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Lee也跟著站起身,指著門旁的膠兜,說︰「唔該晒,啲匙羹叉洗一洗,然後擺番喺呢度就得㗎喇。」
 
隨後,他們洗好並放回餐具,又把整盒三文治放到雪櫃的第二格,然後便雙雙走出廚房,準備接下來的料理。
 
阿朗款款的走到桌前,望著桌上每種的材料,朱古力、麵粉、噴忌廉,本是廚藝了得,且擅長製作甜品的阿朗,心中不自覺的想到︰
 
「黑森林蛋糕 ?」一款甜品的名字,衝唇而出。
 
「嗯,無錯,今次就係整黑森林蛋糕。」Miss Lee 點了點頭。
 


阿朗雙手抱胸,一臉糾結的,望著Miss Lee,說︰「你屋企係咪有整晒焗爐嗰啲嘢? 」
 
Miss Lee指向廚房裡的焗爐道︰「有齊晒,搬入嚟之前已經喺屋度,聽個經紀講係上一手嘅人留低。」
 
「你搬入嚟之後有冇用過 ? 我驚佢舊得濟用唔到。」阿朗一臉擔心的,一步步的走向廚房的焗爐前,欲想一試這古舊陳腐的焗爐,仍否可以正常運作。
 
「啪」的一聲,阿朗按下了電掣,準備把焗爐面板上的按鍵,全試一通,看看它的功能是否正常。
 
「唔怕,唔怕,冇事嘅,啲機械邊有咁易壞。」Miss Lee很是性急走到阿朗身旁。
 


「但……」阿朗正想解釋時,突然,Miss Lee雙手箍著阿朗的胳膊,豪乳毫無預兆的壓向他的臂彎,乳團間的一道深邃無比的乳溝,恰巧的夾住了他的整個臂彎。剎那間,縱使是隔住衣服被夾的,但在黑色連身裙那如綿似絲、似是肌膚般細嫩滑膩的衣質,和這柔軟豐滿且極具彈性的淫乳配搭下,阿朗仍是被夾得神魂顛倒起來,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然後,她咬住了暗紅色的雙唇,頷首眨著那雙妖媚的眼睛,用楚楚可憐的神色盯著阿朗,說︰「我哋一陣一路整一路試啦。」說著期間,她亦時不時,有意無意的用雙臂夾住胸前的大乳團,揉夾起乳溝中的臂彎。
 
Miss Lee見阿朗仍不罷休,於是雙臂再住內緊緊拖力,他的臂彎更貼合的被乳團磨蹭起來,阿朗面對著諸多壓力,也只好作罷,關下焗爐的電掣︰「好啦好啦,我哋整咗先,但差唔多整好嗰陣要預熱好個焗爐。」
 
「冇問題,到時我再提你。」然後,Miss Lee就拉住阿朗的手臂走回大廳。」
 
弄來弄去,不斷地在廚房和大廳間來回走蕩,阿朗瞥了一眼白牆上的掛鐘,見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他們本來約定的時間,又見桌上的絲毫未動,只感要加快手腳,否則夜幕來襲時,也未能整出製成品。
 


阿朗快手的拿起了一整磚的巧克力,說︰「咁我哋開始啦,首先整融啲朱古力先。
 
「未,仲未得呀,仲差一樣嘢未做。」Miss Lee雙手抱胸,渾圓飽滿的乳房高傲地,似兩個吊鐘、又似兩團大奶饅頭的,被雙臂雙雙托起。
 
「吓 ? 」阿朗疑惑了一下。
 
Miss Lee輕蹙著眉頭,捂住小嘴,妖媚地嬌笑了幾聲。
 
妖媚的嬌笑聲徐徐退去,然而Miss Lee並沒有急著說起話來,只微低起頭,瞄了瞄我阿朗的胯部,舌尖舔了舔嘴角,貝齒輕咬起嬌艷欲滴的暗紅唇,似是欲把他的褲內之物,放進口裡細細品嚐一番。
 
