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啦 ! 」思穎不斷地扭頭拒絕。
 
可是,阿朗沒有理會思穎的拒絕,猛地把大肉棒整根抽了出來,嫩穴瞬間失去了大肉棒的填塞,因突如其來的空虛感,思穎忍不住低聲細語了一聲:「唔好 …… 插番入嚟吖 !」
 
「唔掹番出嚟,點行去大廳嗰到 ? 」
 
阿朗本想把肉棒抽出帶思穎出客廳,可是,眼見思穎對自己那根大肉棒依依不捨,於是飛快地把她的身子翻轉過來,再粗暴地把大肉棒整根沒入嫩穴,只冷卻了數秒的大肉棒又重回了濕漉漉且緊窄的嫩穴裏,再次感受著被溫暖且軟乎乎還皺褶的嫩肉包裹著的舒適感。
 
緊窄的肉壁一下子被大肉棒撐開,霎眼間,快感從嫩穴傳到了大腦之中,如願以償的思穎腦海裏瞬間一片空白,她沒有再理會母親的存在,淫蕩的臉上掛著滿足感,放聲地呻吟了一聲。
 


「呀 …………」
 
此刻,阿朗呆了一呆,臉色突然一轉,有點驚魂失魄地說:「呻吟得咁大聲,你唔驚俾你媽咪發現咩 ?」
 
思穎沒有回答。
 
當等到呻吟聲慢慢地消散在空中後,賤婦竟然沒有任何動靜,寧靜再次降臨,阿朗嘆了一口氣,放下了心頭大石。
 
可是,得來不易的寧靜再次被思穎打破了。
 


思穎妖媚般張開來,欲求不滿地吐出陣陣銷魂悅耳的哀求聲:「…… 呀 …… 呀 ……  你唔好唔郁啦 …… 插我啦 ……… 插我啦 ! 」
 
「你等我一陣先,唔好咁心急,我而家抬你過去 ! 」
 
阿朗趕緊抓住思穎大腿與小腿的連接位,先把一隻玉腿抬了起來,思穎整個人失去了重心,向前傾了起來,軟乎乎的巨乳靠著阿朗的胸膛壓了下去,雙手有點不知所措的故亂抓住一些東西來扶著,最終她把雙臂緊緊地掛在阿朗的脖子上。
 
等到思穎固定好位置後,阿朗再把剩下一隻玉腿抬了起來,纖細修長的雙腿瞬間形成了M字型分開在兩側。
 
就這樣,阿朗和思穎兩人就用如些淫蕩的姿勢,左一步右一步,緩慢地走到客廳去,思穎胸前的兩團彈性十足的乳肉,隨著步行的動作,泛起一陣陣的乳波,淫蕩的乳浪尖還有艘堅挺且嫣紅的小船在乘風破浪,而且輕輕地掃蕩著阿朗的胸膛。
 


乳浪起伏連綿,兩人的下體亦沒有閒著,因為阿朗的大肉棒仍然在思穎的嫩穴裏,每一下的步行,大肉棒都會自然地在嫩穴裏上下抽動一下,就像進行一場小幅度的抽插一樣,龜頭頂了頂子宮口的肉團,然後往後抽離了一陣子,又頂了頂,又往後抽離,不停地重覆著這活塞運動。
 
一邊抽插,桃花洞就一邊溢淌出淫糜可口的泉水,兩人沿途經過的地板上,全是一滴又一滴的水積。
 
思穎身子不自覺地抽搐了數下,忽然間一股股溫熱膩滑的不明液體灑在阿朗的大腿根上。
 
思穎櫻唇微張,一縷口水無意識地從嘴角溢出,順著臉頰滴到自己嫩滑堅挺的巨乳上。
 
阿朗不用低下頭看,看著思穎這嬌淫放縱的樣子,一眼便看穿她又再高潮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 ……… 咁玩都好舒服………如果再大力少少就好 ! 」
 
一步又一步,過沒多久,性器互相磨擦著、纏綿著的兩人終於來到了客廳。
 
在途中思穎已經被大肉棒的小幅度抽動玩弄得嬌軟無力,似抽不是抽,似插又不是插,使她不由得地焦灼起來,迫不及待地想被大肉棒重重地懲罰,如迷如醉的渴求表情完全顯露在臉上。


