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 因為 ……」
 
阿朗的每一言,每一語都命中問題的要害,Miss Lee被阿朗強烈的攻勢,追問得支支吾吾起來。
 
「你理得我吖,我鍾意咁著,吹咩 ! 」從語句中,不難聽出Miss Lee微有怒意。
 
接著,Miss Lee轉過身來,那雙彈軟如綿的淫乳,伴隨轉身的動作,比起剛才進廚房微扭纖腰時,更來得劇烈的,顫顫巍巍的左右晃蕩起來,補完了剛才的遺憾。
 
Miss Lee就這樣近的站在阿朗,在如此相近的距離下,忽然他竟覺很少機會近距離的留意Miss Lee的容貌,又或是他留意開的,只是她的火辣身材,而不是面容五官。他細細地看著她的容貌,擁有沉魚落雁之容,又長有閉月羞花之貌,白皙的俏臉因嬌俏玲瓏的五官,添上了幾分姿色。說實話,難以想像這麼貌美如花的Miss Lee,竟沒有男友,亦沒有男性追求。
阿朗又咽了 一口律液,緊接的續看她臉尖以下的各處,天鵝般的頸項,精緻的鎖骨,漂亮的肩頸線,碩大豐滿的美乳,乳前的是一件白色的蕾絲胸罩,半罩杯胸罩的只把南半球的乳肉遮掩住,而北半球的乳肉上,早日的紅唇大字,也失去了蹤影。


 
胸罩的兩條窄窄的吊帶,緊緊的勒住了柔美的肩部,吊帶的邊緣位,同樣地也被勒出一圈的白皙嫩肉。由於緊身胸罩緊緊的把肥嫩雪白的淫乳肉,向內擠壓在一起,那道夾在兩團美乳間的乳溝,更為深不見底,極為惹火誘人。而胸罩的大領口和連身裙一樣,均是低胸擴大呈V字的,大片的滑膩乳肉,就這樣的,豪邁地從領口處,蹦了出來。乳肉在沒有連身裙的那片黑色蕾絲布遮掩下,看起來,更為圓潤立體,豐滿可口,而乳色更是雪白如凝脂般的。同樣的,那道誘人的乳溝,亦在沒有蕾絲紗布下,肉眼看來,更加深邃莫測,性感撩人。胸罩的材質很薄,加上胸罩貼身的關係,罩杯掩飾不住挺拔的乳尖,在那薄薄的胸罩布料上,隱透出激凸的凸點,這幾分若隱若現的朦朧,無比的誘惑。
 
Miss Lee雙手伸到背後,解開了胸罩釦子,那碩大無比的白皙淫乳,一下子就彈跳了出來,淫糜的在空中蕩了兩下。可是,胸罩在解開後,罩杯卻沒掉下來,而是被那堅挺不拔的38D淫乳撐住了。
 
Miss Lee見此,便把半掛的胸罩拿走,完完全全地袒露出自己的那雙乳峰,這雙美乳飽滿、圓潤、挺拔、曲線柔美,勾起了萬千男士的淫心和性欲。
 
或許,乳房的南半球時常被胸罩保護著,那大片的乳肉相比起其他部位的肌膚,更加晶瑩剔透、雪白無瑕,只看看也能猜到,乳肉觸手,必是一股嬌美如絲,柔滑似綢的手感。細圈的粉嫩乳暈,以及嬌豔欲滴的小櫻桃,屹立在乳峰的頂尖上,在雪白的乳膚襯映下,鮮豔粉紅的乳尖更為可口嬌嫩,等待著阿朗的吸吮舔舐。
 
一對白嫩豐潤的乳峰,就這樣的完全裸現了,平時大膽無畏的Miss Lee,在此刻竟嬌羞起來,不自覺的合上五指,捂住了乳尖,乳肉則暴露在五指之外。


 
這一舉動,在阿朗心中,可說是淫蕩誘人,讓他欲把她的雙手移開,並狠狠的在她的乳尖上,咬一大口,以作懲罰。
 
Miss Lee感受到阿朗熱情的目光,乳尖開始興奮的漲大起來,色澤亦變得如熟透的櫻桃般,她可愛的鼓起腮幫子,噘起小嘴問道︰
 
「望咩呀望,唔係唔鍾意我除晒衫咩,仲咩望住我對波。」
 
「你靚吖嘛,唔望你望邊個。」
 
「口甜舌滑,啱先唔係好串嘅咩。」


 
「啱先嘅態度唔好,Sorry」
 
「啍,唔想睬你,你咁想整融啲朱古力,自己融飽佢啦。」
 
Miss Lee別過臉,噘起小嘴說道。
 
然後,Miss Lee姿態優雅地,斜身靠在放有材料的桌子邊緣上,直勾勾地在阿朗眼前,凌空抬起一條性感的黑絲美腿,另一條黑絲美腿則踮起腳尖,耷拉在地上。那黑絲條美腿豐腴圓潤、柔美修長,約四分三的性感淫糜媚肉都套著黑色絲襪,只有一小截雪白豐腴的大腿嫩肉,裸露了出來,乍看之下,好像比起黑色絲襪包裹的媚肉,更令人想入非非,誘人無比。但非也。在近距離觀賞下,黑色絲襪那薄如蟬翼的薄紗材質,以及彈力十足的絲質,把豐腴的腿肉包裹得十分緊繃、緊實,而豐滿的美腿嫩肉,同樣地,也把黑色絲襪撐成了薄薄的一層,宛若透明的。
 
