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Lee馬上吐出肉棒,又輕揉著自己的小腹,淫蕩地說︰「想你射去入面多啲。」
 
聽罷,阿朗用手套弄了肉棒幾下,似是認同她的說法,說︰「不如玩激啲啦。」
 
接著,壓在阿朗身上的Miss Lee便緩緩抽開身子,而且被阿朗拉到門口處,不知阿朗動機的她,心感疑惑地扭頭問道︰「你想點激法。」
 
在她身後的阿朗拉開大門,又敞開鐵閘,說︰「我哋出去走廊撲嘢啦。」
 
語音未落,Miss Lee欲想拒絕之際,阿朗把插在穴中的木棍抽出,再把那粗大且沾滿各種體液的大肉棒,對準著她早已泥濘不堪且濕成一片的淫穴,蹭磨了幾下。 Miss Lee本想向後推開阿朗,只是他的腰肢一用向前挺,整根大肉棒一下子插進了淫穴,這瞬眼之間的巨大快感,使她的粉臉不禁往後揚起,晃眉眼緊鎖,嘴巴和穴口因肉棒插進來以成了O型,卻遲遲吐出半點淫糜的聲音。直到阿朗用盡全力把腰肢向前挺,將大肉棒整根全沒於淫穴時,Miss Lee才終於吐一下淫蕩的呻吟。
 


他們兩人二人三足似的,一步一步走到走廊的盡頭。阿朗把Miss Lee壓在鄰居的鐵閘前,鐵閘的表面是一幅鐵面鏡子,鏡上疏離的鏽著一朵朵朦朧的磨砂玫瑰花,稍稍遮擋著鏡上被反射的婀娜胴體。阿朗開始有節奏地抽插起那個淫穴,先是緩慢的,然後越抽越快,越插越狠,不顧一切地往小穴的深處頂去。 Miss Lee反射地雙腿緊閉,穴裡的壁肉也緊接著,收縮起來,壓磨著穴中的大肉棒,使得更阿朗更奮力的衝插起來,下下用力地插進深處,再費勁地用龜頭研磨幾下花蕊,然後整根抽出來,再狠狠的插回去。
 
Miss Lee在遭受連番強猛的插擊下,經已喘不過氣來,上氣不接下氣。說時遲,那時快,阿朗的雙手已開始把玩起她的嬌軀,一隻手向下滑到她的大腿內側上,撫揉起雪白的嫩肉;另一隻手向上提起了乳峰,捏玩起乳尖上的葡萄。 Miss Lee面對著三方的夾攻,如遭電擊般,全身一陣癱軟,又是一陣顫抖,如浪潮般的快感讓Miss Lee嬌媚淫糜的呻吟聲,止不住的蜂湧吐出,而且一股清淡且濃甜的淫水,在她雙腿顫抖期間,洩了出來。
 
「噗滋噗滋」,大肉棒全根盡入,又全根抽出,宛如一匹脫韁的野馬,不停地在淫穴四處弛騁;阿朗整人就似一頭欲求不止的野獸,在Miss Lee的嬌軀上,肆意地發洩起性慾,雙手死死的搓捏揉著各處的淫肉,肉棒狂抽猛插,恥骨每下重重地撞擊著那豐滿白嫩的淫臀肉。
 
「嗯嗯嗯嗯嗯………」Miss Lee不由得芳心已亂,嬌羞欲醉,她只覺一根又硬又大、又燙又長的肉棒,不停地在自己的玉體內弛騁起來,一絲絲刺激而酸酥的快感,使得她的眉頭緊皺起來,在這大庭廣眾的之下,她欲拒還迎,鮮紅嬌豔的雙唇似張似合,輕吐嬌啼。
 
突然,走廊傳出升降機的開門聲,似是有住戶準備回家。 Miss Lee大為緊張,皆因這座公寓的走廊就只有兩邊,而且是直通的,一邊是往左的,另一邊則是往右的,他們現在就身處於左邊,進行著不倫的交合,也即是說被撞破的機率就只有二分之一。面對著這危機,阿朗並沒有停止抽插,反而把Miss Lee摟向升降機與走廊間的轉角位,完完全全地把他們兩人交合的姿勢,呈現給那名同層住客。
 


腳步聲一下一下的加重,似是接近他們。 Miss Lee心知被人撞破交合並不算嚴重的事,最為嚴重的是他們之間的身份,師生戀是不被社會容許的,更何況是師生交合。這種害怕被撞破的緊張,抑或說是另一種刺激,不斷的在她的腦海裏徘徊,穴裡的褶亦受其影響,更激烈的蠕動,擠壓著抽插中的肉棒。
 
這種刺激的快感,以及擠壓,阿朗只覺一陣舒爽,他俯身用舌頭輕輕舔舐起柔嫩白皙的美背,舌尖上下上下的舔掃著那道深邃的背滑,那隻握住嬌挺柔軟且雪白的乳峰的手,仍肆無忌憚的揉搓著,只是另一隻在大腿內側上撫揉的手,向上滑至私處,捻磨起那另一嬌挺欲滴的陰蒂。
 
Miss Lee雙手緊緊地摀住小嘴,防止呻吟衝口而出,雖則把小嘴摀住,但下身的小嘴仍隱約的發出「噗滋噗滋」的淫糜水聲,地板上全是一灘灘的淫水漬。阿朗繼續瘋狂地擺動腰肢,突然身子抖動了幾下,他踮起腳尖,腿部繃緊伸直,恥骨緊貼著她的臀部,死死的把龜頭抵在花蕊口上不動。
 
此時此刻,Miss Lee知道,下一秒新鮮滾熱辣的精液,便會似河水般,源源不斷地湧進子宮。她知道,她有一半的機會,被那名住客看到自己中出的模樣。她知道,這些刺激的快感,在下一秒或會結束,或會再次提升。
 
就在那刻,當兩人一邊抽插,一邊期盼著會否被撞破時,只見轉角位處,一個背對著他們的身形慢慢地遠離他們。突如其來的放鬆,讓Miss Lee瞬間缺堤了,龜頭一下子受大股大股溫潤的熱流,沖洗乾淨,陰道的嫩肉不斷地緊吸肉棒,一陣難以說明的快感,也讓阿朗的精關鬆開,頂到最深處的龜頭,在軟肉團上狂揉猛揉了幾下,欲想把龜頭的尖端擠進肉隙處,讓馬眼對準子宮。
 


開閘開門,再「啪」的一聲,走廊再次剩下正在交合的他們。阿朗「呀」了一聲,隨即莖身上的青筋,瘋狂地跳動了幾下,一股滾燙的濃精,從馬眼處狂噴而出,穿過肉隙處,大股大股地灌滿子宮。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