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嚟緊喺二零二零年,會喺九龍城舊區開始興建一個商業地下街,接駁之後所謂嘅沙中線,而我就想問,點解要喺呢個舊區度興建呢啲格格不入嘅基建,一開頭我哋已經畀佢哋喺度喺地鐵站,但係大家有眼睇㗎喇 ! 沙中線到而家究竟食咗幾多市民嘅血汗錢,更何況,而家要再起多條價值不菲嘅地下街,同埋要再次摧殘呢個舊區,各位街坊忍心咩 ?  而家出面嘅醫療資源已經供不應求,而家仲要泵水落去其他地方大白象工程,起出嚟唔通畀我哋匿入去咩 ?  做防空洞呀 ! 所以各位九龍城嘅市民,我哋應該 …… 」
 
一位上身藍色外套,眼戴圓框眼鏡的少年,拿著大聲公,在思穎的家附近,大聲叫喊著,乍眼一看,才發現竟是旺角的那名大聲公的少年。
 
雖則這破地方的人流相比起熙來攘往的旺角,真的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但仍有小貓三四隻的老人、泰國人,似好奇的圍觀起來。
 
有的點起頭來,恰似心有同感,有的只斜冷眼斜睨一下,便匆匆扭身走去。
 
思穎對著商店的玻璃門,扯了扯衣襟,又微微烏身,拍了拍校裙,偶然的在玻璃門上瞥見大聲公少年,她的心裡本想停下來,聆聽他的演說,然而她抽出手機,看了看螢幕上的數字
 




7︰38
 
「再唔走就遲硬到。」
 
思穎作為全校公認的女神,又是一班之長,她是不能遲到的,否則只會淪為他人的責怪對象。
 
更何況,暗地裡她是校長的親女兒,如果被那名臭婆娘得知遲到一事,定必不顧親情,嚴厲懲處她。
 
於是,思穎便扭身匆匆趕回學校。
 




思穎踏入校門那刻,距離打鐘還尚有兩三分鐘,時間算得剛剛好,只她沒算好的是,在轉身準備踏上梯階之際,恰巧遇上踩著樓梯下來的Cherry。
 
梯階上Cherry俯望著思穎,微微點頭,向她打起招呼來,思穎也仰望著Cherry,點頭致意。
 
「你 …… 你隻腳點吖 ?  休息咗兩日,仲有冇咁痛 ? 」思穎踩上幾級梯階,並肩的面向Cherry問道。
 
「好番…… 好番好多喇……」Cherry支吾答道,然後便匆匆地踩下幾級梯階。
 
思穎意識到Cherry有意的逃避她,眼角掛著失望的露水,扭頭走上一樓。
 




「思穎 ! 」突然一把叫聲喊停了她。
 
思穎轉身一望,便被突如其來的擁抱嚇愣住了。
 
「對唔住,對唔住,好對唔住。」Cherry緊緊地擁著思穎抽泣。
 
思穎慈祥的張開雙手,把面前的Cherry,更緊緊的抱入懷中,又掃起她的背,宛如在安撫小孩似的。
 
「使乜講對唔住,好小事啫,朋友之間有一兩句嗌霎好正常㗎。」
 
Cherry一吸一頓地哭著答︰「唔係吖 …… 但係 ……」
 
「傻女嚟嘅,你睇吓,你喊到醜晒樣喇,唔好喊喇,乖。」思穎繼續掃著她的背。
 
「呀 …… 但係 …… 」




 
突然「啪」的一聲,Cherry赫然感到胸前的小山丘得到了解放,山丘上的小葡萄亦同時感受到一陣柔軟順滑,似衣服的質感,而且還附帶著一道冷空氣的觸覺。
 
思穎沾沾自喜地說︰「聽唔聽到啪啪兩聲呢。」
 
Cherry又哭又笑的答道︰「差咗一下喎。」
 
接著Cherry手起刀落,又一下「啪」的一聲,思穎胸口那雙豐滿碩大的玉峰也被解放出來。
 
思穎撅起小嘴,笑道︰「喂呀。」
 
「你不仁,我不義呀嘛。」Cherry抹著眼淚,笑。
 
此時此刻,她們兩姊妹相擁而笑。
 




「你睇下你個樣,喊到成個豬頭咁。」
 
「你都睇下你個樣啦。」
 
「我都冇喊,睇咩 ? 」
 
Cherry趁著思穎放開擁抱,一招「揸波龍爪手」,不留情的向她的巨乳偷襲。
 
「喂 …… 唔好揸啦 …… 喂呀 …… 你搞到我好痕呀 …… 哈哈哈哈哈……」
 
在Cherry又搓又揉的強烈攻勢下,思穎的面容逐漸地扭曲起來,現在的她就如同剛才的Cherry,又哭又笑。
 
「喂 ! 你兩個唔好再喺度玩呀,早會就嚟開始,快啲返去班房 ! 」一把沉厚的女聲喊道。
 
「係嘅 ! 」兩人異口同聲的答道,然後急急地走回班房。




 
「都話咗你㗎啦。」思穎一邊走一邊笑道。
 
Cherry也一邊走一邊笑道︰「係囉,都話咗你㗎啦。」



 

未完待續…

本集推薦歌曲︰
周國賢嘅《地下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qbR8deApPU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