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會完結後,思穎本想親自走去校長室慰問母親,只不過,他們的攤檔急需她來鎮場,因此,思穎只好回到班房,而探望的職責則落在阿朗的身上。
 
「點…… 入唔入去搵佢好。」阿朗站在校長室門前猶豫不決。
 
他想,他與校長的前事也許不是很適合單獨見面。
 
但阿朗憶著那些男老的傳言,以及先前金田與校長所做的事,他又想到,也許單獨見面會有些異想不到的美事發生。
 
色心大動的阿朗喃喃自語道︰「唉 ! 死就死啦。」語末,他便推門而入。
 




一進門,阿朗只見校長坐在書桌後,雙手藏在桌下,似是在做些什麼。
 
「校長,思穎叫我過嚟………」
 
「李子朗,唔使講咁多喇。」校長報以一抹淫笑,緩緩的站了起來。
 
校長吩咐阿朗鎖上大門,並關上房中的燈,整間房只留下桌上那盞小桌燈偷偷發亮。
 
她那俏臉柔美,芳唇櫻紅;瑤鼻嬌俏,下巴嬌翹;蛾眉鳳眼,清徹透明;冰肌玉骨,揮雲而揭雪;她頂著一頭黑色的長髮,髮下是兩鬢的髮絲,彎彎的翹到眉角。這成熟的芳容,在柔和如夜明的暗光映襯下,更顯沈魚落雁、閉月羞花,朦朧且年輕。
 




她不僅容貌勾人,身材更是窈窕,雖胸部不及她的女兒大,但那豐滿驚人的臀量,楚楚動人,質感近似一個肉製的水蜜桃,恐怕用雙手都抓不住全部。這女人今天還穿了一套魅力十足的OL裝,白色鬆身的襯衫,套上一件窄少的小西裝,下身是一條黑色的包臀裙,一步裙的設計,左側大腿的裙處上開了一個叉,露出了半截大腿,腿上還套上一條灰黑色的絲襪,跟腿膚映襯出一種若隱若現的誘惑感,把那凹凸有致的美腿,展示得淋漓盡致。
 
他想,就算是在被她小二十多歲的思穎面前,也許只會被當成是思穎的姊姊而已。
 
她沿桌輕移蓮步,恍如飛燕游龍的走到桌前,而且不忙解釋道︰
 
「你係咪想問,點解早會嗰陣我塊面咁紅 ?  問我係咪唔舒服 ? 」
 
「係吖,你點知 ? 」
 




「因為………」她將單邊的長髮勾到耳後,蛾眉之下,一雙狐媚桃眼的尾角,似笑非笑的微微向上挑起。
 
「因為 ………」她那唇型似貓的嘴角,揚起了一抹誘人的弧度。
 
他想,如此妖艷的美婦,散發著誘人的氣息,不只有驪姬褒姒之容貌,且兼妲己夏姬之妖淫,真是撩動心弦。
 
阿朗望向校長的胸前,那對酥胸隨著呼吸一上一下的連綿起伏,而她一邊說著,一邊把小西裝脫去︰「因為我而家 ………」
 
「我而家好熱 ……」校長把白襯衫的鈕扣逐一解去,襯衫的領子瞬成低領,一道不算深邃的乳溝,淫蕩地顯現出來。在暗淡的燈光下,大片如牛奶般雪白的乳肉,泛著細膩而瑩潤的亮光,看起來豐嫩亮滑,嫩如膏腴,而且她似乎沒有戴上胸罩,阿朗本以為嬌豔欲滴的乳頭,會若隱若現的,向他打上招呼,只不過,阿朗再用心一看,她兩邊的乳頭上竟然用膠紙黏住了兩個粉色跳蛋,看樣子是仍然震動著。
 
阿朗見此,下身開始有了反應,褲襠腫了起來。他問︰「你早會面紅嘅原因就係咁 ? 」
 
「其一啦,但唔止咁嘅。」校長指著自己盈盈一握的水蛇腰下,那臀型似是鮮嫩多汁的水蜜桃的大肥臀。
 
「即係點 ? 」




 
校長將包臀裙徐徐往上褪,把淫熟的下身展現給阿朗看。
 
阿朗見她下身,只穿上一條開襠的情趣內褲,材質是絲料的,具有蕾絲的光澤,且非常貼身,勾勒出飽滿陰阜的外陰輪廓,肉縫的形狀在開襠處看得一清二楚,是呈橫的「3」字形狀的,在對稱的兩瓣中間是一道肉縫,縫中有條粉色的天線延伸了出來。
 
「你接住吖。」校長從一旁的西裝袋,抽出一個粉色的遙控器,並拋向阿朗,指示他按下按鈕。
 
他絲毫沒有猶豫的,按了下去,瞬間,淫液從肉縫汨汨流下,「嗡嗡…… 嗡嗡 ……  嗡嗡 …… 嗡嗡 ……」的聲音在她的肉縫響了起來,嬌嫩的兩瓣來了一陣難言的收縮、緊夾,似是陰道內的嫩滑肉壁正緊緊的纏夾住那條天線。
 
「校長,等陣先,我只係嚟………」阿朗停下按鈕。
 
「嗯 ……… 你驚咩啫,我同金同學嘅嘢你都睇得一清二楚啦,更何況 …… 你之前唔係都想強姦我咩 ? 」
 
「之前還之前,仲有點解你會知我睇得一清二楚 ?」
 




「出面有cam㗎嘛 !」
 
「算啦,不過對唔住,我係學生,你係校長,我只係嚟………」
 
「唔好理啦,你快啲望下我個閪。」校長稍稍沉下身子,紮起馬步,大腿內側對外,把肉縫更清晰的展現給阿朗欣賞,而手指則旋揉起肉縫著的小豆豆。
 
「嚟啦,入面好痕吖,係咪要叫你老公先肯屌我吖 ? 」校長媚眼如絲的咬起紅唇,喉中不斷吐出很嗲很甜的淫聲穢語,身體也知趣的瘋狂扭動。
 
「都話咗唔係囉,校長!  我都係走先。」阿朗忍著肉棒的脹痛,本想準備轉身離開,可是,校長的淫言又讓阿朗停了下來。
 
「老公,你唔好走住先,我俾埋你睇埋喇。」校長把一邊烏黑亮麗的長髮撥向美背後, 然後坐在桌上,屈起纖纖細腰,將白嫩性感的大腿,呈M字型的向兩邊儘量分開,簡直把她的下身一覽無遺。
 
在圓滾滾的大腿間,不只有閃著淫水光澤、纏夾住天線的肉縫,肉縫之下,那道深邃的臀縫中,更有著一群茂密的肛毛叢,內裡藏匿了一朵塞著肛塞的小嫩菊。
 
阿朗看著眼前人類最狹窄的肛門,不由自主地夾緊吸啜肛塞,他心想,這女人剛才早會的演講那麼端莊雅致,但衣內卻是格外淫糜,真讓人猜不透。




 
「過嚟啦 ! 老公 ! 過嚟啦 !」她繼續張開雙腿,勾起手指,儼如妖狐妲己再世的,勾引阿朗過來她的圓臀前。
已有 0 人追稿