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亞蒂,他窮盡一生創造出各種謊言和謎題,試圖掩蓋真相,阻隔他人與真相之間的距離,蒙騙愚昧的警方與群眾,直至,當他遇上了福爾摩斯。
 
有時,他還會把福爾摩斯玩弄於股掌之間,而慢慢地,他開始對福爾摩斯產生了興趣,漸漸地,這興趣開始化成一種他人難以理解的執著,更甚的是連身為犯罪天才的他也難以理解的執著。
 
而令他的終生都執著的對手福爾摩斯,他也窮盡一生破解世上的謊言和謎題,試圖洞悉真相,把那阻隔真相的牆壁通通打破,同樣地,直至他遇上了莫里亞蒂,一個詭計多端,思緒深不見底的對手,一個讓他如此執著,賭上一切所追緝的對手。
 
他們努力地試圖打敗對方。
 
他們努力地與對方產生化學作用。
 




他們努力地演活了自己的角色。
 
可是,莫里亞蒂不停地逃,福爾摩斯不停地追,莫里亞蒂怎樣也逃不掉「他」,福爾摩斯怎樣也捉不住「他」,兩人只能不停地追與逃,追與逃,沒完也沒了,怎樣的努力也是徒然。
 
更可笑的是,最終他們的努力,換來的並不是白雪公主般的美好結局,也不是那種是敵是友的友誼長存的結局,而是他倆雙雙墮入萊辛巴赫瀑布之中,一個同歸於盡的結局。
 
也許,這就是莫里亞蒂與福爾摩斯的命運,一個不受他們掌控的劇情。
 
小說中的他們早在一百年前就迎來了終結,相反,在現實裏,站在殘廁門外的另一對他們,才剛準備迎來高潮,咳 ! 請不要誤會,只是劇情的高潮而已。
 




Miss Lee與阿朗雙雙踏出殘廁,並肩穿過了用石牆築成的通道,一步一步地走出戶外,場外的打氣聲恰如收音機般,逐漸地被人調大,當走到跑道的旁時,周遭的學生們經已進入了瘋狂的狀態,放聲地呼叫著口號︰
 
「宋語喬 ! 加油 ! 宋語喬 ! 加油 ! 」
 
阿朗的心頭被那名字的發音所吸引起來,如同中了邪一樣,不自覺地走近到跑道旁,靠著欄杆抬起頭來,凝望著觀眾席上那一班為「宋語喬」打氣的少男少女們,然後雙眸再徐徐地望向召集處的長凳上。
 
「Cherry …… 」
 
阿朗的心莫名地沉了起來,他別過頭來,望著那紅得像學校門外那條石路的跑道,他的手用力地握著那冷冰冰的鐵欄,仿似只要用力,鐵欄就會被敞開來,然而,鐵欄終是鐵欄,不管怎樣用力,只要它不是大門,這都是不可被人敞開的。
 




