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我會同思穎一齊 ?」
 
就在與思穎約會的前一刻,阿朗再次憶起那一個令他煩惱的問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就在他想著這問題時,房間內,不單止迴盪著一陣又一陣淫蕩的節拍聲,還充斥著一股淫糜的體味。
 
「好耐都冇同你扑嘢喇 …… 好舒服 ……… 好爽吖……… 再大力啲 …… 再快啲 ……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好正吖」
 


凱晴玉體橫陳般的躺在阿朗的床上,櫻唇微張,發出一陣又一陣銷魂鎖骨的呻吟聲,那嫩滑白皙的嬌軀被他的身子死死的壓住,手臂牢牢的環在阿朗的脖子上,下身那對誘人的雙腿則放蕩地張開,熱情地迎接著阿朗的抽插,任由大肉棒在肥美多汁的肉穴裏抽出插進。
 
叮 !
 
床上沒有預兆的震動了一下。
 
剎那間,手機的震動和鈴聲吸引了正在床上激烈地運動的凱晴和阿朗。
 
叮 ! 叮 !
 


接著,又傳來數下手機的鈴聲,躺在枕頭上的凱晴忍不住扭過頭,只看到螢幕上跳出一道接著一道的訊息來,然後她氣來氣喘地問道﹕
 
「你電話又響咗幾下 …… 個頭像仲要係靚女嚟 …… 係咪 …… 係咪你女朋友搵你吖 ………」
 
「嗰個都唔係我女朋友嚟㗎,我哋只不過係普通同學,更何況,人哋係女神嚟,家姐你唔係覺得女神會鍾意我吖 ?」
 
「我鍾意吖 …… 我個細佬 …… 最正 !」
 
語末,阿朗聽到這番說話後,微微笑了一笑,然後將嘴唇貼在凱晴的櫻唇上,並且把舌頭伸進她的口裏,貪婪地舔舐著攪弄著她的香舌。
 


漸漸地,凱晴提高那修長白皙的雙腿,緊緊的箍住阿朗的腰間,讓自己的恥骨更緊貼阿朗的恥骨,使肉穴可以更完全地吞噬阿朗那根粗壯的肉棒,享受著被龜頭棱角磨刮的快感,以及滿滿的填塞感。
 
阿朗的腰肢不停地上下上下抽動,胸口那豐滿且彈軟如綿的雙乳,亦跟著抽插的節奏,時而被淫蕩的壓成呈半月形狀,時而又回復堅挺的形狀,看起來淫蕩萬分。
 
一抽一插,一抽又一插,不久,她的櫻唇緩緩地微張開來,享受著這猛烈的衝擊,臉上不由己地泛起嬌羞的潮紅,美頸顯露出一條條興奮的筋線,這欲仙欲死的樣子,由如整個人置身於天堂之中。
 
叮 ! 叮 ! 叮 !
 
阿朗緩緩的把嘴唇抽開,在枕頭旁邊拿起手機,並打開來看。
 
「阿朗,對唔住吖,今日同唔到你去約會」
 
「媽咪臨時要我同佢去某間學校校長個聚會度,媽咪一定要我去,我想推都推唔到 」
 
「真係好對唔住 ! 我真係好想出嚟同你去街 !」


 
「可能要過晒陸運會同開放日先有時間同你去街,好唔想咁吖」
 
「你會唔會好憎我媽咪 ? 」
 
阿朗一邊低頭看著約會被單方面取消的訊息,一邊前後前後地擺動著腰肢,他的肌膚都沾滿了汗珠,然而冬天出汗是一件多麼荒謬的事情,大概他已經在這淫穢的空間裏運動了一段時間,所以才弄得整個人大汗淋灕。
 
看著看著,阿朗在心裏心有不甘的咒罵起來﹕
 
「又係個死人校長,成日喺度阻頭阻勢 !」
 
「佢幾時死㗎 ! 早知嗰陣時就屌落去先 !」
 
「係囉,佢個身材睇落都唔差,應該都幾好屌,更何況有番一定嘅年紀,技術都應該有番咁上下 !」
 


驟眼看來,阿朗是想把校長也給上了,但其實這些咒罵和想法通通都只是單純的發洩而已。
 
這一刻,他一動不動的在內心咒罵那個令他討厭的校長,沒有意識到自己忽略了壓在身下的凱晴,沒有意識到自己肉棒已經停下了抽插,他只顧著輕敲手機的螢幕,照著口中咒罵的內容,打出意思相反的安撫和讚美的說話來。
 
「唔緊要,又唔係你想 !」
 
「今次唔得,咪下次再約,只要有你喺度就得 !」
 
「其實你媽咪都算係好人,我又點會憎你媽咪呢」
 
本來抽插得興起,享受著魚水之歡之時,可是,阿朗突然停下來,一動不動的樣子,打斷了那快感的供應,實在是令人難以忍受,這挑起了凱晴的性欲和焦躁感,她臉上顯露出欲求不滿的表情,接著,受欲望所控的她便開始自討其樂起來。
 
凱晴有技巧地輕輕扭動自己的臀部,用自己的肉穴扭著正吞噬其中的大肉棒,而且大肉棒整根都全沒肉穴之中,龜頭頂到了肉穴的最深處,讓阿朗的龜頭在子宮口轉動起來,磨擦著極為敏感的軟肉團。
 
凱晴一邊扭動自己的臀部,一邊說道。


 
「都話咗係女朋友嚟啦,而家唔理家姐喇 !」
 
阿朗緩緩地再次把手機放下,將注意力放回凱晴身上,他默不作聲,深情地看著壓在身下的凱晴。
 
凱晴的嬌軀被一條寬鬆的黑色半透明睡裙包裹著,肩膀上掛著兩根細肩帶,在誘人的美頸下方睡裙的蕾絲領口開的很大,呈現出一個很低的V字型,露出了那對誘人的豐潤白嫩的巨乳,巨乳的中間還有一道養眼且深邃的乳溝,看起來十分性感。
 
