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選擇
 
黑與白,善與惡,好與壞,均是一種對比,也可是供別人選擇的選項。
 
選項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
 
他們均可選擇當一個好人、好市民,甚或當一個好伴侶,反之亦然。
 
阿朗正在圖書館整理書本,並待著Miss Lee的回來。
 




而在圖書館的上一層,老師專用的廁所內,粉紅色的門板後方,傳來一把激動刺耳的叫罵聲,不知為何,罵聲突然的停止了,大抵平靜片刻後,廁格內傳出「嘩啦嘩啦」的沖水聲。
 
Miss Lee 收起手機,對著鏡子左右擺頭,理理頭髮,又在瑜珈褲的袋子裡,抽出一包紙巾,擦了擦含淚的眼眶,平淡卻美麗的妝容也不勝淚水的流淌,全都化成一斑斑的墨跡,宛如一幅可觀可賞的山水畫。
 
眼見如此,Miss Lee便急急腳的走出廁所,回到教職員室裡,幸好是午飯時間,同事們都出了去食飯,教職員室內只有她一人,不怕被其他同事看到自己的醜態。
 
她走到自己的桌前,一手拿起了化妝袋,然後步履如飛的又走回廁所裡,鎖起門來,準備在臉上,重新繪畫出另一幅絕世驚人的畫作。
 
十五分鐘後,Miss Lee已把妝補了回來,她自然的左右擺頭照起鏡來,又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螢幕上的時間,才驚覺自己忘記約了阿朗來圖書館幫忙的事,再住下一拉,全是阿朗找尋自己的TG短訊。
 




這刻Miss Lee心感不妙,準備開門已出,只是在開門之際,她忘記了門是鎖上的,在拉門的反作用力下,她整個人微微擺了一擺,望向鏡子,歪頭鎖眉,疑惑了一下,乍然她腦海裡,忽發奇想出一個計謀。
 
Miss Lee屈指一算,算了算日子,不自覺地邪魅一笑,然後二話不說,對著鏡子,選擇一手拉起體育衫,另一手伸向後背,把自己的胸罩扣解開,她無私大方的,於空氣中,袒露出那對誘人無比的乳峰,白嫩且堅挺的,此刻美乳瞬間失去了緊身體育衣的束縛,赫然地蹦了出來,並且狠狠的,上下上下地蕩了兩下。
 
乳峰停止擺蕩後,兩團乳球高傲地挺在胸前,乳尖上,頂著一個粉紅嫩口的乳頭,嬌豔欲滴,而周遭環繞著一圈的深紅乳暈,乳團間還夾著一道無比惹火誘人的乳溝,看起來垂涎欲滴,不禁讓人把頭埋進其中,吸吮一口甜美的乳汁。
 
Miss Lee在化妝袋內,抽出紅唇膏,扭了一扭,推出一截紅紅的山,並照著鏡,用紅唇膏,對著自己那兩個恰如吊鐘般的美乳,輕輕地寫上了十個唇膏紅的字體,然後臉上瞬間露出了一抺滿意的微笑。
 
她又對著鏡子,左右擺動起嬌軀,似是觀賞著雙乳上的字體,又似觀賞著自己的計謀,雪白粉膩的美乳亦伴隨著身子的動作,左右左右的晃蕩起來,宛如波浪洶湧,顯得淫蕩誘人。
 




Miss Lee 觀賞罷後,便拉下體育衣,或許是雙乳過於豐腴飽滿,又或體育衣過於緊身的關係,當拉下體育衫時,巨乳的南半球,不幸地被衣服緊緊的卡住了,她只好深吸一口氣,把胸口往後一收,然後緩緩的拉下體育衫,才剛好把衣服拉下。
 
體育衫胸部的位置,在豐滿高聳且挺拔的雙乳下,高高頂起,且凸起得宛如山峰,加上體育衫的材質並不寬鬆,衣服被胸部緊緊的蹦住,而且在沒有穿上胸罩的情況下,衣服如透明似的,隱約間,可見到衣服內,乳頭凸起的性感痕跡。
 
