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枯葉
 
「嗯……嗯……嗯……嗯……嗯……」
 
一個白色的光影在操場上,急促地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劃過的瞬間,如同流星的逝尾般,在光影的尾部,高傲地刮起了一陣涼風。
 
地上的枯葉跟隨著風舞動起來,枯葉與枯葉就像彼此牽著手,在綠油油的石地上,轉啊轉地,跳起華爾滋來。
 
它枯萎了,卻還能如此美麗。
 




「Cherry ! 今日就練住咁多先,你都跑咗成個鐘,俾自己休息吓啦。」思穎站在遠處的籃球架下,大聲地呼喊著。
 
本是十分專注的Cherry,一瞬間,被遠處思穎的呼喊聲所吸引,穿著貼身運動服的她不慌不忙地放慢腳步,雙手叉腰,大口大口地把新鮮空氣吸入肺中,一步接一步向思穎走去。
 
當Cherry和思穎的距離逐漸拉近,Cherry才發現思穎身旁還站了一個人。
 
那個人,是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
 
那個人,在漆黑的體育倉庫裏,陪伴著她。
 




那個人,在滂沱的大雨下,為她獻上僅餘的傘。
 
那個人,在危險的恐怖襲擊中,保護著她。
 
Cherry微微皺起雙眉,隨後,又緩緩鬆開,接著,翹起嘴角說:「阿朗,你又係度嘅 ?  成日黐住女朋友得唔得㗎 ? 」
 
拿著膠袋的阿朗,像炫耀般的把手臂搭到思穎的肩膊上,說道:「咁思穎話要嚟睇你練習,咪陪埋佢,冇理由要佢一個人企喺度㗎嘛 !」
 
聽到阿郎和Cherry的說話後,思穎臉頰上泛起了害羞的潮紅,低聲道:「你哋……可以唔使咁大聲,我唔想比其他人知住,一陣間全間學校都知,到時阿郎就有麻煩,所以拜託你哋暫時保守秘密 ! 」
 




「咁又係,你媽咪嗰邊同你班fans都有啲難搞 ! 」阿郎點了點頭,然後又說道:「但係,咁咪證明咗我個女朋友好勁 !」
 
思穎害羞得滿面通紅起來,她聳了聳肩膊,把阿朗搭在肩膊上的手臂弄開,鼓著腮幫子說:「唔好掛住賣口乖,你唔係買咗嘢飲嘅咩 ? 仲唔快啲拎出嚟,掛住講 !」
 
「係嘅 ! 係嘅 !」
 
阿朗從膠袋裏抽出一支飲料,搖了一搖,然後向著Cherry拋過去。
 
身手敏捷的Cherry猶豫空手接白刃般把飲料接住。
 
「順便買埋俾你,唔使客氣 !」
 
「順便……」 Cherry微微扁起小嘴,有點失落地輕聲地說道。
 
「Cherry,你唔鍾意飲呢款 ? 」思穎俯低身子問道,胸前那兩團巨乳又再次因地心吸力,而微微下垂。




 
那雙巨乳也吸引不了失落的Cherry。
 
Cherry只被思穎的詢問所提醒,頓時察覺到自己臉上的失落,然後又趕快地掛起一絲微笑。
 
「唔係,我好鍾意吖,呢款我係覺得最好飲,都係思穎你最知我心 !」
 
然後,Cherry緊緊地抱著思穎。
 
「出錢嘅就係我,但係揀嘅就唔係我 !」
 
「思穎,唔好咁謙虛啦,唔係你仲有邊個最清楚我 ?」
 
思穎扭頭望向阿朗,又扭頭望向Cherry。
 




「係阿朗揀㗎」
 
「吓 ?」
 
「係咪睇唔出呢 ! 原本嗰陣時我係諗住揀第二款,但係阿朗見到就話『Cherry唔係飲開呢隻,佢平時係飲開呢隻,佢每一次飲完呢款,就會順便拎個膠樽裝水,每一次都係咁 !』到最後我聽咗佢講,你而家手上嗰款!」
 
Cherry瞬間睜大了眼睛,雙眼目不轉睛地凝望著阿朗,心裏很是驚訝,想不到他竟然如此了解自己,胸口又感到了奇怪的悸動,噗通噗通。
 
可是,當Cherry把目光轉移到阿朗身旁的思穎上,心頭緊緊揪住揪住,阿朗已經成為了思穎的男朋友,胸口的悸動換成了陣陣的苦悶。
 
她好像 …… 不能再……
 
Cherry將飲料放到地上,抛下一句,便準備轉身跑走:「我諗住再練多一陣,你哋走先啦,唔使等我㗎。」
 
「你哋」,這一個字,就好像在嘲笑Cherry一樣,那是惡魔的言語。




 
「好啦,咁我哋唔阻你,但係你記住記住一定要休息呀,唔好練習咁耐 !」吳思穎睜大那對如慈愛的聖母般的雙眸說道。
 
同樣,「我哋」,這一個字,也好像思穎在嘲笑Cherry一樣,就算是用如此慈愛的眼神說出,也一樣是惡魔的言語。
 
當思穎轉身背向兩人時,阿朗趁著思穎不為意,神不知鬼不覺地走到Cherry身後,五指大開,用力地揉捏了Cherry那肥嫩可口的臀肉一下,可是,那彈力十足且柔嫩的臀肉,讓阿朗愛不釋手,顯然地,只揉捏一下是不足夠,他把五指深深地陷入Cherry的臀肉之中,然後把肉團當成搓粉團一樣,肆意地淫蕩地搓揉成各種淫糜的形狀。
 
Cherry張開小嘴,吐出香舌,雙眸微閉,臉頰泛起紅暈,滿臉露出欲仙欲死的陶醉表情,那個比思穎還要肥美的大屁股,情不自禁的高高抬起,迎合著阿朗的「按摩」:「你已經有女朋友㗎喇 ! 唔好再咁啦,一陣間俾思穎睇到會出事 !」
 
阿朗的臉上揚起一抹邪笑,看起來,就像一個賤男,他把頭靠向Cherry的耳邊。
 
「但係你個樣好享受喎,今晚我屋企冇人,不如你上嚟我屋企度,你識上嚟㗎啦 ? 」
 
這是惡魔的低語,就如同創世紀中,蛇對夏娃的引誘一樣。
 




最後,亞當和夏娃抵受不住引誘,違反了上帝的吩咐,紛紛被逐出伊甸園。
 
Cherry點了點頭,她默許了。
 
「咁到時見 ! 」
 
語畢,阿朗便放開Cherry那柔軟豐滿的臀肉,然後跟著思穎走了。
 
這是個墮落的故事。
 
這是失樂園。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