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姐,今日陪我出街得唔得 ?」
 
「呀呀呀呀 …… 好吖!但係你想去邊 ?」凱晴一邊嬌喘連綿,一邊回答著阿朗。
 
「不如去旺角睇戲 ? 近排有套喪屍片上映,應該幾啱你睇。」
 
「好吖………呀呀呀呀呀呀……」
 
「咁做完沖埋涼就出門口?」
 


「好吖…… 但可唔可以做多幾次先!」
 
「家姐,你都幾大食下!」
 
跟著,那娓娓動聽的節拍聲和抽插水聲,不停地在房間繚繞飄蕩,而且在附有動感的交響樂之中,漸漸地又再奏起銷魂悅耳的呻叫聲。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 細佬 …… 你好正 ……」
 
「你都係吖……」
 


兩人再次緊緊的相擁成一團不知明的肉團,彼此性器互相糾纏在一起,肉團的表面還披上一層層由汗珠組成的薄膜,床單滿是一灘接一灘呈圓形的水積,使得整個房間淫蕩的洋溢著兩人的汗味和交媾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凱晴和阿朗將那淫蕩的交響樂演奏得淋漓盡致,聲響的節奏變得越來越激烈,一陣又一陣悅耳的節拍聲和抽插水聲迴盪在房間之中,當到達最高潮時,兩人享受似的一同放聲大叫起來,劃破了那淫蕩的氛圍。
 
「唔得 ……… 唔得喇 ……… 好爽 …… 好爽 …… 屌到我好爽…………你碌大支嘢屌到我好爽吖 ………」
 
「家姐,我要射喇 …… 你個閪要好好咁接住佢 !」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淫猥的兩人所一同合奏的交響樂,隨著一聲銷魂悅耳的嚎叫聲,輝煌地落幕了。可是,仍然在床上相擁成一團肉團的兩人,赤裸裸地滾下了床,然後動身前住浴室進行下一場演奏,緊接下來,浴室又迴盪著那淫猥下流的交響樂。
 
在浴室內,交響樂停了一下,然後又再次奏起,停了一下,又再次奏起,進去浴室的那一團赤裸裸且淫蕩的肉團,經歷了連番的演奏,到演奏結束走出浴室謝幕時,竟幻化成兩名衣衫齊整的人。
 
本是赤裸裸的凱晴,穿上了白色T裇且配搭了一條工人褲,雖則工人褲遮掩了那兩條白嫩的44吋長腿以及豐滿性感的身材,好像讓整體的觀感下跌了不少,可是,凱晴頂著一頭烏黑迷人的短髮,在白皙柔嫩的皮膚,形成了對比,而在白滑的臉龐上,亦掛上了一個不喜歡笑的嬌唇小口和一對目無表情的眼眸,如一幅厭世的撲克臉,在那傾國傾城的樣貌加成下,凱晴渾身上下由內而外,都散發著一股高冷而優雅的氣質,配上那文青風格的衣著,可以說是絕頂美女。
 