Miss Lee 就這樣把胸罩塞進化妝袋後,便匆匆離開廁所,飛著釘的,走回教職員室放好東西,然後趁著午飯時間未完前,火速前往圖書館找阿朗。
 
Miss Lee走到門前,把臉湊到木門的窗口前,透過那小小的窗口,對內一探究竟,看看阿朗在做些什麼。
 
「唔見佢嘅,唔通佢等唔到我走咗,咁就死啦,冇佢唔成事。」Miss Lee不禁憂心忡忡的起來。
 
她推開木門,走進圖書館,環顧四周一下,終於發現阿朗的身影,只是Miss Lee只見他正笑意淫淫的,看著手機,於是她選擇從後偷襲他。
 
接下來,她便脫起上衣,袒露出那雪白嫩滑的巨乳,和那十個唇膏紅的字體,並成功的約下阿朗星期六到她的家,名義上是料理食物,而實際上是為了她的一已私欲。
 
星期六當天,Miss Lee一早便走到樓下商場的超市,為下午的料理材料作準備。她走進超市內的泊車處,拿了輛購物車,本想順著次序,一排接一排的,仔細地搜刮超市內每種的材料。




 
然而,當她駕駛著購物車駛出去之際,轉眼一望,映入眼簾的,是她終生未曾遇見過的事。
 
陳列架之間的整條通道車水馬龍,塞滿了一卡卡的購物車,以及它們的主人們。
 
Miss Lee心想︰「唔係吖,平時都唔係咁,如果唔係時間倉卒,一旱上網買好晒嘢。」
 
平常的她只會在臨收店時,才進內逛逛。那時段的超市,四片寂寥,靜得連落花聲也宛若狂風吼叫、雷聲哄響。然而,這時段的超市,人山人海, 充斥各種嘈雜的人聲,彷彿是給了現在的她一個大耳光。
 
她心中默想了數種材料,然後雙手緊握起購物車的扶手,準備以最快最短的路程,在熙熙攘攘的通道裡,左右穿梭,前往各處找尋所需的材料。
 
不過,就算是精心計算出來的路程,她那優柔寡斷的性格,仍然是把縮短了絕大的時間,補了回來。
 
Miss Lee站在冷藏櫃前,左手拿著一盒價廉物劣的忌廉,右手拿著一支名字與價錢成正比的噴忌廉,左思右想著到底要買那一個。
 




本來Miss Lee 走到冷藏櫃時,第一眼是想買下櫃底的盒裝忌廉,買下的原因異常地簡單,皆因這款是她平時用開的。只不過當Miss Lee拿起盒裝忌廉,並放下購物車的那一刻,她無意中,看到在最上方第二排近牛油的那一行,有一款支裝噴忌廉,它的價錢比盒裝忌廉,至少貴了一半有多。
 
這一刻,兩個截然不同的選項,分別地進入她的眼簾,纏繞著她的思想。
 
「呢個就平少少,但就冇咁好味,呢個就貴多少少,但就會好味好多同甜多少少。」Miss Lee 叨叨絮絮起來。
 
Miss Lee想了又想,一個接一個推著車的家庭主婦,於她的身後略過。有的只看準價錢,沒有半點猶豫的,買下性價比高的東西。有的只隨心所欲,一拿起就放下購物車內,不看價錢。可是,Miss Lee與那些家庭主婦不同,她仍沉思著選擇買那一款忌廉的苦痛地獄之中。
 
曾經有人說,沒有選項,就不用為選擇哪一項而心感煩惱。
 
也有人說,寧願接受因選擇而產生出來的煩惱,也不願接受因沒有選擇而產生出來的煩惱。
 
縱使我們選錯了,並且還要承受更大的傷害,我們也只能接受,畢竟這是我們選擇的。
 
最後,她選擇了比較貴的支裝噴忌廉,因為支裝的,更合乎她心中所需的要求。




 
接下來,她繼以優柔寡斷的性格,將低筋麵粉、可可粉、雞蛋、牛奶、朱古力、無鹽牛油等,所有的材料全都買齊。
 
當Miss Lee駕駛著購物車,穿過賣衛生巾的地方,在準備前往收銀處時,經過一排放著安全套的陳列架,她自然地用眼睛掃了兩掃,嘴角微微上翹,然後沒有猶豫的,走向隊尾排隊。
 
最後的最後,她雙手提著兩袋裝滿食材的白色膠袋,走出超市。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