在此情況下,薄紗之上,若有若無的印透出的是裡面如霜似雪的滑膩腿肉,一股淫糜的熟肉感,迎面撲向阿朗的眼球,而且在光線透屋下,每一寸如煙似霧的黑色薄紗,都閃爍著滑膩晶瑩的淫靡光澤,誘人無比。
 
Miss Lee看了阿朗一眼,見他看著自己的黑絲美腿,看得心醉神迷,眼眸裡,還透露出男士們對黑絲情有獨鍾的目光,她心頭湧現半點的喜悅之情。
 
可是,黑絲時段也差不多要結束了。
 


Miss Lee將兩手的手指公陷進肥嫩的大腿肉,優雅的、緩緩的為那隻抬起的美腿,脫下絲襪。薄如蟬翼的黑色絲襪,隨著她手指的捋動,慢慢的被褪了至小腿之上,那白皙細膩的大腿肌膚,一寸一寸的露出。她足尖向下踮起,讓絲襪更易脫下,然後再往下捋動,整條絲襪輕易的被褪出美腿,一條雪白無瑕的豐腴美腿,就這樣的展露無遺。
 
那誘人美腿,在沒有黑絲的映托下,更顯光滑細膩,雪白得如雪似霜。腿部之下的美足,也白嫩得猶如玉砌一般。踮起的足尖,使勻稱整齊的玉趾蜷曲起來,但仍舊不減其修長而細嫩,且根根如葱的美處。潔白無瑕、白裡透紅的足心,同樣地,也因足尖踮起,而微微弓起,足心的嫩肉紛紛向內擠擁,皺起幾道深邃的溝紋,在近足尖處,更印出一個似「人」字的皺紋。
 
Miss Lee媚眼如絲的向著阿朗淫嫵一笑,然後把剛脫下來的黑絲絲襪扔向他的臉上,恰巧的掛在他的頭上。
 
一股濃烈的淫足香味,夾雜著淡淡的汗水酸味,以及肉穴流淌出來的淫水騷味,縷縷絲絲地鑽入阿朗的鼻腔,他按捺不住的,大力吸了口氣,深深的把這淫媚的香味,吸進肺中。他一邊吸,香味也一邊直湧他的頭頂,深入了他的腦髓,每個腦細胞都深深地迷醉於淫足的媚香,不能自拔。
 
良久,阿朗吸了一陣子後,很快便拿開頭上的黑絲絲襪,而再望向Miss Lee時,她的另一條腿也已褪下絲襪,暗自在心裡嘆了口氣。
 
Miss Lee 脫下黑絲後,她那婀娜多姿、白皙嬌嫩的姛體,只剩下那條半濕半透的丁字內褲,若有若無的,遮掩著她唯一私密的神聖之地。
 
阿朗透過那半透明的內褲襠部,瞄了瞄Miss Lee的神聖之地。
 
突然,Miss Lee又轉過身來,用淫臂對著阿朗,那神聖之地,又離阿朗而去。這看似是Miss Lee故意的。她的雙手開始滑到肥嫩的淫臀處,手掌先是亂摸一番,隨後張大十指,緊貼在兩瓣白花花且吹彈可破的淫臀上,稍稍用力,十指就似搓揉麵糊的,迅速陷進水嫩的臀肉裡,浮印出十指淫靡的凹痕。接下來的,又是一番故亂搓摸。淫臀本是圓潤得似蜜桃般的,但在她十指肆意的捏搓下,充滿肉感和彈性,而且肥膩雪白的嫩肉,就這樣的,被揉弄成各種淫蕩的形狀。


 
Miss Lee搓揉了不久後,本想脫下那條蕾絲內褲,只是內褲濕透了,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臀肉上,於是她只好向後撅起淫臀,再將自己的臀肉往兩邊扒開。隨後,一邊溫柔優雅地,脫掉她的白色蕾絲內褲,並扔進她房間裡頭;一邊回頭嬌媚地朝阿朗淫淫一笑,就似在勾引他的魂魄。
 
