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一打開門,聽不見Miss Lee的招呼聲,環顧四周一下,出奇地,空無一人的圖書館竟不見她的蹤影。平時只要一開門Miss Lee都會「熱烈」的歡迎他,有時會用口來招呼他的小弟弟,如果時間足夠的,還可在圖書館各處,把江戶四十八式體位逐一體驗一番。
 
「Miss Lee ? 你係唔係到吖 ? Miss Lee ?」阿朗邊走邊說著。
 
阿朗在圖書館走了一圈,心想Miss Lee可能是上了廁所,於是他照常的把圖書車上的書,依著書碼,順序的放回圖書櫃上。
 
一本兩本三本,大概過了十五分鐘,Miss Lee仍沒有出現,阿朗拿起手機,TG了她,問道她在哪裡,她是否上了廁所,可是每一條信息都是單剔。
 
阿朗不以為意,把手機放回褲袋,繼續整理書本,突然「叮」一聲,大腿感受到一下震動,他本以為Miss Lee終於回覆他,然而他又抽出手機,只見幾則來歷不明的信息。
 




「我安全到埗台灣喇。」
 
「呢幾日多謝你嘅『照顧』。」
 
阿朗想了一下,對著手機會心一笑,然後又把手機放回褲袋。
 
「做咩笑到咁 ? 又係女吖 ?」Miss Lee對著他的耳,嫵媚妖嬈地說。
 
阿朗沒有回頭,繼續放著書說︰「 你行路冇聲嘅 ?」
 




「唉,係你尊心得濟,掛住覆女聽唔到啫。」Miss Lee翹起雙手,搖了搖頭。
 
「你啱啱去咗廁所 ?  TG都揾你唔到。」阿朗把兩邊的書籍微微分開,然後將手上的書塞回兩書之間。
 
「係吖,啱先見唔到我,你好掛住我吖 ?」Miss Lee 雙手從後擁抱著阿朗,胸前那雙吹彈可破,且渾圓白嫩的美乳,淫蕩且變形的壓在他的背上,宛若被兩團大的麻薯波波磨蹭著。
 
這般美妙的享受,也不知在他身上發生了多少次,只是這次不同的是,他的背部竟感受到,有兩顆可愛蓓蕾突起,並隔著緊身的體育衣,頂著他,彷彿在引誘著他。
 
「你冇帶Bra ?」阿朗放下手上的書,問道。
 




「係吖,叻仔估中咗,你擰轉身吖。」Miss Lee 鬆開雙手,並徐徐的把自己的體育衣向上揭,可能因乳房過於豐滿的關係,甚或衣服過於緊身,當衣服褪至雙乳之際,她花費了更大的力氣才成功往上褪,而且衣料不停地磨擦著她那敏感的乳尖,為她帶來了一種奇妙的快感,不知不覺間,那兩粒蓓蕾更堅挺起來,在體育衣上高高隆起了兩個突點。
 
阿朗轉過身來,見Miss Lee的襯衫只褪至雙乳的中間,衣邊似越過蓓蕾,又似未越,停留在蓓蕾之中,露出了半個紅紅的乳暈和飽滿的南半球。在那若隱若現、半遮半掩間,不但更添一分神秘感,配上完美的乳峰,看起來更嫵媚妖嬈,挑起萬千男士的淫心。
 
阿朗也不例外,他目不轉睛的盯著Miss Lee的南半球,盯著盯著也不禁有些口舌生津,意亂神迷,下身的那根大肉棒也早已被挑釁起來,高高聳起。
 
「你睇吓你,仲唔係好掛住我 ?  下面都脹成咁。」Miss Lee嗲聲嗲氣的說, 雙手也自然的以迴旋的形式,捏著那突起的粉紅色蓓蕾搓揉起來。
 
「Miss Lee 我 …… 」阿朗伸出雙手,本想協助她的搓揉。
 
然而,Miss Lee 阻止了他︰「你等陣先。」
 
接著,她把體育衣再往上褪,並把衣邊掛在巨乳上,那兩團豐滿堅挺的美乳似擺脫了束縛一樣,興奮的上下來回,搖來蕩去,蕩起了一波又一波誘人的乳浪。
 
Miss Lee的美乳完全地暴露在阿朗的眼前,她的乳房美得令人髮指,秀色可餐,兩顆可愛的葡萄,傲立在她一對像兩座肉山的乳峰上,綻放出一股鮮艷的紅色,看起來齒頰留香,而且葡萄在她那滑膩細嫩,且白得似雪如霜的肌膚下,更顯鮮明,美得令人如痴如醉。




 
她指著自己的上半乳,又再說道︰「你睇睇 ! 」
 
阿朗一看,只見她的上半乳上,用紅唇膏寫著︰「星期六過嚟我度整嘢食。」
 
「整咩嘢食 ?」阿朗問道。
 
「到時咪知。」Miss Lee 把體育衣穿好。
 
「叮噹 …… 叮噹 …… 叮噹 ……」
 
課堂的鐘聲徐徐響起,阿朗趕快的把最後一本整理好後,便跑回班房。
 
過了一兩小時後,「叮噹 …… 叮噹 …… 叮噹 ……」的鐘聲又響起了,思穎和阿朗便一起放學,而Cherry雖然腿傷才剛痊癒,但是努力勤奮的她,又怎會放棄每個練習的機會,所以最後只得思穎和阿朗一起回家。
 




或許是今天早放的關係,天色也不到昏暗,紅日仍未低垂,高高的掛在藍天上,他們走在那條紅紅的石路上,不禁也瞇起眼,仰天望向那光燦燦的太陽。
 
阿朗抽出手機,看了看螢幕上的時間,說道︰
 
「估唔到未天黑就放咗學,真係好難得。」
 
「係囉,平時都要補課補到天黑先放學,而家竟然咁早放。」
 
「思穎,有嘢想同你講。」
 
阿朗突然的牽起她的手。
 
思穎也跟著牽起他的手,扭過頭來問道︰
 
「係咪有關開放日拍拖嗰件事 ?」




 
「係。」
 
思穎垂下頭來,輕輕地道︰
 
「我想我哋嘅關係一直都唔好公開,雖然Cherry已經知道咗,但啱啱我都同過佢傾,佢都好贊成我唔公開出去。」
 
「但……之前你唔係話……」
 
思穎仰起頭來,凝望著阿朗的黑色眸珠,雙手亦不自覺地撫起他的臉龐。
 
「嗰陣係我太衝動,我冇諗清楚就講咗出嚟,如果而家公開咗,不論係我嘅身份,抑或係我媽咪,都會影響到我哋之間嘅關係,同埋我唔想因為自己嘅因素,要你同我承擔不必要嘅壓力,既然係咁,倒不如我哋一齊匿埋過二人世界算。」
 
思穎一邊說,眼角一邊滲出淚水。
 




「幾時都話你係最好。」阿朗輕輕的吻了她的額頭一下。
 
「咁我哋一直都匿埋係度,唔好出返去,一直一直一直都係咁,直到終老。」思穎張開手臀,緊緊的擁起阿朗。
 
「好吖。」
 
在不遠處,某人的手機傳來了新聞廣播︰
 
「日本警方於清晨,喺新宿街頭尋獲於地下街失蹤多日嘅一對情侶,被發現時,該情侶不配合警方的行動,並雙方發生了少許衝突……」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