阿朗再仔細地看著凱晴,雖然睡裙看起來極為寬鬆,但其實那對豐滿的巨乳把睡裙撐得鼓脹起來,粉嫩的乳頭在半透明的黑色薄紗遮蓋下若隱若現,加上睡裙的材質很薄,在睡裙罩杯的中央那兩粒堅挺的乳頭完整地激凸了起來,有時候,會有些乳肉或乳暈跑出罩杯的遮蓋位,將兩塊又白膩又可口的誘人乳肉暴露在空氣中,看起來,睡裙上的兩片罩杯的遮蓋位根本起不了遮掩作用,可是,卻讓她的姛體顯得更為誘人……
 
阿朗眼巴巴的看著凱晴之時,凱晴用手擋著他的視線,並且有點不悅地說道。
 
「望望望望,望完未 ? 知你女朋友好靚喇 !」
 
「家姐,佢真係唔係我女朋友。」阿朗解釋道。
 


「咁家姐同佢邊個靚啲 ?」凱晴反問道。
 
這一條一百萬的問題又再一次被凱晴提及,阿朗聽到後,微微垂低了頭沉思起來。
 
究竟人有多麼喜歡問這條問題 ? 是因為自卑在作祟? 還是在故意刁難對方 ?
 
其實,這都是關於一個名叫「比較」的邪惡東西。
 
生物在繁殖後代時,會在同一物種中,「比較」誰的體格更強壯,誰更能夠保護到出生的孩子,誰可以繁殖出更多後代。
 
現代社會中,人們都會進行比較,比較誰的乳房大,比較誰的腿長,比較誰的皮膚白滑,比較誰的體格強壯,比較誰的肉棒粗、大、長,比較誰是A380誰又是A0,比較誰的上床次數多,比較誰的技術出色 ……
 
比較又比較,比較又比較,就算是最簡單的,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也是比較出來的。
 
阿朗想了又想,卻想不出任何的回應。
 
阿朗繼續默不作聲的,只眼巴巴地看著凱晴那白的如雪如霜的巨乳,披著黑色的薄紗,立於胸口之上。
 
不知為何,阿朗輕輕的把凱晴肩上的兩根細肩帶住下褪,睡裙上那兩片罩杯也漸漸地褪到腰間位,讓那雙雪白嬌嫩的巨乳不再受任的遮掩下,暴露在阿朗的眼前。
 
褪去睡裙後,巨乳失去薄紗的遮掩,重現了雪白柔滑的肌膚,而且那雙巨乳即使是躺臥在床上,胸口上的那對乳峰仍然像兩座肉山一樣,傲立不倒的高聳聳地在胸口上,挺拔起來,山頂上還頂著兩座亭子,亭子的頂是呈現著鮮艷的紅色,在滑膩且白嫩得晶瑩的乳肉下,顯得更為鮮艷。
 
「家姐你好正吖 !」
 
阿朗沒有等到凱晴反應過來,一下子把臉埋進凱晴那誘人且深邃的乳溝之中。
 
阿朗張大手掌,雙手各握著滑嫩的乳肉,手掌毫不留情的罩住那豐滿白嫩的雙乳,那乳肉的彈性觸感如海綿般無比舒適,那乳肉的肌膚觸感如絲綢般細膩嫩滑,握在手裏,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
 
握著握著,阿朗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力道,讓五指緩緩的深深的陷入柔軟的乳肉中,一團團嫩滑無比的乳肉從指縫間溢出,接著,過不滿足的他,開始用力地來回揉捏,時而住內揉壓,時而住外揉開,讓自己的臉感受到乳肉的按摩,過沒多久,凱晴那彈軟如綿的乳肉,被阿朗肆意地搓揉成各種淫糜的形狀。
 
然後,阿朗再次擺動腰肢,他一邊做活塞式運動,一邊用大拇指和食指撚住那粉嫩且堅挺的乳頭,並溫柔的捻轉起來。
 
手指的捻轉,刺激著那佈滿敏感神經的乳頭,大肉棒的快抽狠插,刺激著那淫蕩多汁的肉穴,凱晴再一次欲仙欲死地從櫻桃小嘴中,吐出銷魂鎖骨的呻吟聲。
 
「呀呀呀呀呀呀呀………你好奸茅吖…… 明明都未答我 …… 細佬 …… 再大力啲 …… 再快啲 ……」
 
刺激亦讓肉穴變得緊繃起來,肉穴的壁上全是密密麻麻,而且坑坑窪窪的嫩肉,如皺褶一般,又彷如章魚觸手上的吸盤,總而言之,每次抽出肉棒時,嫩肉都會下意識吮吸著阿朗的大肉棒,不讓它離去,可是,當插進肉棒時,嫩肉又會緊緊閉合,阻礙著肉棒的推進。
 
雖然抽插好像變得十分吃力,可是,凱晴那銷魂鎖骨的呻吟聲激起了阿朗的欲火,換來了粗壯火熱的大肉棒一次又一次粗暴的衝擊,龜頭每下都頂撞到肉穴深處的那一圈肉環,彷如把她嬌嫩的肉穴插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隨著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大力抽插,房間內,又再次迴盪著一陣又一陣淫蕩的節拍聲,接著,阿朗在這淫糜的交響曲之中,向凱晴提出了一個約會的邀請。
 
「家姐,今日陪我出街得唔得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