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點了點頭,眨了一眼,眸子無意中又停留在鏡中的自己,凝望著那個還是沒有改變的呆板外表,然後走到Miss Lee面前,輕輕的擁抱著她,在她的耳邊用溫柔的聲線說︰
 
「Miss Lee,我冇變到吖 !」
 
「係咩 ? 」
 
「係吖,你唔使咁擔心,我答應你,我唔會變,李子朗永遠都係李子朗。」
 
語畢,Miss Lee的頭已靠在他的肩膀上,雙手不自覺的摟起他的腰間,身子微微的磨蹭著他溫暖的身軀,努力的試圖取走一縷縷的溫暖;那兩團傲人且軟乎乎的肉球也跟隨著,淫蕩的揉壓起他的胸口,努力的試圖拉近他倆間的縫隙。
 


隨後,她鍥而不捨的又再問道︰
 
「阿朗 …… 咁你係咪拍緊拖 ? 你仲未答我 ? 」
 
「點解你會咁問 ?」
 
「女人嘅真覺 !」
 
有人說,女性是位出色勤奮的偵探,她們的直覺好比福爾摩斯,不像那些乳臭未乾的小孩,或許在她們還未成熟時,只是一個呆頭呆腦的華生,看不出任何偵探的直覺。
 


其實,直覺也是一種經驗,人會把過往的經驗和閱歷記入腦中,當遇到某某特別的情境時,便會通過潛意識提醒自己。
 
所以,當她們到達了一定的歲數,有一定的經歷時,她們的直覺就蛻變成非比尋常的靈敏,準確得令人髮指。
 
不論是Miss Lee,抑或是凱晴,她們的直覺都是如此的準確。
 
而且她們推理和搜查的能力,也是變得更加詭異。
 
阿朗面對著偵探的提問,沒有半點的猶豫,一口氣便回答說︰
 


「Miss Lee,我冇拍拖。」
 
「咁你少咗搵我嘅原因係咩 ? 係咪成日同女仔去街 ? 」
 
她始終不渝,似小孩的再次問道。
 
只能說,她們心中的疑問,就好比小孩手上那本十萬個為什麼的書還要來得多,像個深邃無望的湖泊,湖水清澈如鏡,卻見不盡湖底。
 
無盡的湖底,又像她們無窮無盡的好奇心。
 
她們站在萊辛巴赫瀑布的崖邊,面對著這埋藏著眾多秘密的湖泊,在好奇心驅使下,她們一躍而下。
 
「噗通」
 
情境如同福爾摩斯中的「最後一案」。


 
哪 …… 跟他一同跳下去的莫里亞蒂呢 ?
 
阿朗回答說︰
 
「我冇同女仔去街吖,少咗搵你係因為我真係好忙,我同金田同埋出面嘅朋友搞緊一啲活動,私人時間都少咗好多,所以好對唔住 ! 」
 
他撒謊了。
 
接著,他又說道︰「更何況,我咁嘅樣都冇人想同我去街啦 ! 」
 
他又撒謊了。
 
Miss Lee聽到整番解釋後,稍稍的抬起頭來,摟著他腰間的雙手,緩緩地走到他的臉龐,輕撫了一下,微笑說道︰
 


「我想同你去街吖,其實你個樣唔差㗎,仲好靚仔同俊俏,雖然我唔知出面條尺係點,但至少我係覺得你靚仔,相反,Miss Lee 我咁嘅樣呢,就真係冇人要啦 !」
 
「點會吖 ? Miss Lee,我都想同你去街。」
 
「你而家想約Miss 吖 ?  想補償番俾我 ? 唔使搞活動喇 ?」
 
「唔知呢 ? 」
 
語末,阿朗便緊緊的擁抱著Miss Lee,並且順著她的秀髮,一下一下的輕撫著她的後尾枕。
 
這,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像平常Miss Lee抱他入懷,安慰著他一樣。
 
在彼此的懷中,無私地用著那廉價,卻因彼此的存在才顯得珍貴的體溫,溫暖著那寂寞的身軀。
 
在彼此的耳邊,溫柔地用那獨有且甜美的腔調,從櫻唇中,輕吐出一絲絲甜密且帶藥力的發音,不帶陳腔濫調的,穿過彼此的耳朵,從內輕撫著彼此的心靈。


 
倘若阿朗所做的是這一種安慰,故然是一件好人所做的好事,可是,明暸的人也清楚,這並不是安慰,而且也不是一件好事,這只是一個謊言,而且他撒起謊來,自然得有點可怕。
 
男性們越過無數充滿著偵探及懷疑的戰場後,經歷了殘酷的生死之鬥後,他們的頭腦變得更聰敏,學懂了撒謊,學懂了如何編出一個好的謊言,而且更出乎意料地熟練地說出口。
 
這,不但可以用來保護自己,保護他們心中的珍貴之人與物,而且也可以傷害他人,滿足自己的私欲。
 
或許,他們便是莫里亞蒂了。
 
莫里亞蒂與福爾摩斯,也算是一對合襯的配搭吧 !
 
他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只是,他們並不相容。
 


皆因他們是敵人。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