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過Cherry,阿朗便送思穎到鄰近的地鐵站。
 
當思穎與阿朗踏出大門時,天色開始漸暗,他們在夕陽照料的石路上並肩而行,一邊走,一邊說著校內的趣事,有時候還會互相打情罵俏起來,彼此開玩笑的內容、笑點也十分相近,可能這就是坊間所說的熱戀期。
 
思穎把身子靠向阿朗,然後把手機遞到他眼前說道:
 
「你睇下觀塘嗰邊開咗間新書店,不如今個星期六去睇下囉 ?」
 
「仲有呀,仲有呀,嗰邊都開咗間新嘅貓咪cafe,不如順便去埋 ?」
 


思穎的約會大計滔滔不絕地從嘴裏說出,驟眼看來,她心裏應該很是興奮雀躍。
 
阿朗輕輕地回答說:
 
「好吖,冇問題,星期六日一於去晒佢。」
 
過了不久,思穎微微垂低了頭,有點不好意思說道:
 
「其實我係唔係好chur,明明我哋只係一齊咗幾日,好似咁快就要周圍走嚟走去 !」
 


話音未落,阿朗摟著她盈盈一握的腰肢,溫柔地說道:
 
「唔會chur吖,你想去邊我都會陪你,只要有你喺度就得 ! 」
 
「仲有吖,下星期就係陸運會,陸運會完咗之後就係開放日,呢兩個活動你都要幫老師手,到時我哋實好難見到面,所以呢個星期六日我哋玩盡佢啦 !」
 
思穎聽到這番說話後,臉頰瞬間泛起了一陣紅暈,然後緊緊地摟著他的腰間,把頭扭向阿朗,對著他會心一笑說道:
 
「阿朗,你真係好好,睇嚟我嘅眼光真係幾好,呢個男朋友我冇揀錯,唔會好似啱啱幫cherry揀嘢飲咁。」
 


「不如話,我嘅眼光幾好,揀到個咁好眼光嘅女朋友。」阿朗一邊沾沾自喜地說著,另一邊廂把手伸到思穎的臉龐,撫摸著她的下巴尖。
 
思穎點了點頭說道:
 
「得啦得啦,知你勁,我男朋友最勁 !」
 
不知不覺間,他們又再打情罵俏起來。
 
在石路走著走著,忽然間,思穎和上次一樣停了下來,在她身旁的阿朗只見到她低著頭,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
 
思穎站在原地說:
 
「條路又變到橙橙地,咁即係……」
 
思穎得知地磚染上夕陽色彩後,她有預感天上的美景絕不會讓她失望,所以猛然地仰起頭來,她已經準備好把被夕陽照染成橙紅的天空映入眼簾。


 
當她抬起頭來,第一眼看到的是一道道的光柱,夕光透過雲霞的縫隙,在繪藍的天空上綻放出一條條橙豔的光柱,就像上帝降世一樣,滿滿的神聖感。
 
思穎指著天上的美景說道:
 
「你知唔知呢啲叫耶穌光,好難先會遇到,竟然咁都俾我哋見到。」
 
就在思穎說著時,不知是機緣巧合還是上天的安排,因雲霞縫隙的飄動,一道光柱正好從天上落在她的身上。
 
思穎在光柱的照耀下,白嫩的皮膚顯得更加光滑,美麗的輪廓顯得更加分明,優雅的外表更添加了一點神聖,恍惚間,女神的稱號好像也成為了現實,頭頂上還頂著一個光環。
 
「思穎,你真係好靚 !」
 
阿朗看著光柱下如此美麗動人的思穎,下體又湧現出一股難以忍耐的興奮,他輕輕地撫弄思穎的纖腰數下,本是撫摸著她的下巴尖的手,慢慢地向著她胸前那兩團豐滿的乳肉遊走,當到達目的地時,便張開五指,隔著校服的襯衣,把那團柔嫩豐滿的乳肉完全包覆在手掌中,然後用力地肆意地搓揉了數下。
 


顯然而見,搓揉並不滿足於阿朗的慾望,阿朗看著思穎在自己的身旁,櫻唇微開且嬌喘連連,他的手劃個平平的小腹,緩緩地朝向思穎雙腿間的私處進發,他隔著短裙,貪婪地按摩著思穎的陰部,接著,用手指淫蕩的輕輕的挑弄著思穎的桃花洞口,洞口的尖端,還有挺立著一點敏感的花芯。
 
「阿朗,唔好啦,一陣俾學校啲人見到 !」思穎微微扭動著身子,抗拒著阿朗的玩弄。
 
阿朗沒有停止玩弄,反而轉身指著某處,提出了一個方案。
 
「過咗斑馬線就係我屋企,同埋今日我屋企冇人,不如而家上嚟玩 !」
 
思穎猶疑了一下,接著,阿朗又補充道:
 
「最多玩到七點鐘吖,如果你怕返到屋企好夜。」
 
思穎對著阿朗拋下媚眼說道:
 
「咁仲唔快啲上你屋企,我都好想要。」


 
在對話期間,思穎的小手已經按耐不住,在阿朗高高挺起的褲襠上,輕輕地掃弄著他那根精神奕奕的大肉棒。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