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對著坐在馬桶上的阿朗緩緩張開修長結實的玉腿,那陰阜上散發著少女氣味的稀少毛髮,以及毛髮下方的濕漉漉佈滿蜜液的蜜穴,完完全全地暴露在阿朗眼前,Cherry吐出香舌將口中的唾液淫穢的舔舐在手中,然後用沾滿唾液的手溫柔地揉搓自己的陰唇,使得Cherry整個胯下都是自己的唾液和蜜液,閃爍著淫靡亮晶晶的光亮。
 
Cherry蜜穴口對著阿朗的圓大龜頭,只是輕輕觸碰到龜頭,雙腿就已經顫抖起來,好像對這粗大熾熱的大棍棒產生了恐懼,阿朗見狀輕輕地擺動自己的大棍棒,不斷刺激Cherry的小陰唇,引誘 Cherry主動採取行動。
 
「衰人,唔好再玩啦 ! 你搞到我好想要吖 !」Cherry緊鎖眉頭,閉上美目,臉頰上揚起了迷人淫蕩的笑容說道。
 
隨後Cherry輕咬香唇,狠狠地把肥嫩的美臀坐了下去,「吱」的一聲,阿朗整根的大棍棒一下子連根插了進去,瞬間本是緊鎖的柳眉因快感而舒展開來,性感的香唇張了開來,發出一聲滿足愉悅的呻吟聲。
 
Cherry的玉腿分開跨坐在阿朗的腿上,那兩片肥嫩多汁的臀肉壓在阿朗的雙腿上,淫糜地的壓得扁扁,看起來更加豐滿,如同被擠壓的麵團般,加上Cherry仍然穿著內褲,使臀肉被貼身的內褲緊緊地勒住。
 


這姿勢還讓大棍棒更深入的刺進體內,雖然昨天也是用同一姿勢,但這次Cherry感覺到穴中的大棍棒比上次的還來得粗長,像活生生的頂穿自己的子宮口,進入子宮內部。
 
阿朗握住Cherry那盈盈一握的腰肢,緩緩地再向上頂送自己的大棍棒,Cherry的蜜穴立刻感到一股令人搔癢的觸電感,圓大的龜頭頂住那敏感無比的子宮口,阿朗輕輕地左右擺動自己的大棍棒,龜頭就好像在刮動子宮口上的肉團,那股回味無窮的酥酸麻癢的滋味更是讓Cherry難以忍耐,她已經按不住心中饑渴的猛獸,開始晃動起白嫩的美臀,上下套動著阿朗的大棍棒。
 
「好正……好爽……好舒服……」Cherry張開小嘴,輕輕的呻吟起來。
 
 
蜜穴裏那溼熱的嫩肉,有著一層層柔軟如海綿的皺褶,皺褶像倒勾一樣不停的刮著阿朗的大棍棒,阿朗被柔軟的快感所鼓勵,跟隨著Cherry的上下套動,開始小幅度的上下擺動自己的下體。
 
阿朗的擺動使Cherry的快感越發高脹,身體徹底被抽插的強烈快感所吞蝕,變得欲罷不能,Cherry淫意難耐地逐漸加快蜜穴上下套動大棍棒的速度,肥美的肉臀一上一下的擺動起來,因為Cherry的臀肉彈性十足,加上經常做運動的緣故,臀肉更結實肥厚,所以在擺動美臀時,晃動著一波又一波令人欲仙欲死、淫糜但帶點熱情的臀浪;以每次那團渾圓豐滿的臀肉撞擊阿朗的胯部時,肉與肉之間都會發出“啪啪啪啪啪啪”的撞擊聲響,以臀肉也因撞擊而劇烈地晃動變形,等待大棍棒抽離時,臀肉又會慢慢地復舊如初。


 
一波又一波強烈的抽插快感,不單只衝擊著Cherry的腦海,令她不停地放肆地大聲呻吟起來,而且令撞擊時發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聲響和來回穿梭蜜穴時發出「吱吱吱吱吱吱吱吱」的水聲更加強烈,令阿朗的性欲更加亢奮。
 
在眾多聲響同時演奏時,突然間,響起了一陣令所有中學生聞風喪膽的傳統英格蘭民謠,人稱「綠袖子」的名曲,蝕骨銷魂的Cherry瞬間停止了擺動,從捲起的校裙裏抽出手機來,隨後氣來氣喘地說道:「阿朗……麻煩唔好…出聲住…思穎打嚟。」
 
接著Cherry接聽電話,若無其事地說道:「思穎 ? 你有沒事吖 ?」
 
「我沒事吖,有戴圓框眼鏡嘅哥哥同其他支持者保護我哋,之後佢哋仲趕走埋班廢老,係呢,你同阿朗有冇事 ?」
 
「我哋……」 突然間Cherry感受到沒入在蜜穴的大棍棒又開始抽動起來,微微張開嘴巴,很想吐出一絲淫蕩的呻吟聲,但很快Cherry壓抑那股欲望,調整出正常的聲絲說:「我哋…哈…沒…哈…事吖 !」


