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漿灌滿Miss Lee的子宮後,他們繼續在走廊做起愛來,然後又由走廊激戰回Miss Lee的床上。
 
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裡,他們做愛的次數也不下十數次,精漿一次又一次的,灌進她那孕育生命的產房內。這是Miss Lee樂見的事。
 
如梭似影,光陰似箭,在兩個星期後,教職員的女廁內,安靜得很,四片無聲,可是門板後竟傳出連番的嘆氣聲。
 
Miss Lee拿起最後一根的驗孕棒,看了看棒上的紅線,嘆了一口氣,
 
「點解…… 點解會唔中 ……」
 


接著,便把那根驗孕棒收回盒子,穿好裙子,走出廁格,到鏡前垂頭洗了洗手。清涼透心的水,匆匆地流過那雪白嫩滑的玉手。她無意中抬起頭來,照著鏡子,用剛洗淨的小手,輕巧地理理髮陰。手上的小水珠,在理髮期間,受不住地心吸力,無意中滴了下來。水珠不帶任何雜質,從眼尾處輕輕劃過臉頰,宛若流淚般的。
 
Miss Lee用尾指輕揉眼尾數下,把水珠磨擦掉後,便走出女廁,回到鬧烘烘的教員室,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教員室裡,眾人討論起校長的八卦。
 
「嘩,估唔到佢係啲咁嘅人。」坐在Miss Lee對面桌的英文老師說道。
 
「為人師表,仲要搞自己嘅學生,都唔知點同學生啲家長交代。」訓導主任在Miss Lee背後徐徐經過。
 


「其實會唔會係個學生引誘佢咋 ! 佢都死咗老公咁耐啦,俾啲嫩草勾引到都好正常。」肥胖胖的副校長像個會滾動的酒桶衝向人群處。
 
「副校你唔使幫校長講好說話喎,佢一出事,你就可以升上去做校長啦。」身材絞好,且豐乳圓臂的體育老師,一邊說著,一邊勾著副校長的胳膊。她的臉仿佛顯現出狐狸的樣子。
 
Miss Lee白了下眼,心裡想著︰「咁啲學生點算。」
 
千言萬語盡在心頭,只是她不敢說出來。
 
坐在座位上的Miss Lee,思緒忽然回到兩個星期前,也即是他們在家中料理的數天後,也即是學校的開放日。當天,她依舊坐在座位,幻想著,接下來的數星期瘋狂地被阿朗中出,在孕育生命的產房,烙印起濁白的記號。只是她並沒有想到,接下來數星期發生的事,也為他們,烙下永不磨滅的印記。
 


「喂 ! Miss Lee ! 喂 ! Miss Lee ! 」阿朗站在Miss Lee背後呼喊著她。
 
「吓 ! ?」Miss Lee的幻想瞬間遭到呼喊聲而破滅。
 
她慌張地向右扭起電腦椅,整個人180度的查看是誰站在她身後。
 
「阿朗 ? 」突然Miss Lee四處張望一番,然後又改口說道︰「李子朗,咩事搵Miss? 今日開放日唔去玩 ?」
 
「Miss Lee做咩塊面咁紅嘅 ? 」阿朗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似看穿她內心的問道。
 
Miss Lee聽罷,馬上把豐腴的雙腿緊合,前後前後的,磨蹭起大腿內側的嫩肉,內褲的襠部上開始浮現起一圈的水印。
 
「因為 …… 因為 ……」Miss Lee語塞了,她又東觀西望,恐怕教員室有人聽見。當確定四周無人時,才敢輕聲細語地說︰「因為掛住嗰日嘅享受。」
 
「享受? 唔明你講咩。」阿朗歪頭問道。


 
Miss Lee掂起腳尖,似走路的將電腦椅向前滑動,她整人也跟著湊向阿朗的身前。她稍稍彎下腰,壓低身子,隔著西褲,用鼻尖頂住阿朗的胯部,然後又淫蕩地上下輕掃起來。
 
「享受囉,隔住都聞到浸味。」Miss Lee伸出香舌,舔起了西褲的胯處,幻想著正在舔起沒有褲子阻隔的肉棒底部。
 
阿朗抓住Miss Lee的頭,自己又仰起頭,說︰「Miss Lee,其實我係嚟請你幫我哋班睇檔咋 ! 唔使咁激吖。」
 
「可以吖 ! 」Miss Lee答應了他,只是她提出一個條件。
 
Miss Lee的雙眸微微向上仰起,凝視著阿朗,碰巧的,阿朗也偷看起胯前的Miss Lee,這刻他們的眼神對上了。兩人棕色的眸子中,互傳了一道訊息,那就是︰
 
「做愛。」
 
接著,兩人趁著教員室裡空無一人,便一同走到教員室的女廁,公然的在老師的地盤上,大膽放肆地做起愛來。那淫蕩悅耳,且銷魂蝕骨的呻吟聲,從本是寂靜的女廁裡,穿過廁門,傳到外面那同樣是無聲的教員室裡。
 


兩人的雙唇和性器,隨著精漿又再灌滿那孕育生命的產房,而徐徐地分開。分開時,唇瓣與唇瓣間,龜頭與陰唇間,牽起一串串閃著銀光的淫液絲,永不分離。
 
「好喇,係咪要幫手睇檔吖 ?」Miss Lee優雅的把褪至足裸的內褲拉起,把仍淌著精液,且剛被抽插完的小穴,用內褲遮掩起來。這種貴族般的優雅動作,與剛才那妖媚淫蕩的痴女,那欲求不滿追著肉棒含的痴女,截然不同,簡直是兩碼子不同的人。
 