Miss Lee只是輕輕瞄了他的胯部數眼,一道嫵媚的成熟女聲,不禁衝唇而出。「啍!」 隨後,她又微微仰首,眨起那雙誘人的眼睛,翹起那妖艷的嘴角,向阿朗放出一絲妖媚的電流,宛若一隻千年狐妖所幻化而出的美人般,魅惑著阿朗的心志。
 
說實話,這些行為看起來也許是比較通俗低檔,但在她那國色天香的容貌加持下,異常地提升了一個更高的檔次,惹得男人們的心癢難耐。阿朗也不在話下,褲檔內那粗大火熱的肉棒也早已被魅惑得膨脹起來,把褲襠撐成一個高高的大帳篷。
 
他本想緩緩地走近她的身旁,握起她的纖腰,將她的嬌軀把玩一番,然後再用下身的肉棍,狠狠地懲罰她的各肉洞。可是,此刻在他的腦海裡,卻忽然憶起回台的阿婉向他道別時,所給的一句忠告︰


 
「唔好再玩咁多喇。」
 
這道忠告恰如一桶冷水,不只由頭到腳的把阿朗心中的欲火沖熄,更讓他整個人一下子清醒起來,他心中又再一一想起那些諾言,又或,想起為何而開始一段關係。種種思緒彷彿在勸說他打消各種淫邪的念頭,一言一語,一思一想,如雷似電的在他的腦袋轟轟作響。
 
Miss Lee眼見阿朗沒有理會她的誘惑,只站在原地,心裡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她想,難道自己已失去了魅力。
 
她又想,今天是非做不可的,如果今天不做,明天成功的機率只會變低。
 
Miss Lee越想,內心就越是不甘心,越是焦燥,於是她只好用更大膽的方式,來誘惑阿朗。
 
「阿朗 ! 」Miss Lee呼喊起阿朗的名字,試圖吸引他的注意。
 


阿朗亦順呼喊聲,望向了她。此刻他還未知道,這個看似簡單的舉動,這個看似沒有影響的選舉,竟差點令他成為一名父親,成為自己老師的老公。
 
「仲差咩未做?」阿朗很是不解的問道。
 
「差條圍裙,如果唔係整到成身都係。」Miss Lee答道。
 
然後,一邊妖媚誘人的扭動著婀娜多姿的身子,雙手一邊開始由胸口處的淫乳上,慢慢的揉摸至自己的水蛇腰,隨後掃至黑色連身裙的裙擺處。乍眼看來,似是夜總會的豔女所跳的舞蹈一樣。
 
接下來,Miss Lee雙手徐徐掀開那包臀裙的裙擺,大大的張開雙腿,開叉位左右的被大腿敞開,而且裙擺由向上褪去,貼身的勒住了她的大半個臀肉,裙下的春光早已遮掩不住。只剩下那條濕透的白色內褲,似是發揮它的功用,遮掩著那充滿成熟淫糜味的私處。
 
在沒有裙子的遮掩下,比起剛剛在廚房偷窺裙下春光時,那豐滿淫糜的下身更是一覽無遺。那條白色內褲,本是滾著白色薄紗的蕾絲邊,兩邊綁著蝴蝶結,滿滿的成熟性感氣息,但就在剛才Miss Lee邊意淫邊自慰時,內褲的襠部早被搓扯成一道細線,變成了一條又窄又小的「丁字三角褲」,遠看之下,為成熟性感的氣質,添上一份妖艷淫偎的嫵媚氣質。
 
在那豐滿渾圓的淫臀上,「丁字褲」上那兩道白色細線,呈丁字形的在她的私處交織而成,橫的一道環住了她雪白的腰盤,直的一道緊緊地陷在兩片陰唇肉裡,把陰部的形狀勒得鼓鼓,如同一個倒轉的M字型。
 
根本上,丁字褲的那兩道白色細線,是絲毫沒有掩蔽的用處,窄小的布料完全包裹不住那淫臀肉,要是從後注看,另一道小褲繩是勒入了兩瓣蜜桃般的臀肉的溝處,把臀肉間的股溝,更性感的顯現出來。不只如此,那條「丁字褲」的襠部,雖成了細線狀,但也早被淫水潺潺的私處,弄得幾近透明,只需隔著這半透且線狀的蕾絲布料,就可看到裡面烏黑茂密的芳草,以及仍不斷湧出淫水的肉穴,早早的泥濘不堪,濕的一塌糊塗。