 
「咁就好喇 ! 但Cherry你點解喘晒氣咁嘅 ? 你哋啱啱跑完嚟 ?」
 
Cherry低下頭來,只見到阿朗溫柔地朝上抽插著自己的蜜穴,大棍棒在自己的下體,時而出現,時而消失,她一邊與吳思穎講電話,她的蜜穴一邊連綿不斷地被大棍棒抽插著,Cherry的內心,莫名產生了令她異常興奮的感覺:「係吖…哈… 啱啱…哈…跑得好…哈…辛苦……」
 
「咁你哋唞下先啦 !」吳思穎話音剛落,Cherry也照著她的建議,舒服地靠躺在阿朗的身上,不過是享受著他的抽插,而不是休息。
 
「好… 」
 
「係吖 ! Cherry 多謝你今日陪我,如果唔係今日個約會我應該會好鬼驚青 !」
 
「唔……使……」
 
「同埋一陣間,嘻嘻,我想送佢番屋企,然後乘機同佢表白 !」吳思穎甜絲絲地說道。
 


此刻,Cherry內心終於明白這種莫名興奮的感覺是什麼,這是令人陷入欲望深淵的背德感,當她想到好姊妹心愛的男人,正臣服在自己的肉體下,這種狂亂的快感讓蜜穴更加緊窄,嫩肉不停地擠壓著阿朗的大棍棒,好像要和大棍棒角力一樣。
 
「咁……到時……我會…俾機會你…哋……」Cherry的嘴角不自覺地流出香甜的唾液來。
 
「Cherry多謝你,你係我嘅好姊妹 !」從說話和語氣可以看出吳思穎是真心真意把Cherry當成好姊妹。
 
「我……收…線先喇…一陣再……搵番你……」
 
「好啦,你哋唞下先吖 ! 同埋幫我睇住阿朗,佢啱啱先病好 !」
 
「好………」Cherry便收了線,再次擺動臀部和阿朗進行激烈的交媾。
 
「班長做咩打嚟 ?」阿朗輕輕問道。
 
Cherry沒有理會阿朗,將兩隻手臂緊緊地環抱著阿朗的脖子,臉頰上的香唇和下體的陰唇,四唇接近瘋狂地與阿朗纏綿起來,Cherry吐出舌頭往阿朗的嘴裏探去,當他們的雙舌互相接觸後,阿朗就會吸吮著Cherry的香舌,當Cherry的舌頭被阿朗吸吮了一下後,便會把舌頭伸回嘴裏,以阿朗就會反過來吐出舌頭往Cherry的小嘴探去,追逐她的香舌,兩人在嘴裏玩起了捉迷藏來。


 
Cherry胸前那雙不算豐滿卻有點彈性的乳房,隨著他們之間的抽插套弄而不停的搖蕩著,一下一下的掃弄著阿朗的胸口,那座小小的山丘不單只變得有肉感起來,而且變得更淫蕩起來。
 
阿朗的大棍棒在Cherry的蜜穴裏盡情地馳騁著,蜜穴一時被熾熱的大棍棒完全撐開,一時又閉合起來, 大概抽插了三四百下後,一絲黏黏的蜜液沿著大棍棒流了下來,Cherry不只蜜穴已經蜜液淋漓,而且整個人都香汗淋漓,一臉陶醉的樣子,阿朗見狀就把Cherry的紮起的馬尾放了下來,那頭濕透了茶棕色的捲髮瞬間散了開來,隨著姛體的起伏肆意的飄蕩起來。
 
突然間,Cherry睜大雙眼,眉頭緊鎖,蜜穴裏猛烈地收縮起來,簡直快要把大棍棒夾斷一樣,以阿朗緊緊地抱著Cherry的腰肢,用盡全力挺起腰來,把龜頭抵在Cherry的子宮口上,接著兩人全身同時猛然地抽搐了數下,Cherry的雙目半閉起來,微微翻白,一股股黏黏濁膩的蜜液灑在阿朗的龜頭上,有些還濺射到阿朗的身上。
 
不知為何當蜜液灑在龜頭上,馬眼像堤壩開了水閥一樣,噴射出乳白而滾燙的濃精,當射完一股濃精後,下一股隨即接踵而來,連續七、八股,Cherry的子宮一口氣被阿朗充滿生命的精液填滿,被中出的Cherry沒有抽開嘴唇發出呻吟聲,而是更強烈的親吻阿朗。
 
吻著吻著,阿朗慢慢地把自己的大棍棒抽出來,當他們的私處都分開時,精液在他們的私處間拉成一串串綿長的白色絲線,隨後一股淡白色的熱流從Cherry的蜜穴中緩緩流出,Cherry緩緩的把嘴抽開,雙唇分開時,他們的雙唇間也同樣地拉成一條綿長的水絲。
 
接著Cherry含情脈脈的望著阿朗的雙眼:「阿朗,你…你……」
 
「做咩 ?」
 


「你鍾唔鍾意我 ?」
 
霎時間,整個氣氛沉重起來,兩人眼眸交錯,凝視著彼此的雙目。
 
Cherry嫣然一笑,自信滿滿地說道:「你而家唔需要答我,之後我會令你對我欲罷不能,我要你臣服係我嘅石榴裙下 !」
 
「好……」阿朗呆呆地坐在馬桶上。
 
 
 
 
未完待續…

PS:下一集會冇咁甜,想講多少少今次嘅劇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