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重修舊好後,如以往一樣,相約一起午時吃飯,唯一不同的是,阿朗也加入到她們的吃飯組合裡。
 
兩女一男的組合,在飯堂裡顯得分外耀眼。
 
長凳上兩名年輕貌美的少女,中間夾著一名平平無奇的少年,驟眼看來,恰似左擁右抱。左的是思穎,右的是Cherry,一個是人間胸器,另一個則是人間臀器。在旁人看到,不論是男是女,也想成為中間被夾著的那一個人。
 
兩男夾一女,是「嬲」字。現在他們兩女夾一男,看起來,更是「嫐」字,字典裡,嫐除了有發惱之意,它比嬲還多了一層意思, 就是嬌媚妖嬈。現在被兩名美女夾著的美境,還算不上嬌媚妖嬈嗎 ?
 
不幸地,一名不懂趣的少年打破了兩女一男的組合。
 




金田雙手拿著餐盤,隔著飯枱,在他們面前問道︰「咦,Cherry你隻腳好返曬喇? 」
 
Cherry微微仰起頭,瞥向金田答道︰「係吖,冇咩事了,行嗰陣都唔覺得痛。」然後用湯匙舀起一口飯,放進小嘴裡。
 
「咁就好,嗰陣見你跑跑下冧低咗,大家都以為你好嚴重,冇事就好。」金田自然的坐在Cherry對面的長凳上。
 
「係呢,你同阿朗係拍緊拖 ? 」金田突然問道。
 
「吓 ?」思穎本能地仰起頭。
 




「唔係問你吖,我係問緊Cherry。」金田指著Cherry說。
 
此刻,不只是 Cherry,阿朗和思穎也同時沉默不語起來,場面顯得非常尷尬。
 
金田有點匪夷所思,問︰「喂,你哋做咩擘大個口唔出聲 ?」
 
「食你個飯啦,問問問!」Cherry用力的踢了金田的小腿一下。
 
金田大叫了一聲,然後微微俯下身子,一隻手伸到飯枱下,揉起被踢的小腿,嘴裡亦不忘叨叨絮絮起來︰
 




「問吓啫,咁都唔得,都係關心你哋呢兩個好兄弟嘅感情狀況啫。」
 
「兄弟 ?」
 
Cherry二話不想,對著他另一條小腿,更大力的踢了一下,接著,呀的一聲,金田放下了湯匙,雙手伸到飯枱下。
 
金田搓揉著雙腿,說︰「痴線㗎,咁大力。」
 
Cherry邊吃邊答︰「下次唔好講嘢喇。」
 
「係囉,金田你又係嘅,亂咁講嘢 !」阿朗補刀說道。
 
金田解釋道︰「我冇亂講嘢喎,Cherry 冧低嗰陣,你發咗癲咁跑去佢度,之後又公主抱人,係人都以為你哋係情侶啦。」
 
「人哋覺得啫。」Cherry答道。




 
金田又問︰「咁你哋自己有冇嘢吖 ?」
 
他們兩人互望了對方一眼,本想回答之際,思穎突然為他們解釋道︰
 
「咁佢哋好好朋友啫,如果當時我喺現場,我都會發咗癲咁跑去佢度,唔通我同Cherry又係情侶咩 ?」
 
「但你哋係女喎。」
 
「咁我問阿朗你喇。」思穎扭頭望向阿朗,問︰「如果我冧低咗,你會唔會都好似Cherry冧低咁,發晒癲跑去我度,又抱起我吖 ?」
 
乍眼看來,這好像只是一條普通的問題,甚或只是為他們解釋以設的問題,但實質上,這是因思穎想確認自己在阿朗心中的地位,以衍生出來的,還有,她呷醋了。
 
「當然會啦 !」阿朗答道。
 




「係囉,咁唔通我哋又係情侶咩 ?  好明顯就唔係啦。」
 
思穎的回答,不只令金田答不出話來,也使阿朗心中萌起了疑問,畢竟在陸運會當天,思穎說到希望在開放日那天,將他們的關係公諸於世,然而她現在卻在這大好時機,選擇了隱瞞。
 
「唔好講喇,食飯先啦,總之我仍然係單身啦。」阿朗急忙地把話題終結。
 
「係囉,食飯先啦。」Cherry和思穎也跟著附和起來。
 
他們四人很快便吃完飯,因為阿朗要去飲品機買檸檬茶,而且一陣子還要上圖書館幫忙整理書籍,所以Cherry、思穎和金田先行回到班房。
 
阿朗走到飲品機前,按了數個按鈕,然後「嗶」的一聲,再「啪」,他蹲下身伸手拿出檸檬茶。
 
突然,一把不明的女聲說︰「嗯 …… 係咩 ?  之前見到你哋喺街角依偎喎。」
 
一名少女沒有預示的,站在阿朗的旁邊,手中還拿著只吃了一半的三文治。




 
「你係邊個 ?」阿朗對身旁突然出現的陌生人感到疑惑。
 
「你好,我係Cherry嘅朋友,叫談家瑜 ! 」她揮起另一隻手示意。
 
「你啱先講咩 ?  唔係好明。」阿朗一邊扭開樽蓋,一邊凝視著她問道。
 
談家瑜吃了一口三文治,又道︰
 
「冇,講番我見到嘅嘢,同埋啱啱聽到你同佢哋嘅對話,有啲感興趣啫。」
 
「你啱啱喺度嘅,咁點解而家先同我講?」
 
「因為踢爆咗你哋會冇戲睇,不論係Cherry,抑或係你隔離嘅女仔,我都唔想佢哋咁快走人。」
 




「你講緊乜嘢 ?」
 
談家瑜把最後一口的三文治吞進肚後,拍了拍了阿朗的肩頭,並在他耳邊暗道︰「你條撚都應該幾大,如果唔係又點會有咁多女人被你食住。」
 
語末,她暗笑了一聲,便頭也不回,揚長而去。
 
「奇奇怪怪。」阿朗心想。
 
他沒有把這人的話放上心,把整支檸檬茶喝光後,便按原照計劃上了圖書館。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