 
阿朗箍著自己脖子的思穎抬到賤婦的房門前,把她整個人壓到木門上,讓美背緊緊地感受著門上冷冰冰的木質感。
 
那一刻,思穎下意識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她要背對著自己母親的門口,並且只有一門之隔下,與阿朗進行一場瘋狂的交媾。
 
接下來,阿朗沒有讓思穎失望,他緊緊地抓住思穎大腿與小腿的連接位,把位置鞏固好,接著,阿朗習慣地輕輕扭動腰肢數下,讓大肉棒淫糜地攪動早已泥濘不堪、淫水直溢的小穴數下。
 
「唔好磨啦,快啲屌我個閪啦 !」已經不理形象的思穎張開香唇,吐出粗言穢語的呻吟來。
 
「思穎,真講粗口同你嘅形象真係唔夾 ! 」
 
「我唔理吖 …… 你快啲屌我啦 !」
 
雖然與女神的形象真的相差太遠,可是,媚眼如絲的思穎不理形象,用那純真無暇的表情吐出污言穢語的樣子,反差得來還真是帶了點淫蕩。
 


大龜頭研磨了子宮那團軟肉幾下後,阿朗便把大肉棒急速地全根抽了出來,只把大龜頭留在穴口,然後再用盡全力插入。
 
他瘋狂地上下上下擺動自己的腰肢,這沒有任何技巧可言的抽插,像個不會疲勞的打樁機一樣,大肉棒由下而上,一下一下重重地打進思穎的嫩穴裏,加上這個姿勢像把思穎當成雞肉串一樣串在自己的大肉棒上,她的整個嬌軀的重量就只有下面那根大肉棒在支撐著,就在體重的幫助下,這種姿勢格外有衝擊力,大肉棒每一下都插到子宮的深處,大龜頭如雨點般不停地衝擊著子宮口。
 
思穎只感到自己的嫩穴,一時有種滿滿的填塞感、一時有種空蕩蕩的空虛感,一時酸、一時癢、一時麻又一時爽,子宮口不斷地被大龜頭衝撞著,開口位就好像快要被撐開一樣,而且產生了大肉棒已經穿過了子宮頸進入子宮的錯覺。
 
這百般交雜的快感,讓思穎整個身子像觸了電一樣不停地發抖,雙腿抖動的情況更為利害,淫水不斷從嫩穴噴薄而出。
 
「嗯嗯嗯………嗯………嗯………嗯………」
 
掛在阿朗身上的思穎如八爪魚似的纏著他,而且櫻唇大開,不斷地呻吟起來,豐滿的臀部也跟著翹了起來,嬌軟地迎合著粗長堅硬的大肉棒的衝擊。
 
大概抽插了三四百下後,思穎那白滑無暇的嬌軀上,到處都是一層細密的汗珠,香汗淋漓,突然間,她不著痕跡地皺了皺眉,隨後汗珠的嬌軀開始痙攣顫抖,下體的嫩肉也劇烈收緊,一股股淫水從桃源洞噴射出來。
 
淫水噴射而出時,相反地一股熱流源源不絕地射進她的子宮裏,淫水與精液在思穎的嫩穴裏相互地激盪交匯著。


 
「呀…………」
 
兩人不自覺異口同聲地呻吟起來。
 
兩人各自高潮完後,雙雙把性器分離,過沒多久,淫水與精液的混合液就從兩人性器的結合處緩緩流出,順著她的大屁股滴到了地板上,到處都是一片淫糜。
 
他們沒有清理現場,彼此光著身子一起走到旁邊的另一個房間, 思穎打開掛著寫有自己名字的牌子的房門,然後牽著阿朗的手並把他拖進房間裏。
 
房門關上後,房間內依稀的傳出肉與肉之間的碰撞聲,隱約之間,還能夠聽到思穎銷魂鎖骨的呻吟聲。
 
大廳裏,只剩下地板上那淫水斑斑的水積。
 
突然間,一陣輕巧的開門聲劃破了碰撞聲和呻吟聲,賤婦的房門前的地板上出現一個呈三角形的光影,讓地板上的水積閃閃發光起來。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