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Lee回家後,便把剛買回來的材料放至飯廳的桌上,不只如此,桌上還齊整的,放上一陣子他倆料理所需的器具,如打蛋用的攪拌器、用來壓碎餅乾的木棍、攪拌麵粉的膠刮等。
 
或許因Miss Lee平時不入廚房,也不會煮飯,這次的約會,她顯得異常地焦躁。時而走進廚房打開雪櫃,似是在找些什麼材料,時而又走出廳外,對著手機螢幕的食譜,數了數桌子上的材料是否買齊。
 
雖則這次的料理醉翁之意不在酒,但為人師表,而且又是他的性啟蒙者,如果被他看到自己不只是略為不會廚藝,而是真的廚藝白痴的一面,那麼她辛苦建立的可靠能幹形象,也全都付諸流水。
 
就在她穿梭飯廳和廚房時,偶爾地瞥見白牆上掛的圓鐘「13︰21」
 
「仲有大把時間,唔驚。」Miss Lee心中暗地裡想著,接著續以準備料理的各事前功夫。
 


當Miss Lee 差不多準備好各事前功夫後,眼見離約定時間,還有約莫一小時左右,腦袋又因準備不擅長的東西,而昏昏脹脹起來,於是她便欲想回到自己的房間裡,休息片刻。
 
她第一眼望見白雪雪又軟綿綿的大床,二話不說,恣縱放盪的張開四肢,大字型的倒在床上,並把臉埋同是柔軟的枕頭裡。
 
在高床軟枕下,不一陣子她就骨軟肉酥的躺臥於床上,而意識也快與周公相見相聚。
 
躺著躺著,Miss Lee的腦海,不知何故,竟開始意淫出與阿朗交合的畫面。畫面裡,只見Miss Lee淫蕩性感的張開雙腿,落落大方的,袒露出那肥厚鮮嫩的桃源洞,而且還一下接一下的,被阿朗的那根大肉棍狠狠地抽插起來。
 
「嗯嗯嗯………」Miss Lee發出重重的呻吟聲,然後在抽屜裡,拿出一根仿真度極高,約有16厘米長的紫色自慰棒。
 


Miss Lee今天所穿著的是條連身裙,於是輕輕的把裙子摟上,並卷成一圈,然後把自慰棒抵在肉乎乎的兩腿根部之間,然後前後來回地,用棒身磨蹭著那個多汁可口的桃源洞。
 
也許因只有蕾絲內褲的阻隔,和其布料薄的關係,那根自慰棒宛若毫無阻隔般的,在兩瓣的大小陰唇下和肥嘟嘟的大腿肉、屁股肉間,又進又出。
 
在阿朗未到前,Miss Lee早已與自慰棒玩得樂極忘形,一縷淫水源源不絕的從桃源洞滲出,使下身散發出一股色氣滿分的女性荷爾蒙。雙腿雖是緊緊地夾著自慰棒,卻不停地顫抖起來,而且在磨蹭的快感下, 她那鮮嫩甜美得宛如蚌貝般的大陰唇,也漸漸地開始溫熱和潮濕起來。
 
過了不久,Miss Lee感覺到蕾絲內褲襠部的那塊布,濕濕漉漉的,看來是被自己分泌的淫水弄濕,而且因內褲是白色的關係,只隔著內褲,亦能看到那兩片大陰唇正一張一合,恰如透明似的。漸漸地,Miss Lee更積極的用那自慰棒,磨擦起那敏感的淫穴,來回的磨擦也弄得那襠部處的小蕾絲布,褶皺不堪,但仍可看出大小陰唇的活動,陰道的嫩肉就似在緩緩地吞吐起來,彷彿在期待著自慰棒頂破內褲,直入子宮,瘋狂的抽插、磨擦淫穴的嫩肉。
 
