Cherry為了追求更強的刺激,身子不自覺地開始扭動起來,使那兩片黏上蜜液的肥美小陰唇不斷地磨擦著阿朗的龜頭, 而阿朗的雙手從Cherry的屁股往下進發,來回撫摸著Cherry的大腿內側,好像在鼓勵她張開那修長結實的雙腿。
 
Cherry緩緩的把嘴抽離,她左右擺動著屁股,渴求著阿朗的抽插:「快啲插入嚟啦 !」


 
「我哋坐係馬桶嗰度做喇 !」
 
「好……」Cherry話音未落,阿朗便再次用嘴唇堵住Cherry柔軟的櫻唇,然後雙手緊緊的環抱著Cherry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後移動,Cherry也摟著阿朗的脖子,跟著阿朗一步一步向前走,最終他們來馬桶前方。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