 
阿朗看著Miss Lee掀裙,看得入神,而Miss Lee也沒有停下動作,續以貼著裙擺的雙手,揉摸起肥臂的兩旁,同時亦不忘扭動那兩團淫臀肉,乍看之下,妖豔至極。
 
她的雙手漸漸的揉摸到襠部私處位置,她含著春色的望向阿朗,妖媚的嬌笑了一聲,似是在誘惑他,又似是恥笑他,然後對著他,用食指挑開那道白色細線狀的蕾絲布料,再用中指前後來回的,磨搓起那兩片飽滿肥厚的陰唇肉,以及小陰唇夾住的肉縫。就像向他訴說,她肉穴的深處痕癢難耐,請求他快用下身那熾熱粗大的肉棒,深入穴中,為她止痕。
 
這套動作實在過於妖媚、誘惑,讓阿朗看得喉頭發緊,移不開目光,在本能上,他是很想把眼前淫蕩妖媚的色女,用下身那傲人的巨大肉棍,盡情地奸淫一番。只是想不到阿婉的一席話,卻令他猶疑退卻了,仿如一道枷鎖,把淫狼似的阿朗束縛起來。
 
阿朗咽下一口律液,本想問她要穿圍裙了沒。
 
然而,Miss Lee停下了這套誘惑動作,四下張望了整間房子,似是在找尋些什麼,也許是在尋覓她所說的圍裙。Miss Lee又望了兩望,見找不到圍裙的蹤影,便款款的走到阿朗身前,時不時也東望西觀。
 
突然,她好像發現了些什麼,急急的轉過身來,背對著阿朗,瞄了瞄剛才所站之處,後方的一個木製分成三格的小櫃子。
 
Miss Lee站在阿朗的正前方,對著他那早已撐成大帳篷的褲襠,彎下腰來,逐一遠看櫃子的每格。本就窄小緊身的包臂裙,早被褪至大半個屁股之上,而當她彎下腰,撅起那兩團肥大多汁的淫臀時,裙身被繃得更加緊緻,更顯香艷熟肉的美感。阿朗眼見褲襠前,那兩瓣渾圓豐滿、如雪似霜、幾近全裸的淫臀肉,淫糜的翹了起來,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褲襠前,似是魅惑著他。陷進股溝的大肉棒,就如同被兩顆大蜜桃包夾著一樣,縱然隔了一條褲子,但褲內的大肉棒,仍舊能感受到淫臀那滿滿的肉感和柔軟。
 


這使他性慾亢奮,饑渴難耐。
 
Miss Lee感覺到阿朗的肉棍,正興奮的頂著她的屁股,而且小幅度地在股溝來回上下磨動。她見此,便覺魅力還在,心中為之一振,然後輕輕地扭動了淫臀兩下,那兩片被丁字褲細線狀勒住的陰唇肉,也跟隨扭動,左右地磨擦著肉棒的根處和春袋。阿朗下身的粗大肉棒也作出了回應,變得更加火熱起來,棒身堅挺得壓向兩團臀肉間的股溝,令他很想把褲子脫下,毫不留情地抽插起只是正前方的淫穴。
 