「呀呀……呀呀……忍唔到喇……好想要吖……」Miss Lee情不自禁地張開雙腿,呻吟起來。
 


Miss Lee放棄用棒身磨蹭著自己的淫穴,而是對著那變得好軟好光滑的內褲,對著那熱忽忽的桃源洞口,用自慰棒的龜頭,時而頂著鑽磨著,時而摳弄起那略微凸起的陰阜。由於內褲濕透得,緊貼起兩片嬌嫩而豐滿的陰唇肉,於是她一隻手拿著自慰棒,另一隻手不自覺地拉起內褲,然後前後左右地,故亂拉扯,一下下搓弄著淫穴,最終襠部的那蕾絲布料,被扯、被搓成繩狀,正好擱勒在肉縫的凹處。
 
在此情況下,自慰棒的龜頭,除了被繩狀蕾絲布料遮掩的肉縫外,其餘沒有被遮掩的大小陰唇,都被龜頭玩弄得津津樂道,看似未到開花期的花兒一樣,鮮嫩粉紅的花瓣含苞欲放;繩狀的布料有時亦被自慰棒的龜頭挑起,肉縫經常性若隱若現,促使自慰棒毫無一絲阻隔地,完全地頂磨著那肉縫。這般的享受,令肉縫的壁內,也漸漸開始潮熱起來。
 
Miss Lee一邊意淫,一邊用自慰棒的情況下,整人彷彿被女人的性本能所控制起來。此時此刻,她的頭腦裡只剩下阿朗抽插她的畫面,強烈的意淫,和自慰的快感如潮水般,灌滿了她大腦的每一角落,額角的靜脈血管顯眼地浮現出來,在白嫩的皮膚上,是一跳一跳的。
 
「嗯……阿朗……快啲插落嚟……入面好痕……快啲插死我啦……」Miss Lee欲仙欲死的微張小唇,一聲聲淫媚入骨,且婉轉的嬌啼,衝唇而出;秀美白嫩的臉,泛起片片紅暈,再蒙上一層細汗,乍眼一看,更是迷人撩倒。
 
就在此時,有人按了一下門鈐。
 
「叮噹 !」
 
一陣急促的門鈴聲,把Miss Lee從意淫中,帶回現實,她面露驚慌,手持的自慰棒瞬間放了開來,並隨意的放置於白雪雪的床上。
 
「唔通係阿朗 ? 咁早就嚟,我咪可以再玩耐啲 !」還處於性高潮的Miss Lee心想。


 
Miss Lee抱著興奮難耐的心情,雀躍的走到門前。當打開門的那刻,眼前的景象並沒有讓她失望,阿朗站在走廊,隔著鐵閘,向著她微笑揮手道︰
 
「歡唔歡迎早到嘅人 ?」
 
「唔歡迎吖,再見,你喺出面等到夠鐘啦。」
 
Miss Lee 淺笑說道,說罷欲想關門,阿朗見此,連忙提起手中的紙袋,恭恭敬敬地說道︰
 
「唔好閂門住,我帶咗手信,親手整嘅,睇吓啱唔啱先。」
 
「我講笑啫 ! 入嚟啦 !」
 
接著,Miss Lee便把門敞開,順手的又拉開了鐵閘。
 


鐵閘被拉開後,阿朗第一眼所注目的,並不是屋內的裝潢,而是Miss Lee的穿著,以及她的妝扮。
 
阿朗仔細地由上以下,再由下以上,打量起Miss Lee臉上身上的每一細節,在她的臉上明顯的化上了一個精緻秀麗的妝,紅潤且飽滿的雙唇,塗抹了與雙唇不同色澤的暗紅色豔口紅,為國色天香的容貌,添上一絲別不同的高貴冷艷。
 
不只如此,Miss Lee所穿上的黑色連身裙,更把她那國色天香的容貌,和豐滿的葫蘆型身材,呈現得淋漓盡致。
 
這條黑色的連身裙,是款超低胸的款式,豐挺的巨乳也似快要把薄薄的上衣,撐得裂衣而出。在領口處是一個低胸擴大呈V字的大領口,並且全都由透明的蕾絲紗質布料所編織而成,透過這些透明布料,那大半白花花的乳肉,以及中間一道深邃無比的乳溝,若隱若現的,暴露於阿朗的眼前。
 