阿朗眼巴巴地打量著凱晴,眼眸完全被她的衣著和美色所吸引,看著看著,下體又再湧出一股接一股的熱量,果不其言,他的褲襠又再脹起了一個巨大的帳篷。
 
阿朗輕笑說道 ﹕
 
「家姐,你好靚吖,都話你先係最靚嗰個啦 ! 」
 
凱晴優雅的把短髮撩到耳後,說﹕


 
「知喇,你家姐我當然係最靚啦 ! 」
 
「仲有吖,幾時咁識賣口乖㗎 !」
 
阿朗淺笑回答說﹕
 
「唔係嘅,咁家姐你真係好靚,我仲點需要賣口乖呢 ?」
 
可是,冷酷的凱晴並沒有因阿朗的花言巧語,而顯露出任何表情,她繼續面無表情地回答說 ﹕
 
「得喇得喇,你把口浪過油咁,實溝到好多女朋友啦 ! 」
 
「家姐,我咁嘅樣又點會溝到女 ?」
 


「唔係吖,你個樣唔差,仲幾靚仔添,如果再執下個樣應該會更加靚仔,仲有你下面係大支嘢 !」
 
凱晴的臉上揚起了一抹的邪笑,微微低起頭來,雙眼盯著阿朗褲襠上的大帳篷,眼神銳利且淫猥,嘴角還流淌出唾液來,恰如草原上正在覓食的猛獸般。
 
「睇嚟你個大支嘢都回復返精神,啱啱射咗咁多次都可以咁快又勃起 !」
 
話音未落,凱晴的手把持不住撲到阿朗的褲襠上,隔著褲子用手掌包覆著他的大肉棒,並且上下來回地輕撫著大肉棒起來。
 
阿朗看着她的撲克臉說﹕
 
「家姐,再玩落去就唔使出街。」
 
「但係你條褲而家脹成,仲點出門口 ? 」
 
「唔緊要啦,家姐咁靚,同你出街我實全程脹成咁,所以……」阿朗輕輕提一下褲襠,帳篷緩緩的塌了下來,沒有剛剛那麼明顯,然後說﹕「所以咁樣咪冇事囉 ! 」


 
「你把口真係 …… 」
 
凱晴嫣然一笑說道,那冷酷的臉上泛起一層傾國傾城的巨浪,無情的把萬千雄性捲入大海之中。
阿朗看著那絕美的情景,心中不由己地讚嘆起來,口中亦忍不住的讚美起來 ﹕
 
「都話家姐最靚㗎啦 !」
 
「知喇,世界仔,仲講,出門口啦 !」
 
「收到 !」
 
彷彿間,阿朗恰似把所有煩惱都拋諸腦後,投入了與自己的親姊姊的約會之中。
 
凱晴和阿朗互相依偎著對方,他們甜甜密密的一起踏出大門,一起在電梯大台等待著下一部升降機,又一起在地鐵的月台等候著下一班烈車。


 
等待期間,他們時而牽着彼此的手,時而摟着彼此的手臂,彷如情侶般的。
 
等著等著,月台上響起一把女廣播聲,隨即閘門緩緩地向兩側打開,接著便湧出成千上萬的人來,有些是一家大小,有些是老夫老妻,有些是牽着手的情侶,其中,有些是單獨一個的,在那成雙成對的人群中異常地矚目,或許假日真的是單身人士的死期吧 。
 
阿朗深怕凱晴被人群衝走,於是牢牢的牽著她的手,迎面朝著那湧出來的人群衝去。
 
在人群交錯下,彷彿間,這對姊弟恰如從車門湧出來的情侶一樣。
 
凱晴和阿朗上到狹小且擠迫的地鐵後,本來是站在扶手柱的旁邊,不過,當到達下一個站時,就會有些人湧出或湧入車廂,不知不覺間,在這人群的流動下,兩人漸漸地被人群擠到車廂的另一邊。
 
車廂突然搖晃了一下,阿朗失去重心的朝住凱晴那邊傾倒,他敏捷的把手靠在車門上,撐著身子,然而,胸口忽然間感受到兩團軟乎乎的物體,而凱晴的臉孔忽然間也變大了,當回過神來時,才驚覺自己不為意的把凱晴擠到車門前。
 
凱晴背部緊緊貼著車門上,她不自覺的抬起頭來,鼻尖也差不多的觸碰到阿朗的鼻尖,當凱晴回過神來時,同樣地都驚覺阿朗的臉孔忽然間變大了,剎那間,兩人凝望著彼此,他們的眼神對上了,彼此都能在對方的瞳孔看到自己的身影,眼眸交錯之際,兩人會心一笑一下。
 
凱晴微笑問道 ﹕
 
「你壁咚我吖 ?」
 
「家姐,唔係咁㗎,意外嚟啫。」
 
凱晴皺起了眉來,又再問道 ﹕
 
「你壁咚過幾多女仔吖 ? 」
 
「冇吖,你係第一個被我壁咚嘅人 ! 」
 
「係咪真㗎 ?」
 
阿朗眼見凱晴還是不相信他,於是補充道﹕
 
「真㗎,我幾時有呃過家姐你 ?」
 
「又講大話,你成日都呃我㗎喎。」
 
「呢次真㗎 !」
 
「咁我終於可以拎走你嘅第一次 ! 」
 
語畢,凱晴半瞇雙眸,小幅度的踮起腳跟,輕輕的親吻著阿朗的雙唇。
 
良久,凱晴情願的微張櫻唇,阿朗見狀,不留情的把舌頭探進她的口腔裏,然後,有技巧的攪動起來。
 
凱晴也跟著把舌頭探進他的口腔裏,接著,兩人的舌頭互相糾纏在一起。
 
舌吻了一段時間後,兩人紛紛把雙唇抽開。
 
凱晴深情的望著阿朗,沒有說出半句話來,阿朗也有默契的不作聲起來。
 
「下一站旺角,乖客可以轉乘荃灣綫往荃灣沿途各站……」
 
報站聲結束了兩人的深情對望,當地鐵到站後,兩人便跟隨著成雙成對的人群,一同湧出車廂,仰面以來的,亦是一群成雙成對的人。
 
彷彿間,兩人成為了當初在月台上,看到的那一群從車廂湧出來的人。
 
他們是人群中的那一類人 ?
 
是成雙成對的老夫老妻 ? 抑或是牽着手的情侶 ?
 
其實會不會是單獨的那一個,只是他們披上了「成雙成對」披風而已 ?
 
不知道 !
 
真的不知道 !
 
未完待續…


PS﹕

晚安,好人一生平安

原定聽日係會出文嘅
但小弟聽日又又又又有嘢做
所以出文時間會改為星期六嘅夜晚
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