「係吖,我哋嗰邊唔夠人。」阿朗輕輕說道,然後他又問道︰「你唔使抹返啲精咩,你下面仲流緊出嚟喎。」
 
Miss Lee輕咬起食指尖,另一隻手則勾著阿朗的胳膊。她微微垂低頭,媚眼如絲的往上盯著阿朗,又嗲聲嗲氣宛如淫狐般的說道︰「唔使抹啦,抹咗佢好浪費啫,就等啲精留喺入面,咁就可以無時無刻都感受住你啲精。」
 
阿朗笑了一笑,然後湊到Miss Lee的額頭前,輕輕地吻了一下︰「Miss Lee,多謝你,仲有你好淫。」
 
「得喇,我知喇,我哋快啲去睇檔啦,你班同學應該等緊我哋。」於是,Miss Lee便穿著那條經已沾上精液和淫水的內褲,拉著阿朗的手,離開女廁,走到他的班房。
 
「係呢,你哋嗰班係搞咩主題活動 ?」Miss Lee在路上問道。
 
「冇,都係啲主流嘢啦,女僕cafe 咁囉。」阿朗答道。


 
「吓 ?  女僕cafe咁毒 ?  咁我使唔使著女僕裝㗎 ?」Miss Lee繼續問道,雙眸裡流露出一絲後悔的眼神。
 
「歡迎光臨吖,少爺! 大小姐 ! 」穿著女僕裝的Cherry和思穎,在班房門口迎接他們兩人。
 
「Miss Lee,最好就要啦 ! 」阿朗臉上揚起一道邪魅的淫笑。
 
「阿朗…… 咳 ! 李子朗,你真係 ……」頓時,Miss Lee被阿朗的答覆,和眼前那兩名的女僕嚇呆了,只能支支吾吾的回答一兩句。
 
她一眼督見了Cherry和思穎的衣著,兩人身上的都是正式的女僕套裝,非常普通的黑白兩色的女僕裙。站在左邊的女僕,胸部比起右邊的女僕,更為出眾。那窄緊的女僕襯衫,被高聳的乳峰高高撐起,顯得格外渾圓飽滿。雖則領口是在頸處,但Miss Lee透過猜想,亦能隔著衣服,似是看到那道深邃的乳溝,和那對白嫩彈手的巨乳。
 
「原來係Miss Lee,你好吖,我係5B班嘅班長吳思穎,好多謝你今日嚟幫手睇場。」思穎鞠躬向Miss Lee道謝,那對豐滿渾圓的巨乳,亦因她的鞠躬,顫顫巍巍的上下晃起一波接一波的乳浪,把Miss Lee也晃得頭暈目眩。
 
而Cherry也跟著鞠起躬來,只是沒有令Miss Lee感到頭暈眼花。
 


「Miss Lee,我帶你去換衫先啦。」思穎有模有樣的,把手伸向前方,像個女僕一樣把Miss Lee帶往更衣處。
 
思穎每走一步,Miss Lee就從她身後,督見著那對豐乳也跟著一起上下上下顫動起來。Miss Lee心中不敢慨嘆著,時下的少女發育得真好。
 
然而,她又看了看一同跟著來的Cherry一眼,從她的背後,竟發現了她的臀部,比起思穎是更加豐滿的。雖則下身那條白色及膝的女僕裙,那條充滿無數皺褶痕不短不長的裙,不經意間,遮掩著她的臀部,但是那渾圓豐滿的艷美淫臀,把女僕裙撐了起來,讓裙擺稍稍往上褪,不說還以為是短裙來的。況且這種長度,不禁令Miss Lee又再猜想,或許,在剛才鞠躬時,她後邊的裙擺也褪得更高些,更甚可見到她今天穿的內褲是什麼款,是什麼色。
 
搖擺的淫臀,給了人巨大無比的誘惑,乍看之下,Cherry的淫臀越顯渾圓且性感,流露出一股濃濃的色情韻味。
 
她們穿過幾張椅桌,Miss Lee把視線放回Cherry和思穎那雙曼妙的美腿。美腿走起路來,一前一後,款款搖曳起來。腿背露出的細嫩的小腿部分,以及大腿的一半位置,都裹著一條白色的絲襪,小腳上還穿上一雙黑色漆皮,似小學生會穿的皮鞋。
 
黑色的女僕鞋,與白色的絲襪,相互襯托,那雙筆直且勻稱,豐腴而修長的美腿,把薄透的白色絲襪撐得緊緊的,整個腿部的輪廓更清晰可見,從身後,更能看出勾勒出誘人的腿背曲線。在女僕裙下,不斷搖曳的兩條美腿,是那般的筆直勻稱,是那般的性感誘人。
 
Miss Lee仔細地看,絲襪上面,還印有一些淡淡而繁複優雅的蕾絲花紋,可說是可愛,又可說是性感,再順著絲襪往上看,就是宅男們所說的絕對領域。絲襪的鏤花吊帶和蕾絲邊,都露在大腿的外面,以及另一半沒有被裹著的雪白大腿肉,也外露了出來。
 
「而家啲女僕cafe咁嘅咩 …… 」Miss Lee心裡不禁又慨嘆起來,仿佛她與現在的年輕人起了代溝一樣,時代的差距也許是真的存在。
 
「嗱,Miss Lee,呢套應該啱你著。」思穎遞上一套女僕裝,說道。
 
「…… 真係要著 ? 」Miss Lee扭頭望向阿朗,又望向思穎與Cherry。
 
「當然啦 ! 」他們三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唉,咁好啦。」Miss Lee只好拿著女僕裝,拉開更衣室的簾子,走進去換上女僕裝。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