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未落,正當思穎以為說服成功時,Cherry卻提起了那雙一瘸一拐的腿,用她那引以為傲的速度跑走了。
 
「喂 ! Cherry !  唔好走吖 !」
 
Cherry不顧自己的腿傷,不顧思穎的勸諫,只向著召集處奔跑。
 
那一刻,無名的刮起了一陣冷風,仰臉撲向她,形成了一股阻力,彷彿連風也似在阻礙著她前進。
 
那一刻,思穎的叫喊聲不再是為鼓勵她而發出,而是提醒她前方是一條死路,提醒她不要魯莽前進。
 




可是Cherry沒有停下來,她恰似三文魚般的仰風而跑,她一邊跑,冷風也一邊吹起她那嫵媚的捲髮,柔順的髮絲飄散在慢天之中,跑著跑著,漸漸地回憶的碎片也跟隨髮絲,又再飄散在她的四周。
 
也許,這就是回憶,不斷回想的記憶。
 
在深夜寂寥時,就會不斷的重回起那一段可愛也可恨的記憶,念念不忘,每一個細節也記得如此的清楚,就像每天也在一句一句把那段記憶背誦起來一樣,而且時而放聲的誦讀起來,時而又沙啞的誦讀起來。
 
如同一個有自殺傾向的人似的。
 
不知不覺間,Cherry帶著那些不知是腿傷或是回憶的痛,跑到召集處,做完一些簡單的登記後,便坐在長凳上等待著比賽。
 




在那沉悶的等待時間,她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究竟點先可以忘記佢 ? 
    唔通真係要搵過第二個人取代佢 ?
    定係搶佢番嚟呢 ?
    但係佢同嗰個女人又係咩關係 ?
    點解會喺廁所走出嚟 ?
    同埋嗰個女人都幾熟口面 ………」
 
想著想著,她的鼻子和心頭都酸了起來,有種難以想像的痛,莫名的湧現出來。




 
胡思亂想,使她的注意力轉移了,忘卻了自己的腿傷。
 
胡思亂想,為她帶來莫名的痛,披在肉體之上,完美的掩飾著她身上的傷,這塊沉厚的皮毛,足以欺騙他人,甚至自己也足以欺騙到。
 
就在混亂的思緒充斥在她的腦海時,她緊緊的閉起雙眼,開始沉思起來,努力的解答那些胡思亂想出來的問題。
 
她想結束那些痛。
 
「不如真係搵過第二個取代佢 !
   不如真係搶佢番嚟 ! 
   佢同邊個有咩關係又點 ? 我都係想要佢 !
   我都同佢喺殘廁仆過嘢啦 !
   條女係邊個都唔關我事 ! 我都係想要佢 ………」
 




她在心中開設了一個自我問答環節起來,突然間,一把甜美的聲線打斷了她。
 
「咦,你咪係宋語喬,我係你嘅Fans吖,可唔可以同我握個手 ? 」坐在她旁邊似是同場比賽的對手伸手說道。
 
Cherry輕輕的打量了她一眼,只覺她整身都充滿著淡淡文藝的氣質,溫文儒雅且眉清目秀,或許用現時社會的標準,能稱她為「文青」,不過總之而言,她的外表不像是跑道上的料子。
 
打量了一番後,Cherry對著她回答說︰
 
「我都唔係咩明星,唔使握手嘅 ! 」
 
「唔係嘅,學界都叫你做運動女天才。」
 
Cherry聽到天才二字時,若有所思的別過臉來,嘴角無意的翹了一下,似是無奈,又似是嘲笑,口中宛如復讀機般,喃喃的複述起天才二字。
 
「天才…… 天才…… 天才……」




 
「係吖,以前嘅我都唔係好信,以為佢哋吹水吹大咗,但係之前咁啱睇咗一場你喺學界嘅總決賽,先發覺原來你真係好勁,而家你每一場比賽我都有睇,我已經當正你係我女神嚟 !」
 
接著,那名對手不停的吹捧著Cherry,Cherry則堆出似是善意的微笑,傾聽著那些可有可無的讚美。
 
而另一邊廂,在一個無人知曉的殘廁裏,Miss Lee也吹捧起阿朗的技術來。
 
「呀………呀………好舒服吖……個閪俾你插到好濕好酥好麻……」
 
Miss Lee那淫糜的叫喘聲如髮絲般漂蕩在殘廁中。
 
在殘廁裏,只見Miss Lee坐在洗手盆上,背對著鏡子,淫蕩地把那修長白皙的雙腿張得開開,一臉陶醉的凝視著阿朗。
 
她穿著的白色襯衫已被褪至腰部,蕾絲胸罩半開並掛在胳膊上,雪白得宛如天鵝絨般的乳房完全地暴露在空氣之中,那柔軟彈力十足的乳房也因抽插的關係,泛起了一波波令人暈眩的乳浪;她下身的短裙和內褲也早已不知所蹤,只剩下一根大肉棒肆無忌憚的在暖烘烘的肉穴進進出出,如同把她的下體刺穿般。
 