「吖,搵到喇。」Miss Lee雙目發光的說。
 
她走到小櫃子前,,從第二格抽出一條粉紅色的吊帶圍裙,肩帶處和裙擺處均是圍著白色的荷葉邊,可愛得很,就像日本動畫的角色會穿上的。
 
「點解你條褲濕濕濕地嘅 ?」眼尖的Miss Lee指著阿朗的褲襠。
 
也許是剛剛扭動屁股,磨擦肉棒的根處和春袋期間,沾上淫水的陰唇肉,或仍滲出淫水的肉穴,一下一下的,弄濕了他的褲襠。
 
「呢啲好小事啫,好喇好喇,咁我哋開始喇。」阿朗拍了拍手,敷衍了事,然後催促起Miss Lee。
 
Miss Lee一臉不悅,噘嘴說道︰「都未得,唔好咁心急啦。」
 
Miss Lee雙手伸到背後,胡亂的摸索一番,欲尋連身裙的拉鍊,期間她的胸口微微向前挺,透過V領的那片半透明的黑色蕾絲布,那兩團白嫩豐滿,且堅挺傲人的美乳,顯而易見。此外,由於挺胸尋鍊的緣故,大半的乳團紛紛被擁擠出又深又大的V型領口外,看似是會在領口處,堆積成一團團似雪的乳肉,然而,卻因黑色蕾絲布的隔擋,而被壓成半團深肉色,宛若受搓壓的麵團似的。不單是雙乳,乳團間那一道深邃誘人的性感乳溝,也伴隨著挺胸的姿勢,在乳團相互擁擠下,更顯得格外誘人。
 
阿朗眼光直搗著V領內的雙乳,看得心蕩神迷,看著看著,亦見胸罩的白色蕾絲邊由於乳團的壓來壓去,忽隱忽現的,跑了出V領之外。
 
「嗯 …… 會唔會太正。」阿朗不禁喃喃自語起來。
 
Miss Lee扭身背對著阿朗,輕笑問道︰
 
「阿朗,你過嚟吖,可唔可以幫我拉開條拉鍊佢,我唔係好搵到。」
 
「點解無啦啦點解要除衫。」
 
「你過嚟幫手先啦。」
 
阿朗只好遵從Miss Lee的指示,走近她身後,把連身裙頂端的拉鍊拉下。他看著她身上的連身裙逐漸向兩側敞開,他的心也怦怦直跳,雖說這不是他第一次脫女生的衣服,但今天的Miss Lee和這刻的情境,卻令他很不自然。
 
阿朗慢慢的平復心情起來,繼續小心翼翼地拉下拉鍊。
 
很快,她的上半身漸漸的暴露出來,白嫩且修長的天鵝頸下,那瘦削卻不失圓潤的肩膀,在幾絲披散在肩的秀髮襯托下,格外性感。當拉鍊差不多拉至腰際時,Miss Lee的雙手早已自動地逐一穿過裙袖口,伸向裙內,黑色連身裙就在失去雙臂和雙肩的支撐下,從她的上身,應聲滑落。
 
此時此刻,在阿朗眼前的,是整塊一覽無遺的光滑如緞、曲線優美的雪白後背。美背上,勒著一道白色胸罩的肩帶,橫越了另一道性感深邃的背溝,而且背帶的邊緣處,蹦出了一圈豐滿的嫩肉,似是胸罩的大小不合適所造成的,又或是她胸前那兩團乳肉過於豐滿碩大,把胸罩撐得滿滿,使肩帶陷進雪白粉嫩的背肉裡。
 
Miss Lee就這麼沒穿裙的站在原地,背對著阿朗。話雖只見得美背,可是,那婀娜多姿的豐腴胴體,那曲線柔美的纖腰,那白皙美豔的肌膚,也足以讓阿朗看得入神,雙目不移,他不受控地,向前伸出雙手,欲把她的纖腰每處,全都撫摸一番。
 
「唔好再玩咁多喇。」一道聲音在他的腦海迴響著,聲線似是女,又似他本人的。。
 
他又退縮了,他知道只要肌膚觸手,那吹彈可破且柔軟的纖腰,定必使他愛不惜手。而劇情再發展下去,他們兩人也必會赤身裸體的在大床上,大汗淋漓五六回。
 
「唔該晒,下次都要靠你幫手喇。」Miss Lee以溫柔的語氣向阿朗道謝。
 
阿朗卻有點不解的問道︰
 
「冇問題,但係點解要除衫整嘢食 ?」
 
「因為驚整污糟件衫囉。」
 
「但一陣你會著圍裙㗎嘛,又點會整污糟件衫 ? 」
 
「都一樣啫,怕彈到圍裙遮唔到嘅位。」
 
「吓,咁就要除晒啲衫 ?」
 
「係吖。」
 
「但既然你都除晒衫,又要點解要著圍裙 ? 」
 
「因為…… 因為 ……」




未完待續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