「阿朗 !  阿朗 ! 我哋番上去觀眾席啦 !  」Miss Lee拍了拍阿朗的肩膀。
 
阿朗扭過頭來,只見 Miss Lee豎起了手指公,指著左方的樓梯。
 
「吓 ? 」
 
「做咩望到咁入神 ? 唔通你都係佢嘅Fans ?」
 
「傻啦,我覺得出奇啫 !」
 
「有咩好出奇 ? 出奇咁靚 ? 」
 
「Miss Lee,唔係吖,佢係我同班同學嚟,平時佢個樣兇神惡煞咁,我睇唔出佢有咁多Fans啫 !」
 
「但點解你而家先知嘅 ?  你哋唔係同班同班同學嚟咩 ?  」




 
阿朗皺起雙眉,頓時被這一道問題所難到了。
 
只能說今天的Miss Lee,特別的多問題,而且全都是一針見血,針針到肉,不但令阿朗語塞了,還使他的心,莫明的有種刺痛的感覺,可能這就是福爾摩斯的功力。
 
Miss Lee緩緩地走到他的身旁,雙手也跟著扶在鐵欄上,續道︰
 
「睇嚟你都係近排先留意佢喎。」
 
「嗯………」
 
「係咪同佢發生咗咩事 ? 無啦啦咁留意佢嘅 ? 」
 
「冇吖 ! 冇事發生,會有咩事發生 ? 」
 




「你個樣又出賣咗你喇,你唔好當Miss Lee 係細路女先得㗎,雖然我年齡真係細路女咁 !」
 
「哈 ……」
 
阿朗忍不住笑了一笑,Miss Lee的無厘頭,讓他的雙眉開始放鬆開來,整個氣氛也沒有剛才的來得灰沉,接著Miss Lee續道︰
 
「笑番咪好囉,咁你同佢係咪發生咗咩事 ? 」
 
「嗯……… 如果一個唔想俾人知道自己弱小嘅人,突然係你面前喊,仲好似情緒失控咁,咁即係點 ? 」
 
「好難答到你喎,得咁少資訊,但我只可以答你,佢覺得你好重要。」
 
「好重要嘅 ?  即係點解 ?」
 
看到阿朗這麼緊張的樣子,Miss Lee不自覺的戚起了眉頭,光明正大的,把酸溜溜的香醋暗藏在眼神與話語間 ,凝視著他說道︰




 
「你好著緊嗰個人喎,我都係今晚TG再解答你啦,如果到時約實我出街嘅時間,可能會解答得更好 !」
 
「Miss Lee, 唔好啦,而家解答埋我啦 !」
 
「今晚再講 ! 」
 
阿朗不停地哀求著Miss Lee,可是,最後她都沒有說出半點話來解答他的種種疑問,只微微的翹起一邊的嘴角。
 
擾攘一輪後,最終阿朗還是放棄了,他根本上是鬥不過Miss 的,所以只好等到晚上找她。
 
接著,她沾沾自喜地說道︰
 
「等你有仔嗰陣先鬥得過我 ! 」
 




「得喇得喇 ! 」
 
「睇你個樣,你都唔會咁快番上去㗎啦 !」
 
「嗯,我想睇埋佢比賽先,你番上先啦。」
 
「咁我走先喇 ! 係咁先喇 !」
 
就這樣,Miss Lee便獨自回到觀眾席上,而阿朗則繼續扶著鐵欄,望著那條紅紅的跑道,以及不遠處的穿著白色體育服的Cherry。
 
「佢同隔離個女仔咁好傾嘅 ?  唔係喎,個女仔係工作人員嚟 ? 個樣都唔似運動員,定都係為咗體育堂嘅分數先參加 ?」
 
阿朗見著Cherry與身旁的女生交頭接耳,不禁對這女生心生疑問。
 
但其實她們的行為是稱不上交頭接耳的,只是Cherry單方面的聆聽著這名女生的讚美。
 
「我真係好鍾意睇你嘅比賽,成日見到你跑嬴對面成條街咁,好正好爽 ! 仲有吖 ……… 」
 
Cherry聽著聽著,她的心神飄走了,她東張西望的看著四周的漸有生氣的樹與草,看著面前不遠的跑道,縱使她已與跑道亦師亦友,日夜相對,可是,她的視線也不自覺被跑道那鮮艷的紅色所吸引。
 
突然,微風一吹,帶著少許的春意,也帶著她的髮絲。
 
這一刻,她才驚覺春天到了。
 
這一刻,她才發覺自己的頭也亂了。
 
Cherry俯首閉眼,先是解開頭髮上的帶子,讓那頭捲髮瞬間優美的散在肩上,然後,她用小嘴輕輕叼著髮帶,雙手熟巧的把散亂的秀髮重新束起,這動作散發出陣陣勾魂性感的氣息,特顯了女性的魅力。
 
就在她把叼著的髮帶繫在秀髮時,那名女生突然問道︰
 
「係呢,八掛一問,隔離A班嘅阿誠係咪你嘅男朋友嚟 ?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