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Cherry和思穎站在更衣室門外,靜待著Miss Lee。
 
直至簾子徐徐地被拉開,身穿女僕裝的Miss Lee款款的走出來。門外的三人也因眼前的景象,忍不住讚嘆起來。這套女僕裝穿在Miss Lee身上,有種難以述說的反差感,一反以往Miss Lee 身為老師的端莊形象,青春少艾且可愛的嬌態,這刻完全地呈現於她身上。
 
上身的女僕襯衣,就似思穎身上的那件一樣,仍然被堅挺渾圓的乳白高高撐起。同樣地,下身的裙子也裹起她那肥美豐滿的臀部。只是,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對白色的絲襪,Miss Lee並沒有穿上,而是穿上她所喜愛的黑色絲襪。
 
Miss Lee兩指夾起那對劃了一道深邃裂縫的白色絲襪,不好意思地說︰「sorry,我啲腳甲好似長得濟,著嗰陣唔小心刮爛咗佢,所以著返啱啱著緊嗰條」
 
「唔緊要。」思穎沒有在意的說道。
 




黑色的薄紗包裹著她大半條豐滿的玉腿,腿部凹凸有致的曲線,被絲襪淋漓盡致的展示出來。與套上白色絲襪不同的是,黑色絲襪和黑白的女僕裝相互襯托下,反而沒有白色絲襪的那種純潔無瑕,更多的是黑沉沉的那種妖媚秀麗。
 
阿朗無意中說出心底話︰「其實咁樣仲靚吖,我幾鐘意。」
 
阿朗此話一出,隨即換來兩旁的敵視。她們的目光銳利且兇悍,銳利得如刀似劍,兇悍地架在阿朗的脖子上。光是從遠處看,也能感受到滿滿的敵意。
 
阿朗的脖子感受到一陣的涼意,或許是他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又或沒有。阿朗扭身,左盼右望地向身後的兩人問道︰「哈哈哈哈,你哋兩個唔覺咩 ?」
 
穿著白色絲襪的思穎和Cherry紛紛別過臉來。Cherry淡淡的又帶點醋意的說︰「靚,緊係靚啦。」思穎也跟著回答︰「係吖,著黑絲最靚,著白絲就冇咁靚。」
 




「我唔係咁嘅意思,著白絲同黑絲都靚,喂 ! 你哋兩個唔好走住先。」阿朗本想解釋清楚,只是思穎和Cherry兩人並沒有留步,而是走到各處打點一齊,為開檔做好準備。
 
「係呢,李子朗,著黑絲係咪最靚 ? 」Miss Lee 掛起奸詐的笑臉問道,看樣子似是要落井下石。
 
「Er …… 」阿朗支支吾吾地說道,雙眸逃避似的斜睨了一下。
 
「嗯 ? 李子朗同學,做咩唔答 ? 」Miss Lee繼續問,那道奸詐的孤線也繼續向上揚。
 
阿朗望了望正在準備的思穎和Cherry兩人,竟見她們也望向自己,似是聽到Miss Lee的問題,期待著阿朗的答覆。
 




「Er …… 」阿朗微微垂低頭,用手捂住雙眼,似是合起雙唇,支支吾吾說︰「唔……著最……靚。」
 
「聽唔到,你講多次。」Miss Lee問道。
 
阿朗鬆開手,張開口,把每一隻字清清楚楚地遂一讀出︰「我話 ! 唔 ! 著 !  最 !  靚 !」
 
Miss Lee強裝冷靜,卻又忍不住怒火的答道︰「啱吖,係呀 ! 唔著最靚 ! 你自己搵個唔著絲襪嘅女僕」然後,繞過阿朗向思穎和Cherry的方向走去,說︰「班長你哋嗰邊有冇要幫手 ? 」
 
思穎指著披上白色餐桌布的木桌,說︰「有吖,Miss Lee可唔可以幫幫手執靚枱上啲餐具嘅擺位 ?  唔該晒你 !」
 
最後,只剩下阿朗傻頭傻腦的站在原地。
 
淡淡的焦糖味,夾雜著花香,飄向眾人的鼻孔。眾人的視線,不約而同的扭向小型廚房的那處,仿佛是串通好的。整間班房都洋溢著剛煮好的咖啡香味,這也代表差不多到達開店的時間。他們紛紛加快手腳,把剩下的功夫全都準備好。
 