隨後在巨乳的下方,是那盈盈一握的水蛇腰,在緊身裙貼身的包裹下,更顯纖腰如柳的身材。
 
再往下看,下身是超短的緊身開叉包臀裙,貼身的包裹住她那豐滿肥膩的翹臀,裙子被滾圓的胯部,繃得緊緊的。
 
繼續住下看,包臀裙的裙擺短得只到大腿一半的部位,在裙擺的左側,開了個不大不細的叉位,露出了更多的白嫩大腿肉,並走出了一條與黑色連身裙隔隔不入的,似屬裙子,也似屬內褲的白色且幼細的絲帶。
 
裙擺以下的,是一雙筆直的修長美腿,乍看來,肉感豐滿而又騷媚,而且套上了一雙黑色的蕾絲高筒絲襪,絲襪淋漓盡致地勾勒出誘人的雙腿曲線。


 
絲襪並沒有完全包裹著大腿,只到裙擺下的幾厘米處,蕾絲邊露在裙擺之下,而Miss Lee那一小截雪白且豐腴的大腿嫩肉,透過裙擺與絲襪的蕾絲邊間,清晰地供人觀賞。性感且半透明的蕾絲環擁著襪邊,蕾絲邊的下面,是薄裡透肉的黑色絲襪,絲襪布料被充滿肉感的大腿,撐成薄薄的一層,泛起滑膩淫糜的誘人光澤,遠看之下,薄如蟬翼,宛如細膩透明似的,在絲襪裡,隱約透出那雪白柔嫩的大腿肉。
 
「入嚟啦,做咩企喺門口度 ?」Miss Lee 反覆地勾起食指。
 
「係嘅係嘅。」打量得過於沉迷的阿朗反應過來,接著便跟在Miss Lee的身後,走到廚房去。
 
阿朗一直跟著Miss Lee款款的走去廚房,而雙眸沒有一刻是離開她的背後。
 
原因在於,Miss Lee一邊走路,一邊輕扭腰肢,搖曳淫臀,看上來婀娜多姿、裊裊婷婷,似模特兒走的貓步,每一步都像引誘著阿朗。
 
阿朗目不暇給的,望著那兩團淫糜性感的美臀肉,配合著Miss Lee的優雅步姿,左右婀娜的扭來扭去,看得心中為之一嘆。由於包臀裙的衣質較薄,阿朗再細看之下,淫臀處的位置,裙子被繃得沒有一絲的皺褶,且似是透明一樣,甚至隱約可以看到白色內褲包裹不住的,與黑色包臀裙成強烈對比的,那白花花的淫艷臀肉。
 
而在淫艷臀肉下,那兩條滑膩修長的黑絲美腿,隨著走動,輪廓也似是變幻著。要是說,走路使迷人的黑絲美腿展示的淋漓盡致,也不為誇張。況且更情色的,還不只如此,那一小截雪白且豐腴的大腿嫩肉,和絲襪的蕾絲花邊,在相互的映襯下,也跟著雙腿不停走動,從包臀裙的開叉處,顯露而出,隨後又消失於裙擺之中,這般的一下又下在裙擺裡的半遮半掩,若隱若現,勾起滿滿的誘惑,十分性感撩人。
 


他邊走邊想,要是在合適的位置,偷看Miss Lee走路的模樣,或許可以透過那個開開的叉位,竊探到她裙內的春光。
 
阿朗舔了舔嘴唇,喉結上下蠕動,咽下了一口口水。
 
「好正 !」阿朗心想。
 
就在這一想法從腦海彈出時,阿朗無意中,把心中所想的話,衝唇而出。
 
「嗯,你啱先講咩話 ? 唔係聽得好清楚.」走在阿朗前方的Miss Lee扭頭問道。
 
在她扭頭之際,她的水蛇纖腰亦跟隨動作,微微向右扭動。雖然她已扭起纖腰,但胸脯上的兩團高聳豐腴的巨乳,仍被她的美背遮蔽了大半。不過話雖如此,阿朗也幸運地捕捉到那彈如簧、軟如綿的淫乳,伴隨腰肢的扭動,猶如水袋般的,左右左右,小幅度地晃來晃去。
 