Miss Lee脫掉內褲後,背對著阿朗一陣子。阿朗又怎浪費此良機,他目不轉睛地,從Miss Lee的背後,盯這她那雙筆直的修長美腿。兩腿併攏,沒有半點裂縫,美腿的背面,乍看之下,似乎比起其他腿膚,更來得白皙。然而,白皙又怎只腿背的嫩膚,Miss Lee突然轉過身來,這次終於是正面的朝向阿朗。阿朗以正常男性的心態,把視線投射至Miss Lee的神聖之地上。在雪白大腿根部的陰戶,是呈倒三角的,雪白如玉,皓如凝脂,讓他有股想舔舐撫摸的衝動。也許是從甚少外露的關係,陰戶才會如此般的潔白、鮮嫩、粉紅。在陰戶之上,亦有片同是呈倒三角的黑森林,這片黑森林與神聖之地的陰戶,成了鮮明對比,而且表層上更沾滿了淫水,使其捲曲的貼在肉縫兩旁,且彼此親密的纏繞在一起。阿朗看到,竟想把此放進口內,細細品嚐一番。那片倒三角的黑森林,延續至圓渾肉厚的陰戶之下,環擁著那幽深甜美的肉縫。那道肉縫,被兩片嬌嫩淡粉,而肥厚的陰唇肉夾著,在肉縫的最先處,是顆嬌豔欲滴的粉色蓓蕾。
 
那一道肉縫本是緊閉起來的,只是在不早時,她在床上自慰期間,肉縫在不知不覺間,像貝蚌一樣,微微地張開了一道細縫,在縫外,只要仔細一看,能若隱若現的見到縫內的小洞洞,這個洞,就是Miss Lee的淫穴口,也是幾十分鐘後,阿朗的大肉棒會前後上下捋動的地方。
 
全沒衣裳,也沒內衣褲的Miss Lee,赤裸裸的站在阿朗面前,任由他的打量。Miss Lee慢慢地感受到被阿朗視姦帶來的刺激與興奮。肉縫旁那兩片本在含苞待放的月牙形花瓣,也開始微微的綻放開來,而肉縫尖端的那顆嬌豔欲滴的粉色蓓蕾,則一縮一縮的,顫顫巍巍地抖動。她的淫穴內,嬌嫩的褶肉,也漸漸地溫濕緊湊起來,緊緊的互相纏繞。隨之而來,一股清澈甜美的淫水,從淫穴裡頭流淌而出,那毛茸茸的黑森林的表層,又掛上了好幾顆晶瑩剔透的小水珠。在淫水清洗過後,黑森林更顯得烏黑髮亮,而且沒有先前的捲曲纏繞,反而柔順的貼在花瓣兩旁。
 
也不知是因性液的分泌,抑或是荷爾蒙的揮發,Miss Lee渾身散發出一股淫糜媚嫵的芬香,而且夾雜住成熟的氣味,縷縷絲絲地鑽進他的鼻孔,比起剛才的充滿淫足香味的絲襪,這更撩撥起他的心弦,撩撥起他按耐已久的性欲。
 
「啱喇,繼續注視住我啦,一陣你就知味道。」Miss Lee邪淫一笑,心中暗暗地想著,似乎她先前所想的如意算盤,逐漸有效。
 
Miss Lee 把握時機,選擇再進一步的行動。
 


她的心中,又打起另一個如意算盤。
 
「欲擒故縱,引(巨)龍入(淫)洞」
 
不是馬上推倒他,也不是脫下他的衣服,Miss Lee所選擇的是掛上那條粉紅色的吊帶圍裙,繼續勾引。那條吊帶圍裙只堪堪的,把Miss Lee的兩團乳峰到大腿根的位置遮掩住,那婀娜多姿的後背,那道性感深邃的背溝,那傲人豐滿的側乳,全都暴露於空氣之中,背後、側面和下身,都是一片雪白滑膩的景象,表露無遺的呈現在眼前。
 
「好喇,整嘢食喇,係唔係要整融啲朱古力先 ?」掛起圍裙的Miss Lee 走到桌前,拿起另一磚朱古力。
 
Miss Lee眼見阿朗沒有回應,便朝向他問道︰「喂 ?  我問 …… 你做咩呆咗企係到 ?」
 
「吓,係,朱古力…… 朱古力 …… 落咗忌廉先。」阿朗有點方寸大亂,支吾起來。
 
Miss Lee在桌上張望了數眼,拿了一支裝的噴忌廉給他︰
 
「嗱,忌廉 ! 」


 
「Er,噴忌廉同用嚟整朱古力嘅忌廉唔同㗎。」
 
「有咩唔同 ? 」
 
Miss Lee 把噴忌廉的蓋子扭開,欲想知悉究竟,可是,惘然不知的她,又或,甚少走入廚房烹飪料理的她,怎可能知曉噴忌廉的噴口,正對準著自己的臉龐。
 
於是,一場可笑可愛的喜劇,即將上演。
 
「呀呀呀 …… 咩嚟㗎 !」
 
 
 
 
未完待續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