「大家大家,我已經準備好晒啲分工,你哋聽住喇。」思穎拍了數下手,成功吸引起眾人的注意。突如其來的領袖風範,抹去了她的女神光環,瞬間顯現在她身上。




 
思穎吩咐金田到飯堂要一些支裝的蜜糖,用來淋上鬆餅,接下來的食料都交由他來送遞。接著,她又吩咐Cherry到學校的門口處派發傳單,吸引更多人光臨。Miss Lee和思穎則作為鎮店之寶,留守班房作戰。而阿朗……就成為打雜,隸屬於任何人,即是說任何都可以做,清潔、招待、煮食都可以吩咐他做,名正言順的全能工具人。
 
「阿朗,你o唔ok ? 俾咁多嘢嚟做。」思穎體諒地問道。
 
「冇問題 ! 呢啲嘢好容易做啫,以前都做開。」阿朗帶著自嘲的語氣說道。
 
「好啦,既然係咁,不如開舖前打打氣先。」金田向前遞出手掌,其他人也不約而同的把手掌搭在金田的手背上。
 
「1  ! 2 ! 3 !  5B ! ! ! 」
 
打氣完後,眾人都回到自己的崗位上。金田也動身前往飯堂,拿取蜜糖。只是當他剛出口之際,忽然有一名年輕貌美,清純可愛,衣著文青的少女向他問道︰
 
「唔好意思,想問5B班係邊 ? 」
 




「你好吖,呢度就係,但我哋啱啱先開舖,冇咁快準備好食物俾你,不如你再行行先 ?」
 
「唔緊要。師弟,我都係想入去睇睇啫。」
 
「你係畢業生 ?  就算係師姐都好,我哋都未準備好,招呼唔到你,你都係行行先啦 !」
 
忽然間,思穎眼見金田停在門口一動不動,也出來查看究竟︰
 
「金田,做咩事 ?」
 
「呢位師姐話想入嚟睇睇,但我哋又未準備好晒,咪同佢講去其他地方行下先。」
 
「師姐 ? 」
 
思穎扭頭一望,瞬間拉著金田一起鞠躬道歉︰




 
「你仲唔快啲道歉,係佢贊助我哋嘅咖啡豆。師姐唔好意思呀,我哋咁冇禮貌。」
 
那位少女並沒有在意,只是捂著小嘴,輕輕笑道︰
 
「傻啦,佢都唔知,好似啲古裝劇咁講不知者不罪,所以唔緊要啦。」
 
「師姐你真係好人。」
 
「同埋,唔使多謝我㗎,你要多謝就多謝我老細,係佢選擇贊助你哋,我只不過係代理人嚟。」
 
「師姐,你太客氣喇,點都要多謝你嘅。」
 
「傻啦,真係唔使多謝。仲有叫阿魚就得,唔使師姐前師姐後。」
 




思穎害羞得連說話都支吾起來︰「係嘅 …… 阿……」
 
當她快要把最後一個字吐出口時,有人幫她完整地說了出來。
 
「阿魚 ? 」阿朗從金田和思穎兩人的背後,款款地走了出來。他的臉絲毫沒有半點表情,宛若一名機器人。
 
阿朗續問道︰「點解你喺度嘅 ? 」
 
「過嚟探吓師弟師妹咁啫,同埋順便探埋你。」阿魚微微笑道。
 
「乜原來你哋識㗎 ? 阿朗你都識幾多女喎。」金田搭著阿朗的肩膀,似有親的說道。
 
「你唔係要落去飯堂咩,仲企喺度做咩 ? 快啲落去啦。」阿朗聳了聳肩,試圖支開金田。
 
「你要落去飯堂 ? 咁不如帶我周圍行吓啦,睇吓學校有咩轉變,橫掂入面都未準備好。」阿魚勾起金田的胳膊,將自己的嬌軀湊近他的手臂上。
 
沒見過世面的金田,又怎會承受得起女性肉體的刺激。阿魚把胸口那雙柔軟的小山丘,緊緊的貼在金田的手臂上磨擦。阿朗看著金田的雙頰漸泛羞紅,不禁緊鎖眉頭,暗自嘆了一口氣。
 