「冇嘢,冇嘢,我自言自語啫 !」阿朗急急忙忙答道,然後指著廚房的鋅盤,問︰「啲嘢係咪放喺嗰度就得 ?」
 
「係吖 ! 咩手信嚟 ? 」Miss Lee 走進廚房。
 
「三文治嚟,好簡單易整嘅。」阿朗自信滿滿的說道。
 
Miss Lee聽到「簡單易整」這四字,不知為何,腦海又憶起早幾日連飯也煮不好的丟臉事,她想,她自己應該連「簡單易整」的三文治也不會做好,更別說整其他料理,現在說能做到,也算是天方夜譚。
 
阿朗趁著Miss Lee憶起往事時,補充道︰「呃 ! 唔係,不如放入雪櫃,睇你個樣都應該唔會咁早食,費事放喺度等等下,等到變壞。」然後,自動地走向雪櫃前,敞開銀色的雪櫃門。
 
打開雪櫃門的瞬間,雪櫃內,放置於門旁膠兜上的一些鐵匙羹、鐵叉,叮呤咣啷的,散落至地上。
 
此刻,兩人同時的蹲下身,撿起餐具。
 
Miss Lee兩腿略微張開的蹲著撿回餐具,她整條美腿在此蹲姿下,被裹住的黑絲,拉扯得繃緊起來,使得腿上的曲線瞬眼變得格外誘人、優美。另外,這樣的蹲姿如同把門戶大開,她下身的包臀裙因兩腿微張的緣故,裙擺微微向了上褪,差不多褪到大腿的三分之二位置,這樣一來,如同沒有穿裙一樣,露出了更大截雪白如霜,且豐腴如玉的大腿嫩肉,並且嬌嫩神秘的私處,更是在沒有遮掩下,半顯半露。
 
在她身前同樣蹲著的阿朗,自然的也不會放過這絕佳的機會,他兩眼直勾勾的,盯著下身露出兩條黑絲美腿的一片裙裡,試圖窺探她的私處。
 
Miss Lee所穿的是一條白色內褲,內褲的襠部早已被剛才自慰分泌出的淫水,弄得濕濕漉漉,變得幾近透明,襠部底下的黑色陰影,幾乎是肉眼可見。襠部兩邊也因剛才自慰,拉起內褲故亂扯搓時,由布子的形狀,揉捻成襠繩似的,變得像丁字褲一樣,勉強的遮住陰戶的極少部位。在蹲下時,襠繩深深的勒住她的肉縫,恥毛亦在襠繩兩邊蹦了出來,她的私處就被襯托得似脹似鼓。
 
阿朗看了又看,也是看不清裙裡的狀況,只看到些少的私處,於是他以餐具跌進雪櫃底為藉口,幾乎靠在她的黑絲美腿前方,趴在地上,一邊伸手進雪櫃底,胡亂摸索一通,一邊把頭微微歪起,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裙內春光。也不知Miss Lee是否有意,似是配合的把雙腿張開得更大一些,讓裙子敞得更開。就這樣,她的下半身穿著的包臀裙就形同虛設,只剩下那條小而透明的,似驢似馬的內褲,遮掩著秘密的芳香私處。
 
「再入啲,再入啲。」阿朗語帶相關的喃喃自語起來。
 
突然,Miss Lee閉起雙腿,揚起單眉,媚眼如絲的望向阿朗,淺淺一笑問道︰「喂,你執完未 ? 係咪執唔到 ?」看似發現阿朗正在窺探她的裙下春光。
 
「執到喇。」阿朗拿起鐵叉,站起身說道。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