Miss Lee享受似的反起白眼,張開了那性感的紅唇,不斷的吐出一絲絲暖氣,嘴角不受控的淌出唾液,同樣地,她下身的櫻桃小嘴也不斷的吐出一絲絲暖液,暖液沿著灼熱的大肉棒流淌下來。
 
「阿朗 …… 好舒服吖 …… 你嘅技術又進步咗 ……… 」
 
「係咩 ? 」
 
「係咪因為你成日同你個家姐練習 ?」
 
「唔係啦,我而家剩係會同你練習咋 ! 你先係最正 ! 」
 
「但………」
 
阿朗輕易的回避了問題,然後他加強了抽插的速度,試圖阻止她的追問。
 
那一刻,好像有一道閃電穿透了Miss Lee的玉體,一種令人難以忘懷的觸電感由體內深處傳來,顯然地她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放任自己的小嘴大聲呻吟起來。




 
「呀………呀呀 ……… 唔得喇 ……但……嗯……好正……」
 
不知不覺間,Miss Lee那性感纖細的身子本能地弓了起來,圓大的臀部配合著阿朗的抽插,她的雙腿也早已不自覺地纏繞到阿朗的腰間,他倆胯下的縫隙間已完全覆蓋上兩人的汁液,拉起了一條條的水絲。
 
Miss Lee的喉間不停地發出呻叫聲來,既像痛苦卻又像興奮渴求的。
 
她渴望著,把阿朗的大肉棒更完全地融入在自己細緻溫熱的體內之中。
 
她渴望著,用那熱燙燙的肉穴把阿朗的精液全都吸進體內。
 
她渴望著,被阿朗的大肉棒瘋狂地搞弄著自己的肉穴。
 
她渴望著,阿朗……
 
大概抽插了數百下後,Miss Lee在沒有預料的情況下,突然感到體內有股灼熱的液體噴射進來,大量的漿液紛紛注滿了她本來空空的子宮。
 
而且噴射出來的液體份量,就算阿朗已經射出數次後,還是如此驚人的多,Miss Lee那小小的子宮也裝不下這驚人的份量,而且特如其來的滿足感也讓Miss Lee高潮了,淫水從肉穴蜂擁而出。
 
Miss Lee任由那些裝不下的白濁液體混雜著淫水,在她肉穴的洞口可惜的流淌出來,她的眼眸由一開始到現在都一直凝視著阿朗,看著他那雙令人意迷情亂的黑色眸子,她忘情地伸起手來,小嘴含糊不清地不停吐出阿朗的名字,而指尖溫柔的輕撫著阿朗那張微微後仰的臉。
 
「阿朗 ……… 阿朗 ……… 」
 
「你仲想要 ? 係咁叫我個名嘅 ? 」阿朗問道。
 
「唔係吖,我要返番上去觀眾席當值喇,畢竟已經偷偷地走咗出嚟咁耐,下次再約你啦。」Miss Lee回答說。
 
「其實我都要返番去自己個班。」
 
然後,兩人便穿上衣狀,準備回到觀眾席上。
 
當阿朗拉起褲子時,Miss Lee問道︰
 
「你係咪第一次喺殘廁gathering ?」
 
阿朗呆了一呆。
 
不知為何,他的腦海自然的憶起了與Cherry在殘廁裏交合的畫面,自然的憶起了Cherry在殘廁裏說出的話語。
 
「阿朗,你鍾唔鍾意我 ?」
「你而家唔需要答我,之後我會令你對我欲罷不能,我要你臣服係我嘅石榴裙下 !」
 
阿朗對著鏡子,眨了一眼,讓視線變得更清晰,他透過鏡子,凝望著自己的臉,然後回答說︰
 
「我都係第一次喺殘廁gathering咋 ! 」
 
Miss Lee聽到後,沒有任何的回應,然後,她又再拋出了另一條問題來︰
 
「係呢,阿朗 !」
 
「嗯 ? 」
 
「你仲記唔記得我向你家姐下嘅戰書 ? 」
 
「記得吖 !  輸咗嗰個以後唔可以再同我扑嘢吖嘛 ! 」
 
「其實 …… 我係咪已經輸咗 ? 」
 
瞬間,阿朗愣住了,然後急忙地回答說︰
 
「唔係 ! 啱啱先同你一齊歡樂完,咁又點會係輸 ? 」
 
「嗯 …… 真係咁咩 ? 」
 
「係吖 ! 但係點解你咁問 ?」
 
「但係你啱啱都仲未答我,點解我要答你 ? 」
 
「答咩 ? 」
 
「點解你近排唔嚟圖書館 ? 」
 
「因為近排比較忙,有好多功課要做 !」
 
「你講大話 ! 早排已經問咗你嘅班主任,佢話呢段時間你哋班冇咩功課做,仲好得閒添 !」
 
Miss Lee 一語道破了阿朗的謊言,接著她乘勝追擊又問道︰
 
「點解你變咗咁多嘅 ……」
 
「同埋,你係咪拍緊拖 ?」
 
今天的Miss Lee特別地好奇,特別的多問題發問。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