「嘻嘻,既然師姐指名道姓要我帶,咁我就勉為其難帶師姐周圍行吓啦。」金田陰陰嘴笑道,嘴角仿似淌出律液來。他那色迷迷的眼神,像極了一名痴漢,也經已展現出他的為人,就算是在旁思穎,也覺不堪入目。
 
阿朗看不過眼,走了上前拉走阿魚,並跟金田說道︰「你都係落去飯堂啦,呢啲粗重嘢交俾我呢個打雜。」然後,他向思穎打了個眼色,思穎也很是配合的,幫忙說道︰「啱呀,阿朗就講得啱,金田你就去飯堂拎嘢啦,唔好諗住借啲意蛇皇。」
 
「唉,收到喇。」隋即金田亦失落地動身前往飯堂。
 
「咁阿朗我哋又去邊到去呢 ?  」話畢,阿魚熟練地勾起阿朗的手臂,把小山丘靠近他的臀彎,又在他耳邊輕聲細語地說道︰「師姐我會一直一直一直跟住你,嚟啦,帶我去玩啦。」
 
這次輪到思穎鎖起眉頭。
 
阿朗的胳膊感受到一股柔軟且如幻似真的感覺,想一想,不知有多少男士曾享用這般的柔軟,也不知又被多少漢子揉搓舔弄過她的小山丘。阿朗只是一想,腹子裡的胃酸和食物似是混合的開始沸騰起來,像是好奇著外面的世界,想湧出來一探究竟。
 
幸好,在思穎的一聲令下,把調皮的胃酸和食物都嚇回腹子裡︰「咳 ! 阿朗你招呼完人哋好快啲返番嚟,我哋好需要你。」
 
「同埋 …… 」思穎突然支吾起來,欲說還休。
 
「嗯 ? 同埋啲咩?」阿朗的手臂輕輕一甩,試圖擺脫阿魚的勾手,可是她的手牢牢箍著阿朗臂彎。
 
「同埋我都好需要你。」語末,思穎盯了阿魚一眼,然後向阿朗揚起善意的微笑。
 
「班長,呢啲嘢係咪擺喺度 ? 我唔係好知放邊。」Miss Lee在不遠處呼喚著思穎。
 
「係,我而家過嚟睇睇。」思穎大聲呼喊道。
 
接著,她再三叮囑阿朗招呼完阿魚後,盡快歸來幫手,然後她便回到班房,繼續幫忙指揮眾人。
 
「咁我哋去邊度先 ?  阿朗。」阿魚一邊裝作可愛的說道,一邊拉著阿朗走。
 
「不如你鬆開隻手先。」阿朗冷冷地回答。
 
「做咩 ? 你以前都唔係咁,你驚你女朋友嬲 ? 」阿魚仍緊緊的箍著阿朗的手。
 
「鬆手先啦,你唔鬆我就返入去,你自己一個人行飽佢。」阿朗少有的黑起臉來,並且停在原地說道。
 
「鬆咪鬆囉 ! 好叻咩,明明頭先就爭住同我行。唉 !」阿魚撅起小嘴,心有不甘地鬆開手臂。
 
「我係唔想金田俾你搞咋,你唔好諗多咗。」阿朗又突然起步,獨自走在阿魚前方,看似不想搭理阿魚。
 
阿魚朝向阿朗的背影,跟著他走,手不禁拉起他的衣襟,說︰「你仲嬲緊我 ? 」
 
「冇。」阿朗沒有回頭,一直走向升降機的那處。
 
「對唔住。」阿魚微微垂低頭道歉。
 
「而家講呢仲有咩用 ? 殺完人講句對唔住,唔通個官就會判你無罪咩 ? 」阿朗冷笑地說道。
 
語末,阿朗沉默了,阿魚也沉默了。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